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矢志不渝+番外 作者:玫友

字体:[ ]

 
 
 
 
 
矢志不渝 完+番外+夫妻相性100问 by 玫友人 
 
 
      楔子——偶遇 
 
        楔子 
        夜色中,一辆吉普车在山路上疾驰,上面开车的是一个扎着马尾的俊美青年,发随风猎猎舞动,而他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突然龙君睿加大油门,在山路拐角处突然猛打方向盘,吉普车几乎甩尾而出,冲下山崖,就这个时候,龙君睿把绳索甩出,准确地套在了崖边的一棵大树的枝杈上,迅速的把自己钓出车子,车就这样坠入崖下的深潭中。尽管采用了弹性绳索,巨大的冲力仍然牵动了胸前的伤口,血又顺着自己胡乱包扎的伤口处汩汩流出。龙君睿拼命咬牙,抑制住剧痛后的一阵眩晕,扶正背包,慢慢的沿着绳索爬上山路。龙君睿看着山路上自己刚才制造出的车痕,觉得比较满意,如果有人追来,一般会认为他坠身崖下了吧。自己的弹性绳索应该没有在树上留下明显痕迹,他们要搜山也要搜一阵子。 
 
        龙君睿给自己加固包扎了伤口,走入山中。没有道路,他在茂密的灌木中穿行。夜深了,气温越来越低,山间野兽的嘶吼也一阵接着一阵。龙君睿觉得自己失血过多,越来越难以保持清醒。他到不怕野兽,手边的武器够他开一场猎杀的,但他怕自己难以坚持,失去意识,那被什么袭击他也没有办法了。 
 
        龙君睿,他告诫自己,你逃出来不是为了死在深山野林里的,没了性命,什么所谓爱与不爱的坚持都没有意义。他披荆斩棘的走着,最后只是成了僵尸一般的挪动,他没有什么理智可以支持了,只剩下本能的驱使让他再前进一步,再前进一步。 
 
        终于他似乎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他便想走水路,无论如何水边有人家,先养好伤才是最重要的。这时天已渐渐有了明色,大约清晨4点半。他往前挪着,看到那条小河后,终于心下放松,想来白天又在水边,可以先休息一小会,心下一松,就昏倒在溪水边。 
 
 
        就在龙君睿的吉普车坠崖半小时后,一队吉普车轰鸣而过,看到那甩尾的痕迹,急刹车声音更是响彻山野,大约20个身着迷彩,特种兵打扮的壮汉跳下车,开始细致的检查搜索。除了可以判断吉普车已经掉下山崖,其他什么痕迹都没有找到,附近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为首的一个更是气急败坏:妈的这叫什么狗屁任务,说是找一个离家出走的财团少爷,那人的功夫和野外生存能力竟然如此高超,五次三番从十几个特种兵的围攻中逃跑,枪法了得,身手不凡,还会安装和排除炸药,而撬锁、扒车甚至跳楼更是无所不能,这身手哪是一个少爷,简直像一个训练有素的顶级杀手。这边不停的增派人手,从开始的20人增长到现在的100人,分成5队分别追堵,竟然还是让那小子逃脱。刚开始拿到照片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比姑娘还秀丽的男孩,本以为是一票绝好赚的买卖,没想到那边出的价钱绝对物有所值。若不是上头命令抓活的,死了分文不给,自己的弟兄万不能这么狼狈,伤亡惨重。而那小子用枪却一般不会给予致命一击,却足以让人没有行动能力,真不知是该感谢他水平高还是心地好。 
 
        搜了半天还是没有任何结果,这几人不禁不寒而栗,若说其他人一定认为也坠身崖下了,可是就凭他们十几天来与那小子的周旋,从98层的世贸中心塔顶跳下去还能死里逃生,他们就没法相信这个龙君睿真的就这么简单的死了。为首的战战兢兢拨通了上级的电话,迅速报告一番。电话对面更是气急败坏,一个小白脸竟让你们耗了这么久,还是追丢了,你们饭桶阿,搜,给我下水搜,尸体也给我挖出来,脸面都让你们丢尽了,以后怎么在道上混阿。呱嗒,电话狠命扣上了,这边几人对着电话吹胡子瞪眼,干噎一口气。 
 
 
        早上6点,背着草篓的穆凉沙轻快的走在山路上。现在正是采金银花、接骨木xx的好时节,正好可以给店里补充药材,奶奶好啰嗦,我采过十几二十次了,这些常见药材怎么会搞错。他遍走边采,篮里已半满,还不时摘些医书上看到的而自己又拿不准的植物,准备回去请教奶奶。走了2小时,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汗珠,走到小河边,洗去暑气,清爽一下。突然,他看到河对面似乎有人躺在地上,并且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医童的直觉迅速告诉他,这个人受了重伤,需要帮助。他迅速趟过河,来到那人身边,发现那人气息微弱,但没有惊厥、抽搐,血压大致还可以,还不致太危险,最大的问题估计是失血过多。胸口一道狭长的刀伤最为严重,肩臂上一道枪伤,身上腿上则是数不清的刀伤、摔伤与蹭伤。小穆心下诧异,这人看来是经过一场恶斗,并被人追杀至此,身上仅有一道不致命的枪伤,其他都是冷兵器的伤痕,看来他们进行了不少近距离的械斗,并且立志要抓活的。迅速进行了判断,小穆联络奶奶,让她带必要的手术器材和药材再多带几个人上来帮助自己。然后小穆开始手脚轻快的处理伤口,进行包扎。他庆幸自己带的止血药,纱布还比较多。待全身几处大伤包扎完毕,小穆松了口气。他膝行过去,拨开那人的乱发,要喂他一点水。 
 
        就在小穆拨开那人头发的瞬间,自己竟然呆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啊!尽管他眉头紧锁,满脸血污,但是那柔和的鹅蛋脸轮廓,英挺的五官,挺直的鼻子下紧抿的线条姣好的嘴唇,那长如扇面的眼睫,正在轻轻颤抖,无不让小穆心生讶异。自己也是男生耶,为什么会看一个帅哥到失神。而且那人漂亮并不像女生,五官深邃,精致而不细致,搭配起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英气和隐隐的霸气。小穆用湿手帕轻轻的擦拭他的脸,似在擦拭精美的瓷器般小心翼翼。 
 
        血止住了,可是不好,起烧了。小穆没有带退烧药,要等救援人员上来要2小时。小穆心下焦急,只能反复拿凉帕降温。小穆心想还是再次喂点消炎药,第一次剂量大一点也没办法,所以用自己的小胳膊用力搂起那人的头,想再给他喂水。 
 
 
        龙君睿隐隐觉得有人在动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柔软清凉的小手,他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后来,他感到自己的头被艰难的抬高,有人将手伸到自己颈前。危机意识突袭而来,他猛然睁开眼睛,手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脸边的小手。过了一会,龙君睿的眼睛才聚焦,他发现自己攥住的竟然是个小孩子,年纪7,8岁,那小孩面若涂朱,肤如凝脂,满月般的小脸,柔和的五官,然而那双黑漆漆的星目明亮有神,满是焦急的神色。周遭没有任何杀气,他心下便有些与放松,况且那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于是脸色不禁柔和起来。小穆发现这人的深绿的眼眸,竟如深深的湖底一般,似乎要将自己吸引进去,心中不禁喃喃,难道我是遇到山中的神仙还是林中的精灵?
        心下想着,嘴里也就说了出来。"你醒啦,神仙哥哥。"语气中还夹杂着焦急与担心。
        龙君睿开不了口,只是虚弱的眨眨眼。神仙哥哥?你在说我?心里却觉得这孩子有意思。
        "奶奶很快会带人上来,你再坚持一会。别睡,我跟你说话。"小穆生怕他下一刻又昏过去。
 
        终于,人们上来了,先是惊叹于这个青年的俊美,后来又是惊叹他的伤痕累累,然后训练有素的抬起担架下山了。 
        龙君睿在小穆家里养了半个月伤,了解到这一家只有祖孙俩人,祖母医术了得,开一个私人诊所,深得当地人爱戴。小穆从小勤奋,在诊所帮忙,也有超越年龄的冷静敏锐,医术竟也纯熟,而他还是那么率真可爱,大眼睛扑闪着,十分知人冷暖。虽然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他仍然一口一个神仙哥哥,稚嫩的声音叫得自己心下颇欢喜。这里人纯朴善良,很关心他却不随便打探什么。
        龙君睿在小穆家里安心养伤,过了几天自己精神稍好,小穆家里的访客就络绎不绝,那些人总是“顺便”也来看望自己。尤其是姑娘们见了他总是握着嘴笑个不住,她们刚出了门,银铃般的笑声就不再压抑,简直要飞上云霄。自己原先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场面,恐怕原来自己周遭的视线比这更加露骨些,所以也不担心,况且这些姑娘们又没有恶意。于是他便笑得淡然,一副既亲近又疏远的态度,似乎散发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王者气息,而这些内心欢喜的姑娘们竟没有一个敢上去和他说话。
        小穆尽职尽责的照顾他的起居,奶奶每日过来检查伤势,嘘寒问暖。他们开朗乐观,又温暖细致,龙君睿这从小生活在权力斗争的漩涡中的人也不禁迷惑,原来母慈子孝就是描述的这样的情景。自己物质上从来要什么有什么,与人的交往上却除了仆人们毕恭毕敬的低垂的眼神,便是严苛的训练中那冰冷的毫无感情的命令与低吼,从来没有这么温暖、关切与慈爱的目光。他不禁对这祖孙的生活抱起向往。在与小穆的交谈中,他发现这孩子聪明伶俐,求知欲和领悟力都极强,自己也奇怪怎么对这孩子的唧唧呱呱从不厌烦,自己包里那些奇怪的装备很是详细的给他讲解了明白,看到小穆惊奇的扑闪着大眼睛,自己竟也觉得内心颇为满足。 
 
 
        养了半月,龙君睿准备离开。祖母就像送走远行的孩子一样,给他准备了满满一包的东西,药材,衣服和食物。虽然都是便宜粗陋的事物,和自己原先用的有着数量级的差别,可是这包含着爱心与关怀的东西,竟让他眼眶酸涩。他以为自己已然刀枪不入,什么亲情,友情,爱情,什么狗屁情都丧失殆尽之后,竟然还有这样一对陌生的祖孙让他感动。邻家的村民们也非常友好的送上了他们的心意。龙君睿心中甚是温暖,他的笑容便不再那么冷冰冰的淡然,深绿的眼眸闪耀着动人的光彩,又是让姑娘们晕倒一片,而小伙子们倒抽一口冷气。 
 
        小穆不依了,神仙哥哥还有好多故事没有给自己讲呢,他们好投缘,真想和哥哥一直在一起。小嘴噘了起来,眼睫上扑闪着泪珠。龙君睿看着好生怜爱,蹲下身去,一把把小穆抱在怀里,小身体软软的,他竟也觉得难分难舍。于是解下自己脖颈上的翠玉坠子,仔细的给小穆戴好,在他耳边说,等我安顿好,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你一定要等我。 
 
        神仙哥哥的离开,让小穆着实失落了一阵,那么漂亮风趣,知识渊博的哥哥就这样走啦?他是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出来的呢?似乎与自己的生活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小穆憧憬着神仙哥哥,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
      作者有话要说:
      俺第一次写这么拽的文章.
      重逢 
 
      --------------------------------------------------------------------------------
 
      重逢 
 
        第一章 重逢 
        8年后。 
        纸醉金迷的“天上人间”是一家高档会员制富人俱乐部,在B市成为财富的标志,身份的象征。无论是公司的总裁经理,还是政界的议员首长,都喜欢或明或暗的到这里寻开心、寻放松还是狩猎或寻找合作机会。这极尽的奢华下掩盖着各种应该的不应该的交易。这里更是二世祖、公子哥的天堂,衣着光鲜、妆容精致的高档交际花、牛郎在人群中穿插,随处的摇曳,挑起丛丛的火焰。楼下大厅安静却也嘈杂,各处徜徉着调戏与反调戏的轻笑低吟,一派奢靡的景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