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人的野心(出书版) 作者:万小迷

字体:[ ]

 
 
 
《男人的野心(出书版)》作者:万小迷
 
书名:男人的野心·上 
作者:万小迷
绿叶森林系列783
出版社:鲜欢
出版日期:2012/8/31
 
封底文案
 
司俊继承了父亲的黑帮权位,却因此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被视作隐患的他,遭道上势力通天的祈家囚禁,
而他那名义上的表哥、俊美危险的太子爷──祁奂晨,
不仅假借兄弟名义,将他当作贴身随扈折辱,
一次被迫发生的肉体关系後,
那饿狼一般的男人,从此将他视作俎上肉。
司俊隐忍伏低,却仍落入对方设下的恶劣圈套,
祁奂晨一次次主宰着司俊脆弱的欲望,
试图折断他不屈的意志,
然而男人的野心,可不只他的身体……
 
封底文字:
 
祁奂晨搭在司俊手腕上的手向下滑,最後握住了他的手,眼神也变得柔软暧昧:
「不过……如果给小孩子一个他试玩过一次就魂牵梦萦的玩具,那麽也许能补偿失去糖果的心痛吧?」
直到这一刻,司俊才意识到,原来祁奂晨根本就没放过自己。
这个圈套简单得不用动脑,却让方寸大乱的他一头栽了进去,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
。真难为祁奂晨了,居然能按捺这麽久,用这样迂回的方 式,逼自己送上门去。
也许是那一晚药物的影响下,祁奂晨得到了很大的快感,
也许是第二天的那一拳让祁奂晨兴起了征服欲……
总之,他让他感觉到刺激了。
 
 
书名:男人的野心·下 
作者:万小迷
绿叶森林系列784
出版社:鲜欢
出版日期:2012/8/31
 
封底文案
 
连司俊自己也不明白的舍身相救,终於换来祁奂晨的狂喜与让步,
不再强迫,却用另一种柔软的强势留他在身边。
祁奂晨用最温柔的手段拔出他心中的刺,毫无防备的袒露骄傲又脆弱的一面,
司俊明知危险,仍抵挡不了男人一步步逼近心的防线。
而当祈家掀起夺位风暴,祁奂晨以身犯险时,
司俊才强烈意识到──他想要紧紧霸占这个男人、不让人夺走!
他的野心,是守住与祁奂晨共有的幸福蓝图,就算会因此换来他的恨,也在所不惜!
 
封底文字:
 
祁奂晨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样,眼神木然。
「我知道和高家联姻……一定会沾上毒品……就是万劫不复……可是我以为……至少还有你……」
他曾经……是祁奂晨的「至少」,可是如今呢?
司俊不敢去想答案,伸出血肉模糊的手,碰碰他的脸颊,却像是点醒了他一样,
那双没有情绪 的眼睛里,浮现出的不是憎恨,是绝望。
「我以为你是我的退路……没想到你居然是我的绝路!」
他以为就算是泥足深陷,也总有一个人站在岸边拉他一把,不会让他坠入深渊。
可是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个人,这个他毫无防备、无比信赖的 人,毫不犹豫的将他推进地狱。
 
 
 
 
 
  第一章
 
  司俊接到父亲遇刺,生命垂危的消息,从学校赶回家时已经晚了。
  只比母亲苦苦熬了三天三夜也没能见到父亲最後一眼就遗憾辞世好一点点,在司俊气喘吁吁的冲进卧室的同时,父亲用从未有过的,专注而慈爱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咽下了最後一口气。
  床边围着的父亲的下属们顿时痛哭起来,而失去了唯一亲人的司俊却迷茫的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与父亲算不得亲近,尤其是母亲抱憾离去之後,他更是负气的住进了学校宿舍,五年来只有重要节日和母亲的忌日才会回家,而且也不是每次回来都能看到父亲。
  上一次见父亲,还是春节的时候,大年三十的晚上他才风尘仆仆的从外地赶回来,一脸疲惫的坐在门槛上,沈默的看着司俊放鞭炮。
  其实司俊一点也不喜欢放鞭炮,那声音让他想起枪声,也提醒他父亲的身份,这个市里最大的黑社会头目,过着刀口舔血生活的亡命之徒。
  可是……这人是他的爸爸,应该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最尊重最能依赖的人──而这个人一死,母亲去世後就再没享受过家庭的温暖的他就是个真正的孤儿了。
  司俊缓缓的走到床前,跪下,握住父亲渐渐失温手,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下来。
  “爸……爸……”
  平日总跟在父亲身边,此时一身伤口还不停淌血的男人靠了过来,粗声粗气的安慰他:“大哥,节哀。”
  司俊愣了一下,,不解的问:“袁叔叔……你叫我什麽?”
  粗犷的男人红着眼眶道:“老大临走前,指定由您来继承帮派,从今天起,您就是我们的大哥了。”
  说完,一招手,屋子里男人们都围了上来,整齐的对十九岁的司俊叫:“大哥”!
  自小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也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司俊还是被惊住了,不由得用力的捏住父亲尚未僵硬的手。
  父亲的死相,用惨烈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上身赤裸着,胡乱缠着早被血浸透的绷带,胸口和腹部都血肉模糊,脸上也有不少伤痕。
  司俊想不通,为什麽遭遇刺杀死於非命的父亲还要把自己也推上这条注定的不归路,就像他一直想不通,为何母亲明明对黑道深恶痛绝,却宁可和家人断绝关系也要嫁给父亲一样。
  司俊自然是不打算继承这所谓的“家业”的,可这个时候拒绝一定会让这些失去主心骨的男人暴动起来,为了不节外生枝,只能等父亲的丧事办完,再和袁劲等人商量一下,让他们推选合适的人选。
  可谁知道,祁山海竟然连夜赶来吊唁。
  司少锋的帮派虽然势力不小,但还是隶属於山海集团,也可以说是山海集团在J市的分部。
  祁山海上完香, 凝视着司少锋的遗像,突然道:“我是你爸爸的义兄,他死了,我自然要照顾你,跟大伯去S市吧!”
  这话一出,灵堂里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袁劲把手伸进了怀里,死死的盯着祁山海,仿佛只要司俊一声令下,就要一枪崩了他的头一样。
  大门被踹开,祁山海带来的人也冲了进来,双方对持着,眼看一场火拼蓄势待发。
  而漩涡中心的两个人,依然是和颜悦色。
  祁山海拍了拍司俊的肩膀,又道:“这里的事情,暂时就交给你爸爸的手下们打理,你还年轻,先跟我回去学两年!”
  司俊回头看了一眼父亲的下属们,再转过头,对祁山海笑了笑:“好,那就麻烦大伯了。”
  “小俊──大哥!”袁劲跟在司少锋身边十年,可以说是看着司俊长大,此时不由得焦急起来,几乎按捺不住要动手。
  “袁叔叔!”司俊赶紧按住袁劲的手,一字一句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等我回来!”
  袁劲是父亲的心腹,也是帮派的二把手,有能力有胆识,就是太冲动,不然父亲一定会把帮派交给他。
  虽然司俊对黑道没有任何好感,可是袁劲这些人,平时待他极好,在父亲遇刺的时候,还拼了命把父亲带了回来,他不能让他们在父亲尸骨未寒的时候就为自己再次拼上性命。
  所以,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而已。
  “大伯,等父亲入土为安,我就和你回去。”
  祁山海点了点头:“那是当然,我也想好好的送你爸爸最後一程。”
  於是,司俊一边忙着父亲的丧事,一边回学校办理了手续,结束了大学联考的复习,在老师和同学们遗憾的叹息声中拿着高中肆业证书离开了学校。
  三天後,他在堂前对着父母的遗像磕了三个响头,带着一个背包,在袁劲等人担忧的目光中,坐上了祁山海的防弹轿车,沿高速公路向南,驶向这片环海经济区的中心城市S市。
  J市到S市有四个小时的车程,途中开始打雷,而後狂风不止,暴雨倾盆。祁山海在闭目养神,车里很安静,只有豆大的雨珠敲打着车窗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
  司俊从背包里拿出本厚厚的小说,手上像有定时器一样匀速的翻页,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受家庭背景影响,他在同年龄的男孩里算是沈稳有主见的,但面对生活的巨大变化和未知的前路,还是不免迷茫惶恐。
  扭头望向车窗外,想看看平静的生活怎样如窗外飞逝的景色一样渐行渐远,却在玻璃反射里看到祁山海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眼神带着考究,虽然看不出什麽恶意,却也绝对与和善扯不上关系。
  关於父亲和祁山海的一些往事,司俊从袁劲等人口中听过一些。据说俩人当年是拜把兄弟,一起砍人也一起被别人砍,似乎也发生过那种我为你挡刀你替我挨枪子的之类的感人肺腑的往事,号称是过命的交情。不过这种识於微时的感情往往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有了地盘帮派有了金钱权势,并肩打拼的兄弟就成了争夺胜利成果的敌人。
  父亲终究不是祁山海的对手,只得回到母亲的故乡,守着码头,顶着黑社会老大的威名,其实每年挣的钱大部分上贡给祁山海。祁山海则在S市继续扩张势力,黑道老本行没有舍弃,还官商勾结凿门圈地的做起了房地产,也算是个叱吒黑白两道的成功商人了。
  如今自己落在他手里,不知这位“大伯”是会顾念旧情多加照顾,还是父债子还清算旧账呢?
  凌晨时分,车子终於到达目的地,停了下来。
  雨还在下个不停,祁家的佣人们打着伞出来迎接。
  司俊背上双肩包跟着祁山海下车,伟岸的中年男子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皱着眉看向司俊身後。
  司俊跟着的回头望去,汽车的尾灯照着的围墙边上,站着一个男孩。
  衣服和头发早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显得骨瘦嶙峋,皮肤苍白,眼睛分外的大,死死的盯着祁山海。
  男孩沈默半晌,上前一步,嘴唇蠕动唤道:“爸爸……”
  司俊一愣,下意识开口叫:“祁奂晨?”说完立刻意识到年龄不对,祁奂晨比他还大两岁,而这男孩看起来还未成年。
  祁山海表情冷漠的对男孩说:“进来吧。”
  别墅里灯火通明,佣人们站在俩侧,一个穿着天蓝色真丝睡衣,漂亮得耀眼的年轻男子迎了上来,扑进祁山海的怀里。
  “爸爸,你回来了。”
  祁山海摸了摸青年的头发,笑着问:“三儿,怎麽还不睡,明早没课吗?”
  想必这位,就是祁家的大少爷祁奂晨了,在他之前,祁山海还有过两个儿子,不过没长到成年就夭亡了。
  祁奂晨抬起头,正要说什麽,余光瞥到了站在门口的男孩,脸色微微一变,而後笑得更加灿烂。
  “子嘉,怎麽被淋成这样,冻得都发抖了!”祁奂晨从司俊身边走过,一把抱住男孩,拨开他贴在脸颊上的发丝,亲热的捏了捏他的鼻尖,转头吩咐:“快给小少爷放热水。”
  男孩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祁奂晨,缓缓开口:“谢谢三哥……”
  “真是我的好弟弟!”祁奂晨偏头笑起来,将男孩抱得更紧,还在他额头亲了一下,一副兄友弟恭的情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