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羊入狼口 作者:捷人

字体:[ ]

 
拉下花店铁门,安以恩梭巡最后一眼后,正要锁上门回家去,手机却响了起来。
一看上面的显示号码,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来………
真不想接,这个时候打来绝对没有好事!
但那打电话来的人,似乎怎么都不肯放过安以恩,还是死命的一再call他,直到电话第七次响起,安以恩终于投降了。
“东毅,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虽然接得下甘不愿,但安以恩还是对陈东毅凶不起来。谁教他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难兄难弟?
安以恩和陈东毅,从幼稚园两个人就同班,到读国小、国中、到高中……一直到安以恩考上大学,但陈东毅没再继续念书,才算结束这段同窗九年的孽缘。
但从一年前起,安以恩开了花店开始,继承家业牛郎店的陈东毅,为了帮安以恩的忙,常会向安以恩订花,好让安以恩多赚几个钱。
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了,最让安以恩困扰的是,陈东毅从来没停止过向自己“挖角”,要自己到他家的牛郎店里去上班……
安以恩就连闭上眼睛,都可以背出陈东毅对自己所讲的话。
“以恩,你长得这么俊,天生我材必有用,何必去开什么烂花店赚那一点小钱呢?……我就是知道你家欠人家很多钱,所以才叫你来我家赚钱,快一点还债,人家可是好意哦…”
“谢谢,再联络。”
通常,这就是安以恩对陈东毅的答覆。
但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安以恩不小心出了车祸,撞到别人的宾七车,为了赔钱,他不得不如了陈东毅的愿,咬紧牙根到陈东毅的牛郎店里去兼差几天,赚点外快好赔钱了事。
见他愿意来坐台,陈东毅的嘴简直笑到快合不拢了!
谁教安以恩外形实在太优了嘛!
有着高挑合宜一七八公分身高的安以恩,轮廓分明的俊秀五官上,有着深深的双眼皮,黑曜石的瞳眸,放电般的迷人,白皙的皮肤和粉红嘴唇,诱人浅尝,再加上一头乌黑及肩的头发……浅浅的一笑,让他看起来是更形出色,一点都不输给当红的偶像明星。
就因为这张俊脸,每次安以恩到酒店去送花,好多女客都会向陈东毅打听他,让陈东毅觉得好可恨!这样的气产品乙居然不能在他家赚钱?真是太可惜了!
而且正如陈东毅所估计一般,安以恩到牛郎店的那几天,店内的营业额果然增加了许多!
但一赚够了赔宾士的钱,安以恩任凭陈东毅好说歹说,就是不愿下海,但陈东毅很有耐性的一天打了好几通电话劝他,因此,安以恩这阵子根本不想接陈东毅的电话…
今天这通电话八成也是来叫自己去上班的吧?
安以恩想。
谁知事情却出呼他意料之外。
“以恩,你快点走!随便去哪里都好!快点走……”
电话那头陈东毅的语气又气又急,像是在警告自己什么事情?但一向动作慢吞吞的安以恩愣愣的听他说完话,还是连脚都没移动半步……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在讲什么?没头又尾的,我又没得罪谁?为什么要逃命?”
趁着陈东毅喘气的机会,安以恩终于插上话,但他的话还没讲完,陈东毅就又抢话道:“还没有?就前几天,不是有个看起来像是酒店小姐的女人带你出场,就是她…”
陈东毅的话还没讲完,安以恩手上的手机突然被抢走,两个看起来满脸横肉的男人攸地向他靠拢。
“啊?”
安以恩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两个男人凶狠的眼光。
“你是安以恩吗?”
“对…”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之后,安以恩才想起刚才陈东毅对自己讲的话,反射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但已经来不及了!
两个黑衣男人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看,更杀气腾腾的围拢靠近他。
“死小子,连我们老大的女人你也敢碰?你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带回去!”
安以恩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几名黑衣人立刻就上钱给了他几拳,一阵猛打之后,便将昏过去的他给带走了!
对这荒谬的一刻,安以恩还来不及反应,便坠入了黑暗之中……
安以恩突然痛醒过来!
一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中,现场来了好多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陌生人,露出冷笑直盯着他看。
而那坐在中间看起来像是老大的男人,正抽着雪茄冷冷的注视着他。
这个身形高挑壮硕的男人,全身包裹在合宜的黑色西装之中,深刻英挺的五官,衬上高挺的鼻梁和看起来很性感的薄唇,隐藏在墨镜后的是双精练的眸子,即使隔着墨镜,安以恩都能感觉他那在褐色镜片后森冷的眼光!
不自觉地,安以恩的心突地狂跳了一下。
“你就是安以恩?”
男人低沉好听的嗓音,冷不防唤着他的名字。
安以恩见到四周的人像是要用看死人的眼光睨着他,说谎和实话,最后他决定点头承认。
反正难逃一死,就算他不想认也不行,又何必等到那难堪的一刻?
“是,我就是安以恩。”
看着一群人盯着他看,像是要将他活吞下去的表情,安以恩有点后悔自己答应得太快。
“坐。”
男人要手下将五花大绑的安以恩,给抬到椅子上坐下后,将一叠照片给他看。
“照片中的女人,是你的客人吗?”
安以恩见到照片中出现自己前天伴游出场的女人,俊眉不禁微纠的点了下头。
“对,她是我的客人,我陪她出去一整天。”
发生什么事吗?
看出他眼中的疑问,那黑衣老大唇边绽出朵冷笑,对他道:“她卷走了我五千万,说要跟你远走高飞……你怎么还没走呢?”
说 着摘下墨镜,眼中进出要杀人的火花!
“啊?”
经他这么一说,安以恩这才想起那天在两人温存过后,那女人曾问他要不要跟她一起到欧洲去生活?
安以恩理所当然的拒绝了她的要求。
要不是她给的钱实在太多,为了少在牛郎店多待几天,安以恩根本不可能接受出场的要求……
安以恩虽然只有二十二岁,但他还没有天真到以为出场不用陪睡的地步,而那天果然两人也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关系。
“不跟我去欧洲,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女人事后好像深有含意般,对安以恩抛下这句话。
难道,她指的便是今天的事情?安以恩若有所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面前的这群人,看起来就像是黑道中人,看来陈东毅打电话要自己快逃,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正低头思索着,那男人突然又道:“那女人给你多少钱?”
“我……”
安以恩对于要不要说真话,又犹豫了起来……
他皱眉深思着。
辜伟怒气冲天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对于自己最信赖的女人居然敢反叛自己?虽然心疼钱被带走了,但更痛心的是被背叛!
这女人居然为了这个男人背叛自己?自己非把他给杀了不可!
辜伟眼中燃着嫉妒之火。
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有着一长巴掌大的小脸,
精致秀丽的五官看起来很俊美,就连那张嘴唇也红嫩可人,而细瘦修长的身体,看起来是那样弱不禁风,自己的女人居然会喜欢这种男人而不喜欢自己?
简直是种侮辱嘛!这种男人有什么好?跟自己完全不能相比,她为什么选他而不选自己?
辜伟面无表情的瞪着安以恩,眼中的火像可以杀人般的炙热。
“六十万吧?”
安以恩被绳子绑得难以呼吸,他很想挣扎动一下,但形势比人 ,眼前这些男人虎视眈眈的凶恶眼神像是要将自己给吃掉般,他可不想冒这个险再惹毛他们,只好痛苦的多喘几口气算了。
真是倒霉,虽然那时候觉得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有点危险,不太想跟她出场过夜,但那女人丢钱的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为了要少坐台几天,谁知道这下场却是……
妈哟!谁来将这绳子松开一点啊?
那老大见他的脸色有点苍白,于是向一旁的部下使了使眼色,总算有人拿了把刀子将绳子迅速地挑开。
“谢谢。”
用力喘了一口大气,安以恩决定速战速决,快点把这事情给摆平。
抬起头来,安以恩绽出一朵最诱人的微笑,温柔的开口道:“我真的不知道她跟你的关系,如果知道,我是不敢拿这笔钱的,更不敢碰她一根手指头……!”顿了顿,安以恩一脸诚意的又道:“我把那六十万原封不动还给你,这总可以了吧?”
虽然心好痛,一想到大概又要先向陈东毅借钱,不知道又要坐台几天才能还得了?
但为了活命,还是先开口示弱算了。
然后一双眼睛露出最最诚恳不过的光芒,抬起头来恳求着那男人。
在酒店内,从没有女人能逃过他这样魅人的眼眸,无不乖乖的把钱掏出来奉上买酒,不过这招安以恩从来没在男人身上用过,他只盼望效果是一样的。
“你……”
那男人见到他这诱人的表情,半晌说不出话来。
辜伟原来将安以恩带回来,就为了等会可以将他痛扁一顿,再要跪下向自己忏悔求饶,然后少下了将他的脸给画花几下,甚至废了他赖以维生的“工具”,让他以后再也不能对别的女人办事。
当然,那笔钱也会加倍的从安以恩身上讨回来。
但当辜伟见到安以恩那魅惑的表情,他的念头却改变了!为什么一个男人的脸上,可以出现这么“艳丽”的表情啊?再看他一身白里透红的肌肤和秀丽的五官,一种古怪的冲动忽然涌上辜伟的心头!
不知道这个男人尝起来会是什么滋味?
安以恩那讨饶的怯懦表情,恰好撩起辜伟嗜虐的心!辜伟眯起观赏猎物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安以恩。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把你的绝活拿出来服侍我到我满意为止,一个是赔我那笔她所带走的钱……这两种选择你要选那个?”
“啊?”
安以恩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这个男人是同性恋?但他怎么又有情妇?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愣愣的呆望着辜伟。
一旁的部下也都讶异的看着辜伟,但见他认真中带着邪恶的表情,便知道辜伟要怎么做了?
八成是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他吧?
大家反而笑看着安以恩。
“你快点选!我没什么耐性!”
辜伟发现自己居然很期待这个游戏?心头还止不住的颤栗,带着邪气的眼神紧盯着安以恩咆哮道。
还要怎么选?没有五千万的人能怎么选?况且身边拿着枪抵着他的人,岂是他能反抗的啊?
安以恩心里嘀咕着,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叹了口气,他不太甘心的道:“我选前面那项……”
“你想清楚,我可没强迫你。”
偏偏面前的男人还装模作样的对他道。
真是见鬼了!看来他是故意要折磨侮辱自己吧?
安以恩明白。自己的女人居然喜欢上牛郎,更卷走五千万要跟牛郎私奔,这股怨气看来不太容易消吧?
如果他的条件是跟他做个二仅,那还比较好打发,但是刚才这个男人居然说要“服侍他到他满意为止”?
天啊!那他要被蹂躏多久啊?自己只跟女人发生过关系,但是跟男人做……
他可没有经验!
这老大总不会要让自己在上面?
而要他在下面吧……
光想到这点,安以恩的脸上就多了好几条黑线!
虽然很想骂脏话,但形势比人强,安以恩只能无奈陪笑道:“我没有那么多钱,所以只好用这样的方式来赔偿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