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杨树北街46号 作者:送子香菜

字体:[ ]

 
《杨树北街46号》送子香菜
 
文案
 
招室友之后……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昕,项学 ┃ 配角:许程亮,宋晓楠,肖谦
 
第一卷:蝴蝶
 
第1章
 
清洁工于大妈已经注意那个站在电线杆前面的年轻人好久了。
 
这一片老住宅区的电线杆上到处都是斑驳的广告痕迹,尽管清理了一遍又一遍依旧如日日沐春风的野草。这个小子一看就不是在看广告,肯定也是个找地方贴广告的。于大妈掂了掂手上的扫帚走了过去。
 
徐昕捏着包里的传单一直不好意思往电线杆上贴。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人民警察,这种乱贴乱画的事情要谁来做也不应该是他来做。不过要是再找不到人跟他合租,徐昕真的要过不下去了。
 
上一个室友因为把女友带回家,还在客厅的沙发上happy被徐昕撞到,于是被有些洁癖的徐昕给赶了出去。然后每个月1400块的房租就全落在了徐昕身上。虽然也尝试着找同事来合租,但是单身警察的生活习惯像徐昕这样自律的可是太少了。
 
无奈的徐昕决定求助于贴广告,但是站在电线杆前面才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放不下面子。
 
“广告真是除也除不掉啊……”背后一个苍老而幽怨的声音响起,吓得徐昕一哆嗦,回头一看是一个拿着扫帚的清洁工大妈。
 
“是啊是啊,呵呵呵。”徐昕干笑着回答,斜眼瞄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印好的广告没有露出来,还好还好,“每天收拾这种东西也真是辛苦你们啦。”
 
“辛苦?是啊,清理只是治标不治本,最重要的还是清理源头啊。”于大妈盯着徐昕的眼睛恶狠狠的说。
 
“源头,哈哈,对,源头最重要……”徐昕被清洁工放出的杀气压迫得迈不动步子,却想不出结束对话逃跑的方法。旁边突然传出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徐昕才注意到有一个拖着旅行箱的青年看着这边正笑个不停。徐昕急中生智跑过去拉住青年的胳膊大喊到:“啊,小周,你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让我好等啊!”
 
青年稍稍一愣也配合的说到:“看你那么认真地看广告,我不好意思打扰嘛。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去吧。”说完反倒扯着徐昕直奔附近的小吃部。
 
“嗯……等人吗?”于大妈盯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看了很久,转过身来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个正在往电线杆上刷东西的年轻人,飞一般的冲过去:“喂!贴广告的那个小子,你给我站住!”
 
项学一大早被同居的男友赶出家门,已经在街上转了三个来小时了。本想等过了中午12点再找个旅馆先开个房间凑活几天,没想到却看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幕。拉着有点不知所措的徐昕进了一家小吃部,项学先点了几样早点吃了起来。
 
徐昕被项学弄得有点懵了,愣愣的看着吃个不停地项学半天没吱声,后来才想起来问道:“你把我拽过来有什么事么?”
 
“难道我打扰你跟清洁工聊天了?”项学抬起头翻了个白眼。
 
徐昕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脸腾的红了,讪笑着说到:“不好意思,刚才多谢你了。这顿早饭我请客吧。”
 
项学一摆手:“别,这点钱我自己还是出得起。话说回来,你到底要往上面贴什么?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冒充老中医治什么淋病梅毒牛皮癣的,难道是非法开锁公司?”
 
“厄……”徐昕觉得有点无语,“我是想找人合租房子。”
 
“啊,刚好我正在找房子,既然我们这么有缘,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好了。”项学高兴的打了个响指。
 
“定……定下来?什么东西?”徐昕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思路。
 
“合租的事情啊。一个月多少钱?离这里远不远?交通方便吗?我现在去看看行不行?”项学打量着眼前的人,嗯,看起来是个很整洁的年轻人,模样也不错……主要是个老实人。虽然欺负老实人是不对的,但是遇到老实人不欺负的就不是项学了。尤其是个正对项学胃口的老实人。
 
徐昕有点目瞪口呆:“……一个月700,水电均摊,就是旁边这个楼区,前后都有公交车站。”徐昕看了一眼店里的电子表,“你要是想看的话现在时间还来得……”
 
“那就抓紧时间,正好我东西也不多。”不等徐昕说完,项学从兜里掏出5块钱放在桌上,“老板,钱放在这里了!”
 
被项学扯着离开小吃部的徐昕迷迷糊糊的想,事情是不是有点顺利过头了?
 
第2章
 
徐昕坐在座位上还是有点迷糊。
 
把项学领进家之后,没几分钟就到了上班时间,徐昕还觉得时间太短来不及说明情况,项学已经掏出身份证递给他,让他安心的去上班,保证自己绝对乖乖在家,不放心的话门也请从外边反锁,自己绝不会把他家里东西卷走逃跑。话说到这份儿上,徐昕也只得收下身份证,然后从外面把门给反锁上了。
 
想来想去,徐昕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吃亏的,反倒是自己就这么把人家关起来,家里也没什么吃的喝的,这关上一天也是够受的了。想到这里,徐昕决定午饭的时候回去让项学跟自己一起出来吃。
 
突然,负责接110热线的老王“呼”的站起来,大喊道:“出大事啦!出人命啦!”
 
倒是一旁坐镇的孙队长比较镇定,站起来挥挥手:“老王,说下地点,报警的人是谁,一队做好准备跟我去现场,二队联络下一相关部门做好配合。”
 
其实整个派出所一共就3名警察,孙队长,老王和徐昕,整段话翻译过来就是:“徐昕跟我去现场,老王你告诉市局让他们来人帮忙。”
 
好在所里还是有配车的,出事地点也不远,两人很快就到了现场。
 
报警的是个中年妇女,出事的则是她家的邻居。早晨送儿子上学回来的张太太注意到隔壁大门敞开着,就好奇的探头进去看了看,结果一个裸男横尸客厅,张太太吓得差点晕倒,但还是赶紧打电话报了警。
 
孙队长进去看了看,出来摇摇头说:“不行了,没气儿了,保护现场等市局来人再说吧。”然后就带上张太太回了派出所录口供。
 
根据张太太的描述,死者就是隔壁的住户,平时挺没礼貌的一个人。不过张太太说跟他一起住的还有另外一个年轻人,倒是斯斯文文挺好看的,总是笑呵呵的,平时白天都在家,有时还能在市场碰到,今天却一直没看见。
 
此人自然是有重大嫌疑。根据张太太描述的结果,一个丹凤眼尖下巴的男人相貌出现在了老王的笔下。
 
孙队长异常兴奋,对着徐昕喊道:“小徐,将这幅画发给小区保安,以及周边餐饮商业场所,通知交管部门协助控制出市车辆,一定要在市局的同事们到之前抓到这个小子!”喊完了却发现徐昕站在那没动地方,瞅着那幅画脸上表情非常扭曲。
 
“小徐,怎么了,你认识这个人?”老王也觉得不对劲,小徐这孩子平时虽然温吞了一点,但至少也是个令行禁止的乖孩子。今天这样,不寻常啊。
 
徐昕看着那幅图觉得头都大了,摸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张身份证递给了张太太:“你看,你说的是不是这个人?”
 
几个脑袋凑过来一看,张太太叫道:“就是他!”
 
孙队长激动的抱住徐昕:“好小子,你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吗?找到他你就立大功啦!”
 
徐昕郁闷的叹了口气:“这个人现在被我反锁在家里呢。”
 
开门的时候项学正在拿徐昕家仅存的鸡蛋和面粉摊鸡蛋饼,听到开门声之后,他还很兴奋的冲着门口的方向说到:“幸好你还不算弹尽粮绝,不然我可惨啦!”
 
徐昕在队长和老王的注视下满头大汗,赶紧进厨房把项学拎了出来。
 
“啊啊啊,干什么,糊了,糊了!”项学挥舞着锅铲反抗。
 
“拒捕吗?”孙队长冲上前去反手拧住项学,直接给他上了手铐。
 
“干嘛!”项学被拷得莫名其妙,觉得被拧到身后的胳膊痛得厉害,刚想转身就被老王一拳打到了脸上。嘴里一股温热咸腥的味道,项学知道反抗也没有意义,就势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孙队长一看,抬手把项学拎了起来,问:“老实了?有什么想说的等下去所里好好说啊。”
 
项学舔了舔嘴里的伤口,回答:“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老王气势汹汹的说:“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项学叹了口气,对着厨房里的徐昕说:“把灶上火关了吧。”
 
第3章
 
人带到派出所了,市局的同志们也各就各位了。项学被关在派出所里专门关犯人的小屋里,手铐也没松开。倒是因为项学是杀人嫌疑,给他单独腾了个地方,把之前里面关的什么小偷啥的都教育了一下临时给放了。
 
一看好么屋里什么都没有,项学只好找了个墙角靠着坐在那休息。
 
项学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让人当犯人给抓起来了,自己好歹也是奉公守法自力更生的好公民,虽然那个“好”可能有待商榷,不过自己也想不起来做过什么作女干犯科的事情……就算最近扫黄打非也抓不到自己头上啊?
 
徐昕也在这边直嘀咕,自己怎么就这么巧遇上嫌疑犯了?怎么看项学也不像能拿菜刀把一个大男人砍死的身手啊……边想徐昕还边吃,吃的就是刚才项学锅里摊的那张鸡蛋饼。临走的时候徐昕很听话的去把煤气灶上的火给关上了,看着锅里焦黄的鸡蛋饼觉得凉了挺可惜的,就揣回派出所了。要说这饼的味道还真不错,火候也刚刚好,难道说项学很擅长做饭?那是不是也很擅长用菜刀呢?徐昕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坐立不安的等市局同事们现场侦查的结果。
 
“吃什么呐,还挺香。”孙队长现在也没了事干,只好来找徐昕聊天。
 
“哦,鸡蛋饼,项学烙的。”
 
“项学?那个嫌疑犯?”孙队长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徐昕,“这你也敢吃?下毒了怎么办?!”
 
“都快吃完了你才说!”徐昕差点被这句话噎死,“再说他是做给自己吃的,怎么会下毒啊!”
 
“这可不好说……”身后老王很八卦的说,“听说死的那个男的是个同·性恋,八成那小子是他相好的,万一是先杀人再自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