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完美悍妻(悍妻系列四/出书版) 作者:万小迷

字体:[ ]

 
 
楔子
 
  天色阴沉的仿佛随时会塌下来,黑压压的乌云罩在城郊一间破败的教堂屋顶,一道道闪电利刃般划过,雷鸣声凄厉得撕心裂肺,暴雨倾盆而下,砸得泥土小路满目疮痍。
 
  往日人烟罕见的荒野,今日却挤满了穿黑西装、戴墨镜,面目狰狞的男人们,外侧更是围了一圈警车,持枪刑警们在风雨中瑟瑟发抖,不敢擅离一步。
 
  粗略算来足有上千人的场面,却相当安静,直到一辆纯黑色的加长豪华轿车缓缓驶来,人群才有了些骚动。
 
  警察们神色戒备,缩紧了包围圈,雷雨声中隐隐能听见对讲机此起彼伏的响声。
 
  车子停在正对教堂门口数十米的地方。
 
  黑墨镜男们列成两纵队,黑伞展开,搭成一条通向教堂的通道。
 
  车门打开,一位身形挺拔,容貌俊朗的男人探出身来,擦得光亮的皮鞋踏在满是积水的红色地毯上。
 
  理了理燕尾服的衣领,剑眉微蹙,男人轻声问最近处的墨镜男:「布置好了吗?」
 
  「大嫂您放心,一切已经准备妥当,绝对万无一失!」
 
  「嗯!」男人沉吟一声,回身从车内拉出一个穿白色礼服的男子。
 
  男子肤白似雪,眉目如画,身形与俊朗青年相当,只是神情略显疲惫。
 
  男人嘴角勾了起来,单手托起男子的下巴,拇指在他有些干涩的唇瓣上摩挲,声音低沉,语气轻佻:「昨晚不该让你太辛苦的……」
 
  男子面色微红,试图别开头未果,便不再反抗,柔顺的垂下眼帘。
 
  「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打起精神,不然,晚上不放过你!」男人暧昧的在男子脸蛋上掐了一把,而后不由分说,握着他的手腕,一路拽进教堂。
 
  教堂外面看起来虽然破败萧索,但内部布置得浪漫精美,两侧坐满了亲友,台上一位白发苍苍神色和蔼的神父手持圣经,微笑的看着两人。
 
  这样的场面,他不知渴望了多少年……
 
  内心翻涌着激昂的情感,努力维持着步伐的平稳,他与心爱的人并肩,一步一步的走到台前。
 
  神父展开圣经,一脸圣洁的笑容:「林皓先生,你愿意与祁子嘉先生成为夫妻,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林皓深吸一口气,掷地有声道:「是的,我愿意!」
 
  神父满意的点点头,侧身面对男子:「祁子嘉先生,你是否愿意与林皓先生成为夫妻,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与林皓的迫不及待截然相反,祁子嘉半垂着头,沉默不答。
 
  似乎早习惯身边人的「害羞」与「矜持」,林皓激荡的心情丝毫没受影响,他用手肘撞了祁子嘉一下,飘飘然道:「乖,快回答!」
 
  「我……」
 
  「说,我愿意!」
 
  「我……」
 
  「他愿意!」
 
  实在等不下去,林皓索性替他回答,同时满是杀气的眼神射向神父,一脸「敢有意见就剐了你」的表情。
 
  年迈的神父掏出手帕拭汗,赶紧加快节奏继续道:「好,双方自愿。那么,有人反对吗?如果没有,我宣布,林皓先生和祁子嘉先生正式结为——」
 
  「我反对!」
 
  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之前外面明明是乌云蔽日妖风邪雨,此刻不知怎么就阳光明媚光芒万丈,晃得人睁不开眼。
 
  林皓抬起胳膊遮了一下,这工夫,祁子嘉居然凭空消失,再一看,他不知何时被来人掳去,正抱在怀里,仿佛被妖精抓走的唐三藏一般。
 
  不由细想,林皓几个箭步冲上前,捋胳膊挽袖子要动手:「大胆狂徒!敢动老子的男人?!找死——」
 
  话音未落,就见祁子嘉一个扭身,一手揽住来人的腰,一手抱住他的脖子,身体紧贴着,四肢纠缠,亲密无间。
 
  林皓顿时毛发竖起,双眼喷火,伸手去抓祁子嘉,却不想扑了个空,身体从相拥的两人间穿了过去。
 
  一阵恶寒的同时,也看清了来人的脸。这家伙长得还真帅,还挂着一脸欠扁的笑容,手不规矩的在祁子嘉身上摸来摸去,而且重点是……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更过分的是,祁子嘉一改平日冷淡别扭相,正深情款款的摸着冒牌货的脸颊,含情脉脉的说:「我想你……」
 
  场景转换,位置转变,瞬间,他竟成了旁观者,眼看着祁子嘉和冒牌林皓手挽着手,向礼台走去。
 
  「回来!祁子嘉你给我回来!我才是你男人!你这个眼大无神的家伙,你看看清楚我才是——」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呼唤,祁子嘉终于回首,嘴唇一张一合,但脚步越没停下,依然渐行渐远……不,渐行渐远的是他自己,他脚下的地面不知何时消失了,身体腾空,分不出是上浮还是下坠,完全失重,头晕眼花,耳朵也嗡嗡作响。
 
  看不清祁子嘉的表情,听不清他说的话!
 
  祁子嘉,你是老子的,你不能和他结婚,你要为老子守身如玉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林皓睁开双眼,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喘息了好一阵才平复下来,啐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老子又不信上帝,就算结婚,也不会去教堂!」
 
  窗外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林皓掀开被子跳下床,推开窗,脸顿时垮了下来:「妈的,下雨了,我的花!」
 
  昨天查了预报,早知道今晨有小雪,可是万万没想到,小雪里还夹着小雨。不仅蜡烛被浇得点不着,那一捧捧象征爱情的红玫瑰,也被冰雨砸成了残花败柳。
 
  气象学的在读博士生林皓,因为自己的专业失误,而失去了求婚的良辰美景。
 
  正苦着一张脸,哀怨的扮演在风雨中哭泣的小百合花时,突然发现祁子嘉房间的窗口,不知何时敞开了。
 
  揉了揉鼻子,林皓一脚深一脚浅的踩着雪,垂头丧气走过去,本以为会对上祁子嘉戏谑的双眼,却没想到,出现在窗口的,是踩着板凳的小皮。
 
  房间里空空荡荡,不见祁子嘉的人影。
 
  「小鬼,你爸爸呢?」
 
  「不见了。」
 
  「什么?」
 
  小皮湛蓝的眼睛里,映着林皓高大挺拔,足以遮去风雪的身影。
 
  「爸爸,快去找爸爸!」
 
 
 
 
 
  1
 
  观测仪里的指针跳动着,林皓拿起电话,汇报最新数据,联网的印表机启动,在记录了某行星运转轨道偏移的趋势图列印出来的同时,精确度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相关物理数据已经计算出来。
 
  索玛抱着一迭文件走进观测室,将最新的科学研究安排表贴在墙上。
 
  「先去吃午餐吧,下午开研讨会,没做完数据分析报告的人做好被教授训的心理准备!」
 
  其余人纷纷起身出门,只有林皓还坐在仪表前,一动不动。
 
  索玛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切的问:「林,你的脸色很糟糕,还好吗?」
 
  林皓掀起沉重的眼皮,哀怨的看了索玛一眼,默默别过头去,打开自己熬了好几夜赶出来的报告,将最新一笔观测记录添加上去。
 
  「你还是到休息室去躺一下吧,我帮你带份牛排回来!」索玛叹了口气,拿起外套向外走。
 
  「那个,要七分熟的谢谢。」
 
  「不客气!」
 
  门被关上,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机器运转的嗡鸣声。
 
  林皓盯着观测数据,眼睛越发酸涩,视线也模糊起来。几万光年以外的行星都可以跟踪记录,为什么睡在身边的大活人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呢?!
 
  祁子嘉失踪已经二十八天了,在南卡就报了警。当地警方勘测了旅馆后,和他说没有发现任何挣扎痕迹和可疑的脚印,各种迹象都显示,祁子嘉是自己离开的,最起码是神志清醒,在没有外力胁迫下,跳出窗口,然后再没回来。
 
  匆匆赶回纽约,久未露面的房东威廉还是一脸麻木的笑容,一边说会帮他寻人,一边却说些「也许祁先生只是压力太大,出去散心了」的风凉话。
 
  唯一有可能提供线索的小孩,也只会说:「我睡着了,一睁眼爸爸就不见了。」
 
  这个臭小鬼,平时不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吗?!平时不是总半夜不睡觉撬个门缝扮幽灵的吗?!怎么这种关键时刻,就睡得跟死猪一样!
 
  心里虽然腹诽,但表面上,他还是要以沉稳成熟的大人样哄骗小孩:「你爸爸打电话给我了,他回国去探亲了,很快就会回来,别担心哦!」
 
  可小孩根本不接他的话,只睁着一双水蓝水蓝的、让人晕船的眼睛,一遍遍的问:「你一定会把爸爸找回来的,对吧?!」
 
  「……对!」
 
  这样的对话,让一向以无知无畏无耻为荣的林皓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
 
  茫茫人海,人生地不熟,大脑又一片空白,他该去哪寻找一个「不是在外力胁迫下」跑出去的大活人?!尤其是最近新闻上报导警方立案侦查「拐卖亚洲青年男子卖- yín -案」更是让他心惊肉跳。祁子嘉那张脸蛋,连他这么正直有定力的人都按捺不住,更何况这些进化不完全满身毛的美国佬?
 
  脑子里翻来覆去的转着各种画面,却不敢深想,失忆初期都没有的仿徨和无助,深深的笼罩在他心上。
 
  林皓在团体中,从来都是制造气氛的人,他那存在感强烈的低气压使得整个研讨会开得跟追悼会一样,外人误入的话,肯定会以为讨论的话题是二零一二世界末日。
 
  爱人失踪的痛苦大家可以理解,但消极情绪一旦影响了工作,就不是这群科研狂人能够接受的了,于是与林皓关系最好的卡尔被推出来做知心小天使,为囚困雪山的林皓送上一张船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