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生何求+番外 作者:江洋

字体:[ ]

 
 
 
《一生何求》
            “喂,小胖子!”
              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像要直直地看到他的心里去,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畏惧……
              向楠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焦燥地大口大口喘气,三伏天,即使是后半夜也热得让人睡不安稳。他从有点发粘的席子上爬起身来,四周一片黑暗,想了一下才明白自己临睡前把窗帘拉上了,真是自作自受,这么热的天拉什么窗帘啊!他跳下床来,光着脚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帘子,推开窗。
              清凉的夜风扑面而来,好爽,向楠长出一口气,笑了起来,然而,看到外面花园里一群热闹着的年青人的时候,他的脸色立即又暗了下来。
 
              “喂,小胖子!”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默默地抬起来望他,带着小心翼翼的神色,好象一条初出茅庐的小狗,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去欺负欺负他……
              姜睿端着酒,有点醉眼朦胧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又想起了那双大眼睛。奇怪,都多少年的事了,怎么脑子里还记得这么清楚呢?
              “嘿!睿子!想什么呐?明天就是你的好日子了,今儿个咱们可得玩个通霄!”
              “得了吧你,你见过新郎官儿俩眼珠子红红的外加熊猫眼圈去结婚的吗?高兴高兴就得了,睿子,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去歇会儿吧,早晨也不用急,有哥们儿们帮你照看着呢,包你误不了事!”
              姜睿笑嘻嘻地望了望这几个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铁哥们儿,又喝了一大口啤酒,说:“着什么急!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刚才说话的大同伸手抽了他脖子一下,笑骂:“你说谁太监呢!”
              几个小伙子哄笑了一场,又打打闹闹一阵子,终于散了各自回家,走在最后的大同头疼地望着一地的狼籍说:“明天又得挨张大妈的骂了。”
              姜睿把胳膊搭在他肩上,满不在乎地说:“没事儿,明天不是我结婚嘛,大妈不会说的,明早稍微收拾一下就行了呗。”
              “是啊,明天你就结婚了呢。”大同望了他一眼,喃喃地说:“幸福啊你小子!”
              “唉!得了吧,我幸福的单身生活啊,就这么白白了!可悲啊!人为什么非得结婚呢?惨哪~” 
姜睿愁眉苦脸地趴在大同肩上,扯个唱腔,做哭泣状。
              “嘿!嘿!嘿——你!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那媳妇儿多漂亮哪!真难为你找得出来,这几年哥几个看你走马灯似的换女朋友,一个赛一个的漂亮,眼都红了,还真担心你越挑越花眼,到最后什么也落不下呢,没想到还有这么水灵的女人等着你呢,你就别不知足了!”
              “唉,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更漂亮呢?” 姜睿喃喃地说着,向往地抬眼望天,后脑勺上照直挨了大同一巴掌。
              “收收心吧你!”大同把他往回去的路上搡了一把,气哼哼地说:“下一个更好!想气死我啊你!”大同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女人缘,谈了好几个女朋友都不成,都快成心病了。
              姜睿回头嘻皮笑脸地做个鬼脸,说:“眼馋吧你!馋死你也捞不着!”
              大同气得做势抬脚要踹他,姜睿这才紧跑两步走上了回家的路。
 
              姜睿家住在西二栋的一层,自带一个小小的花园,隔着一道小栅栏,就接上了外头的大花园,阳台上开了个门,可以从小花园里直接进屋,他才懒得去走楼门,就从栅栏上直接跳了过去,正在沾沾自喜自己身手的敏捷,虽然喝高了可还是身轻如燕,结果就脚下一绊,来了个大马趴,五体投地在自家阳台门外。
              纱窗门轻轻打开了,一个人隐在暗处,默默地望着他,只有一双大眼睛在微弱的光下看得清楚。
              姜睿嘿嘿笑了两下,想爬起来,又有点乏力,一时心情不好,就干脆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夜风静静地吹过来,带着浓浓的花香。
              一双手伸过来扶他,姜睿哼哼了一两声,不肯起来,那人也不吭声,用力把他拖起来,往屋里架,姜睿揽住他的肩头,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任凭他并不强壮的身体支撑着自己,踉踉跄跄地回到屋里。
              屋里自然比外头闷多了,姜睿沉着身子往床上一倒,连扶他的人也带倒了,两个人纠缠着倒在单人床上,似乎在一刹那,都出了一身汗。
              “别动!” 姜睿压住了想要挣脱出去的人,喃喃地说:“太郎,别动,咱们再一起躺会儿,明天我就要走了。”
              向楠没出声,却也没有再挣扎,两个年轻强壮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天太热了,男性的气味越发浓郁起来,弄得人心烦意乱。
              “太郎?”
              “嗯。”
              “你刚才怎么不出去跟我们喝酒,哥们几个这么多年了,哪次喝酒都没这么痛快,你可真傻,一个人闷在屋里,怎么叫都不出去。”
              “……”
              “怎么了?”
              “没事儿。”
              “傻小子,不高兴了吗?哥哥可是要结婚了呀。”
              向楠用力挣扎了一下,他本来就半个身子悬在床外,这下子就掉了下去,坐在地上,地板凉凉的,倒让人的心也跟着凉了下来。
              “唉——干嘛呢你!” 姜睿生气地扣住了向楠的肩,不让他站起来,用力向自己身边拉了拉,问:“摔着没有?”
              向楠不说话,姜睿不罢休地问了三遍,他才不耐烦地说:“没事儿,这么矮的床,摔不着。”
              姜睿呵呵地笑了起来,说:“是啊,你都这么大个了,想当年咱们在这张床上一起玩的时候,你才比床腿儿高一点儿呢,摔下去起了个大包,让奶奶好骂了我一顿。”
              “谁说的,那时候我都六岁了,比床高多了!”
              “耶,小子,今天说话怎么那么冲啊?哪儿不对劲了你?” 
            姜睿伸手摸上向楠的额头,却被他甩开了,姜睿有点生气,固执地又伸手去摸,向楠再甩头,两人拉钜了几次,姜睿恼火地用胳膊用力圈住他的脖子,勾过来,用自己的额头顶上了他的额头,气哼哼地说:“反了你,忘了谁是当哥的!”
              向楠被勒得几乎喘不上气,脑门儿上热乎乎的,鼻子里吸到的也是姜睿喷出来的热热的气息,身上好象又出了一层汗,难过极了,只好说:“对不起。”
              姜睿一怔,问:“什么?”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什么都对不起,行了吧!”向楠用力一挣,终于从姜睿手里挣脱出来,一挺腰站起来,一手摸着脖子,火辣辣地疼,好象被擦掉了一层皮似的。
              姜睿愣了一下,问:“你怎么了?”
              “没事儿。”向楠往后退了两步,借着窗外射进来的路灯光,模糊地看到姜睿正沉着脸看自己,觉得有点不安,干脆打开通往里屋的门,穿过客厅,进了浴室。
              淋了浴,出来的时候,见姜睿站在浴室门口,两人擦肩而过,都没说话。
              向楠躺上床,似乎还能感觉到枕席上姜睿的温度,不舒服地向墙边靠了靠,躲开那块被捂热了的地方,整个人几乎贴在了墙上。
              门一响,姜睿又进来了。
              “你回去睡吧。”向楠闭着眼睛说。
              “干嘛?!” 姜睿几步走到床前,照直躺了下去,说:“再一块儿睡会儿,马上天就亮了,明天……不,今天我……”
              “今天你结婚!”向楠气呼呼地冲口而出,说完了才觉得后悔,马上转过身去面朝着墙,墙壁微微地带着凉意,更显出他身体的燥热。
              “太郎,你怎么了?”
              向楠不说话,心里却堵得慌,不知不觉的,似乎有水从脸上流过去。
              “太郎?” 姜睿摇摇他的肩头,向楠一声不吭,他就坚持地摇,终于向楠沉不住气了,只好说:“快睡吧,我还得早起给你插花车呢。”
              听他这么说,姜睿才算放过了把他摇散的决心,重重地倒了下来,把向楠搂在怀里,叹了口气,却什么都没说。
              向楠一头贴着凉凉的墙壁,一头贴着热热的胸膛,觉得很难过,可又不知道为什么难过,似乎也不是因为热,被抱在怀里的感觉,很熟悉,很亲切,很依恋,虽然热,却不是不能忍受,他不能忍受的是……好象是……这个怀抱,马上就要被别人占据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向楠终于蒙胧入睡的时候,似乎听到姜睿说:“为什么非得结婚呢……”
              是啊,为什么非得结婚呢?向楠心里也这么念着,还是睡了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