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咒 作者:蓝刹

字体:[ ]

 
 
 
 
  魔咒 -- 蓝刹
  
  楔子 
  细雨纷飞的夜,人烟罕见的小巷内,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走了出来。只见此人怀中似乎抱着什么左顾右看着,最终走到一间独门独院的寓所前停下来,伸手按下门铃…… 
  
  “这是谁啊?这么晚了……”定居东京的华裔刘雅卿拉开玄关的灯,拿着门口放置的雨伞,推门走了出来。 
  
  “哎呀……老公,你快出来看看啊……”推开院门,刘雅卿惊呼道。 
  
  “怎么了……”柳世寒匆忙披上外衣,奔了出来。 
  
  “这是……”柳世寒站在门口顺着刘雅卿的视线,落到门口台阶上的小包裹上,也不禁一呆。 
  
  “……是个男婴啊……”刘雅卿伸手抱起地上男婴,爱怜的低语道。“谁这么狠心,大雨天把他丢弃……” 
  
  “好了,先把孩子抱进来,这么冷的天,看他脸都有些发青了……”伸手接过刘雅卿手中的伞,柳世寒连忙催促道。 
  
  “快……老公,快热些牛奶……” 
  
  “好了,来了……” 
  
  “老公,快拿宇儿以前的衣服……” 
  
  “好的……” 
  
  “老公……” 
  
  “来了……” 
  
  两人一回到屋里,刘雅卿就吩咐柳世寒拿这拿那,两人忙的团团转,好容易帮那孩子洗完澡,喂完奶病并哄孩子睡了,才算松了口气。 
  
  “好可爱……”刘雅卿抱着孩子,轻柔笑道。 
  
  “是啊,真的好可爱……”坐在刘雅卿身边的柳世寒也同样一脸的温柔。 
  
  “总觉得,好像是宇儿又回来了似的……”想到自己刚失去的儿子,刘雅卿忍不住低泣道。 
  
  “是啊……啊……”柳世寒也神色甚是黯然,猛然他想到了什么,开口询问道。“不如,我们收养这个孩子……” 
  
  “好啊……”本就已经有此意的刘雅卿,连忙附和,可是她又想到什么,有些迟疑道。“但是,如果他母亲再后悔,回来找怎么办?” 
  
  “那……不如这样,反正我对这里的生活没有太多的留恋,而且父母亲年纪也大了,我们不如回国吧……”柳世寒提议道。 
  
  “嗯,那这孩子怎么带走啊?”刘雅卿焦虑的问道。 
  
  “没事,你忘了,没有几人知道宇儿得病死了,我们用这孩子顶替宇儿……”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我就去辞职,越快越好……” 
  
  “嗯,好的……” 
  
  几日后,柳氏夫妇搭乘飞机返回故乡,再未曾回过东京。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走后没多久,一群黑衣人出现在他们原先的家附近,接连一个月的守候,最终无所获而去…… 
  
  
  
  
  
  第一章 
  
  夜幕低垂,火红色的落日笼罩在H高中上…… 
  
  柳翰宇,缓步走出校门,神色有些落寞的左右环顾一遍空荡荡校门四周。 
  
  “唉!”他微微叹了口气转身走向回家的路。 
  
  一边走他一边回味着三年的高中生涯,他知道这一离开不知道要多久以后才能再回来。在校成绩不好也不坏的他,很幸运的考上了外地的一所S大学。生性恋旧的他在启程去学校报道的前一天,回到生活三年的母校转一转。 
  
  柳翰宇和小区的保安打了招呼,随意的拐进公寓的大门,没有等电梯而是走安全门爬上三楼。走到家门口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推门而入迎面见到自己的母亲刘雅卿,拎着大包小包的从楼上走下来…… 
  
  “妈,你怎么拿了这么多东西……”他连忙踢开脚上的鞋,光脚跑过去接过刘雅卿手上的提包。 
  
  “帮你准备行李啊……”刘雅卿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臂,顺从地任由柳翰宇扶着她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 
  
  “妈,你不用这么忙活啊,再说我也用不了这么多的东西啊……”柳翰宇低头瞅了眼大厅地板上大大小小堆在一起七八个旅行带,有些哭笑不得。 
  
  “呵!还不是你妈怕你离家住不习惯,给你准备多些衣物好替换……”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柳世寒,从书房走出来,轻拍柳翰宇的肩答道。 
  
  “唉!衣服嘛!到时候现买了……”柳翰宇无奈的摇了摇头。 
  
  “都是你最喜欢穿的衣物,还有些日常用的,和从小跟你到大的习惯摆饰和用品,我都帮你打好包了……”刘雅卿拍了拍柳翰宇的手背回答道。 
  
  “啊!拿那么多东西干吗,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只是去上学,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回来的啊?!”柳翰宇张口结舌的望着满地的行李,无奈的问道。 
  
  “呃……”正在发呆的柳翰宇并没有注意到,柳氏夫妇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爸妈,你们怎么了?”柳翰宇回过头见父母神色有些黯淡,不解的问道。 
  
  “啊!没什么,你妈……她一想你离家就是一年,实在上不舍的啊……”柳世寒连忙推了推刘雅卿。 
  
  “是啊,儿子,妈只是不舍得你啊……”刘雅卿抹去眼角的泪水,道。 
  
  “妈,没事的,寒假我就回来了,儿子陪你过年……”柳翰宇蹲在刘雅卿身前安慰道。 
  
  “好……”闻言刘雅卿的泪,更是止不住了。 
  
  “好了,宇儿啊,你先去休息一下,一会就开饭了,今天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开车送你去火车站……”伸手揽住柳翰宇,把推到楼梯前。 
  
  “好的,爸,你安慰一下妈,我上去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带,一会下来帮你们摆碗筷……” 
  
  “孩子妈,你就别哭了……”看着柳翰宇消失的背影,柳世寒坐在刘雅卿的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肩。 
  
  “……我能不哭吗?这孩子我都养了十七年了,结果呢!跑来一个不知所谓的外国商人,说什么是宇儿的亲生父亲……”刘雅卿忍不住低声哭起来。 
  
  “唉!我们养育了他十七年,该满足了……”柳世寒搂紧刘雅卿的肩,低声安慰道。 
  
  “还记得,宇儿三岁的时候出水痘,我天天的抱着他,就怕他动手四处挠会留下疤痕……” 
  
  “宇儿五岁的时候着凉得了肺炎,我们两个急得团团转……” 
  
  “他比其他孩子早上一年学,我们怕他跟不上课帮他请家教,可是又怕他累到,总是偷偷躲在一边呸看他……” 
  
  “是啊!还好那孩子争气,虽然不是年年拿第一,成绩也是中上从来不让我们太操心……” 
  
  “大一些以后,这孩子就比其他孩子董事早,很早开始就帮我做家事……” 
  
  “是啊,怕我累着,也总是帮我抄抄写写……” 
  
  “呜……这孩子一走,我活着还有什么指望……” 
  
  “好了,还有我呢,我们夫妻两个从此相依为命……而且,宇儿那么孝心,他决不会忘本的……” 
  
  “真的吗?” 
  
  “当然了,好了不要哭了,一会宇儿下来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你说什么呀……”抹去泪水刘雅卿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柳世寒。 
  
  “好了,我们去弄晚饭,这可是宇儿在家里的最后一顿了……” 
  
  “我知道了……” 
  
  ※※※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凌晨五点左右火车进站。 
  
  柳翰宇拎着随身的行李走下火车,深深的吸了清晨的新鲜空气,举步向寄存处领自己的行李,心里暗自发愁,那些大包小裹的怎么拿啊…… 
  
  不喜欢和人挤来挤去的柳翰宇,提前了两天到达目的地,又坐的是早上抵达的火车,再加上此时又不是旅游旺季,所以行李领取处人很少。柳翰宇悠闲的排在最后面终于轮到他,他递上牌子交完款,向隔壁的去领行李…… 
  
  柳翰宇犯愁瞅着堆在地上的大包小包的行李,眼前的计程车从眼前呼啸而去,没有一辆肯停下来搭他一程。 
  
  “唉!” 柳翰宇无奈的又叹了口气,坐在自己的行李上四处张望,希望找到有人肯可怜他能救救他。 
  
  “请问……”似乎回应了他的期待,眼前停下几辆黑色的轿车,打头那辆下来的一位黑西服戴魔镜的大汉。“您可是柳翰宇,柳先生?” 
  
  “我是……你是?”抬眼瞅着背光而站地黑西服大汉,不解的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