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职悍妻(悍妻系列三/出书版) 作者:万小迷

字体:[ ]

 
    
    作为被遗留下来的一方,他又能做些什麽?
  能和一只撞了电线杆失忆的低等动物说,我是你的唯一吗?
  他喜欢他,喜欢他的无妄无畏,喜欢他的自由自在,喜欢他天性的纯真与残忍……
  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晰明确过。 
  好不容易脱离了从前的帮派火拼,
  一家三口终於漂洋过海到美国。
  岂料才刚开始相夫教子的全职人妻生活, 
  林皓竟不慎踩到果冻摔倒失忆了?!
  而面对失去记忆、性格却变成S的林皓, 
  祁子嘉难得拉下脸献殷勤,
  谁知却被当成了驴肝肺! 
  一怒之下他索性变本加厉的毒舌还击。 
  「甜蜜的家庭」瞬间升级为家暴现场,
  在肉体+精神的双重折磨下
  风云变色的同居生活即将爆发新一轮冲突! 
  夫夫大战,全面开打! 
  「我们什麽关系?!」 
  「仇人!」   
  「什麽仇?!」 
  祁子嘉抿著嘴唇,深沉的盯著林皓,直看得他汗毛直竖,几乎要像小狮子一样竖起毛,才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夺妻之仇!」 
  「你耍我?!」
  这样的答覆听起来太滑稽,当然不能让林皓信服,尤其是在他精神集中,shen体紧绷的情况下,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抓起桌子上的餐盘,扬手砸向祁子嘉。
  「呃……对不起……」
  掀了盘子的一瞬间林皓就後悔了。   
      「可是你到底是谁?」
  祁子嘉摘下黏在头上的菜叶,淡淡一笑:「我是一个,你忘记了的,根本不值得记住的人!」 …… 
 
 
  楔子
 
  安德鲁?米勒是哥伦比亚人,以毒品生意发迹,后移居美国,是美国三大黑帮之一的纽约黑帮的教父。
 
  他年轻时行事嚣张 ,手段毒辣,曾被美国政府列为首要通缉犯悬赏。
 
  在一次贩毒行动失败被捕后,他利用大量政治资金以身患绝症的名义被保外就医,从此一改作风,主动向政府提供资金和讯息,并配合警方的扫黑行动,将一些地下组织改革漂白,毒品生意低调处理,同时将敛财之道转向与军方合作的武器走私生意,得以以半合法化的姿态盘踞纽约黑白两道。
 
  安德鲁死后,因其法定继承人年幼,帮会中各部门的掌权人互相不服,纽约黑帮逐渐分裂成三个派系,分别由安德鲁的弟弟史蒂夫、安德鲁前任情妇的侄子威廉以及安德鲁的私生女英格丽与其丈夫马克斯把持。
 
  虽然内部矛盾不断,这三派却明白一旦分裂,各人的实力尚不足以在纽约立足,于是一直互相打压又互相合作着管理安德鲁留下的庞大产业。
 
  例行的季度会议在总部顶楼召开,一如既往在午夜,一如既往只点了幽暗的吊灯,也一如既往的气氛火爆。
 
  史蒂夫的提议遭到了马克斯和英格丽的强烈反对,双方的分歧难以调和,到了拍桌子亮家伙的地步。
 
  「不能达成共识的话,我们还是请皮埃尔,米勒先生来做出决定吧!」轮值主持威廉起身,拍了拍手。
 
  黑色升降铁门缓缓拉开,走廊里的灯光射进这间幽暗的会议室,背光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
 
  头上斜戴着礼帽,身披半长的风衣,手里托着一个闭着眼眸的幼童的男人,步伐缓慢但坚毅的走了过来。
 
  威廉将主座让给男人,自己站到一边。
 
  男人一甩风衣,很有气势的坐下,片头,摘下礼帽,放在大理石的长桌上,咬住指尖,扯去黑色的皮手套,露出修长整洁的手指。
 
  威廉清了清嗓子,开口:「皮埃尔先生,史蒂夫提议这次从哥伦比亚回来的货物在西海岸装卸,但马克斯拒绝为他提供储藏及运输设备,请您为我们作个定夺!」
 
  主座上的男人沉吟了一会儿,将手伸进怀里,掏出一盒圆圆的东西,递给坐在自己膝盖上的小孩。
 
  「小皮,吃个布丁……啊,怎么弄掉了,没关系,爸爸还有……」
 
  「林皓!」脾气火爆的史蒂夫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老子是来商量大事的,不是来看你喂孩子的!」
 
  林皓抬起头,凤眼里射出锐利的光,薄唇微启,低沉但软绵绵的声音响了起来:「着什么急?小皮还没睡醒,总要让他吃点东西精神一下,才能给你们做主吧?」
 
  「是啊,叔叔,让你可爱的侄子吃点东西怎么了?」坐在左侧的英格丽娇声笑了起来,伸出涂着血红指甲油的手指戳了戳睡眼朦胧的孩子的脸颊,「好弟弟,乖弟弟,真是可爱,让姐姐亲一口吧!」
 
  五岁的小皮眨了眨蓝色的大眼睛,将香草味的果冻整颗挤进嘴巴里。
 
  等小孩吃完零食,史蒂夫咬牙切齿道:「老规矩,抛硬币,人是我,鹰是你们!」
 
  威廉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一美元的硬币,递给林皓。
 
  林皓拿着那一块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都说了,不要每次都抛硬币这硬币上细菌最多了,小孩子拿了容易拉肚子,要是回去了生了病,我家那口子肯定会发火!你们不知道,他平时淡淡的好像脾气很好的样子,可是一发起火来,那是如冰刀一般犀利,如烈焰一般灼热……」
 
  在史蒂夫爆发之前,威廉赶紧打断林皓的话,解释说:「林先生别担心,硬币消毒了!」
 
  「好吧!」林皓将硬币递给小皮,细声细气的说:「宝贝儿,你把这个丢起来,再抓住,知道了吗?」
 
  小皮乖巧的点头,接过硬币,搓了搓,揉了揉,在所有人紧张又期待的目光中,将硬币塞进了嘴巴里。
 
  「啊——小皮,这不是吃的,脏、脏死来!」
 
  林皓大叫一声,捏住孩子的腮帮子,手指头伸进去,将沾满口水的硬币抠了出来,丢到一边。
 
  除了林皓一心关注小皮的嘴巴外,剩下的四个人的目光则跟着那枚竖起来在大理石桌子上滚动的硬币移动……
 
  硬币在桌子上转了一圈,在威廉手边滑落下去,掉在地面,又弹起,啪的一声,黏在了威廉的裤腿上。
 
  「人、是人!」
 
  英格丽和马克斯不满的反驳道:「什么啊,这上面黏了果冻和口水,才会黏在裤子上,等一下就会掉下来,掉下来的时候肯定鹰在上!」
 
  「那好,那就等他掉下来!威廉你不要动!」
 
  「呃……」威廉嘴角微微抽动,低头看着那枚人头冲外黏着的硬币,一动不敢动。
 
  一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那硬币依然黏着在裤子上,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
 
  保持立正的姿势站了这么久,威廉的腿早僵硬了,他手撑着桌子,有些虚弱的开口:「不然,我们再丢一次吧!」
 
  「不行!」
 
  「好吧!」
 
  双方同一时间做出了不同的答复。
 
  史蒂夫吼道:「就应该按照现在的结果来,这是上帝决定的!」
 
  马克斯摇头道:「这明显只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是一个活跃气氛的小游戏,我们重新开始!」
 
  上方又吵得不可开交,声音大得让半睡半醒的小皮揉着眼睛发出委屈的哼哼声。
 
  林皓清了清嗓子说:「咳咳……这个,我觉得问题……」
 
  威廉在一边提醒:「林先生,不是你觉得,是米勒先生觉得!」
 
  「对,米勒先生做出这个决定,显然是有深意的!这枚硬币,就是这批货,果冻代表了英格丽小姐,口水代表了史蒂夫叔叔,而最终呢,却黏在了威廉先生的裤脚上!这就说明,这批货,必须三家一同来接手,最后也要一同获利才行!」
 
  闻言,英格丽拨了拨头发,千娇百媚道:「好吧,我没意见!」
 
  威廉从裤腿上拿下硬币,一脸和煦的笑:「这样也好,我也没意见!」
 
  「我有意见,开什么玩笑,绝对不行!」史蒂夫气得七窍生烟,「威廉!我受够你找来的这个活宝了!如果听他的话我才是白痴!」
 
  货是他联系的,前期一直是他在负责,只是这次哥伦比亚那边出了点问题,不得已才提出绕路西海岸,这两伙人只是帮忙储备和运输,就想从他这分羹,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威廉无辜的说:「史蒂夫,这是皮埃尔的意思,我们也只是遵守誓约——」
 
  「一个在开会的时候吃布丁的孩子能有什么意思,这就是你们的阴谋——好,你们不配合,我自己干,我就不信我运不进来!」
 
  「叔叔,那批货是以米勒家族的名义申报的,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们也要跟着担责任,所以我们不可能袖手旁观!风险共担,利益就该共享,如果你这样不通人情,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各凭本事吧!」
 
  「臭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别总想吃白食!」
 
  「可恶,居然这么和长辈说话,你这个小婊子——」
 
  「你这个老不死的——」
 
  两伙人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为了避免殃及池鱼,林皓抱起小皮,弯着腰,打算悄悄的溜出去,谁知一脚踩到了之前掉在地上的果冻,身体一滑,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扶住我扶住我——」
 
  他大声叫着,可是那对夫妇和老头吵得不可开交,威廉又忙着劝架,谁也没空搭理他。
 
  于是,双手护着怀中小孩的林皓的后脑勺,毫无防备的狠狠的磕在了台阶上,发出巨大的「砰」的一声。
 
  等四人发现,林皓已经翻白眼昏了过去。
 
  1
 
  铃——铃——
 
  刺耳的铃声在头顶响起,祁子嘉翻了个身,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拿起话筒。
 
  「你好……嗯?林皓又跑去参加季度会议了……火拼了没有?没有……那就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