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玩坏的希格斯 作者:三七开的虫子

字体:[ ]

 
 
文案
 
“当我们想把坚硬如铁的东西弄弯怎么办?”
 
“那就把他们放入火海!”
 
希格斯,一个如钢铁般的男人,如何应对?
 
PS:重口,有某些倾向,1V1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希格斯,佐伊
 
第一章
 
一只渡鸦扑腾了两下翅膀朝灰黑的暮色滑过去,在地平线消失之前抹走了最后一片日光。
 
金色的麦田在瓦蓝色天空下轻轻摇曳,星星点点的白色花朵被微风吹得一齐俯首……古老的钟塔,飞翔的白鸽,铃儿叮当响……
 
一个被抛弃的播放器被从巨大的空间站抛了出来,划过一个微小的角度后,被一只高速飞行的太空垃圾炸成了碎片。
 
蓝紫色的光芒像针尖般大小。
 
“我告诉你,托克!”希格斯将穿着军靴的长腿翘到桌面上,修长的眼眸像是一只准备捕猎的豹子一样,慵懒中透着危险,“你们的机器人我不会采用的!”
 
“为什么,长官!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托克从身边的机器人投影仪中调出了合同,“连合同都签好了!”
 
“没有为什么。”单调冰冷的口气从那张无情的薄唇中吐出,像是罂粟一般蛊惑而充满了不可违逆的威严。
 
托克收起了合同,将手撑到桌子上,眼中闪着有些怒意的光芒,“至少给我个理由!”
 
他厌倦了和希格斯打交道,这个男人霸道、自私、冷漠地无以复加!
 
“因为对方出价比你低!”希格斯的表情相当愉快,即使他知晓如果这笔生意谈不成,托克公司可能倒闭。
 
“长官,如果你非要这么做的话,我有权起诉你!”托克涨红了脸,耀眼灯光下,剧烈起伏的胸膛表露了此刻他是有多气愤—甚至是有多害怕!
 
他真的已经疯了,竟然敢跟这个空间站的执行长抗衡!
 
希格斯猛地抬起眼眸,眼里倒射着的是一只敢威胁他的蝼蚁!他危险地笑了两下,随即将桌子猛地一蹬,不偏不倚地砸到了托克的腹部。
 
发出了一串怒吼,托克的耳机翻译如下:“我去你妈的!吃你的狗屎去吧,你等着,不将你弄到监狱里去我就是他妈的小狗!”
 
说完“咔嚓”一声按下椅子旁边的按钮,朝丽思--他的主电脑喊道:“这里有个人袭击长官,请求支援!”
 
趴到地上的托克脸色苍白得跟头顶的灯光似的,他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无耻程度有了深刻的认识!这个越走越近的男人根本就是一个魔鬼!
 
卑鄙,阴险,毒辣!
 
一脚踩到对方的手掌上,希格斯露出与此完全不相称的优美笑容,“怎么样,想关几个月?还是几年?”
 
脚下的力度越来越大,托克指尖已经变得紫涨,但是年轻的托克依旧紧抿嘴唇不肯求饶。他是对的,如果此刻他要是跪着求饶,下场可能更惨。
 
一边的机器人依旧重复着单调的语句:“主人,你的血压升高到130,心率146,是否需要药品?鉴于对你执行刑罚的是长官,我无权做出回应,是否为您呼叫律师?”
 
“去你妈!”希格斯狠狠碾过托克的手指之后,长腿一屈,用特制的军靴在机器人身上砸下一个不浅的凹槽,“带着你的破机器人滚到监狱里去吧!”
 
无力趴在地上的托克埋着头,任人摆布地被拖出了房间,等待他的,是1年零六个月的有期徒刑……
 
人被拖走以后,丽思的虚拟影像出现在希格斯面前。
 
她的肤色白皙,透明的衣服会随着动作而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光线,性感火辣的身材和可以以假乱真的肌肤触感跟真人几乎无异。
 
“这是您因为个人情绪而关进去的第一百三十九个人了,您不考虑改一下您的态度吗?”
 
流畅的中文从她性感的唇瓣中吐出,音调是很标准的北京腔。
 
希格斯耸耸肩:“你不考虑一下下次换个说辞吗?每次都是这个,”将丽思的双手翻到身后,摸着她曲线优美的身体道,“还有,别的陈词吗?”
 
“我希望您可以先放开我再考虑,几千万伏的美女是有代价的。”丽思眨着眼打趣道。
 
“是吗?”希格斯走到控制台那边,选择了衣物→透明模式,将丽思身上透明的,半遮半掩的衣服一下子全部褪了下去。
 
丽思立即羞涩地抱紧了胸前的硕大,眨着调皮的大眼睛道:“请长官注意影响。”
 
“我可不记得我的主电脑里植入了感应羞耻系统!”希格斯讥讽地瞥了她一眼,“我要把这件事情了结,给我一杯伏特加。”
 
丽思撅起性感丰厚的嘴唇,转身去拿伏特加,温和的铃兰香气立马从酒杯里溢出,尚未饮下就让人感到一股灼热和微醺。
 
“这个空间站到底还能支撑多久?”
 
希格斯用修长的手指描摹着酒杯的边缘,迷离的双眼,微敞的领口,无一不在显示着这个男人的痞气和俊美。
 
“保守预算估计,如果不更新系统和硬件设施的话,将支撑不到50年。”
 
“50年?”希格斯没有立即作出反应,而是将杯里的酒一饮而下,好看的喉结上下滚动,连带着从嘴角滴落的一行酒水带进了脖颈里,“如果减少人数会延长多少年?”
 
“每减少100人将延迟一年。”丽思忠实地回答着。
 
“那监狱里总共有多少人?”希格斯笑得让人心里发毛。
 
丽思立马蹙了秀眉,脸色也正了起来:“请您不要做非分的想象,长官,酒精已经在您的脑海里发挥作用,请您先睡一觉。”
 
甩了甩手,希格斯按着额角,示意丽思不要说下去了:“为了他娘的后代,那你想怎么做!”
 
凑近丽思美丽的唇,希格斯将微醺的酒气喷到她脸上,“你又不是人,你有后代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考虑了。”
 
“那您有后代?”
 
希格斯蹬掉军靴,转身脱掉了上衣,露出结实的后背和流畅的腰肌线条,“出去!”
 
“后代的话,我迟早会有的!”
 
他心里对孩子有着模糊的意识,如果他有了孩子,那么他会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把他扔到地球上去自生自灭几年再接回来,一个真正有战斗力的男人不是在温室里长大的光鲜花朵!
 
待丽思的影像闪了几下彻底消失之后,希格斯才将脱掉的衣服捡起,轻声哼了一声。
 
这个主电脑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是时候考虑重写系统了。
 
披上全球联军的深绿色制服,希格斯进了他独属的房间,这里,有着控制整个空间站的系统和编程,它甚至可以脱离空间站而独自飞行。
 
如果不是靠着这些和强硬的手段,他并不可能在根本没有靠山的情况下坐上最高长官的位置。
 
姣好的面容在淡蓝色的微光下只显出单边轮廓,结实的肌肉纹理在幽黑中更显迷人。
 
他不知道,他出名还有一个原因:遗传自母亲的俊美容颜。
 
他不知道实际上有多少男男女女想把他占为己有,他更加不知道在肮脏的地下市场里,有多少人将积蓄花在他的身上,伺机等待着下手的机会。
 
这个邪恶的男人不仅有着魔鬼一般的心,也有着魔鬼一般的面容和身材……引人侵犯和犯罪。
 
第二章
 
是否记住您的选择?
 
是。
 
完成。命令?
 
“将丽思的生物功能删除。”
 
改写整个程序需要重启系统,是否重启?
 
是。
 
完成。命令?
 
“好,”希格斯露出牙齿笑了,“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继承了所有女人的缺点。”
 
明天,将不会有人知道丽思将不再是以前的丽思。
 
希格斯望着屏幕,长腿一蹬,将可旋转的椅子带着自己的身体旋转了好几下才停止。
 
“这里不需要怜悯。”
 
但是圣经里同样讲过: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他必须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
 
“希格斯已经到了二号舱门,”一个矮胖的“情报员”小声地在耳际里嘀咕。“凯恩,你可以上了!”
 
接受到信号,凯恩举起重型机枪给枪支轻轻上了弹。
 
“咔嚓”一声,装上了他们专门用来对付希格斯的蒸汽弹。
 
蒸汽弹和网球差不多大,金属外壳上有十来个洞,中间塞满了剧毒的氰化钾和碎片填充物。一旦炸开,就会射出纤维一般的高压蒸汽流,它能穿透它所瞄准的任何物体,然后四处溅开的氰化钾和碎片将会持续扩大伤害范围—这是魔鬼一般的,也是他们在地球上能找到的最先进的武器。
 
当然,魔鬼就是用来对付魔鬼的。
 
按照计划,他们准备在希格斯进门之前一枪击毙他。指了指附近的货物堆,凯恩隔着单薄的丝质衬衫揉了揉肩膀,“胖子,你能不能给点切实的信号?那个家伙到现在连影子都没有,你却让我受了好几次的惊!”
 
胖子被紧张的血液冲上头脑,脸涨得跟紫茄子似的。上唇上都是湿漉漉的汗珠。“你以为我们夹在那堆女人用的箱子里进来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吗?”
 
凯恩朝胖子比了个中指,继续耐心地在周围查看,“闭嘴!有确切消息了再跟我讲!”
 
“长官,我找到了两个偷渡者。”丽思清晰而性感的声音出现在希格斯的耳机里,“他们手上有重型武器,是否开启防御系统?”
 
希格斯掸了掸厚实的黑色制服,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丽思你是怎么做事的,偷渡者也看不住?”
 
“对不起长官,最近的一批地球货物上来的时候并没有监测到生命迹象。”
 
“我知道。”希格斯骂骂咧咧道,“我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