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神,你的章节被我锁了+番外 作者:玄楼重霄

字体:[ ]

 
 
文案:
为了女神去耽美小说网站扫黄,却差点被大神掰弯了?魏宁觉得他的人生一片黑暗……
 
专审:对不起,您的×章已被锁定,请尽快整改。
大神:看都不看单靠搜索敏感词锁文?断章取义就是你们的原则?请你尊重作者,看过再锁。
大神:?
大神:看了?
大神:专审?
专审:你写的简直……不要脸!!!
大神:原来你们是真人啊,我还以为是系统自动锁文。呵……承让承让。
 
大神:亲爱的,你锁这章是不是不喜欢这种体位?
专审:……
大神:还是说你在暗示我什么?
专审:你给我去死!
 
大神:今日三更,你选一个锁好了,如果都锁我不介意三种体位都试一遍。
专审:……
【系统通知】:由于色-情尺度超标,您的专栏已经被封。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宁 ┃ 配角:老二 ┃ 其它:网文
==============================================================================
☆第1章 专审zhangwenn
 
    魏宁揽下这活儿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对方是堂堂校花,人家一个大美女对着自己又是拜托又是谢谢的,他真是半个不字也吐不出来,除了“包在我身上”这五个字,没有任何短语能表达他一个宅男当时心花怒放优越感爆棚的美妙心情。
 
    但是,都说祸从口出。现在,除了“我去年买了个表”这七个字,也没有任何长句能表达他此刻被坑得口口无力三观崩坏的纠结情绪。
 
    看着电脑屏幕上大段大段的官-能文字,他真的不知道班花拜托他来当这个小说网站的管理员到底是欣赏他还是恨他了。
 
    “拜托啦,魏宁,我本来想赚点外快,可是最近真的没时间去当什么管理员了……可如果不做到月底的话,我交给中介的押金就拿不回来了,帮帮忙啦,帮我做完这个月,我拿回押金就好,工资全给你没问题的!”
 
    脑中无限循环着校花的拜托,回想起来,还真是破绽百出。尼玛现在才月初啊,刚接了活儿就不干分明是被这种扫黄的工作吓到了好么!但为什么要选中他?他在校花心里就是能看这种官-能小说的猥琐男吗?
 
    “魏宁你那什么表情?要把电脑吞了啊?”对床的舍友无意瞥到魏宁,被吓了一跳。
 
    “我!”魏宁下意识把页面关闭,虽然校花坑他在先,但是他身为一个男人绝对不能做抹黑校花形象的事,魏宁抱起泡面,恶狠狠地吃了一大口:“便秘!”
 
    “吃辣吃多了更拉不出来,你生日快到了吧?到时候送你开塞露得了!”舍友扔下无节操的调侃,转身连游戏去了。
 
    魏宁对他比了个中指,再次点开那个小说网站,不管怎么说,先把今天晚上的扫黄工作完成吧。
 
    魏宁按照美女校花给的用户名登陆,发现自己有个很正经的昵称:专审zhangwn,点开后台系统,他果断发现了作弊的方法——这里有个检索模块,他可以输入敏感词,然后直接搜索相关文章。魏宁搜索着脑子里比较重口味的词,先在框框里输入了“女-优”,回车。
 
    抱歉,没找到相关内容。
 
    魏宁想了想,又输入“A-V”。
 
    还是没有。
 
    于是,他人工刷新节操,陆续又输入“乳-房,妓-女,阴-部”等等不和谐词汇,竟然还是没搜到东西。
 
    真邪门了!这么和谐简直不科学啊!
 
    魏宁难以置信地进入首页,看着那些露骨的书名,什么夜夜欢=情,什么总裁好粗好长,什么大人,我怀了你的孩子……这么标题党真的大丈夫?
 
    魏宁挑了个看着就不可能和谐的《偷情33天》,点击进去,封面是很小清新的花花草草,只是草丛中盛开的j□j花看着不怎么吉利,魏宁扫了一眼简介:欢情之薄,薄如蝉翼。啧啧嘴,还挺文艺,吃口泡面,点开第一章……
 
    横陈在李江面前的是一副极品的肉=体,雪白的背,软韧的腰,滚=翘的屁股,但最最勾人的还是他紧致温热的小=穴,让李江恨不得一辈子都埋在里面不出来。
 
    若不是亲自试一下,李江根本想不到男人的后面竟然也可以有这么*的玩法!
 
    “卧槽!”魏宁一推桌子发出巨大的动静,室友回过头,看见他方便面撒了一键盘,整个人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对着电脑像对着炸弹似的,匆匆往后退了几步。
 
    “你操=个屁啊!”室友一脸嫌弃:“魏宁你撒个泡面能把自己吓成这样?”
 
    魏宁脸色很难看,心说哪是我操=个屁,是电脑里那个李江正在操=人家屁股……尼玛还是男人的屁股!
 
    他抽抽嘴角,心说真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貂蝉折了董卓,一个妲己毁了商朝,而他魏宁因为校花一句话竟然把自己坑到边缘文学里来了……要不说他搜的那些关键词找不到东西呢!大爷的这根本就是一同性恋小说网站啊!
 
    魏宁苦着脸去按鼠标,好几下,电脑依然没有反应,他毛了,尝试开关机依然没反应。浓郁的泡面味儿围绕着他,魏宁忽然觉得他整个人都斯巴达了,电脑报销了,他还能再虽点吗?
 
    狠狠收拾着桌子,魏宁把责任一股脑全都归结到那个吓坏他的黄文上,他咬牙切齿地想,等老子等会儿上上网,第一件事先把那个《偷情33天》从头锁到尾!
 
    *
 
    按照校花的说法,做这个网站的扫黄专审需要每天去后台打卡,然后完成当天锁章的任务量,如果没有完成任务,这一天的工资就没了,如果根本没打卡,这天还要被扣钱。魏宁本着起码不能让校花赔钱的原则,收拾好自己悲剧的电脑和破碎的心,穿上外套准备去公司继续。
 
    魏宁是新闻系大四的学生,他在一家小杂志社找了一份实习,每天跑跑小新闻,给大记者打打下手,公司就在他学校对面的街上,工作时间很自由,他没课的时候过去就行,按照小时算钱。
 
    魏宁跟传达室的大爷说自己东西落在办公室里了,大爷就放他进去了,大晚上办公室里没有人,魏宁迅速打开自己的电脑,登陆后台,找出那个害他坏电脑的文,刷刷一顿锁,看着评论区已经被自己发送的黄牌刷屏了,魏宁终于出了这口恶气,舒坦地叹息一声,打了一杯水,继续从后台搜索敏感词汇。
 
    知道方向这次他的工作很顺利,不到半小时,今天晚上的工作量就完成了。魏宁舒了口气,清除掉网页记录,正要关闭电脑,忽然听见里面有动静,他身子一僵,立刻警觉的抬起头,就在这时候,主编室的灯亮了。
 
    魏宁发愣的功夫,办公室的门打开,他们主编端着水杯正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他。
 
    “那、那个……”魏宁完全被他们主编的气场震慑住了,他们主编是出了名的冷面阎王,从他进杂志社的第一天,所有同事都在跟他叮嘱一句话:真爱生命,远离主编。
 
    因此,魏宁在这里上班一个月,小心翼翼地一次都没跟主编正面相遇过。单单膜拜主编大人高大伟岸的背影,他已经可以感受到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冰山气质了,而现在,第一次和主编正面对峙,魏宁才发现,主编大人不是冰山,而是整整一个冰川时代。
 
    而魏宁没想到的是,“冰川时代”的移动速度竟然相当的快。
 
    “啊……疼疼疼!”魏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主编一个擒住双手按在桌子上,脸滚键盘。他看见主编修长的手指按了几下座机:“保安上来一下,有小偷。”
 
    “我不是小偷!我是实习生啊……我,我有工作证……”魏宁胳膊被拧得生疼,眼看着工作证在他挣扎间掉到办公桌后面的缝隙里:“主编你相信我,我还会背咱们公司的企业精神……热爱企业,热爱团队,热爱工作,执着拼搏,踏实严谨,服从投入,迅速行动!”主编终于松开钳子似的手,魏宁揉着胳膊站好,一脸委屈地看着主编大人又打了一遍电话,告诉保安不用来了。
 
    “你大晚上的来这干嘛?”主编明显还很不相信魏宁,用看商业间谍的眼神盯着他。
 
    魏宁后脖颈子一阵发凉,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脑子里盘算着自己是说把手机钱包之类的落在公司了还是说忽然想起了有什么工作没做完,他张了张嘴,迅速解释着:“我电脑坏了,借用一下公司的。”
 
    卧槽他脑子当机没救了……
 
    魏宁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主编的脸色,短暂的沉默让他心理素质备受考验,他一副认错的样子心里却不服气地想,许你拿主编办公室当临时宿舍睡大觉,就不许我跑回来借用一下电脑啊?双重标准最没劲了!官僚主义害死人!
 
    “你工作证呢?”主编终于发话。
 
    魏宁立刻一扭身钻到桌子底下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找工作证,费了半天劲才把夹缝里的工作证捡起来,他拿手擦了擦上面的土,双手递给主编大人。
 
    主编大人没接,只是瞥了一眼工作证上面的名字,魏宁心里暗暗叫苦,心里揣测着主编后面的话到底是你明天不用来了,你被解雇了,还是我不想再看见你。就听见主编问他:“用完了?”
 
    “啊……用完了。”
 
    “那还不走?等打卡?”
 
    “走走走!马上走!”魏宁立刻点头,说了句主编再见,撒腿就跑,跑到门口了就听见主编喊他:“等会儿。”
 
    魏宁小心翼翼地回头,露出标准的善意笑容。
 
    “你这的卫生回头好好做一下。”主编吩咐。
 
    “没问题主编,您放心!”
 
    “早点来,顺便把办公室都打扫了。”
 
    “好的,主编!”
 
    看着主编端着杯子又回办公室去了,魏宁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迅速推门走人,下楼的时候还因为精神紧张栽歪了一下,差点崴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