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家有本性福的经(发书版) 作者:万小迷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家家有本性福的经》作者:万小迷
 
    作者:万小迷
    书名:家家有本性福的经
    绘者:
    出版社:鲜欢
    出版日期:2013/2/8
 
    文案:
    万小迷 《悍妻》系列、《腹黑》系列、《男人的野心》系列 番外合辑
    为了挽回性冷感的祁子嘉,林皓展开魔鬼特训?
    林景禹「硬不起来」,加贺原衫忍辱含泪引诱?
    祁奂晨宣示主权,比初夜更脸红心跳的车震?
    三对苦尽甘来的夫夫,
    甜蜜又喷笑的性·福·生·活──
 
 
 
悍妻系列特别番外──羽衣正凌乱 1
 
安宁县的林小衙内最近情绪低落。
 
养鸡的梨花妹说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来鸡社偷偷将鸡蛋换成蛇蛋了;放羊的喜娃子说他很久没来揪羊毛编成围脖再给羊戴上了;养鱼的麦叔也说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他抓野猫来鱼池边吓唬小鱼也吓唬猫了……总之,打从年前,林知县带著这个好似混世魔王一般的宝贝弟弟走马上任之後,安宁县已经很久没这麽安宁过了。
 
知县府外半里地就是一条菜市,安居乐业的百姓们在交换著铜钱和粮食的同时,也交换著八卦消息。
 
“林小衙内最近怎麽都不见人,生病了吗?”
 
“可不是……身子看著还好,脑子却有些不正常了。”在县府做帮佣的李嫂将顶花带刺的黄瓜丢进菜篮,撇著嘴说:“整天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似个大姑娘!”
 
“像大姑娘?怎麽?在家里练绣花?”
 
“绣花倒没有,就是每天坐在井口发呆,还神神叨叨的和一头突然出现的牛讲话,而且……”李嫂眯起绿豆眼,捂著嘴巴悄声说:“我听洗衣房的王婶说,这些天小衙内的床单上面,都沾了那个东西呢!”
 
“呦……这麽说,小衙内是思春了?不过,小衙内都十九了,的确也到了娶媳妇年纪了。”
 
“按道理来说,小衙内家世好相貌也不错,又到了婚配的年纪,媒婆都该把知县府的门槛踏平了才对,可是……就他那种到哪都搅得鸡飞狗跳的性格,哪个好人家肯把闺女嫁给他啊!”
 
“就是就是!”
 
闻言,凑在一起的大婶们都连连点头,更是东一句西一句说得起劲,直到有小贩喊了句“刚杀好的猪肉便宜卖了呦──”八卦同盟瞬间瓦解,大婶们如狼似虎的扑向肉摊,生怕自己看好的那块臊子肉被别人抢了去。
 
……
 
春风拂面,春意盎然,林小衙内穿著一件薄料子春衫,光著脚翘著腿,坐在井口,嘴里叼著一朵春花,带著一脸春情,托著下巴长吁短叹。
 
“唉……牛兄,你说,这世上怎麽有那般好看的人……不对,仙呢?”
 
老黄牛摇晃著笨重的身体,甩著尾巴,专心驱赶著围著他嗡嗡叫个不停的苍蝇。
 
林小衙内陷入这种不可抑制的春情涌动中,要追溯到一个月以前。
 
那日,他在安宁县近郊玩耍,追著这头突然出现的黄牛误入了一片从未进过的迷雾森林,在一处天然温泉边上,撞上了美人出浴的一幕,虽然只惊鸿一瞥,却彻底震撼了他少男的心灵。
 
“眉眼俊的就是春宫图里也没有那般撩人的,身子白嫩的跟街角的细米切糕一样,看到就想咬一口,更别说起身时黑发服帖水珠飞溅的样子,真恨不得当下就扑上去把他揽进怀里好好疼爱啊……”
 
林小衙内一边说一边吞著口水,只觉得脸颊发烫,下身发痒,呼出的气炙热得都能蒸鸡蛋了。
 
“听他临走时说,下个月还来……算算日子,就是明天了……”林小衙内跳下井口,将渐行渐远的牛拽了过来,揪著牛耳朵问:“你说,我这次怎麽把他给留住,占为己有?”
 
黄牛的眼珠依然跟著那几只阴魂不散的苍蝇转来转去,侧著身子想躲,却被林小衙内拽下一把牛毛来。
 
小衙内盯著手心的黄毛,突然一拍掌道:“对了!你说,我偷了衣裳,他是不是就走不了?”
 
仙人嘛……最是要面子的,无论如何也不会光溜溜的逃走。到时候他浑身赤裸,肯定又羞又臊,只能任自己为所欲为了!
 
想到这儿,林小衙内的脑子里浮现出情色话本里描写的各种动作场景。
 
“好!就这麽决定了!”他憋红了一张脸,一边拍著老牛的背,一边- yín -笑:“嘿嘿,不过最该感谢的还是牛兄,要不是你带著我穿过层层迷障到那仙池,我也不会遇到我命定的人,好牛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所以,明天还是要辛苦牛兄带路喽!” 
 
……
 
仙人二次下凡的日子,大雨倾盆,雷电交加。
 
林小衙内牵著黄牛刚出县衙,门口的一颗百年槐树就被一道天雷击中,烧焦了半边枝干。
 
小衙内在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边说话一边吐泡泡:“天公作美,老天爷这是给我敲锣打鼓洒圣水呢!”
 
牵著老黄牛,小衙内走过空无人烟的街巷,淌过泥泞不堪的乡间,爬上陡峭险峻山谷,终於来到山顶那片空阔的森林。
 
翻身骑上牛背,林小衙内摸了摸牛头,任它随意在林间走动。
 
老牛很看似随意的在森林里绕啊绕,眼看雨越来越大,眼前已经什麽都看不清,只听见电闪雷鸣,身边的树木一棵又一棵的被击中,成了烧炭。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眼前终於再不可视物。
 
老牛不再转圈,在一条烂泥路上径直往前走,雨幕渐渐分开,一道惊雷在面前炸开,悬崖就在眼前,就在脚下。
 
老牛被雷击昏了头,身体摇摇晃晃的,往那深渊处跌去。
 
林小衙内夹紧双腿,闭起眼睛,耳边响起山石崩落的声音,身体失重,心脏也悬在了嗓子眼。
 
似乎是转瞬间,又似乎过了几千年,待他睁开眼睛时,周遭已是雾气缭绕,天上飘落的是片片雪花,温度却一点都不低,微风徐徐,身上那早湿透的衣衫都吹干了。
 
林小衙内跳下牛背,穿过石林,再次来到那池碧水畔。果然,仙人已如期而至,身子泡在水潭里,背靠著石壁,正闭目养神。
 
发黑如墨,肌白似雪。
 
二次相见,林小衙内心头的悸动更甚,眩晕的感觉比之前跌下谷还强烈,脚下发软,连退几步,扶著石林勉强站住。
 
看向那人的目光都不敢太热烈,生怕惊扰了这一池仙水,与水中仙子。
 
躲闪间,眼角瞥见了那件随意堆放在岸边的,闪著五彩霞光的羽衣,离他只有几步之遥。
 
咽了咽口水,林小衙内捡了个树杈,小心翼翼的探过去,将羽衣勾了过来。
 
薄如蝉翼的衣服到手,冰冷刺骨,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再看池内,仙人已然睁开眼,眸灿胜过星辰点点。
 
“啊……你……你……你醒了?”林小衙内抱紧羽衣,慌乱间左脚绊右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仙人静静的看著他,足足沈默了半柱香的时间,才突然笑了。
 
这一笑,雪融雾化,鸟语花香。
 
仙人捋了捋垂在胸前的黑发,缓缓起身,向池边走来,到下身要露出水面的时候停住,随手一指,岸边几羽雀毛化作新衣,飘然落在他身上。
 
而对瘫坐在一边的林小衙内,除了之前那个嘲弄十足的笑外,他便不肯再看一眼,径直离开水池,唤来腾云。
 
然而万万没想到,云雾正在脚下凝结之际,一张大网竟从天而降,将他罩了个严实。
 
怒目侧视,这个误闯仙境的村夫手里捏著网,一脸贪婪,竟不满足偷拿羽衣,还想抓了他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令人厌恶。
 
仙人正要施法小惩大戒,突然觉得身体一软,仙力徐徐从身体里剥离。
 
“怎会如此?”
 
仙人拧眉,回头一看,那老黄牛居然往潭水里撒尿,污了这通往仙境的净身圣池,也让半只脚还踏在水里的他染上浑浊之气,失了仙力。
 
想他堂堂的天界太子,竟然会著了人间村夫和黄牛的道?!
 
气急的七太子殿下还想挣脱,林小衙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来,收了渔网,将困在其中的梦中情人一把扛了起来,迈开步子跑向黄牛,跳上牛背,匆匆逃走。
 
 
悍妻系列特别番外──羽衣正凌乱 2
 
回到家中,已是月上柳梢头。
 
七太子殿下斜著身子靠在软榻上,扭头拒绝了林小衙内递过来的清粥小菜。
 
林小衙内抓了抓头发,恍然大悟道:“哦……我怎麽忘了,你神体仙胎,当然不吃五谷杂粮……那你是……喝露水?”
 
七太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道:“你把我抓来到底要做什麽?!”
 
这个村夫虽然可恶,但一身清然正气,不是什麽山精妖怪,更没有入魔道,七太子只是气愤,并不惊恐。
 
心中思量,大约就是个贪婪多欲的粗野匹夫,胆大妄为的绑了他,不是求财就是求权,再不然就求是功名。
 
哪知这样一句质问,却让这个村夫兀自红了脸,扭捏了半晌,居然开始脱衣服,很快就将自己扒得只剩一条亵裤,然後抖著一身肥肉扑了上来。
 
“哇啊──”七太子痛叫一声,险些被压碎一身仙骨,还不等他回过神,那村夫已经色胆包天在他身上摸索起来。
 
“你……你……放肆……”七太子气得指尖发颤,奈何失了一身仙力,竟完全不是这蛮汉的对手,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就被扒掉了薄薄的羽衣,露出白嫩的仙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