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可抗力(HE+BE) 作者:蓝淋

字体:[ ]

 
 
    《不可抗力》作者:蓝淋[悲剧+喜剧 双结局版]
 
    文案:
 
    一个是家庭富裕的大少爷(谢炎),
 
    一个是被他家从小收养的孤儿(舒念),
 
    舒念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谢炎,
 
    而身为直男的谢炎能否接受他的感情
 
    正文
 
    舒念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谢炎的情景。
 
    那天太阳很好,他正蹲在院子角落里翻那本有点旧的画册。舒念其实已经看过很多遍了,每一页的图案和故事一闭上眼睛就能清清楚楚在他脑子里凸显出来,真实的立体效果。但他还是看的津津有味,也许因为这是他唯一拥有的一本故事书。
 
    他和福利院里许多小女孩一样都最喜欢那个王子,骑在高高的白马上,有着英俊的面孔和漂亮的衣服,还有威风凛凛的配剑,只那麽一下就打倒了巨龙,把公主从城堡里救出来。
 
    那一页舒念翻来覆去地看,羡慕得不得了。
 
    他也想像公主那样,就像故事结尾写的,“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舒念那年已经十二岁了,可是看起来怎麽都象不满十岁完全未发育的孩子。瘦弱得连站也站不稳。他长大的地方,叫“幸福福利院”。
 
    世界上所有的孤儿院都不会实实在在地叫自己“孤儿院”,而非要用些和事实完全不符的名字。“幸福”,“红心”,“天使”,“仁爱”……这一家也一样。
 
    可惜舒念到现在都还弄不明白“幸福”这个字眼到底是什麽意思。当然,要说快乐也不是没有。比如有记者来采访的时候暂时穿上的新衣服,圣诞夜晚餐里比平时多出来的一片薰猪肉,还有…………没有了。
 
    院子里的孩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被人领养。不管是不是有钱人家,起码能有一对虚假但是珍贵的父母。舒念不敢妄想,因为他并不漂亮也不聪明,在陌生人面前永远都表现得比平常更要命地呆滞木讷。从来没有人会挑中他。
 
    所以修女嬷嬷叫到他名字的时候,他用了比往常更多的时间才反应过来。
 
    “你,就是你,给我过来。”
 
    他把宝贵的画册藏到身後,有点惶恐地看这个朝他招手的衣着华贵的少年。
 
    非常端整精致的一张脸,笑起来一口白亮的牙齿,舒念觉得这张脸在傍晚的阳光里简直像块水晶一样闪闪发亮,还折射出绚烂流丽的光彩。
 
    长得像书上的王子一样的少年毫不客气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捏玩具一样捏他的脸:“啊呀,好可爱!”顺势还抓了他的头发两把:“妈咪,他的头发比爱莉丝的还好摸!”
 
    脸上有点痛,但是不敢哭,只能紧绷着握住拳头。
 
    “小炎,人和狗怎麽能比,别这麽没礼貌!”低低训斥的声音。
 
    “你是女生吗?”
 
    舒念摇了摇头:“我是男孩子……”
 
    “切,是男的啊。”少年失望地放手,重新打量了他两眼,又扯了扯他的脸,“什麽嘛,根本就是女生的面孔嘛,你怎麽会是男生?骗人的对不对?说,你给我说!”
 
    扯得太用力了,舒念眼泪差点掉出来。
 
    “喂,你是不是想哭?”
 
    舒念紧紧咬着嘴唇。修女说过不能在尊贵的客人面前哭,那样是很没教养的行为,会被罚没有晚饭吃。
 
    “喂,你哭呀,哭给我看。”脸上掐得越来越重,恶意地摇晃着手指,“你哭我就不掐你。”
 
    舒念眼睛里已经满是眼泪,但还是用力忍耐着。
 
    “真讨厌,一点都不听话,哭啊!!快哭!”
 
    “小炎,不要闹了,他不听话你就换一个人吧,别太为难他。”
 
    “谢女士,舒念还小,不懂事,”笑着打圆场的是修女嬷嬷,“你们可以看看其他的孩子,他们会更乖一些……”
 
    “不行,我就要这个,”谢炎固执地掐着舒念已经开始淤青的脸,“你快哭!哭了我就放手!”
 
    舒念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晚饭,少年眼里的轻蔑和不屑让他拼命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
 
    “放手吧,小炎。”
 
    “谢少爷……”
 
    僵持了几分锺,舒念始终一声不吭,但眼泪还是漫溢着淌了出来。
 
    “好了!”谢炎很开心地舒了口气,拍着手,“早点哭不就好了嘛。妈咪啊,我就要这个,把他带回去,我要跟他玩!”
 
    舒念吃惊地张大眼睛。
 
    “喂,你叫什麽名字?我要领养你,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了。”谢炎一副大人的架势摸摸他的头,转头看身边的少妇,“妈咪,对不对?”
 
    “要领养他的人是我才对吧,”少妇苦笑着,“他是陪你读书的玩伴,和爱莉丝它们不一样,你可不要乱来哦。”
 
    “反正以後他是我的就对了嘛。”谢炎嘟起嘴巴的样子真像个天使,说出来的话就是两回事了,“我要他做什麽他都得乖乖地做,不然我就要罚他!”
 
    舒念本能地後退两步,躲到修女身後去。
 
    “喂,你过来,我带你走。”谢炎比划着,“以後不住这里,我们住很大很大的房子,还有花园哦~”
 
    舒念抿紧嘴巴朝他惶恐地摇摇头。
 
    “你又不听话!”谢炎张牙舞爪把他抓回来,左右开弓捏住他尖尖的小脸,“给我记住,以後我是你主人,只要你服从命令,乖乖听我的话,我就会对你很好哦~”
 
    “会对你很好。”
 
    这大概是他听过最动人最有吸引力的诺言了。
 
    所以他终於背着简单的小包裹,里面有那本边都已经卷起来的画册,跟着谢炎上了车。尽管有小夥伴细声细气地尖着嗓子在他背後喊:“舒念,你会被骗走卖掉的!”
 
    谢家的豪华在他迈进大门的一刹那就把他那容量有限的可怜脑瓜塞满了,他当时的词汇量远不足以精确描述,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重复:“好大,好漂亮……”
 
    坐在起居室宽阔低矮的沙发上,面前晶莹剔透的水晶盆子里放着华盛顿苹果和加州葡萄,他好奇地望着,不敢想这麽漂亮得陌生的东西竟然是拿来吃的。
 
    谢炎递一个苹果到他手里,示意把它吃掉时他简直恐慌了。
 
    “不用切吗?”
 
    “啊?”
 
    “不用……切成八块吗?”
 
    看谢炎一脸疑问,他胆怯地补充:“整个……都是我的吗?”
 
    谢炎呆了一会儿,半天才说:“是啊,当然都是你的。”想了想,又把整个盆子推过去,放在他膝盖上:“都是你的,你可以全部吃掉,吃完了我让人再送上来。”
 
    “是吗?”舒念缩了一下肩膀,把脸上那大片淤青的形成由来忘得一干二净,抬头感激地用漆黑的小动物一样的眼睛望着他,“你真是好人。”
 
    “啊?哈……那当然了。”谢炎得意洋洋,不知道为什麽,被他夸奖就觉得特别舒服。
 
    这个瘦弱的看起来就让人想欺负的家夥,竟然让他觉得这麽楚楚可怜又可爱。
 
    “好吃吗?”
 
    “好吃。”舒念小口小口地啃,紧张地点着头。
 
    哇,好可爱!
 
    谢炎忍不住又伸手去摸那柔顺的茶色头顶。简直像爱莉丝一样,啊,不,比自己养过的几只小狗都可爱得多,好想抱在怀里哦。
 
    想到做到,当即就往舒念刚刚清洗得干净又清新的瘦小身躯靠过去,一把抱住,满意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只要你乖乖的,想要什麽,就跟我说,我都会给你。”
 
    “哦…………”舒念想起修女嬷嬷跟他们说过,要感谢赐予你们食物的人,要对他们心存感激,就老实地点了点头。
 
    从那一天起,他就是谢家的人了,对外说起来是谢烽夫妇收养的义子,事实上是相当於古时候富人家里的陪读,或者书童;真正的身份,少年时代算是仆人,等年纪大一点的时候,运气好的话,也许就会是管家。
 
    当然,对谢炎来说,就更简单了──他就是那只倒霉的挂掉的名贵宠物犬爱莉丝的替身。主要任务是陪谢大少爷游戏,用安全方式来打发掉无法消遣的无聊时光。高兴的时候谢大少爷会摸摸头抱一抱给点奖赏,不高兴就拿抱枕用力打他屁股,把他压在地板上狠狠扯脸扯得他哇哇大哭才松手。
 
    他没等到王子,倒是等到了一个脾气古怪的饲主。
 
    幸好这个饲主虽然脾气不大好,有的时候还刁钻霸道,动不动就发飙,但还没对他做过比扯脸更暴力的行为。
 
    而且年纪大了,谢炎那家夥应该也不至於再好意思扯他的脸……
 
    床头闹锺响了,舒念迷迷糊糊伸手按掉,然後就本能地摸摸自己的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