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着肚子奔小康+番外 作者:公子寻欢(上)

字体:[ ]

 
高博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不顺心如意,却被总BOSS潜规则。
 
一气之下回老家包了两个山头,种田、种树、养马、喂羊,结果发现珠胎暗结……
 
 
内容标签:生子 种田文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博、沈敬谦 ┃ 配角:无 ┃ 其它:无
==================
 
☆、第 1 章
 
  “高博,把这份文案再重新拟一份给我。”
  望着桌子上那叠厚厚的文件,高博缓缓吐出一口气,看样子今天晚上又要加班到深夜了。
  刚来华申的时候就听人说过,总BOSS不好侍候,而且沈家的人都不好惹,尤其是沈敬谦。表面上看上去是个谦谦君子,骨子里就是个黑社会。华申能从一个小公司做成国内属一属二的上市企业,绝对不是靠正经道路就能支撑起来的。
  当然,这里面也有他弟弟沈敬言的一些功劳,但无疑,沈敬谦居功至伟。高博本来很庆幸自己能在华申应聘成功,而且作为总BOSS沈敬谦的助理,走出去倍儿有面子。当然,在进公司的前半年,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沈敬谦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他一直觉得沈敬谦是个喜怒不行于色,哀乐不表于行的人。但在他面前,沈敬谦好像越来越容易发脾气。最近更是越发的变本加利,只要稍不如意,就会给他增加一大堆的工作。每天加班的时间不低于五小时,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崩溃的。如果不是看在薪水和加班费都颇为可观的份上,他绝对不会再任由他压榨下去。
  “哟,高博,又加班啊!”隔壁的小梁拍拍他的肩膀:“走了啊!”
  “嗯,好,拜拜。”高博挥手和同事告别,眼看着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自己,他起身又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晚上九点,最后一位加班的同事也走了,高博已经给他的速溶咖啡补了三次水。一边念叨着明天记得买咖啡,一边重新坐回去工作。眼看工作马上就要结束,结果唯一还亮着灯的总裁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看到沈敬谦手上的文件后,高博有点绝望了。
  沈敬谦将资料放到高博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高博,这些处理完了你就可以下班了。”
  高博张了张嘴,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是,沈总。”
  沈敬谦看了看他的表情,问道:“怎么?累了?”
  高博脸色红了红,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有点儿。”立即又说道:“不过沈总,我会努力做完的。”开玩笑,加上加班费月薪差不多八千块了,对于一个从大山里出来的孩子来说,的确很可观。
  “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会儿,进来喝杯咖啡,陪我聊聊。”
  高博本来打算拒绝,揉了揉已经带血丝的眼睛后,还是木然的点了点头。高博一直是个老实巴交的孩子,父亲过世早,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每个月的工资除却生活费和房租,全部存了起来。他打算再在大城市里打几年工就买套房子,把母亲接过来享享轻福。不过,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沈敬谦不像沈敬言,他永远西装革履一丝不苟。对于高博来说,这样的人就像天生贵族,永远都不可能和自己有任何交集。在他心目中,他与沈敬谦的关系根深蒂固,就是单纯的雇佣与被雇佣。
  高博跟随沈敬谦来到办公室,这间办公室除了沈敬谦,他来的次数最多。甚至连沈敬言都不允许随便出入,直到沈敬言接替华申后,才获得这间办公室的所有权。
  “坐。”沈敬谦随口说道。
  纯欧式的装修风格,酒柜上摆法了红酒,沈敬谦随手拿了一瓶,打开瓶盖后倒了两杯。一杯放在高博手边,一杯自己端着走到落地窗前。窗外华灯初上,不得不说Z市的确是一个夜景很美的城市。因为看不到白天因为空气污染而出现的重重雾霾。
  “尝尝,法国波尔多的红酒,味道很浓郁。”
  高博有点局促的端起红酒杯,说道:“沈总,我……不懂红酒。”
  沈敬谦一如往日的彬彬有礼:“哦?那你懂什么酒?”
  高博老老实实道:“我们老家有一种红高粮,我们村里的人都喝那种酒。我小时候调皮,偷偷从二叔家酒缸里灌了一瓶子,拿到包米地里喝了个底朝天。结果睡到第二天中午,回去以后我妈把我打了个半死。”说完后高博就后悔了,沈敬谦怎么可能喜欢听这些,他应该和有品味的人聊天。一起聊红酒的品级,红酒的质量,红酒的价格,红酒的年代,而不是听他讲红高梁和那些自己小时候干过的傻事。
  抬头看见沈敬谦正一脸审视的望着自己,高博立即站了起来:“那个,沈总,我回去工作了。”
  沈敬谦挥了挥手:“别,陪我坐会儿。小博啊,来Z市多久了?”
  高博答:“四年多了,大学在这边读的。”
  “学的什么专业?”
  高博不好意思的笑笑:“选专业的时候没选好,电子商务。”
  “呵呵,挺好。”沈敬谦放下红酒的杯子,又从旁边的酒柜里拿了瓶白酒。
  “这个你应该知道吧?”沈敬谦晃了晃手里的酒瓶。
  高博看了一眼,眼睛亮了亮:“牛二!”这个他最熟悉了,因为大学宿舍里缺不得的就是它!一包花生米半斤凉菜就能喝一瓶,谁也不跟谁客气。
  “老二来的时候带过来的,我一直没扔,要不要尝尝?”虽然只是询问,他却已经把瓶子打开了。倒了一杯放到高博面前:“我不懂白酒,你替我品品。”
  牛二有什么可品的。高博心里虽然这么说,但BOSS吩咐了,他不得不照做。于是,端起一杯牛二,二话没说干了。
  沈敬谦依旧用刚刚的眼神审视着他:“怎么样?还不错吧?”
  高博点头:“和以前大学宿舍里一个味道。”
  “呵呵!”沈敬谦又给他满上:“小博有女朋友了吗?”
  高博摇了摇头:“大学的时候没钱,不敢找,毕业了以后没时间,找不了。”
  沈敬谦笑:“你倒是实在啊!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高博立即摇手:“不了沈总,我三十岁之前,还不想结婚。”
  沈敬谦继续笑,果然是个老实孩子,高博是他所见过的最纯的男孩子,尤其是他身上那股的淳朴。来Z市四年,没被这里的浮夸污染,的确很难得。
  “来,喝完了白酒,再尝尝红酒,看这两种你喜欢哪种?”
  高博有个习惯,不论跟谁一喝酒,绝对不会再拘着。没有了平常的拘谨,沈敬谦觉得这孩子更可爱了。高博端起红酒尝了一口,味道有点淡,他还是喜欢喝白酒。于是也没客气,一口闷了。刚喝下去没感觉,和沈敬谦聊了几句以后就觉得头有点发昏,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沈总,我最近的工作太累了。您总是给我加工作,我每天加班都加到十点多,晚的时候加到十二点。我不是不想工作,我是想偶尔能休息一下。不过您放心,您安排给我的工作,我一定会按时完成的。”高博话一多,脸也变的红扑扑的,本来皮肤就很好,又喝了酒,沈敬谦就觉得一股热血往脑门上冲。
  “那你想不想以后工作轻松一点?”沈敬谦把高博从椅子上扶起来,让他坐到自己的意大利沙发上。
  高博只觉得晕晕乎乎的,随口就答:“当然了,沈总,我知道您工作也很辛苦,我每天下班的时候您也是刚走。工作永远是做不完的,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您说是不是?”高博揉揉眼,的确喝高了。
  “嗯,说的有道理。这样吧!我们来想个两全齐美的办法,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办法?”高博一脸懵懂,看在沈敬谦眼里却像个柔软易推到的小绵羊,有一种想要立即把他搂到怀里蹂躏的感觉。
  “你知道,怎么是潜规则吗?”沈敬谦突然想逗逗他。
  高博虽然喝醉了,可是听到潜规则的时候还是一愣,随后笑了笑:“沈总您一定是在开玩笑,我……呃……要去工作了。”
  沈敬谦显然也喝醉了,看到高博这个样子,不但气血上脑,精虫也上了脑。本来只是开句玩笑,现在他却当真了。他一把拉住跌跌撞撞往外走的高博,顺手把门带上,将他抵到门上。高博不矮,只矮他半个头,高博不胖,抱起来刚刚好。高博的腿很直,很顺,抵在门上,很有感觉。
  “今天晚上陪我,以后都不用工作了。”沈敬谦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来,也许真喝醉了,也许他心里其实就是这么想的。
  高博推了推,推不动,只觉得全身绵软无力:“沈总,您,喝醉了。”
  沈敬谦没再说什么,直接吻了下去,舌长长驱直入,挑起他的唇舌,勾住他的舌尖,霸道的缠卷。高博只觉得头晕目眩,毫无反抗能力。一整夜,只觉得后庭疼的要命,前端却又有着别样的快感。
  
 
 
☆、第 2 章
 
  全身的酸痛充斥着高博的整个身体,尤其是后庭那钻心的疼痛,仿佛要将他的身体撕裂了一般。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高博爬起来,抬头茫然的张望着周围的环境。
  这,这是哪里?陌生,却又有一点熟悉。纯欧式的装修风格,空间虽不大,却被整理的一丝不苟。意大利进口床垫很舒服,虽然只盖了一条毛毯,却并不觉得冷。暖气开的很足,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里……沈总的办公室内间?”他一次都没进来过,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醒来?
  头疼欲裂,高博努力回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只记得自己昨夜被沈总叫进办公室,喝了杯牛二,又喝了杯红酒……
  记忆到这里戛然清明起来,脑子里赫然闪现出沈敬谦昨晚说过的那句话:“今天晚上陪我,以后都不用工作了。”以及那句带着些微醉意的:“你知道什么是潜规则吗?”
  伸手拂了拂后庭,高博疼的一身冷汗。他一个乡下大山里跑出来的娃儿,哪里见过这种世面,更不知道男人和男人竟然还可以发生这种关系。动了动身子,身下就传出一阵阵刺鼻的*液味道。他再次确认,自己的的确确是被沈总潜规则了。他虽然单纯,却也知道潜规则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娱乐圈里司空见惯的事,竟然会发生在职场,还是发生在他身上。
  他难以想象自己以后应该怎样面对这样的人生,一定会被人鄙视吧?即使别人不会,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再有,就算沈总一时兴起对自己感兴趣,难保有一天他会厌倦。他是天生的贵族,而自己只是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
  高博茫然了……
  拿起手机,现在是六点三十分,再有两个半小时,同事们就会纷纷来上班报到。他不敢想象自己被人用异样的眼神围观的样子,更不想把自己陷入这种尴尬境地。可是……
  月薪八千块,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工作?
  而且,公司有宿舍,有餐厅,他基本上除了买衣服和日用品,花不上多少钱。福利好,待遇好,这半年来他攒了有三万多块钱了。高博有些犹豫。
  这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这部手机是他拿到第一笔薪水时买的。当时买了两部,一部给妈妈,一部留给自己。是诺基亚的音乐手机,自认为很朝的无视周围的苹果三星HTC。
  高博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妈妈打来的,按下接听键,母亲的声音给了他莫大的安慰:“喂,小博啊!”
  高博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沙哑:“喂,妈,你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啊?”虽然如此,高妈妈还是听出高博声音里的不对。
  “小博,你的嗓子怎么回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