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子之交+番外 作者:蓝淋

字体:[ ]

 
 
  上册《君子之交》作者:蓝淋[出书版]
 
 
 
  封面文字:
 
  这麽一个骄傲又强大的,让他愿意为之虔诚膜拜的男人,
  他只要在他身边,作个小小的守护卫士就好了。
 
  书签文字:
 
  只要他略微一笑,他就能感觉到双倍的快乐,
  他若有什麽不幸,就等於双倍施加在他身上。
 
  封底文案:
 
  离婚以後,曲同秋生活以女儿为中心。为陪伴女儿就学,他取得公司培训的机会,前往T城,又得以见到学生时代那他奉为神只的男人──任宁远。
  当年的校园暴力,揍着揍着,曲同秋成了任宁远的小跟班。往後,任宁远变成曲同秋的保护伞,不仅提供保护,就连曲同秋的人生大事也一手包办。
  即使舍不得任宁远,生活还是像只残旧的南瓜车,载着曲同秋,朝着家庭生活缓缓而去。一睁开眼,他最为宝贵的青春记忆只剩那个让他为之虔诚膜拜的男人……
 
  封底文字:
 
  任宁远笑着跟楚漠说会袒护他是因为他已经窝囊到一种境界,再窝囊下去会让人不忍心。曲同秋听着觉得稀奇,从未想到他的「窝囊」也能派上用场。他也有靠别人的「不忍心」而得到好处的时候。
  即便如他,也觉得窝囊不是什麽有男人味的品质。男人是该像任宁远那样的,任宁远才是他所憧憬的男性形象,偶像目标。
  他将报纸上任宁远参加校际网球比赛的得奖报导部分剪下来收藏,还把任宁远的照片摆在钱包里。
 
 
  中册《君子之交》作者:蓝淋[出书版]
 
  作者:蓝淋
  插图:何何舞
  出版社:鲜欢文化
  ISBN:9789861963594
  出版日期:2008/8/15
 
  封面文字:骗一个人就该骗上一辈子,让他犯一辈子傻也就不可怜了。
 
  书签文字:他能让他在懦弱里生出力量,在卑微里得到安慰。
 
  封底文案:
 
  庄维的出现,搅乱曲同秋与任宁远终於变得亲密融洽的生活。
  紧接而来的意外,曲同秋发现,爱情的见证最终却是妻子背叛的罪证;年轻时那耻辱可怖的经历,竟是熟人所为,他被人生中最相信的两个人,活生生给了他两记耳光。可无法逃避的现实仍旧在那里等着他。
  在巨大的失望里,在被背叛和抛弃之余,明知道庄维是危险的,却还是在恐惧之中向庄维伸出求救的手……
 
  封底文字:
 
  他不觉得任宁远当时只是敷衍他,更不肯设想任宁远其实是在帮别人打发他。
  那样连他那份全心全意的,简单不过的相信都落空了。
  年轻的时候被人女干了,那耻辱可怖的经历,让他很长的时间里都抬不起头来,觉得自己已经算不上男人,睡梦中都会惊醒。
  这麽多年以後才发现是熟识的人干的,简直就像做过的最可怕的噩梦一样。
  他觉得以後都再也睡不着了。
  他一生谨小慎微,谁也不敢得罪,只求能过得平淡安稳。
  到了这种时候,还要突然给他两记耳光。就算是他这样挨惯了打的人,也觉得受不了。
 
 
  下册《君子之交》作者:蓝淋[出书版]
 
  作者:蓝淋
  插图:何何舞
  出版社:鲜欢文化
  ISBN:9789861963594
  出版日期:2008/8/15
 
  封面文字:真的疼一个人,你才是得费心思骗他,你要小心骗上他一辈子,让他一直都高高兴兴的。
 
  书签文字:我欠你的,你给我时间,我会赔你。只要你好好活着。
 
  封底文案:
 
  无法面对和争取的,曲同秋终究选择了逃避。他依附庄维给予他的好,努力适应着新的生活。将任宁远与女儿隔绝在生活之外,和过去一刀两断。
  但曲同秋终於还是明白了,生活并不是童话,原来的人生道路错了,就算选了另一条,结果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他所拥有的、不多的东西,总会被拿走──最後他只得到一张支票……
  人生这笔帐该怎麽算?是误认大白鲨为共生对象的小丑鱼的错,还是作为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本就无法得到人该有的尊严?
 
  封底文字:
 
  「曲同秋,我那时候,不是在骗你。」
  庄维停住了,像是说不下去。在忍耐的沉默里,声音变得嘶哑:「你会过得好好的吧,曲同秋。」
  「……」
  「你恨我吗?曲同秋。」
  曲同秋红着眼角,看着那满眼也都是血丝的男人,终於无声地摇了头。
  他什麽都没有了。但这好歹是光明磊落的结束。没有什麽欺骗。欠他的也偿还了。庄维对他,比其他所有人都要来得好。他是他这辈子遇到的,对他最仁慈的人……
 
 
 
 
   第一章
 
     夏日炎炎,T城的地铁站出口,提着行李的中年男人和少女在拥挤的人潮里丝毫不起眼,一如他们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
  「老爸,这个也太重了吧!」「重吗?那我来拿。」「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我们不坐车?行李拿到车上不是很方便吗?」「这点东西,我拎得动。不远的,我来出差的时候走过几次了,公交车不会直接开到咱们公寓门口,还是一样要靠脚走。」「出租车呢?」「真的不远,咱们没必要浪费那个起跳价,再说现在这么热,这里出租车都不肯开空调的,里面闷得很。不如走走凉快。」少女有些抓狂了:「老爸!」作父亲的忙安慰道:「别担心,不要说这么点行李,就算再多一倍,我拿也没问题。妳别拎了,都给我。妳就当陪爸爸散步过去,啊?」男人把两个大塑料袋的拎带绑在一起,一前一后往肩膀上搭好,挑担一般,双手还各提一包,模样很是滑稽。
  少女噘起嘴,抢过男人手上的一个印着「XX公司十周年庆」字样的灰暗行李袋:「算了吧,你就爱撑。」男人看她走在自己前面,长长的马尾巴有生气地甩来甩去,很是欣慰,女儿看起来瘦小,力气居然还很大。
  作为目的地的公寓终于出现在眼前,男人擦了把汗,笑道:「妳看,这不是到了吗。」少女嘟哝着:「什么叫『这不是』,我们都走半天了。」男人笑着安慰她:「出租车起跳要十二块。已经省下来了,留着买蛋糕给妳吃好不好?」少女年纪尚小,这么一听,立刻欢呼起来:「好!」挥汗如雨爬上五楼,男人掏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两人都舒了口气。
  这T城总公司安排的宿舍,专门留给外地分公司前来出差或者进修的员工暂住用的,虽然房子旧,装修简陋,但位置好,出入交通都非常方便,朝向什么的也没问题。最重要的是不用房租。
  「小珂,妳先烧个水。喏,水壶我有带来,拿去,插座在那边,看到没?然后洗个杯子喝点水,就可以休息了。行李不用管,我来整理。」「好。」曲珂跑去厨房装了水,电热壶插上去,在轻微的嗡嗡声中工作起来。
  曲同秋早早变成离异男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曲珂也很争气,十四岁就考上T大,还是市内第一名的成绩。
  当爹的对此又是高兴又是担忧。女儿虽然表现得很懂事,比一般同龄人要成熟得多,但终究才十四岁,丢到远在异乡的大学里,很难不担心。若不是女儿一直以T大为目标,他倒是更希望她能在家乡省内挑个大学来念。
  离婚以后,曲同秋的生活就以女儿为中心,她是太阳,老爸是地球。既然女儿要来T城待个几年甚至更久,他当然也要跟来。恰好公司有让管理层员工来T城总公司培训的机会,想要什么开拓视野,创新思路。他就想方设法努力争取来了。
  曲同秋大略把房间打扫一下,和女儿坐下来吃了带来的干粮和水,又继续奋力整理东西,小女孩也没有叫累,吃饱了就拿块抹布把屋子上下都擦了个遍。
  「先填饱肚子,晚上我们再好好吃一顿,」曲同秋摸摸曲珂的头,「乖女儿,委屈妳啦。」把一室一厅的公寓收拾得差不多了,虽然太阳还在天上,但时候已不早,外面火辣辣的灼热感下去了许多。
  曲同秋琢磨着晚上要出去买张小床,布料和夹子铁丝他全带来了,在卧室里拉上一道厚帘子,就有空间给曲珂睡了。还要过几天T大才开学报到,这段时间和日后的周末,自然是父女俩一起过。
  「小珂,妳去洗个澡,歇一歇,等下咱们出去吃好的。还要拜访妳任叔。」曲珂欢呼着找出新洋装去了浴室。
  曲同秋坐了一会儿,拿起客厅电话的听筒。逐个按下号码的时候脸上不禁带了微笑,又有些紧张。
  他所有的亲戚都在家乡,外地的朋友也不多,但在T城恰好有一个最好的朋友。
  当然所谓「最好的朋友」,是对他而言,对方可未必这么想。
  但任宁远又确实对他很好。帮了他许多忙。
  学生时代的事情就不提了。他后来的女朋友也是任宁远介绍的。
  他结婚的时候,刚从大学辍学,双方父母都不甚赞成,经济上也难以承担。任宁远甚至帮他订了饭店,安排整个婚宴,借他所有的费用,还包了不小一笔礼金来缓燃眉之急,把他感激得不知该怎么才好。
  只是平时的来往又有些不咸不淡,他不属于任宁远的朋友圈。两人连日常通讯都不多,他会经常写邮件,逢年过节寄贺卡,寄家乡的特产吃食,而任宁远一般不予回复,顶多「收到」二字,懒得搭理。
  只有在他遇到麻烦的时候,任宁远会出现,迅速又干净地解决,而后消失,两人继续平淡如水的来往。
  君子之交。
  曲同秋等了一会儿,线路里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通,任宁远对于陌生的来电号码一向都非常懒散。
  「喂?哪位?」「是我。」男人「哦」了一声:「怎么不用手机?」「嘿,我还没买这边的电话卡,用手机是长途加漫游……」男人一如既往地不欣赏他斤斤计较的寒酸,打断他:「你不在C市?那在哪里?」曲同秋有些意外于他的迟钝:「我在T城。号码上有显示的吧。」对方过了几秒钟才质问:「你怎么来了?」曲同秋其实来过好几次,不过都是匆匆来,匆匆办事,再匆匆回去,活动范围就只有宿舍、公司、客户公司,累得比狗还惨,起得比鸡还早,外加马不停蹄。何况任宁远似乎也很忙。他都不知道任宁远在哪个公司,做什么工作,现况如何,也就不存在仓促打招呼的必要。
  现在是要住上两年,或者争取更久。想到隔了多年又要再见到任宁远,和长期只用电话联络的朋友重新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便有了新奇和兴奋的感觉。
  「给你个惊喜啊。」但那男人惊是惊了,喜是半分都没有。电话那头的声音淡淡的:「来出差?」曲同秋在他面前点头哈腰惯了,立刻有些心虚:「不,是培训,要两年。」任宁远颇有责备的意思:「怎么连提都没事先跟我提一声?」曲同秋忙陪笑:「其实是我女儿考上T大,来读书的。我也顺便调来这边的总公司。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来了再约你出来吃个饭,跟你说一声,也一样。」电话里没有再传来声音,可以想象得出来电话那头的任宁远重重皱着眉毛的样子。
  「你晚上带小珂出来,一起吃个饭吧。我该给你们接风的。」曲同秋忙应了一连串的「是」。
  任宁远生性沉稳,嘴里自然不说什么,分明是很不欢迎。这和想象的差距甚远,曲同秋有些忐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