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学长攻略手记 作者:零林梓(上)

字体:[ ]

 
 
 
爱上同性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竟然是个精分!上一秒温柔如水,下一秒冰山面瘫。谁受得了(liao)?
    嗯,我皮粗肉厚,我受……得了(le)
    取曹精分之路,必是荆棘满布,小受拼死相扑,哪怕催眠下蛊,爷只认他屁股!
    这是一个满地基情的世界,不要问爷女人是何物!
 
小说类别:唯美绝爱
 
==================
 
  ☆、第一章 最黑暗的一天
 
  我叫李晟敏,今年16岁,是人畜无害的普通初中生,偶尔善心泛滥会扶扶老奶奶过马路,经常被人骗点小钱,家里有个不听我话的弟弟李晟真,爸妈都是工薪阶级,最好的朋友是李赫宰和金俊秀,最喜欢的人是徐仁英姐姐,不过她已经嫁人了。
  今年年初最黑暗的一天,我被通知,我暗恋十年的邻家姐姐徐仁英姐姐要嫁人了。大家都说对方是一个二十四孝好青年,跟姐姐从内到外都很般配,但是我忍不住默默在心里画里三千六百五十二个圈圈诅咒他。
  当时受不了这个打击,还没表白就无缘无故就失恋了。我的电脑桌面一直都是跟姐姐的合照,但是那天我把这张合照撤了,换成电脑默认桌面,蓝天白云绿草地。房里每一个角落都有这十年来收集的藏品,比如说姐姐送我的手链,姐姐送我的糖糖,姐姐帮我擦汗的手帕……我把所有东西都扫进柜子里锁了起来,然后在床上躺了一天,连徐仁英姐姐的婚宴都没参加。
  我还没那么成熟,可以笑着祝福我喜欢的人和别人结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避,看不见也许就没那么痛苦了。
  不知道是不是把这次的打击太大,导致我的身体激素,肾上素之类的分泌不正常,明明已经停止生长的个子一下子窜高了几厘米,我小学六年级168cm,直到初中最后一次量身高都维持在168cm,但是高一入学的身高却是173cm。还有小脑大脑脑垂体什么的超速运行,竟然让默默无闻的班主任都不记得名字的我考上了重点高中。
  从一脸慈祥的班主任手中接过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第一时间蹦出来的想法不是回家炫耀或者扯着李赫宰吹牛皮,而是想让徐仁英姐姐摸着我的头夸夸我。跟从前一样,弯弯的笑眼只对着我一个人。
  连李赫宰跟我打招呼我都没管,脚上生风地跑到车棚,马上就把自行车推出来,奔了两步跳上车,随手将通知书扔进车篮,脚像是装了发动机拼命踩,恨不得脚上踩的是风火轮,可以一下子就可以见到那位朝思暮想的美人。
  我不会说,我昨天已经把桌面换回徐仁英姐姐和我亲密的合照了,那些打入冷宫的小东西也物复原处。
  正常的车速要十分钟才能到家,但是,我长高了,腿长了,根据我的心跳,估计也就三分钟,我就赶到了姐姐家了。
  小区门口近在眼前,我眼睛左右转动,没车,肩膀耸起,准备加加加加速!
  嘴角的弧线还没扯到最完美的角度,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姐姐就出现在小区门口,是来迎接我的吗?我努力去忽视旁边是那个所谓的大好青年。
  姐姐的笑眼好像更加美了。
  姐姐的笑眼从青年身上转移到我身上的时候,激动又寂寞的心情揪在一起,我猛地抓紧刹车,然后就好像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华丽丽地从自行车上飞出去了。
  狠狠地摔到地上之后,大概有几秒钟陷入了休克,首先进入耳边的是姐姐的声音,这辈子都不会认错的声音。
  “晟敏?晟敏?醒醒?还好吗?哪里受伤了?”姐姐的声音很着急,是为我的担心啊。
  被抱进陌生的怀里,但是又有姐姐的味道,是谁?
  我挣扎着睁开眼,一张陌生的脸凑近,我愣住,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醒了。”那张脸没有表情地拉远。
  是谁?
  “真的吓死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顺着声音望去,是姐姐皱着的眉头。
  我并不想让姐姐为我皱眉,我做过很多傻事逗姐姐开心,就是想抚平她的眉头。
  我动动嘴却没有声音出来,只好再摇摇头。
  “确定没事吗?我刚准备跟你打招呼就看到你飞出去了,吓死我了。能起来吗?我们送你回家。”姐姐扶着我的手,有魔力一样地让我飘了起来。
  “小伙很轻啊,怪不得能飞那么高。”陌生的脸有点嘲笑地说。
  脑子稍微转了转,终于想起了这张欠扁的脸是谁了,二十四孝好青年!
  我微微瞪了他一眼,这种人怎么就是二十四孝好青年了!难道就是靠这张嘴骗了姐姐的吗?有阴谋……
  我一个人纠结在心里嘀咕着,青年两句就将姐姐的注意力从我身上带走,谈笑风生的,刺耳又刺眼。
  我躺在床上,享受着姐姐的照顾,站在旁边的好青年一脸不爽,但是姐姐的回头的时候又会一脸欣慰的样子,我趁姐姐低头的时候,挑衅地看了青年一眼,青年怔了怔,眯起眼,忽然气场变得很阴沉。
  这个人绝对不是他们所说的二十四孝好青年,有问题,很有问题!
  “老婆,妈妈还等着,我看小伙也没什么事的,这点小伤而已,不如我们先走吧,让那个小伙帮忙照顾着。”青年指指李晟真,李晟真一脸不相关的,还假装没听见扭过脸。
  “差点忘了妈妈还等着,那晟真你好好照顾哥哥,暂时不要让伤口沾到水,虽然只是皮外伤,但是发炎的话会很麻烦的。晟敏你自己也要好好注意,我今晚再给你带点消炎药过来。先走了。”姐姐给我掖好被子,用手指梳梳我的头发,顺着拍拍我的脸,有点勉强地弯起笑眼。
  青年颧骨升天地牵起姐姐的手,居高临下地瞥了我一眼,“小伙好好休息吧。”
  李晟真去送姐姐,我趴在窗台向下看,一分钟之后姐姐的身影就从楼下走过。明明看到就会心痛,还是忍不住要多看一眼,姐姐不是消耗品,却看一眼少一眼了。就算看不见,心还是会痛。
  “看也没用了,暗恋人家这么多年都不敢讲,还这么丢人现眼,啧啧啧,怪不得人家不鸟你,看你都什么样!低能儿那款,我敢打包票,你要是这样都找到老婆,那我嫂子不是瞎子就是瞎子。”李晟真一边拉过椅子一边在我背后说,“哎,我说的是实话啊,忠言逆耳啊,喂,你可以找人问问啊!”李晟真手短脚短但胜在反应敏捷,一个转身就躲开了我恼羞成怒扔出来的枕头。
  “滚,你丫的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我李晟敏跟李晟真上上上上辈子一定积了不少不共戴天之仇,以致下下下辈子都狗咬狗骨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第二章 变身可不是只变外表
 
  “切,我是你救命恩人啊,我不要你以身相许,把车让我就行了。”李晟真不知不觉已经退到门边,手里晃着自行车钥匙,一脸女干笑,在下一个枕头炸弹发射之前啪的一声关上门,哼着小曲慢悠悠下楼,留下我一个被腿伤困在床上。
  其实伤看起来并不严重,但是下巴和膝盖都跟大地超级亲密接触了,该肿的肿的,该破皮的也破皮了,膝盖弯曲就扯着痛了,下巴是动动嘴也会痛。哎呀,我还是睡会儿吧。
  “看你干的好事,我怎么就生出你这样的儿子啊。我都没要求你学你大姨妈的儿子的姑丈的儿子的表弟沈昌珉了,人家年年跳级年年第一年年拿奖学金年年上电视年年那个什么的,琴棋书画不会之外什么都会,你呢,净给我惹祸。还敢载着你哥去飙车,嫌命长还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一阵喧闹吵醒了我,妈妈的声音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中气十足啊,哎?说什么呢?飙车?谁去飙车了?
  知觉刚清晰一点点,马上就被痛觉淹没了。全身都酸痛酸痛,特别是膝盖和下巴,刺痛和红热感特别真实。
  我呲牙咧嘴地睁开眼,李晟真就站在我床头,低着头挨训,身上也有些摔痕。难道是……
  好像忘记跟李晟真说那老爷车的左刹车早就坏了,右刹车应该在我急刹车的时候也坏了,车头有点歪还有点松……
  “孩子他妈,算了吧,小孩子调皮很正常,谁小时候不是摔过来的,不懂事嘛,反正现在晟敏也没事啊,就算了吧。都差不多七点了,快去给孩子做饭吧。”爸爸连扯带拖把妈妈推出门,关门时候突然回头抛个媚眼。我猛地打了个激灵,和李晟真四目相对,老爸撞妖了,狐妖啊!
  “晟真呐,哥哥对不起你。你脸没事吧,要是破相了以后就找不到老婆了。我可不要照顾你一辈子啊!”我摸摸李晟真的小短毛,其实他还是个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孩子,
  我这哥哥当得太无能了。
  “我就算是破相也能找个比嫂子漂亮的老婆!”李晟真扬起下巴,骄傲的说。
  “噗呲”
  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习惯了打打闹闹,那种兄弟情深的戏码维持不了多久。忽然李晟真一脸认真的说,“哥,放弃仁英姐吧,她不适合你。你以后会遇到比她更好的。”
  我低下头,叹了口气,“姐姐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也知道她不适合我,可是我忍不住想见她,想她摸着我的头赞我乖。”
  “哥,我找个人帮你变身,上了高中你就改头换面重新开始。我们李家的血统那么优秀,哥也就比我差点,还是很不错的了。”李晟真义气填膺地说。
  “变身?我要当superman还是spiderman?”我歪着头看天,想象自己真的在天上飞。哇,这个帅!
  “你要当万人迷!帅哥!懂吗你个木鱼脑袋!朽木不可雕也啊,真不能好好跟你说话,会被气死的。”李晟真扶额。
  不知道李晟真哪里找来的人,一提起这个人,李晟真就一脸桃花漾,超级崇拜,但是我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拿着锤子,一直没能恨心砸下去。看着床上的孩子,这个陪我走了十几年的孩子,每次看到他胖了重了都会笑得乐哈哈的家伙,怎么舍得就这样说再见,可是,一想到姐姐的笑眼,那个青年的女干笑,我还是选择,砸!
  “啪”我闭着眼睛听着孩子最后的声音,心那个疼啊疼。
  “没出息的家伙,不就砸个钱罐,有你这样依依不舍,像是我在逼你杀人似的。”站在旁边的李晟真没好气地说,“你这个哥哥,唉,我都不好意思拉出来见人了。”
  “话不能这样说啊,它跟了我十几年了,年纪跟你差不多的了,总会有感情的嘛。我这些年偷偷攒下的钱都在这里了,你打算怎么办。”我捧着那几张大面额夹着一堆硬币,虔诚地看着李晟真,准确地说是看着李晟真背后那个人。而那个人一脸鄙视地回视李晟敏。
  “唉,我不应该对你抱有希望的。你这点钱连买个全家桶都不够,你还是收回去吧。”那人摇头兼摆手。
  “收回去?早知道我就不砸啦!”我刚抱怨一句就被李晟真狠狠地剜一眼,脑电波翻译过来是,“人家当志愿者你还那么多话,想把事情搞砸啊!”
  “你啊,要不是看过你小时候的照片和你弟弟的样子,我真不相信你这模样还能变去哪里,当然,除了整容。我看你也是常年在外面玩才晒成这肤色,虽然说,小麦色健康,但是你五官不够硬朗,走不了坏男人路线,即使现在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世界,能激发女人母性的可爱小巧男也是挺吃香的。”
  听着那个人不喘气地说了一大段,李晟真在旁边不断点头,我倒没什么反应,一个人拖着受伤的腿爬回床上,继续我砸钱罐之前的鹌鹑状。
  姐姐明明说会送消炎药过来的,但是这都四天了,连个电话都没有,守着窗口也没见到姐姐的影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那个青年……
  “那有什么办法?”李晟真卑躬屈膝的样子就像我是垂危的病人,救人心切的李晟真遇上了俗称黄绿医生的江湖郎中,在等着医生施舍药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