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胁情(四部完结)作者:拓人

字体:[ ]

 
 
 
 
《胁情》作者:拓人
 
 
    拓人胁情I
    他只爱女人,却因一时兴起威胁他恨之入骨的商场对手成为他的床伴下这封战帖纯粹是想看那个一向在商场上自信满满的铁人错愕慌张的模样感觉到他在自己身下顫抖就让他感到得意不已这一吻,只是优越感作祟的单纯恶作剧罢了谁知……
    
    第一章
    
    “小菁,你真的不去?” 对着镜子打领带的桀要士,向在自己身后正为一幅油画上色的妹妹桀莞菁问道。
    “不。” 她俐落而简单的答道。
    “可是,去见见世面也好不是吗?”
    “哥,你好烦哟!” 桀莞菁忍不住对自己唯一的哥哥抱怨。
    叹口气,桀要士也不打算继续勉强自己最爱的妹妹去参加那场各界名流都会出席的晚宴,虽说他自已也并不怎么想去那种地方,可是交际应酬却是生意上重要且必要的一环。
    “倒是你,哥。” 桀莞菁转过身子,朝桀要士的方向挥挥手上的画笔,“不要老想着生意的事,偶尔也该注意一下宴会上的漂亮美眉,然后赶快找到一个中意的当我的嫂子吧!你一向很受欢迎的不是吗?要找个喜欢的女孩应该易如反掌才对。”
    “小孩子不要为了这种事烦恼!”
    看着也映照在镜中的妹妹,桀要士不禁为她的多管闲事而皱起眉头。
    “说人家是小孩,哥,我可是比你经验丰富多了。”
    “经验丰富!?” 这种暧昧不明的话让桀要士吓得忙转过身,眼神恐怖地瞪着她,“你说的是什幺意思?”
    桀要士强烈的反应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带点恶作剧的心态,她装傻地看着一向正经的哥哥。
    “就是‘ 那个’ 意思啰!不然还有什幺意思?”
    “那个……难不成是……”
    不敢再说下去,桀要士满脸惊愕地看着她。
    自从双亲在他未满十八岁时因意外去世后,他就兄兼父母职地照顾这个小他五岁的妹妹,所以妹妹的行为他也要负一份责任,这是他的想法。
    可是今天小菁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这……这是他管教不当吗?
    为了支撑父母留下的产业,他甚至放弃考上第一志愿的大学;但也就因他的努力,原本只是一家小公司,在他的经营下现已成了员工数百人的上市公司。
    会不会是因为他把大半的心思都放在公司的扩展上,而忽略小菁的教育?
    在一旁看着哥哥千变万化的表情,一下苦恼、一下自责的,存心闹闹他的桀莞青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拜扥!哥,这种事你别想得那幺认真可以吗?”
    “什幺这种事情!” 相当认真的桀要士对妹妹的笑声回以瞪眼,“那是很严重的问题!没处理好的话,说不定会怀孕的。“怀孕?” 桀莞菁笑得更是夸张,“我何时提到过这方面的事?”
    “不是吗?你说的经验……”
    “那是指我看的小说中那些女主角的经验,至于我呢,则是有很多‘ 看小说‘ 的经验。”
    三不五时耍耍这个凡事都过于正直的哥哥也是满有趣的,尤其是当哥哥知道自己被捉弄时,那种目瞪口呆的模样更是一绝!
    “真的?”
    “你好歹也信任一下自己的妹妹嘛!”
    “就是老搞不清楚你的话是真是假我才会担心。” 他又喃喃地叨念几句。
    “哥,我一向都对你掏心剖腹的不是吗?”
    “真是如此就好。” 桀要士重重地叹道:“到时候要是惹上什幺麻烦,吃亏的会是你呀,所以我才担心。”
    对这个与他相依为命的妹妹,他是尽心尽力地呵宠她,连一丝风寒都舍不得她承受,也难怪他会担忧,在倍受呵护成长下的她会被这社会黑暗的人心所欺骗。
    “安啦!哥,我没有你想象中的柔弱。”
    纵然桀莞菁这样拍胸脯保证要他安心,桀要士还是不免会多牵挂她一些。
    “我只是要你当心点而己,这世上的男人没几个是好东西,不小心一点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人知道。”
    “你自己也是男人不是吗?哥,别说得那幺难听嘛。”
    听着哥哥对男性毫不留情的批判,桀莞菁撇了撇嘴,颇不以为然地放下手中的画笔。
    “就因为我自己是男人,所以最清楚这种家伙的脑袋里是在想什幺。”
    “可是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妹妹的言词里似乎有偏袒的味道,令桀要士不由得担心起来。
    “小菁!”
    放着还没系好的领带不管,桀要士直视着妹妹。
    “怎幺了?一脸严肃的样子。” 对哥哥心里的疑虑亳不知情的桀莞菁向前跨了一步,“哥,你看你,领带怎样也打不好,这样怎幺行?”
    念念有辞的走到一脸正经的兄长身旁,她抬高手臂帮连打个领带都打不好的哥哥整理,对这种状况早己习以为常。
    “哥,下巴稍微往上抬一下,让我看看有没有打正。”
    桀莞菁的要求没有得到响应,她不解地抬起头,却发现桀要士正用着一种吓人的神情瞪向她。
    “小菁。” 桀要士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啊?”
    不晓得话题是怎幺转到这儿的,桀莞菁拉着领结的手明显地停顿一下,但随即恢复原先的动作看向桀要士。
    “讨厌啦!哥,你干嘛把话题扯到我身上?”
    “到底有没有?小菁。”
    “唔……”
    “小菁!”
    妹妹模棱两可的态度让桀要士着急起来,他忍不住抓住她的肩膀,紧张得连手指都控制不住力道地陷进她的衣服里。
    自信妹妹没什幺事是可以暪过自己的,可是现在看来这只是他太过自信。
    但无论如何,保护妹妹是他这辈子永久的任务,也是绝无仅有的愿望;让这个和自己血缘相系的妹妹得到幸福,是他日以继夜、全力以赴的目标,也可以说是驱使他生存的原动力。
    “好痛喔,哥,你太用力了……” 桀莞菁悄声地抱怨道。
    “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小菁。” 桀要士再度问道。
    虽然妹妹没有给予回答,可是她欲语还羞的模样已经给他最清楚的答复。慢慢松开紧抓着妹妹肩头的双手,他仿佛掉了魂似的向后退一步。
    是啊!像小菁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有男朋友也是正常的事,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谈谈恋爱是司空见惯的,更何况她都已经快大学毕业,早就不是能让他管东管西的年纪。
    虽然理智一再告诉自己这是理所当然的,可他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受到椎心之痛。
    向来都是躲在自己羽翼下呵护着的妹妹,现在却……
    “下次有机会的话——” 像是在试探哥哥的反应似的,桀莞菁轻声道:“我会带他到家里来让你们认识的。
    “你很喜欢他?” 桀要士困难地开口问道。
    “非常喜欢!” 桀莞青毫不犹豫地颔首。
    闻之,感觉如有成千上万根针刺得他千疮百孔般的痛苦,桀要士对妹妹坚决的回答只有无言地接受。
    “那太好了,不是吗?” 他强迫自己微笑。
    “他是个好人,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桀莞菁笑逐颜开,对于哥哥选择接受一事感到心安。
    她之所以瞒着哥哥的原因就是担忧他会大发雷霆,然后严格禁止她和恋人交往,但现在看似乎是她太多虑。
    看样子哥哥是终于看开了!
    “小菁……”
    桀要士还想再说些什么时,桀莞菁赫然发现时间在他们的对谈下已经飞快流逝,她急着将哥哥推出门外,不给他多余的思考空间。
    “哥,你快迟到了,动作快一点!” 她催促着。
    回头看了妹妹一眼,桀要士强压下心中翻腾且失落的感受,举步朝自己的轿车走去。
    *       *       *
    手中端着一杯侍者送上来的香槟,桀要士漫不经心地和几位逗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谈笑。
    若非商场上最注重的是人际关系,否则他才不会浪费时间在这群言之无物的女人身上;但很不幸的是,这几个不晓得为何总爱绕着他找话题谈天的女人,都正巧是他最近有生意往来的那几间公司高阶主管的女性亲属,让他即使想逃之夭夭也得考虑再三。
    “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耶,小桀,怎么回事呢?”
    眼前这个表现得和自己相当亲密的女性,从外表看来年纪似乎和自己的妹妹相差无几,所以虽然他并不怎么欣赏她轻佻浮夸的模样,但也没对她自以为是的亲热口吻加以回避。
    “抱歉。” 桀要士苦笑了下,“这可能是连续几天熬夜开会的后果。”
    “这样的话,应该要多吃点进补的东西,不然身体会受不了的……”
    “对啊。” 另一位看来比自己的妹妹稍长的女性立刻附和且截断她的话,“我知道一道对身体保健有益的菜肴,是上次我哥哥到大陆时向认识的人学到的,可以的话,等今天宴会结束后,要不要到我家来让我……“不,我知道一种更好的食疗法,还可以增强体力……”
    “等一下!” 第一个开口引发话题的女孩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其它人,“要帮小桀的忙,我来就已经很足够,我父亲前一阵子才亲身使用过一种欧洲自古以来的养身药材,效果不错。小桀,你要不要试试看?“不,你们的好意我心领,我想只要睡眠充足,一切的问题就都能解决才是。”
 
    “耶?可是……”
    “多谢你们的好意。” 对这些鸶莺燕燕猛献的殷勤,桀要士只是淡淡地加以拒绝,“我没事的。”
    “是吗?”
    “嗯。” 笑了下,他从西装外套的内袋掏出一包淡烟,“就这样,我先失陪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