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错觉(网络版)+番外 作者:蓝淋

字体:[ ]

 
 
 
【文案一】
  
大家都知道S城的“狠”字就是乔四爷,没人敢直呼他本名,连他自己也好像忘记了。
    
活到这个份上,乔四爷自认对什么都看得透,除了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愿意拿任何给得起的东西,交换乔澈的目光。段衡,十年前来到他身边,
  
他栽培的明日之星、他的宠物之一,也在“贡品”之列。但这个青年对他,
  
全然像只忠诚又英俊的大型犬,鲁莽的爱意几乎使人上瘾。
  
一时的快乐即使分不清真假,也是快乐,那些早该被他遗忘的感觉开始回笼……
  
【文案二】
  
局势乍变,乔四最爱的两个人——乔澈和段衡,联手欺骗了他。
  
乔四失去了权势,失去了自由,但仍旧想念段衡,清醒地沉溺在段衡的温柔里……
  
直到段衡再次出卖了他。当繁华落尽,乔四已习惯了现实,习惯了用情的可悲与失败,
  
有些事从来没有后悔的馀地,当他以为早已不在的那人再度出现,
  
乔四明白,他和过去的自己离得有多远,他们之间就有多远……
 
 
乔四爷的坑(一)
 
乔四抬起眼皮,镜子里的男人身形瘦高,脸色苍白,嘴角绷紧,有些阴霾和神经质的长相,眼下还有未消的阴影。
年轻时候荒- yín -无度的生活,到如今只给他留下残余的一点病态的英俊。三十多岁和十八岁毕竟是不一样的。
他现在只穿绸缎,戴玉器,连正眼看人的力气也懒得使。他无所谓好看不好看。到他这地位,不需要去取悦别人,而是别人要来取悦他。
再不堪的样貌也不会影响别人对他讨好的程度。他只要舒服,尽量让自己放松和舒服。
但柜子里还是挂了一套刚送来的定制西装,衣服经过他反复的试装,为一个细节的服帖修改过多次,晚上他出席宴会需要穿。
今天是乔澈生日,乔澈不喜欢重要场合有人穿得太随便。
乔澈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长得跟他并不十分像。犹如神话里那些忧郁俊美而身世悲凉的王子一般,不开口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是那种冷淡孤傲的美感。
他自从从十八岁的时候见过乔澈,在父亲的书房里,那人只是一个回望的淡漠眼神,他就如中魔咒,再不能忘怀。
只是虽然他在那年纪已经是个人物,样貌也堪称上乘,乔澈却只当他是癞蛤蟆一般的存在。
於是他日後不管养过多少美貌的男孩,如何- yín -靡荒唐,心头始终有个影子。
“四爷,段衡来了。”
“嗯。”
乔四依旧闭眼在温水里泡著,鼻腔里满是中药材混杂的味道,药浴也是他现在的习惯。在晚上之前,他还有半个下午的时间让自己气血顺畅,经络疏通些。
脚步声远去了又近来,来的是个年轻人的步子,谨慎地放轻了。
“四爷。”
乔四睁开眼,池子边上站著的人风尘仆仆的,个子很高,肩膀很宽,长眉斜飞起,眼角微微上挑,鼻直唇薄,完全是已经成年了的男子的气场和味道,令他没有多看的兴致。
千里迢迢把段衡召回来,是因为乔澈明确表示了对最近上档的这部电影的欣赏,尤其对男主角段衡演技的赞赏。
段衡的职业是影视演员,以走红程度而言该说是天王巨星。乔四当年让他陪同那个自己宠爱的孩子去试镜的时候,没想到他会得到导演赏识,日後又得了评审的赏识,第一次出演就拿了最佳配角奖,从此大红大紫,一路青云直上,势不可挡。
但再怎麽样的大明星,在他面前,也什麽都不是,依旧不过当年那个对他毕恭毕敬的孩子,翅膀还未长硬。他手下出来的人,有成就的并不少,段衡只是其中比较出色的一个罢了。
“晚上乔澈的生日宴,你准备准备。”
男人略微面露难色:“我晚上已经有了安排,机票都……”
乔四只说一句:“你看著办。”
乔澈的生日,喜欢的他都要给他弄来。谁不给乔澈面子,就是不给他面子。
“是,四爷。”
段衡纵然很有天赋,现在的成就却也不是谁单枪匹马就能闯得出来的。少不了乔四这座大靠山的人脉和财力在起作用。段衡当然该知道再大的事也大不过四爷的“不高兴”。
答应过後,段衡却也没有马上离开,犹豫著什麽似的。
乔四又睁了眼:“你不是忙吗?”
“这一下午是空出来的。”
“那你也来泡一泡罢。”
水里加足了上好药材,段衡一路赶来看起来也是需要解乏,这就当是给他听话的奖赏。
段衡答应了一声,先去沐浴。乔四闭目养神,过了一阵便听见踩入水中的轻微声响,水波也动了一动。
“四爷。”
睁眼的时候,正对上段衡探询的眼睛,乔四“嗯?”了一声。
“您是不是要……”
乔四会意,抽动嘴角笑一笑:“你想多了。”
他对段衡并没有性趣,除非那身体再柔韧一点,娇小一点,
他现在其实算是很宠段衡了,因为的确是个人才。段衡相当聪明,异常勤奋,年纪尚小的时候就知道要少说话,多做事,少动嘴,多跑腿。一个人头脑清醒,目的明确,能收敛脾气,善於制造和把握机会,通常会比其他人要成才一些。
在他看来这样的孩子虽然不吸引人,但必然是有出息的。
在段衡机缘巧合踏进演艺圈之前,乔四原本是打算把这少年培养成自己的左右手。
但他从来也谈不上对段衡有什麽欲望,甚至在段衡最漂亮的年纪里他也没有足够兴致去宠幸。
他喜欢小鹿般圆大双眼的少年,最好睫毛能像蝴蝶翅膀一样的,而段衡却是不折不扣的单眼皮,眼角上挑,的确也不能说那双眼睛不漂亮,但不是他中意的类型。
他喜欢身高在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下的孩子,要的就是少年那种柔韧青涩的感觉。而段衡很快就长得超出标准了,而且迅速地离标准越来越远,令他更加大失所望。
符合他喜好的美貌男孩子有很多,他从来都不缺,自然不会再考虑染指一个自己没什麽性趣的对象。
在催人入眠的水温和静谧里,听著段衡清晰的呼吸声,渐渐的倒清醒过来,了无睡意。泡得也差不多了,乔四索性站起身来,踏出池子。对面的男人跟著起身:“四爷,让我来吧。”
段衡指的是捧上浴巾为他擦干,伺候他穿上干净衣物之类的事。
以段衡的地位已经不需要做这些了,但讨好是不会被嫌多的。
段衡是聪明人。这圈子里要快速成功的人都一样,在值得讨好的人面前就得随时随地都能放得下身段。乔四心想,这孩子能飞黄腾达不是没道理。
乔四让他服侍著穿上浴袍,回到房间,却有些气息不稳。
药浴很提神,有点太提神了,被人揉搓抚摸了全身,虽然隔著毛巾,也很难没感觉。
乔四并不是喜欢压抑自己的人,段衡就在他面前站著,低头望著他,一双眼睛黑如点漆,毕竟是俊帅的,也没什麽好挑了。
乔四朝他示意,命令道:“用嘴吧。”
段衡甚至没有半分迟疑,二话不说便跪下来,解了他的浴袍,扶住他的臀部,把脸凑上去。
从未试验过,都不知道这男人的唇舌功夫如此了得,能吸人魂魄一般。乔四渐渐腿软得站不住,段衡也相当尽职体贴,一把将他抱起来,让他顺势仰在床上。
乔四对这种程度的热心服侍并不陌生,尽情享受著,喘息著将手指插入那一头黑发,揉搓婆娑。
男人的唇舌热烈而灵巧,简直让他通体舒畅,虽然有点过於强势了,与其说是在满足,不如说是在操纵著他的欲望。
等顺利让他达到高潮,男人也并不停下,依旧抬高他的双腿,从前往後地湿润亲吻,噬咬他大腿内侧。
乔四渐渐觉得有些异样,按住他的头,坐起身来:“好了。”
段衡也立刻停下来,移开嘴唇,调整著呼吸,抬起眼和他对视。
乔四看他嘴唇嫣红,眼神带了湿意,眉梢眼角都是情色,有种和平日不同的味道,分外性感,倒也略微的有些动心,瞬间变了主意。
“躺下吧。”
段衡依言在大床上躺著,甚至主动解了自己的袍子。
乔四也有些意外於他如此的情愿被宠幸。俯在他上方,审视他的面容身材的时候,对那超出自己喜好标准的肩膀胸膛略微扫兴,幸而细腰长腿是完美的,足以令人垂涎。
乔四低下头,在那颜色尚且美好的乳尖上咬了一口,立刻得到一声难抑的喘息。
男人并不纤细的身体竟然会如此敏感,这也是乔四始料未及的,经过他的开发,这人会成为难得的尤物也说不定。
带著这美好的设想,乔四坐在那纤瘦有力的腰上,俯身要开始更细致的品尝。男人也是全然的迎合,微微弓起身体,伸手扶住他的腰臀。
乔四爷的坑(1.5)
更新时间:06/232008四爷的坑1.5
身体交叠著摩擦,情绪很容易就投入了,感觉来得很快。一开始乔四并没有接吻的打算,但那嘴唇的形状和色泽都很好,微张著喘息的样子很性感,便低下头。
嘴唇才一靠近,就像遇到巨大的磁力一般,“啪”地就被吸过去了,咬住一般,粘著拔都拔不开。
积极主动的欢爱对象乔四也有过不少,但段衡不太一样。别人的主动是出於诱惑姿态,而他好像饥渴了点。
嘴唇柔软而有力的触感很新鲜,段衡的吻技没让他失望,甚至超出预期,乔四连引导的力气都不用使,只顾得上享受。
动作相当热烈,床轻微摇晃著,光接吻就弄得跟激情*欢一般,呻吟连连,高潮迭起。乔四喘息著把手探到男人双腿之间。那里已经炽热地硬挺起来,程度令他叹为观止,他满意於这样反应热情又丝毫不做作的对象,即使长相不是他偏爱的类型,这表现也完全可以打高分。
两人下身湿润地纠缠,已经是箭在弦上。乔四品尝般地抚摸身下男人的胸口,线条优美的腰腹,手指逗弄了一阵那高昂的部位,再往後方探去,段衡也积极回应以加倍的爱抚,大手托住他的臀部。
“四爷。”
这时候的敲门声很煞风景,但刹不住车,段衡的舌头灵活得跟蛇一样,又有力。
“给五爷的贺礼刚送来了,您是不是要再看看?”
五爷就是乔澈。乔四专门订了一对玉雕,石头费了大功夫得来的,手艺精湛的老玉匠也直刻到今天才完工。
段衡依旧眼泛桃花的,面色微红,手还留在他腰上。一片春意荡漾里,乔四二话不说便停了下来,翻身起床。
段衡也没抗议,只识趣地跟著起身,替他把衣服取出来,一件件穿上,扣子扣好,单膝跪下来整理他的袜子和裤腿。
“你也备份礼,换套衣服再过去。”
“是,四爷。”
乔四轻轻一拍他的头顶。段衡在讨人欢心方面的本事,确实是一等一的。
生日宴会来了不少人,满堂宾客,乔澈站在人群之中,什麽也不做,就是比其他人醒目,不用任何的提醒,人人都会知道他是主角。
乔四看得有些迷了心窍,他真觉得不是他的偏见,凭心而论,他环顾全场,确实看不到一个比乔澈更出众的人。
乔澈像是也发现了他的存在,开始频频往他这里投来眼光。和素来的轻慢不太一样,眼神里多少有些在意,甚至还朝他轻微一点头。
乔四不知道这是不是那对玉雕的功劳,他送过乔澈许多东西,能讨乔澈喜欢的,这恐怕还是第一件。
乔澈缓缓穿过三三两两交谈著的宾客,像是在朝他走近过来。乔四心头一紧,盯住那冰雪般的脸,呼吸也有些不顺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