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炽情 作者:捷人

字体:[ ]

 
 
炽情 (全)  
 
书名:《炽情》上下(全) 
作者:捷人 
 
 
 
第—章 
真的很麻烦。 
拉著行李走进机场大门,安皓云有些无奈的看著眼前偌大广场内万头钻动的人群。 
为什么自己现在要站在这里呢? 
为了参加这个意外的五天旅行,安皓云不眠不休地赶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工作,现在累得半死,只想倒在家里舒服的床上睡个饱,但命苦的他知道不行,只能哀怨的站在这里…… 
怪就怪自己运气太差了吧! 
唉! 
原本自己没计画要来参加这趟旅行,要不是即将订婚的未婚妻宋晓渝的母亲,也就是安皓云未来的岳母大人,因为在出发前三天闪到腰了,根本无法下床走动,原本该是由孝顺的未婚妻和岳母参加的老人温泉豪华之旅,碍于退费会损失金钱的考量,再加上安皓云刚巧有未过期的日本签证,于是,安皓云就被强迫参加了。最好笑的是因为名额有两个,孝顺的未婚妻又坚持要留下来照顾母亲,所以安皓云不得不和未婚妻的哥哥,也就是安皓云的大学学长宋承立,一起结伴参加这次的旅行。 
想到这赵自己根本没兴趣的行程,不但得和一些七老八十的阿婆阿公坐同一车,还要跟自己一向没话说的学长宋承立在一起,安皓云就好想也得个什么盲肠炎之类的病,乾脆住院算了。 可是天不从人愿,安皓云活到二十六岁的人生里,不但从没住过院,就连长一颗蛀牙去看牙医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即便他不甘不愿,还是在早上乖乖拎起行李,坐上往中正机场的公车,认命的到机场去报到。 
唉!自己要怎么熬过这几天啊? 
安皓云觉得好烦。 
除此之外,最叫安皓云惊讶的是,这次的意外旅行居然是由宋承立所提议,由他和安皓云两人替代母亲和未婚妻去参加! 
安皓云虽然和未婚妻交往了两年,但却交往后半年才发现她的哥哥原来是自己的学长宋承立,几个月前,安皓云第一次到未婚妻家拜访时,乍见到宋承立实在尴尬到不行,连打招呼都很僵硬。而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和宋承立说话的句数不超过十句,这十句话里甚至还包括像“再见”、“谢谢”这类客套话,由此就可以知道两人根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在一起! 
要不是因为晓渝,恐怕毕业后的两人不会再见面吧? 
但这个人,居然主动提出要自己和他去参加这个老人温泉豪华之旅?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 
啊? 
纠紧眉头、心事重重的拖著行李,冷不防却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安皓云!” 
“嗯?” 
安皓云抬起头来,正好看见宋承立站在不远处望著他。 
宋承立一双大眼炯炯有神的看著他,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无边眼镜,一张薄唇严肃地抿著,上身穿著件纯白的T恤,下身是随兴的牛仔裤,晒得微黑健康的脸庞,虽然英俊好看,却散发著一股霸气和不好接近的冷漠。 
安皓云一见到他的脸,感觉自己的神经便绷紧了起来,不自觉的同手同脚地走起路来。 
“行李只有这些吗?” 
见安皓云慢吞吞的走过来,宋承立主动跨大步朝他走去,抢过他手上(碧波荡漾录入)的行李,语气有些急躁的间道。 
“对。” 
面对他恐怖的脸色,安皓云低著头小声的答著。 
宋承立拖过安皓云的行李,将旅行社所发的名牌快手快脚的替他系上,三两下便将行李寄送了出去。 
安皓云呆呆的看著宋承立的背影,一阵无名的焦躁袭上他的心头。 
从在大学开始,宋承立便是系上的风云人物,没有人不知道长得俊帅高大,脑筋和能力都一流的他。系学会会长理所当然是他,奖学金年年榜上有名,论人缘,在本系和他蹈胁簧倥运缘猛磐抛? 
跟他相比,安皓云在学校的成绩只能算是中等,喜欢参加社团活动的他,能少修几堂课便少 修,幸好成绩都还不至于到被当的地步。 
但当主修科目“机械概论”面临被当的边缘,头疼的安皓云幸得学长的指点,要他找宋承立借笔记和参考书,安皓云却觉得这样好突兀,自己根本不认识宋承立嘛! 
但为了成绩,安皓云不得不硬著头皮去宋承立上课的教室外面等他。 
原以为宋承立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宋承立不但把笔记借给自己,更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好像他早就认识安皓云一样。 
咋舌的安皓云怯生生的接过宋承立那本媲美百科全书的笔记本,和一整叠的参考书,经过一番死命的K书,终于顺利的通过考试。 
之后为了还宋承立书和笔记本,安皓云试图请宋承立吃顿饭当报酬,但宋承立却摇头说不必,反而给了安皓云一张舞台剧的票,要他跟自己一起去看。 
安皓云记得自己在看戏的前一天相几名同学到北海岸去夜游,搞到天亮才回宿舍,立刻就趴在床上晕死过去,睡得很沉。 
为了赴约,安皓云让三个闹钟吵醒他,勉强自己爬起来,硬撑骑著小绵羊机车到剧场,但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碗糕的拗口对话,让安皓云看到一半就仰天打呼睡著了,更不要说是戏剧结束时被宋承立摇醒,他觉得自己好像看到大魔王发青的脸孔。 
散场出来之后,宋承立没说什么,就跟安皓云道别离去,留下安皓云尴尬的望著他的背影。 
安皓云到现在还莫名其妙,宋承立为什么要找自己去看那场舞台剧?他到底想跟自己说什么 呢? 
他想破头也想不出来。 
为了这件事,安皓云几乎是躲著宋承立直到他毕业,这才松了口气。之后在公司遇到的女同 事虽然也姓宋,但安皓云从来没想过她会是宋承立的妹妹。一直到两人交往快三个月的某天,从闲聊当中,这才发现宋承立居然是她的哥哥! 
老天爷!这世界为什么这么小? 
小得让人好想撞墙? 
冲著这一点,安皓云尽量不去宋晓渝家,直到半年前,两人有了结婚的念头,安皓云才不甘不愿的到宋家去拜访。 
几年没见,宋承立不仅比当年在学校还要英挺帅气,更多了几分成熟和自信的味道,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的他,虽然只是穿著一件简单无比的T衫,但看起来就是英姿焕发到不行。 
安皓云虽然也有一百七十八公分,但在宋承立的面前显然矮了一截,缺乏运动的皮肤看起来 
也太过苍白和瘦弱!唉!当年两人的头脑本来就差了一截,只是没想到毕业后差距越拉越大。跳级进入研究所的宋承立,很快就进了一家外商公司研发部门当研究员,两人虽然差不多同时开始工作,但宋承立的薪水居然有安皓云的三倍之多! 
身为一个男人,安皓云当然会自卑,幸好未婚妻从没嫌弃过他,宋家的人也没说过什么,还是乐,乐观其成的让两人交往。 
不知道是几年前的阴影过大?或是安皓云和宋承立天生频率不对?安皓云总觉得只要跟宋承 立同处一室,甚至是他看自己一眼,安皓云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那种异样的感觉安皓云说不出来,就是怪!这算是人类第六感,安皓云这么认为…… 
安皓云呆望著宋承立的背影,直到有个陌生中年男子靠近他,安皓云这才又回神。 
“你是安皓云吗?”中年男子皱眉边看著他。 
“对。” 
安皓云看他手中一整叠的护照,恍然大悟他是这次出团的领队。 
“你的护照和机票,十一点的飞机,不要迟到了。” 
“谢谢。”等一下一定要跟人家换座位,离宋承立远远的。 
安皓云心里打定了主意。 
安皓云正要伸手接过护照和机票,但一只大手越过他的肩膀伸到他面前,早一步将东西拿走。 
安皓云惊讶的转头看那双手的主人宋承立,他一点表情也没有的将护照和机票收进自己的随身提包中,然后云淡风轻的道:“晓渝嘱咐我要好好的照顾你,尤其是护照机票更要帮你收好,省得再发生意外的事。” 
听宋承立这么说,安皓云白皙的脸颊刷地一下子变红,尴尬地说不话来。因为他知道宋承立 
指的必定是“那件事”。生性迷糊的安皓云,在一年前公司员工出国旅行时,居然天才地将证件放进行李箱拿去托运,当场眼睁睁的看著同事一个个都过了海关,他才大惊失色的去追回自己的行李。 
这件事很快就成了笑柄,虽然今年的员工旅游改成国内旅游,但是安皓云这件天兵传奇还是 
被旧事重提一番。看宋承立那副要笑不笑的表情,想必自己的女友一定再三叮咛她哥哥,要他小心注意自己,就觉得很泄气! 
再怎么说,他们两个人也只不过差个两岁,自己也是成年人了,有必要这样“照顾”吗? 
安皓云不高兴地嘟起嘴来,表现自己的不满。 
宋承立对安皓云不满的表情不以为意,反而开口问他,“吃早餐了没有?” 
安皓云摇头。 
早上好不容易才起床,连刷牙洗脸都快要来不及了,哪有时间吃早饭?经宋承立这么一说,安皓云才觉得有点肚子饿了。 
见安皓云摇头,宋承立对他微笑,“我也没有,一起去吃饭吧。” 
说著向餐厅走去。 
安皓云正想叫宋承立不要进那贵死人的餐厅,去一旁的商店买点面包、牛奶裹腹就可以了, 但宋承立却已经坐下来了。 
“总汇三明治、咖啡。”拿起menu,才一秒钟宋承立就决定了要吃的东西。 
安皓云看上面贵得半死的价目表,心里在嘀咕著,好半天都决定不了自己要吃什么。冷不防 的,宋承立居然抽回他的menu,开口替他点了个沙拉和汉堡全餐,就连饮料也替他决定好了!等到服务人员离去,安皓云虽然有点生气,但他心中还是惊讶宋承立居然知道自己爱吃什么? 
为什么他会知道?会是自己的未婚妻告诉他的吗?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该不尊重自己,冒然 
做出那样的动作吧?啊!好烦啊!想到自己居然要跟这样霸道的人相处五天,他就快要疯了! 边啜饮著桌上的冰开水,安皓云低头不语。 
“你请年假请了几天?”宋承立突然间他。 
“啊?” 
对宋承立突然问自己这句话,安皓云有些反应不过来,迷惘地抬头看他。 
“你生气了?” 
双手抱胸的宋承立,两眼炯炯有神的看著他的脸,唇边挂著浅笑。 
被他一语道破心事,安皓云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不甘愿的回答…… 
“没有。” 
——没有才怪!说著揪紧了一双眉。 
“你知道吗?”宋承立突然指著安皓云的眉,眯著眼笑道:“你要是生气,眉毛就会自动打结,所以我知道你口是心非。你在气我自作主张帮你点了餐吧?” 
“啊?” 
被他这么一说,安皓云突然觉得自己不敢再露出任何表情,额头则布满小丸子般的黑线,就这样僵著看对方。 
“哈……” 
似乎是看到安皓云那种不知所措的怪样子觉得好笑,宋承立居然开心的在安皓云面前大笑起 来。安皓云惊愕地看著他的表情,觉得好奇怪! 
一向不苟言笑的宋承立,几乎从没在任何人面前笑过,更不要说是笑得这样粗鲁了,他……是怎么了吗? 
会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快要精神崩溃了吗? 
他目瞪口呆的望著宋承立。 
宋承立不停的大笑,直到服务人员送来早餐,宋承立这才将笑出的泪水拭去,边揉著眉心,喝了口咖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