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是这样任性! 作者:捕快A

字体:[ ]

 
  <文案>五年前,莫程以男儿身生下一子,被夫家各种嫌弃,被女配各种陷害,于是,封闭记忆,一走了之。
  就是这样任性!
  五年后,莫程闪亮归来,
  被老公宠着,被儿子追着,被家里人捧着,
  然后,闲杂人等死开死开,
  就是这样任性!
  简而言之,一般的生子文都是小受带球跑,咱这文是小受生了宝宝一走了之,小攻带着宝宝努力追回小受的恋爱故事。
  关键词:1VS1不动摇,双洁,生包子,先苦后甜,攻宠受,职场打拼励志向内容标签: 生子 甜文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彦枫莫程 ┃ 配角:贺乐扬 ┃ 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五年前,莫程意外生下一子,被夫家各种嫌弃,被女配各种陷害,于是,他一走了之,留下悲愤郁抑的贺彦枫独自抚养小宝贝乐乐。五年后,长大的乐乐开始思念母亲,竟然被处心积虑的坏女人诱骗拐走用以逼婚。贺彦枫千里寻子,却意外地和莫程狭路相逢,这一次,贺彦枫将再也不会放开莫程的手,带着可爱的神助攻乐乐开始了迎妻回归之征途……本文讲述的小受莫程生了宝宝一走了之,小攻贺彦枫带着宝宝努力追回小受的恋爱故事。人物形象各有特点,语言生动,情节曲折感人。文中的小受的工作是男生比较少涉猎的婚介行业,之前只限于给剩女剩男们牵线搭桥,和攻君复合后他将借助攻君的网络公司开展国际婚介业务,登临事业巅峰。
 
 
    =================
  ☆、第 1 章
  川流不息的街道,鳞比节次的高楼,五花八门的广告牌,其间走过的男男女女,或西服革履,或套裙端庄,彰显着这里作为H市中央商务区的不凡气派。
  两位一看就是职场新鲜人的姑娘仰头望向其中一座造型别具一格的大厦,一脸喜色地说着:“到了。这座大厦的45层到50层都是扬程科技的办公区。”
  两人兴奋地一击掌,说:“耶!我们现在是同事了!”
  也无怪乎这两人如此兴奋。对于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能进入扬程科技这样牛逼的公司简直称得上是人生中的一次胜战。
  扬程科技提供的不仅仅是极有竞争力和诱惑力的薪酬和舒适宜人的办公环境,更提供了未来的无限可能。
  扬程科技创立至今不过五年,在众多小科技公司还在生死线的边缘上苦苦挣扎的时候,它却在董事长贺彦枫的带领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张着,两年后即成为业界翘楚,三年后上市创业板,一路高歌猛进,五年后的今天,扬程科技的年营业额达到十亿以上,即将在主板市场上市,成为全国炙手可热的新兴产业、中小企业高速发展的典范。
  而且,扬程科技的成功除了给董事长贺彦峰带来令人咋舌的财富之外,也造就许多年轻的富翁,跟随贺彦枫一起征战至今的元老们基本都在公司里位居中层管理职务,年薪百万,其中很多人可被称为青年才俊,却因为忙于打拼事业而未完成人生大事。
  这样财富值与荷尔蒙齐飞的公司怎能不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地方?所以,扬程科技连续两年上榜H市民意调查中“最想去的公司”之首,自然地,其中,年约二十九岁婚姻状况不明的董事长贺彦枫也暗戳戳地成为H城女性们最想嫁的钻石王老五。
  这一日,H市最寸土寸金的扬程科技大厦的顶楼演讲厅内,即将举行扬程科技有限公司的新职员入职典礼。
  下排就坐的都是本次招聘的新职员,一张张朝气勃勃的脸上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和骄傲,等待着从未见过面的贺彦枫董事长莅临并致开场词。
  一看时针快指向九点,主持典礼的总经理何奕信不禁心急了起来,贺董怎么还没有到?贺董一贯很注重对员工的培训培养,尽管事务缠身,却早就定下来要亲自来给新职员致辞并且展望公司远景,可是现在都这个点儿了……
  何奕信正说拨个电话过去问问,倒是自己的手机先响了,一看来电号码,正是贺彦枫,何奕信心头松了一口气,连忙接起电话,体贴地说:“贺董,您是不是堵在路上了?不要紧,我们先领着新员工去参观一下公司内部,等着您来了再……”
  电话那头的贺彦枫直接截断了他的话:“抱歉,我可能来不了了。我儿子生病,我没法走开。要么,你替我,要么,就视频吧。”
  最后,众口一词地决定,视频。
  在场的新职员们,特别是女职员们,对贺董自然是满腹好奇,虽然不能亲眼见到本尊略感遗憾,但是,视频的话,可以看到贺董的豪宅呀,也是很不错哒。
  所以,当视频打开的时候,众人一起屏住了呼吸。
  可是,最先进入视频的惊鸿一瞥般的贺董豪宅的那一角始终屹立在众人的视野里,根本看不到贺宅的整体构造什么的。
  而且,即便是那一角,看起来也不太像八卦的周刊杂志上渲染的有钱人的豪宅啊啊啊,只能说贺董太低调了。
  正当一众偷窥的职员们在心里咆哮的时候,视频中出现一张俊朗的男人面孔。
  于是,原本鸦雀无声的演播厅里吸气声此起彼伏。
  卧槽!这么有钱!人还长得帅!还很高!气质也很好!
  确实,镜头中央的贺彦枫是很居家很平常的打扮,他穿着一件微敞着衣领的衬衫,袖口挽在手肘部露出一小截健壮结实的小臂,下身是一条修型的牛仔裤,越发显出修长挺拔的身材和卓尔不群的气质。
  贺彦枫很习惯在人前高谈阔论,面对镜头没有一丝局促,只见他黑色的眉眼一扬,一连串话语就从他略薄却好看的嘴唇中流水泻泉般滚落,声调清越:“各位同仁,欢迎来到扬程科技。……之前有时代周刊专访我,问到我们扬程科技的价值何在,我说,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员工,我们的公司开发的商品都是建立在虚拟空间的基础上,从游戏到道具到服装到汽车房屋田产,都是虚无的,没有成本,没有积压,只专注于提供给客户最逼真最愉悦的虚拟体验,而怎样让客户获得最愉悦的体验,就来自诸位的努力。怎么样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从不可能到可能,都在于你们,所以说,我们扬程科技最核心的,就是我们的员工。以人为本,志在卓越,是我们扬程科技……”
  洋洋洒洒,泰然自若,踌躇满志,不愧是贺彦枫。
  众人一边听得如痴如醉,一边在心里暗自腹诽:老天爷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把所有的好都堆在一个人身上?叫我等屌丝前一刻还在洋洋自得,这一刻却恨不能自挂东南枝,悲愤问苍天:不患贫而患不均啊。光是物质上的差距还好说,说不定什么时候走了狗屎运也发了,还有点自我安慰的空间,可是,这长相上的差距属于先天不足,此生也追赶不上了吧……
  贺彦枫说得兴起,开始挥动手臂,声情并茂,屏幕对面的新职员们也一个个听得心头激越。
  忽然,贺董身后的红木门被推开,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拖着奶声奶气的调子问道:“爸爸,你怎么还没好啊?”
  贺彦枫正在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迈表情一下子凝结,随即惊诧地说:“乐乐?别进来!还有你的小狗,快出去!爸爸这里干正经事呢!”
  忽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视频这头的新职员们都忍不住睁大眼睛,或者吃吃笑着交头接耳。
  在公司里,贺董的话相当于圣旨,一言九鼎,说一不二,可是,对上他自己的宝贝儿子,却没多少约束力。
  不一会儿,屏幕里就出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逼近摄像头,一对眼睛睁得圆溜溜地,先是伸出一个胖乎乎的小手在镜头前摇了摇,又把圆圆的笑脸凑近,对着摄像头一脸好奇地说:“爸爸在对这里面的人说话吗?我也要说!嗨,你们好,我是贺乐扬,小名乐乐,今年五岁……”
  “太可爱了!”演播厅这边的新职员们再也忍不住了,哄笑起来。
  贺彦枫很淡定地将趴在桌子上捣蛋的乐乐拎下去,尽可能地将这一场尴尬化于无形,简洁地说:“我今天就说这么多。接下来,何总,你接着来……”
  随即,摄像头一下子被粗暴地关掉。
  当然,演播厅那头的新职员们哪里还有心思听公司干部们冠冕堂皇的讲话,都在回味刚才见到的有趣场景,不能随意交谈,就在底下交换小纸条,一个个偷笑着交流观感:“贺董的小孩好可爱好Q的模样!”
  “是啊是啊,好想捏一把嫩脸蛋!”
  “贺董原来结婚了啊,小孩都那么大了!”
  “贺太太呢?怎么小孩病了,却要贺董亲自照料?”
  “贺董不会是单亲爸爸吧?”
  ……  ……
  这边,贺彦枫瞪着乐乐,不悦地说:“不是说好了的吗?爸爸办正经事的时候不要打扰!”
  乐乐心虚地对着手指,弱弱地解释:“可是,爸爸说的十分钟就办完事的,我都等了二十分钟了……”
  贺彦枫头疼地按了一下太阳穴,说:“大人做事情呢,有的时候会顾不得注意时间。可是,乐乐,爸爸的工作很重要,以后……”看着乐乐委屈的眼睛,他停了下来,抱过儿子的小身体,说:“给爸爸摸摸,烧退了没有?”
  乐乐揽住爸爸的颈脖,将小脸贴在他的脸上。
  贺彦枫感觉儿子应该是退烧了,又怕不准,便去找了耳温计出来量了一下,确认是退烧了,这才放了心,哄着乐乐说:“乐乐,你现在病快好了,爸爸再陪你一会儿,可是,午饭过后,爸爸得去上班了。你呢,今天生病不用去上幼儿园,下午在家里睡一觉,玩一会儿,到六点,爸爸就下班回来了,好不好?”
  乐乐用小胳膊把贺彦枫的脖子紧紧地圈着,不高兴地说:“不!你答应了我的,生病的时候要陪着我!”
  贺彦枫说:“可是,爸爸的工作也很重要,不然,就没有钱给你买好吃的带你出去玩了。好了,乖。”
  乐乐五岁了,可没那么好哄过去,他大声地说:“我知道你有很多钱,这辈子都花不完,不工作根本没关系。要不然,爸爸,你别工作了,我们去周游世界吧。”
  贺彦枫一脸严肃地说:“放假的时候爸爸可以带你去国外旅游,可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应该做的事情,爸爸现在应该去上班,你本来应该去幼儿园的,因为你生病了,所以可以在家休息一天。”
  看着乐乐可怜巴巴的样子,他的声调又渐渐地软了下来,“好吧,乐乐,你乖乖地呆在家里睡一会儿觉觉,看看电视,爸爸保证下班就回来,陪你一起吃晚饭,然后,我们出去玩儿,再给你买一个玩具,好不好?”
  乐乐忧伤地摇头,说:“我不想要玩具,我想要……”
  乐乐咬了咬嘴唇,终于说了出来:“我想要的是,妈、妈。每个人都有一个家,家里有爸爸,有妈妈,为什么我只有爸爸,没有妈妈?我不是想出去旅游,我是想去找妈妈。昨天我学了一首歌,‘大风也不怕,下雨也不怕,我要去找我的妈妈,不管她在哪里,我要找到她’。爸爸,我真的好想妈妈,她在哪里?连她长得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天底下有没有比我更可怜的小孩?”
  贺彦枫强压住心里的酸痛,蹲下来,将乐乐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抚慰了一会儿,说:“想知道妈妈的样子,就照镜子好了,你的眼睛和鼻子都像‘她’。可是,‘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们暂时去不了。”
  乐乐拧着小眉毛,失落万分地说:“很远很远的地方?是在哪里?飞机也去不了吗?那么远的地方,不会是外太空吧?难道妈妈是外星人?”
  贺彦枫哭笑不得地说:“不是。你妈妈不是外星人。”
  乐乐执拗地问:“那为什么我们去不了?”
  贺彦枫一个头两个大,恰好有电话进来,他示意乐乐别说话,然后接起了手机:“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