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明星爱幻想 作者:贝尔月亮(下)

字体:[ ]

 
  99.真相凄凄厉厉1
  ******
  【幻想日记】
  妖元1011年11月28日,天气:阴
  是管家把我从湖边接回到大宅子这边来的,靳教授没有出现,果然我把一切的事情都搞砸了,或者老天爷也决定让我别拖拉赶快说出来,我本想着有一个美好的假期的,却~~真的很想抽自己。说了之后,我就再也得不到靳教授的关爱了,最终,我俩还是路人甲乙的关系。
  心好难过。
  ******
  天籁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天,从下午就开始阴雨绵绵,这个初冬的季节下雨,让人觉得又湿又冷,非常难受。
  晚饭也没有见到靳玉生,天籁想果然是不想见我啊!我真的让靳教授讨厌到这个地步了。
  手边是一瓶红葡萄酒,两杯下肚就有点晕,脸蛋也红了,天籁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傻笑,“好吧!酒壮怂人胆!现在去吧!”
  脚步轻浮,天籁揉揉眼睛,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折回来抓起了酒瓶子,这下提着的心才算是落下了。
  雨淅沥沥冲刷着玻璃,靳玉生站在窗前猛抽烟,烟雾缭绕下是他愁云密布的脸庞,听到敲门声,他脸上闪过一丝惶恐,心中有个声音响起:不要是天籁。
  “哥!我有件事情和你讲。”隔着门,天籁的声音传来,靳玉生无所适从了。
  “我睡了,明天再说。”
  “开门!我一定要说,明天我就没有勇气了!”天籁边说着还边拍门,这声音像是在一下下敲击着靳玉生的心房。
  “我睡了!”靳玉生烦躁的大吼着。
  “开门!”天籁也开始吼了。
  房门最终开了,靳玉生看到天籁拎着酒瓶子,无奈的叹息,“你喝酒了?”
  “我怕我不喝酒,没法说话。”天籁说着还自我肯定的点头,拎起酒瓶子又是一口,“我要和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我不是你弟弟!”
  “你喝醉了。”靳玉生夺过了酒瓶子,手架住了天籁的胳膊,“我送你回房间。”
  “我说我不是你弟弟!”天籁甩开靳玉生的手,“我是说真的!”
  “天籁,再闹我可要生气了!”靳玉生板起脸来,重新架住天籁的胳膊,“回房间睡觉。”
  “你不止不喜欢我,还不相信我!”天籁肚子里的酒已经窜上了大脑,理智渐渐散去,任性也随之而来,“为什么不喜欢我?觉得男人喜欢男人恶心么?有什么恶心的?我感情很纯真好不好!”
  “不要再说了,天籁!”
  “为什么不要再说了?我又没做错事!我喜欢你有错么?我是个男的有错么?我~~这么多年洁身自好!我~~一才貌双全的纯情处男!我~~名下也有三套房产!我哪里配不上你啊!”
  靳玉生没法说话,他没法说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是兄弟,我会喜欢你,会爱你,你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无所谓,我只喜欢你!
  “你干什么不说话?我就这么招人烦么?”天籁迷蒙着双眼,瞧着靳玉生的脸心中感叹着真是帅啊!果然这是我看上的人!撅起嘴巴,凑乎再凑乎,终于,嘴巴贴上了嘴巴。
  靳玉生是愣在当场,这吻的魅力太大,让他都忘记了反应,只能感受着天籁的嘴巴,他探入口腔的舌头,天籁的手在他的身上来回的抚摸着,靳玉生脑子如同置身于天堂地狱的交叉路口,往哪边走?靳玉生在痛苦的挣扎着。
  一个大巴掌袭来的时候,天籁正吻得痛快,就这么被扇了,跌倒在地上,赏他巴掌的人正抖着手一脸的不可置信,靳玉生打了天籁,他瞪着眼看着天籁的唇角渗出血来,“天籁?”
  天籁捂着脸,热辣辣的疼让他的酒也醒了,心现在不止是冷了,而是从冷冻状态直接投入到岩浆里,瞬间灰飞烟灭。
  天籁从地上爬起来,他觉得自己又丢脸又龌龊,靳教授是讨厌他的,所以赏了他一巴掌,“天籁!”靳玉生上前抓住天籁的肩膀,“我~~抱歉!”
  “你没什么需要道歉,本来就是我该打。”天籁垂下脑袋,他太不自量力了,所以都是他活该!
  “天籁,你是我弟弟,永远是我弟弟!”靳玉生对着天籁说着,却也是对着自己在说。
  “不,我不是你弟弟,以前不是,现在不是,未来也不是。”天籁抬脸看着靳玉生,水润的眸子泛着水光,他惨淡的笑了笑,“我好累,我想回去睡觉。”
  “天籁~~”
  “靳教授~~我真的不是你弟弟。”
  转身走开,天籁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抖,他多么希望靳玉生跑过来抱住他,说要和他在一起!但是,直到进了房间,靳玉生都没有出现,天籁大大的叹口气,他知道他被抛弃了,永远的。
  靳玉生就在走廊站着,站了好久,他亲爱的白莲花弟弟竟然叫他‘靳教授’,难道他真的不打算认他这个哥哥了么?他们多年后好不容易相认了,却又要成了陌路了么?
  天籁的这一声‘靳教授’,也让靳玉生的心碎了。
  ‘如果我不是那么变态先爱上天籁,也许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
  ‘如果不是因为贪恋着他,就不会做让天籁误会的事情。’
  ‘我是个坏哥哥,我亲手毁了我唯一的亲人。’
  ‘天籁不认我了,我~~我还活着干什么?’
  纠结,彷徨,一夜未眠,黑暗来临了,时间漫长,而且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100.真相凄凄厉厉2
  一大早,顶着两个大黑眼圈靳玉生下了楼,哈兰管家迎上前来,“少爷,天先生在小客厅等你,说有事情和你谈。”
  听了哈兰管家的话,靳玉生赶忙跑去小客厅,推开客厅的大门,天籁站在窗前背对着他,清晨的光照在他的身上,为他的周身洒下一层金色的光芒。
  靳玉生心中暗暗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和天籁谈,实在不行就先稳住他,一定不能让他可爱的弟弟伤心了,更加不能让弟弟离他而去。
  “天籁~~”
  其实刚才听到开门声,天籁已经知道靳玉生来了,他手按着窗台暗暗使劲,他害怕,他今天要讲的事情,最终会将他们彻底的分开。
  “天籁~~昨晚的事情,我们~~”
  “靳教授!”天籁深吸口气转过身,他脸色苍白,眼睛肿着,也是一夜没睡的疲倦样子,“你先听我讲。”
  天籁的样子让靳玉生心疼死了,好好的小猫咪都被虐待成什么模样了?只是两天虐心而已,自己真是罪该万死!
  “好,你说,哥哥听着。”
  “靳教授,你真的不是我的哥哥。”
  “天籁!”
  “你先听我讲完。”天籁深吸口气,“我和你的纠葛来自于猫族认亲大会,我作为代言人,你作为志愿者医生,但是,我们其实谁都没有失去亲人,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天籁,你在说什么?”靳玉生不自觉的跑到天籁的跟前,天籁却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这一举动让靳玉生很受伤,他的弟弟都不想让他靠近了。
  “我和小叔从小相依为命,但并不是因为小叔从孤儿院收养了我,而是我的父母早就过世了,小叔和我的父亲是好朋友,父亲临终前将我托付给他。其实我的身世很简单,那些你知道的什么孤儿,什么找亲生父母的事情,都是小叔编造的,不过是为了给我增加人气。”
  “但是为什么我们的DNA是匹配的?科学是不会骗人的!”看着天籁认真的表情,靳玉生觉得好像站在悬崖的边沿马上就要掉下去了,他着急忙活的解释着,“天籁,你别开玩笑!”
  “你和我的DNA为什么匹配我也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出了什么岔子,因为你是狼妖,不是猫妖。”天籁说着深吸口气,他觉得这些话对靳玉生好残忍,对他也好残忍,“因为DNA出了岔子,你又死心眼,所以靳董事长就找到了我,让我当你的假弟弟。”
  “不可能!我就是一只猫!”靳玉生大吼道,“天籁,你生我气可以,但是这样说谎是不对的!”
  “我没有说谎!”天籁也提高了嗓音,“靳董事长说你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得了种病,叫什么自我认定障碍症,就是神经病,本来是一只狼妖却非要认定自己是只猫,你还四处找你的亲生父母,你爸妈就是你的亲生父母!”
  “不是,这些是我养父母小时候骗我的话,天籁,你不要相信他们,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靳玉生一把将天籁揽入怀中,“天籁,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我们是兄弟,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你放开我!”天籁使劲挣扎开靳玉生,他又往后退了好几步,“你说你是我的兄弟,那么你变成猫给我看?你变妖身出来?你的妖身根本是一只狼!”
  “我变不出来,但是~~但是我可以再做一次DNA,我们再验一次,在验一次你就安心了,你就是我弟弟!”
  “你够了!”天籁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伸到靳玉生的面前给他看,“你看,我是个骗子,为了当明星,我说自己二十三岁,但是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靳玉生看着身份证,上面的照片是天籁,但是身份信息却不是,“天籁?”
  “你不要再神经了,你妈妈人多好啊!因为你她多伤心啊!还有你爸爸,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情,你都不知道感恩!”天籁咬咬牙,“我受够了和你继续演戏了!我要走了!咱们~~就此别过!”
  “天籁!”靳玉生使劲抓住天籁的胳膊,天籁又狠狠甩开,靳玉生看着空空的手,天籁已经大步流星往外走了,“天籁!”
  撕心裂肺的叫喊让天籁不自觉的停住脚步,他听到靳玉生轻声的呼唤着,“天籁,别离开我。”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天籁深吸口气,“靳教授,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祝你~~幸福。”
  不能留下,一刻也不能留下,天籁的脑袋里就只有这句话,哈兰管家默默的站在房间的门口,“天先生,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夫人让我送您去机场。”
  “谢谢。”天籁不敢抬头,他怕看到人的眼睛,他怕有人安慰他,因为如果有人安慰,他就会哭的。
  “你不能走。”靳玉生出现在门口,“天籁,你不要听信那些传闻,我很清楚我有没有病!”
  “你什么时候能面对现实?”天籁把床上的东西一股脑扔进箱子盖上,把箱子扔给哈兰管家,“你说你是我亲兄弟,你就变妖身让我看!”
  “我~~我变不了。”
  “所以,你让开!”天籁直勾勾的瞪着靳玉生,但是靳玉生却一点都不动,“你如果再不让开,我就认为你是喜欢我的,是情人的喜欢!”
  时间静默无声,哈兰管家抓着行李箱的手都冒汗了,靳玉生让了半个身子,天籁觉得心苦涩难当,“别再让你爸妈伤心了,面对现实吧!”这是天籁最后想说的话,无关于他,反正他也不再和靳玉生有任何关系了,路人甲乙而已。
  
  101.真相凄凄厉厉3
  坐上了飞机,听着引擎声,飞机在缓缓起飞中,天籁将帽子压低来遮盖自己的满面颓废,一切都结束了,只是他不开心。
  靳玉生没有追来,也没有阻挡,他们之间也算是彻底的断掉了吧!天籁很想去叩问命运,既然让他们两个相遇了,DNA这种事情都能搞错了,却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好的结局呢?
  蓝天白云,一个月的旅行,却成了两天的诀别,好可笑的神展开。
  靳玉生恍惚着来到了小木屋,周舒雅就静静的站在湖边看着湖水,靳玉生深吸口气走上前去,“母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