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可不爱 作者:蓝淋

字体:[ ]

 
第一章
  
    “哥,你回来啦。”黑发少年从狭小的厨房里探出脑袋对正站在门口换拖鞋的金发少年微笑。
 
  “後面两节又没课啊,你们这学期倒是挺清闲的。别弄了,午饭我来做,你看书去。”承昊啪啦啪啦勾著拖鞋往里走。十次有九次他都会记性很差地把脏乎乎的球鞋踩在刚擦过的地板上,但今天至炫实在把屋子拖得太干净了。
 
  “不用,我快做好了,再给我两分钟炒个空心菜。”
 
  “好啦好啦,知道你勤快,是我想念厨房了行不?”承昊还是把弟弟推出去了。
 
  至炫扒在门口:“哥……你别老把我当小孩子。”
 
  “我没把你当孩子,你长大了,该好好打扮了,小炫,下午没课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吧,我今天发工钱。”
 
  “……不要给我买衣服,哥你那么两件T恤都穿多少年了,连我都洗不干净,上次没把它搓破,下次我就不敢保证了。”
 
  “哎,别小看它,虽然打了很多折,好歹也是鳄鱼的。”
 
  “冬天买的夏装,50块两件。”至炫很俏皮地笑。
 
  承昊觉得自己弟弟真是无人能及地漂亮,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中学时代背过那些酸溜溜的名词佳句竟无一能形容得了他美貌的一分。幸好是男孩子,不然这种长相还真不是件好事,对他们这样几乎没有自保能力的孤儿来说。
 
  他今天心情是真的好,这次做成的CASE拿到不少钱,除去交这月的房租水电,应该还剩不少,至炫的鞋子已经很旧了,他早就琢磨著要给买双新的,看中的那双NIKE一直死拖著不打折,早上路过那专卖店,又特意去看了一次,终於降价了。
 
  承昊读的是计算机,他很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虽然打工占用了太多时间精力,成绩还是不错。现在他会做做有偿的黑客,在各个大公司的电脑系统里打滚。虽然知道窃取人家商业机密不仅是不对这么简单,但是没办法,这是他力所能及的范围里钱赚得最多最快的一种方式。
 
  他是需要钱,或者说,他们需要钱。没有人提供任何的经济援助,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从数目不菲的学费,到每个月的房租,到一瓶1块多的酱油,都要自己来支付。
 
  *****
 
  “智讯,查出来是谁干的了?”
 
  “是,许先生。”叫智讯的高大男子把一份资料递上去。
 
  “大三学生?”尉御翻了两页,“就这样?什么背景资历也没有普通学生而已?”
 
  “是,许先生。”
 
  “那你告诉我,解码的工作,进行得如何了。”
 
  智讯头上微微有点出汗:“对不起,许先生,实在是很难对付,一共有18道口令,哪怕一道输错都会……”
 
  “行了,”尉御挥挥手:“我才知道原来我养的不过是群饭桶。”
 
  智讯惭愧,不敢再做声。
 
  “那给你个简单的事情做吧。今天晚上我要见到他。”
 
  *****
 
  承昊活了二十年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一穷二白的人会被绑架。而且那伙人看起来也不像是要勒索赎金的不良青年,一个个西装革履动作训练有素,做混混做到这份上也太有职业道德了。
 
  那个被称为智讯的孔武男子把他扛到某个房间(不错,真的是扛,所以承昊觉得特别没面子,但也立刻知道两方的实力悬殊,干脆安静地不挣扎了),放下来以後就带著其他人悄无声息地出去。
 
  “你是夏承昊。”坐在屋子里唯一一张皮椅上的金发男人朝他微笑,但眼里全无笑意可言。
 
  承昊觉得他实在是漂亮得仅次於至炫,但气息冰冷,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你电脑玩得不错。”
 
  承昊立刻猜到自己被带来的原因了。他原本就不愿意在拿到想要的资料以後还改动对方程序另设密码,但李政椁坚持要这么做。再怎么觉得愚蠢又危险,拿了人家的钱就得照老板的意思做事。
 
  “虽然你让我损失巨大,但我不打算要你赔钱。”
 
  承昊暗暗舒了口气。他真的是穷人,一笔债务都负不起的那种。
 
  “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嗯?”
 
  承昊点头。不必对李政椁怀有任何内疚,一笔钱一张磁盘的交易而已,没有售後服务这样的责任。
 
  很安静,除了密集的敲击键盘声和两个人轻轻的呼吸。
 
  尉御皱眉:“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你还没有答应要放我安全离开。”
 
  “呵呵。”尉御笑了笑:“看来我是对你太客气,让你搞不清楚状况了。你以为你现在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最後一道口令,输入错误或者不输入30秒,资料就会自动删除,再也无法恢复。”承昊倔强地仰起下巴。
 
  “啧啧,你还是有点脑子的,不过。”尉御顿了一下:“你弟弟叫至炫是吧?唔,真的很漂亮呢。”
 
  承昊猛地一僵:“你……你把他怎么了?!!”
 
  “我哪有。”尉御无辜地:“啊……糟糕,只有10秒了,一颗子弹应该够了吧……”
 
  承昊定定地坐了两秒钟,劈里啪啦打了一串字符,按下ENTER。
 
  “很好。”尉御满意地看著屏幕。想和我斗,你不要太嫩啊。
 
  “至炫呢?”承昊的声音有点发抖,“可以让我见他了吧。”
 
  “啊?他难道现在不在家里等你回去吗?”
 
  这才知道被骗,承昊怒极:“你……你无耻。”
 
  “我说了我没把他怎么样,是你自己不相信。”
 
  承昊恼怒地和那双狭长蛊惑的眼睛对视了良久:“那你现在想把我怎么样?杀了我?!”
 
  “杀人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我以为你学过。”尉御同情地微笑,满意地看到那张小小的脸上更甚的怒意。多好啊,这个男孩子不怕他。
 
  “而且,你刚帮我破了密码,我是会感谢你的。”他扬了扬手里的一张支票,把它塞到承昊的领口里,手指触摸到的肌肤出奇地光滑。
 
  承昊躲了一下,疑惑地望著他。
 
  果然糊涂了,可怜的孩子。尉御很喜欢这种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感觉。
 
  “当然,我一向赏罚分明……你之前的行为,是该受到惩罚的对吧?”
 
  承昊微微张开的嘴巴在发出声音之前就被迅速封住了。
 
  “唔——”猛烈地挣扎著,承昊一拳要打在那张俊美的脸上,小腹却先重重挨了一下子,胃里翻腾而起的的酸水让他从椅子上滑了下来,然後那看起来斯文清瘦的男人轻而易举把他双手扭过头顶,结结实实压在他身上。
 
  “变态……你放手,我不是女人!”承昊拼命扭动身子,脚上乱蹬的力气也一点不含糊,可根本踢不到尉御。
 
  “我知道你不是女人。”尉御为了证明这点似的,手从大T恤下摆伸了进去,在他胸前游移,食指和中指夹住一处突起,时重时轻地揉搓著,很满意地感觉到那一点在手中变的坚硬浑圆,再用力一按,承昊哆嗦著挣扎得更厉害:“你,你变态!要发泄找女人去,我又不是同性恋!”  
 
  “放手,你放手,王八蛋,变态……”裤子拉链被扯开了,承昊惊慌得简直要发狂,“你……手拿出来,不要碰,啊——”尉御的手著迷一般地在他腿间流连,然後探到後庭,一指插了进去。
 
  “混蛋……不要……”承昊又咬又踢,抵在他腰间那硬邦邦的东西已经火热,他吓坏了,这种遭遇完全在他想象之外,也在他承受力之外。
 
  腿还是被强行掰开了,同样是男人体力竟然如此悬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感觉到火热的坚硬抵上自己的脆弱,他绝望地尖叫了一声,眼泪掉下来了。
 
  本来正野蛮掠夺的尉御忽然停了下来,抬头看他满面泪痕,黑色的眼睛里满是无助和恐惧。
 
  尉御放开他,站起身来:“第一次就先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
 
  承昊惊疑地望著他,只犹豫了一秒钟就猛地跳起来套上衣服,拉开门疯了一样地冲了出去。
 
  居然没有人挡他,也不去想後面会不会突然飞来一颗子弹或者後脑勺挨上一棍子,他拼了命地狂奔,一直跑到觉得腿软的时候才心有余悸地停下来,应该是离那个男人很远了吧?!可是问题是,这里又是哪里?!
 
  *****
 
  “居然不做下去,难道你也开始知道廉耻了?”明明一张天使般精致天真的面孔,说起话来却老气横秋的男孩子从窗帘後面走出来。
 
  “在你面前我还不需要害羞。”尉御优雅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你有偷窥这个的癖好我倒是今天才知道。还有,请你以後不要从人家的阳台出入,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不怕我看那你怎么半路刹车了,哦?许先生你不行了,要喝十全大补汤?”
 
  “我不会第二次容忍你污蔑我这方面的能力,乔。另外,对中国的饮食文化如果不是很了解就不要乱说话。”
 
  “你到现在还没跟我解释为什么放过那个小猫呢。”
 
  “这个。”尉御拨拨有点凌乱的头发:“我刚才突然闻到他身上的汗味了。”
 
  “哦天哪,有洁癖实在是个不大好的习惯。”
 
  “我不会改正的。”
 
  “尉御,如果有个好东西,的确是要慢慢享受,而不该像孙悟空吃人参果一样,我同意你这个看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