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警二(强爱系列之二/出书版) 作者:风弄

字体:[ ]

 
书名:恶警二
作者:风弄
绘者:艾利卡
页数:208页
出书日:2014年12月13.14日CWT38
简介:
深夜的公寓里,捧着面条的英俊警官,
终于对上拿著手枪虎视眈眈的黑帮老大。
“把衣服脱了。”
“抱歉,尺寸有点大。”
窃听、潜入、枪击……
敌对的立场,惊心动魄中剑拔弩张,演变成高 潮迭起的强迫性床戏。
当黑道老大撞上精英警司,
到底是不死不休,还是……一同开拓欲生欲死的新航线?
=================
 
恶警2
  
  第一章
  
  “在老子身上装窃听器,每天晚上跑到老子公寓,给老子做面条,姓洪的,你哪条神经不对头?你以为老子不知道?真当老子是白痴啊!”
  “我从没有当你是白痴。我只当你,是我的男人。”
  “呸!男人你的头!”
  “如果你不是我的男人,干嘛那么在意我?”
  “……”
  “今天在菲林公园的那批重型军火,还有那几个笨家伙,是你给我准备的奖品,对吗?”
  低沉悦耳的男声,从容不迫。
  深夜时分,租金高昂的高级公寓区万籁俱静。
  洪黎明充满男性魅力的声波,在有着专业隔音装置的墙面反射下,效果有如立体低音炮般,性感诱人。
  张恒不由自主把手枪攥得更紧。
  枪口不偏不倚,对准警官的心脏位置。
  “那么,如果我存心害你,派人去包围杨北路的百乐俱乐部,你给我准备了什么样的……惩罚呢?”
  张恒哼了一声。
  惩罚?
  唯一的惩罚,当然是死。
  当我这个黑道老大是玩假的呀?
  如果警察真的包围百乐俱乐部,那预先埋在那里的大批高强度炸药可就派上用场了。
  “你为什么不搜查百乐俱乐部?”张恒问。
  “你为什么要找替罪羊去菲林公园帮我解围?”洪黎明反问。
  “喂!现在是老子负责提问题。”
  对准洪黎明的乌黑枪口晃了晃,提醒他现在谁才是有资格提问的人。
  洪黎明看了那把枪一眼,视线往上,缓缓停在张恒充满个性的脸上,笑着问,“你饿不饿?”
  张恒凌厉的眼神,像飞刀一样剐他。
  瞎了眼的臭条子,都被枪指着胸口,还傻乎乎的。
  这是黑帮和警方的正面交锋,随时枪林弹雨的大场面。
  你好歹严肃点好不好?!
  这种时候,问饿不饿这种问题……你当你是在和邻居阿伯聊天啊?!
  装修高档但却遍地垃圾的客厅里,两个高大的身影危险对峙。
  张恒手里稳稳地拿着手枪。
  洪黎明却端着一碗面。
  一碗他花了许多精力心血的汤面。
  一碗才从锅里小心翼翼地倒出来的热腾腾汤面,引人垂涎的香味,飘满了客厅各个角落。
  “老子在问你正事!是谁叫你窃听老子?你们警方到底有什么计划?说!” 香味不经同意,擅自钻进张老大鼻尖,让张老大超级不爽,飙高了声音。
  “汤面热的吃才香。”
  “少他妈转移话题!”
  “冷了就不好吃了。”
  “你是不是智障啊!”英明神武的张老大,对洪警官的美食精神无比抓狂。
  但他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戒。
  发现警官有所行动,张老大立即警觉,枪口往上微挑。
  “别动!”张恒低喝。
  洪黎明端着汤面,往前一步。
  “操你妈!叫了你别动!”
  张恒的警告毫无作用。
  洪黎明又靠近了一步,棱角分明的脸颊上写着淡定,仿佛他手里端着的不是一碗汤面,而是观音菩萨手中的净水瓶,里面一滴仙露,就能邪祟回避,遇难成祥。
  张老大都要气笑了。
  臭条子,你还真把一碗汤面当防弹衣用啊?去死吧!
  张恒手腕一扬,恶狠狠地开枪。开枪前一瞬间,枪口略为往下,避过心脏位置,取洪黎明的膝盖。正要按下扳机,心脏怦地一下,跳得特别大声,手猛地一颤,枪口又硬生生再低一分。
  噗。
  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闷响。
  子弹在客厅地板留下一个小孔,小孔里冒出一缕青烟。
  洪黎明身形停滞了一秒,端着他天下无敌的汤面,继续朝张恒走来。
  “叫你停下,你聋了吗?”
  地板上滴着血。
  子弹没有直接打中洪黎明,但精准地擦伤了他的小腿外侧。
  洪黎明脸色平静得令人毛骨悚然,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楚。
  眼看警官越靠越近,张恒无端打了个冷战。
  “姓洪的,这是你逼我的。”咬咬牙,再次举起枪。
  还没瞄准,耳边忽然传来破空之声。
  眼前呼地一个黑影飞来,重重砸在肩上,砰!地碎裂。
  重物凌空撞击的冲力和滚烫感让张恒一晃神。
  下一秒,更猛烈的攻击正面杀来。
  一直缓步而行的洪黎明,丢出汤面碗后毫不犹豫地出手,宛如在草丛里匍匐多时终于露出利爪的猛虎,箭一样扑向张恒。在张恒扣下扳机前一霎那,洪黎明已成功抢到他身前。
  完全不留情面的一个膝撞,撞得张恒肝肠寸断,眼冒金星。
  咔!
  手腕上一阵剧痛,五指无法控制地松了劲。
  手枪落入洪黎明掌中。
  “你……拿汤面砸我?”张恒捂着小腹,痛得差点蜷成虾米,仍不服输地瞪视拿着枪的男人。
  张老大又恨、又气、又呕。
  这些年江湖闯荡,他被板凳砸过、被石头砸过、被警棍砸过、被金砖砸过、甚至被从天而降的巨型招牌砸过……就是没有被一碗汤面砸过!
  已经凌乱的客厅更添凌乱。
  到处是斑斑点点,汤汤水水,几根软哒哒的带着菠菜绿的面条,含羞带涩,依依不舍挂在张老大身上。
  衣服裤子都湿了,又烫又咸。
  汤汁飞溅到脸上,顺着脸庞往下滑到嘴角。张老大下意识一舔,居然……还是他最喜欢的羊排汤面……
  “你用羊排汤面砸我?!”张恒不敢置信,义愤填膺。
  你真的是警察吗?
  天底下有你这样不要脸的警察吗?
  “对,羊排汤菠菜手工面。”洪警官轻叹一声,显然很惋惜自己的杰作。
  “你用羊排汤面砸我?!”
  “羊排我炖得火候很够,入口即化的。”
  “……”
  愤怒的张老大,忽然卡了壳。
  他发现,原来洪黎明并不是白痴,白痴的,是试图和洪黎明沟通的人。
  刚才枪在自己手上,已经沟通无能,现在枪落到了对方手里,形势逆转,洪警官为刀俎,张老大为鱼肉,还沟通个屁!
  张恒想明白这个,索性闭嘴。
  “死条子,你要抓就抓,要杀就杀。”张恒闭上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洪黎明应该不至于杀他。
  但是枪击警方人员,属于严重罪行。子弹在客厅,伤在洪黎明身上,手枪又是铁证,如果被抓到警察局,张恒就算有一百个律师团帮他辩护都没用,怎么也要吃上几年牢房。
  想起洪黎明小腿上的伤,张恒忍不住睁开眼往洪黎明腿上瞥。
  这家伙,明明受了伤,刚才扑上来动手那下,居然还这么猛……
  还没观察到警官的伤势,眼前黑影忽然变大。
  唇被热感覆覆盖。
  “唔。”张恒张着眼,近距离看着其实开始变得熟悉的警官的俊脸,想着这稀里糊涂的剧情,真是发展得越来越像恶心的肥皂剧。
  窃听、潜入、枪击。
  以警察和黑道的对立身份,剑拔弩张到这种地步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走感情线呀。
  偏偏,洪黎明的吻技这么该死地好……
  “唔嗯——”厚实有力的舌闯进来,一下子把脑子搅得晕晕的,像喝酒后微醉的美好感觉。
  平心而论,张恒觉得自己也没太抗拒。
  也许是审讯室里那两次,实在有值得回味之处,又或许,是自己早就习惯了破罐子破摔?张恒并不是会逼着自己去思考的人,懵着眼睛想了几秒,被洪黎明的舌头在嘴里强盗劫营似的洗刷着,洗掉了所有想法。
  最适合他的,始终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久吻让两人都感到呼吸困难。
  胸口发闷,产生盈盈的热感,仿佛什么在里头燃烧。虽然难受,但也带来难以解释的期待。
  听着耳边传来两人接吻时的啧啧水声,张恒觉得不可思议,即使和夜总会最骚的妞在一块时,也不曾这样yín靡入骨。
  “你还记得我?”男人吻了很久后,退开一点点,看着他问。
  因为缺氧,张恒脸颊微红。
  气喘吁吁地回视他,胸膛起伏。
  “小恒,我一直想着你。”洪黎明说完,又开始吻他。
  那一声小恒,就像一件犀利的武器,刺得心窝一阵发疼发酸。
  张恒一阵恍惚。
  清醒过来后,他的手已经紧紧抱住了面前的男人,舌头疯狂地交缠、吸吮。
  口腔黏膜的每一颗细胞都仿佛苏醒过来,因为男人舌尖的动作而频频颤栗。
  味蕾上,都是洪黎明醇厚迷人的气味。
  “把衣服脱了吧。”洪黎明一边吻他,一边很自然地说,仿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更妙的是,张老大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这沾满了面汤的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确实很不舒服。
  两人一边接吻,一边脱……不,是撕扯。
  像两头焦躁的雄兽,被饥渴催促着,连解开纽扣的耐性都丧失了。
  被扯开的衬衣纽扣蹦到地板上,又反弹起来,散落四周。
  嗤——!两人脚下,多了几块破碎的布料。
  一切凌乱不堪,地板上还摊着滑溜溜的面条、入口即化的羊排、一滩滩的面汤……和洪黎明伤口渗出的鲜血。偏偏是这些又脏又乱的东西,让气氛变得说不出地性感。
  洪黎明咬着张恒的下唇,一直咬到那地方透出诱人的艳红,把张恒按倒在客厅的长沙发上。
  上次,张恒就是在这张沙发上大玩一王大战双后。
  自从在望远镜窥见这一幕,洪黎明就每时每刻都在想,总有一天,要把张恒压在这张沙发上,狠狠地抱到他哭。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原本希望可以再忍耐一段日子,却发现自己,已经忍无可忍。
  两人身材都属于高大型,一人上,一人下,已经把长沙发占得满满。
  处于下方的张恒,衬衣化成一堆碎布扔在地板上,被吻得双眼迷蒙。
  激烈起伏的胸膛,带动上身漂亮的肌肉线条,洪黎明在蜂蜜色的肌肤上念念不舍地摩挲,心里觉得,虽然很养眼,但还是瘦了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