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逆风而行+番外 作者:蓝淋

字体:[ ]

 
 
    文案:
 
    欧阳希闻,高中英文老师,内敛,好脾气。
    肖玄,家世一流,表里不一的模范生。
    与好友打赌的恶劣游戏中,肖玄借着好形象接近欧阳,扮演爱恋师长的穷学生。
    欧阳开始规划人生蓝图,等着肖玄进入大学、成年、大学毕业乃至正式工作……
    当游戏结束,欧阳赫然发现只有自己深陷其中,肖玄从头到尾都是局外人的清醒。
    然而,就算他明白了真相,还是无法怨恨睁着大大双眼,一口一声老师的大男孩……
    
    第一章
    
    午餐休息时间,南高的学生餐厅里满是端着餐盘走来走去的少年男女。肖玄坐在靠窗的位置仪态规范地吃午餐,身上仍然穿着南高著名的禁欲式立领制服。
    这套制服穿在他身上是合适不过,南高的宣传图册上用的就是他的照片,他一直都是南高形象代表一般的存在。
    肖玄身材修长,容貌很是端正秀丽,一头柔软的黑发,肤色白皙,眼珠大而黑,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时候也好像在微笑。
    即使像现在这般双眼无神地夹盘子里的蟹肉卷吃,效果也一样美好。
    “肖玄,你精神好差。干嘛,昨晚又梦到那个了?”
    肖玄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朝青梅竹马的好友露出习惯性甜美笑容,说的话却是另外一回事:“是啊,所以睡得好辛苦哦,好像做了很多次呢,梦里都那么劳累。”
    “真色情。当你春梦对象的人也很辛苦吧。欧阳老师真是不容易,有你这种禽兽学生……”
    “喂,不可以这么说资优生。”
    “天天做那种梦了,还优个屁。晚上要不要出来玩啊?”
    “不行,”肖玄叹了口气,对干智的粗口不以为意,“有个世伯刚回国,又要陪吃饭。”
    “少当一回乖宝宝不行吗?”
    肖玄又叹口气,“我是品德兼备全优生嘛。”
    “真无聊。”千智喝着果汁,“慢慢陪老头吧,我们可是要享乐去了,不等你了啊。不过啊,看你最近这么衰,可以额外跟你分享一个好消息。”
    “嗯?什么?那个吉他手终于肯跟你分手了?”
    “屁咧,别跟我提他。”千智呸了一声,“苍蝇屎一样,甩都甩不掉。我跟你说,我昨晚在‘narcissism’,好像看到欧阳老师了。”
    “真的?”肖玄很有兴趣地转过头来,扬起一边眉毛。
    以年龄而言他长得相当高大,但笑起来甚至还有酒窝,甜得很,是容易让人放下防备的面孔。
    “看背影应该是。在那种酒吧出现,你说他会是什么人?他好像是想找人搭讪,不过只坐一会儿就走了,看起来没什么经验哦。”千智用胳膊肘撞撞他,“年纪大的新鲜圈内人,你不是就喜欢玩这种类型的吗?”
    肖玄立刻抗议:“说“玩”那么难听……”
    “少装了,你不是玩是什么?”
    “别这么说,人家向往的是灵肉结合,我可是品学兼优思想高尚的超级优等生,不会只注重外在的肉体的……”
    “是啊,我知道,你还注重“内在”的“深度”,对吧,这一套你留着在老头们面前用吧。”千智受不了地打算换话题,“那个啊……”
    “嘘。”肖玄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迅速露出乖巧可爱的灿烂微笑。
    欧阳希闻端着餐盘,胳膊底下夹著书,正在找空位子。学校餐厅的餐点是免费提供的,可以随意选择,不过他来南高刚教了一个月,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月同样的菜色。
    “欧阳老师好。”
    “嗯,你们好。”
    欧阳长得高高瘦瘦的,斯文干净,样貌算得上端正,不过不注重打扮,戴着黑框旧眼镜,衣服、裤子总是最简单朴素的款式。
    快三十岁的人了,却没什么工作经验,经济上也就很拮据。他来面试的时候教学秘书还特意委婉地告诉他,录用之后每月会发一笔治装费给他。
    但他现在仍然穿得很俭省,只不过把旧衬衫换成新的而已,款式和材质还是没变。
    虽然个性笨拙保守,有些方面天真得很可笑,但他学识确实渊博,为人也认真,脾气又好,在学生当中还是很受欢迎的,一路走过来不少人跟他打招呼。
    “欧阳老师。”一个人影霍然站起,把欧阳吓了一跳。
    “哦,肖玄啊。”
    现在的高中生都很早熟,很难管得住,十七、八岁的少年说话就老气横秋,个子全都跟他差不多高,突然往面前这么一站,确实会给人“找麻烦”的惊悚感。
    不过既然是肖玄,就不必担心了。
    肖玄是南高出了名的全优生,跳级上来的,年纪比其它人小两岁,却一直是高三年级的榜首,又把学生会的繁杂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又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并且次次拿奖,最重要的是,他还是难得的乖乖牌,懂礼貌,守规矩。甚至长得也好。
    老师们几乎都有“生儿子就该生个这样的”的想法。
    成绩、品行、外貌跟他不相上下的学生也是有的,比如卓文扬。但卓文扬成绩好是好,个性就明显冷漠得多,除非必要,不然都不说话,也难得看到笑容。
    而肖玄则连人缘都好得无可挑剔,时时笑得很可爱,也难怪他是“完全不必操心的好学生”第一名。
    “老师,没什么位子了,你坐我们这边吧。”
    “好,谢谢。”欧阳不疑有他,在肖玄对面坐下。
    两人互换了一下眼色,肖玄就不经意似地开口:“老师,你课余时间都做些什么?
    可以说出来让我们参考么?”
    “我?”欧阳认真想了想,“看书吧,上网查查消息,偶尔看电影也不错。”
    “这个跟我们差不多啊,老师的生活,应该和我们有很多不一样才对。”
    “啊……我,我还做家务,买菜什么的。”
    千智等他们进入正题得要瞌睡,直接发问:“老师,你也会去酒吧过夜生活的吧?”
    “咦?”欧阳吃了一惊。
    肖玄忙安抚:“老师你是成年人,去那种地方很正常的吧?总要去喝喝酒,认识一下女孩子的嘛。”
    打草惊蛇的千智被肖玄白了几眼,也学着做出好学生的求知表情,“对啊,老师,那些酒吧不让未成年人进去,我们都很好奇里面是什么样子。老师你一定有去过吧,说给我们听听吧。”
    “这个啊,”欧阳有点为难,但还是认真回答:“其实我也只去过一、两次,想去认识一下朋友。但那种地方不太适合我们,挺乱的,所以只坐一坐就走了。你们读书比较要紧,不要随便去不安全的地方啊。”
    千智憋老半天才咳了一声,忍不住拼命用眼神朝肖玄无声地呐喊:“你看,多么纯情!”
    “嗯,知道了老师。”肖玄脸上没有半点忍笑的意思,反而认真乖巧地点头,看了一眼欧阳手里的书,“老师,我最近在看语言心理学……”
    “咦?真的吗?你也对这个有兴趣?”欧阳有些激动,“开始是有点难,但看进去了,就会变得很有趣的!”
    “是啊,老师,我也觉得很有意思,但有些地方我不太懂耶……”
    “不懂你可以问我啊。”
    “而且好多生词……”
    “嗯嗯,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指导的!”
    “是放学以后到你家去的那种单独指导吗?”
    “嗯,可以的,反正我晚上都有空,家里也有很多相关的参考数据可以看。你肯多学点东西,这是好事……”
    “随时都可以过去吗?”
    “嗯,当然很欢迎。”
    千智又咳了一声,用眼神嘉奖肖玄:“你还真是了不起。”
    谈话眼看要往无聊的学术方面跑,肖玄突然“啊”了一声,朝欧阳伸出手。
    “老师,你这边有饭粒。”
    “咦?”
    肖玄手指在欧阳脸颊上蹭了两下才把沾的饭粒拿下来,可爱地笑了笑,然后放进嘴里,顺便还舔了下手指。
    “老师,粮食不可以浪费的。”
    虽然当了多年的朋友,早就见怪不怪,千智还是被他的肉麻当场思心得连勺子也举不起来。
    欧阳似乎很吃惊,脸都涨红了,半天才“唔唔”地继续低头吃饭,看得出来很紧张。
    “千智你没弄错,他果然是喜欢男人。”肖玄最终得意洋洋抛过来的眼神如是说。
    十月份的天气还是些微炎热,欧阳希闻吃过晚饭,便端了盆凉水在擦拭家具和地板,制造一点凉气。
    同租一所公寓的钟理已经出门了,钟理是他从小认识的好朋友,现在白天在车行做事,晚上就到酒吧表演。跟添置保养乐器的开销相比,赚取酒吧那点微薄的报酬,与其说是打工,不如说是出于个人兴趣。
    欧阳希闻则是在南高担任高中的英文教师。他是欧阳家传统教育模式培养出来的专职读书人,读了很多的书,几乎要读到博士。
    教育是教育得够了,高等教育带来的收益却一点也不明显,他都二十八岁的人了,却还是只靠在大学里担任教授的助手赚一些惨淡薪水,每个月买一些渴望的原文书之后,就几乎要连自己都养不活。
    钟理开玩笑地劝导他“学海无涯,回头是岸”,他当时虽然很生气,最终却不得不承认有道理。
    于是开始为找份稳定工作奔波。但他为人木讷,到外贸公司面试,对方居然考他什么“一只熊走着走着掉进洞里,下降二十公尺用了两秒钟,请问那熊是什么颜色的”之类的脑筋转弯题。
    他虽然脑子里塞着很多东西,偏偏就是脑筋转不过弯来,碰壁无数次后,总算在南高找到一份教职工作。
    校方似乎是欣赏他渊博的学识,和端正严谨的负责态度,而且个人档案上毫无污点。但欧阳希闻知道他有一个隐藏了许多年的“污点”,他的性向。他喜欢同性。
    虽然也为此痛苦过,挣扎过,找了许多心理辅导的书籍来看,最后却还是不得不抱着“没办法啊”的态度放弃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