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对抗 作者:凌影

字体:[ ]

 
 
对抗  by  凌影
 
 
楔子 
 
 
 
我的对面坐着一个狐狸眼的男人,他皮肤微黑,眼角象锦鲤的尾巴一样向上弯起,俏皮地眨巴着眼睛,一个劲对我笑。 
 
他的头上戴着雪白的纱巾,围拢着面部,在每小时近百里的风速中,他高大宽阔的身形裹在一片雪白中间,仙灵一样飘逸,幽鬼一般疯狂。 
 
他的话语在狂啸的风暴中,仍然清晰无误地传导过来。 
 
他问我:“水银,你说,这世界上最永恒不变的是什么?” 
 
“是沙漠。”我毫不犹豫就回答。或者说,是永无止境的干涸和饥渴。 
 
我的喉咙象着火一样干渴,沙粒被急速的风卷动着,象无数荆刺的鞭子般抽打在我的脸上,身上,我们的直升机在风暴中左摇右摆,几次险些把坐在舱口的我扔进沙漠中心。 
 
广袤、残酷的撒哈拉沙漠,我怀疑要不了一刻我们就会被它吞噬。 
 
可他却蛮不在乎地安慰我:“不用担心,这不过是过路的风,很快就会平息--我骑着骆驼都可以抵御它,何况我们在飞机上。” 
 
“我们在风暴的正中心。”我提醒他。 
 
“哦。”他应了一声,好象刚刚恍然大悟:“也许这场风暴会把我们卷到北大西洋去?” 
 
我没好气地瞪着他。 
 
我们的燕型直升机,它的尾部是少有的复古型设计,象燕尾的剪刀一样,装配着两副尾翼螺旋,用以维持沉重机身的平衡和方向,是值得骄傲的设计。但在风暴的袭击下,它们就如同两只找不到北的傻鸟,带着我们整个机身天旋地转。 
 
我感觉自己好象迷失在宇宙的黑洞之中,象一堆废料般被卷进不知名的空间,或者被搅得粉身碎骨。 
 
当我四肢发软,放松手中的护栏即将从机舱里掉下去,一只宽厚的手拦着我的腰,接着另一只伸过来,将我托起来,就象一位慈详的母亲怀抱婴儿。 
 
我重新被扔进机舱最里面,狼狈地痛苦呻吟,引得他一阵嘲笑。 
 
“水银,这下你可又欠我一条命。” 
 
我哼两声,蛮不在乎地说:“好吧!好吧!我这整条命都是您的,随时听凭处置,王子殿下!” 
 
他的笑声从纱巾下面传过来,沉重而有力,如同鼓点一样敲打在人的心上,每个措辞都铿锵有力。 
 
这个男人是撒哈拉最大部落的首领,那是在古老的埃及王国,他的祖先统治着这片土地和数以万计的游民,现在最年轻的当权者拥有一顶更加冠冕堂皇的顶戴--阿诺阿王子。 
 
其实埃及早已取消了君主制,所谓国王大臣不过是腐朽败落的封建王朝,然而被俘役多年的臣民,就是习惯了皮鞭的羔羊,对新的当权者仍然诚惶诚恐,他们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对阿诺阿的尊重,于是为年轻潇洒的他取了一个极富浪漫主义的称谓--王子。 
 
事实上阿诺阿的血统既不属于皇室,更加没有领袖的风范,他是一个来自沙漠中心的恶魔,可以呼啸着用沙暴埋没一切。 
 
 
 
不知不觉间,周围的风暴已经平息了,直升机的行驶渐渐平稳,轻盈的燕子优雅掠过长空。 
 
阿诺阿突然又想起他那个永恒的问题:“水银,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我已经焦躁不堪,也许是连日来的高温把我的血液烤灼得沸腾起来,我很容易愤怒,即使是面对微笑的王子,仍然是无礼至极,大喝道:“你给我闭嘴!这是什么鬼问题!” 
 
可作为我长久的伙伴,阿诺阿他早已经习惯我的反复无常,时常我象个冲动的蝎子一样被激怒,扬起尾针虎虎生风,可在他面前我仍然显得那么渺小。 
 
他可以沙漠般宽广的胸怀,容纳小小的我。 
 
这个男人有时候温柔得令人心疼,但大多数时候都恶劣得让人心碎。 
 
这世间最永恒的是什么?是水银的多变,我以为他的答案是这样。 
 
没想到王子微微一笑,说道:“是水银的执着--最永恒。” 
 
我起初听到十分愕然,看他认真的表情,我真想大笑。 
 
“我执着?”翻个白眼,“我在执着什么?” 
 
“你可以恨一个人,恨那么多年。追逐一个影子,那么远的距离。”王子轻咳一笑,道:“这需要怎样的恒心。” 
 
“不,这只需要一个擅于教唆的伙伴。” 
 
我轻蔑地瞥一眼阿诺阿,他本从一旁取过水袋要递给我,乍然停在半截,他与肤色相比显然过于白皙的手臂,可笑地僵在半空中,动也不是静也不是。 
 
“王子,你要记得,十三年来,不是我在恨他,不是我在追逐他--而是你。我不过是你的一个工具。”我笑道。 
 
王子的额头青紫起来,虽然他的大部分愤怒都藏在白纱之下,但他颤抖不停的身体,早已经把这满溢的怒意透露出来。呵呵呵,真有趣,同样的把戏,不管我玩多少遍,王子仍会象实验台上的青蛙,对接触到神经的尖针做最忠诚的反应。 
 
王子突然一把撕下头上的纱巾,满脸晦色阴云,倾尽撒哈拉的金黄也无法隐饰,他的眼睛恶毒地瞪着我,他一定在心里痛骂我的虚伪。因为与王子的仇恨一般,但我却从不肯把愤怒表达出来,宁可烂在心里。 
 
因为王子总是自信满满地认为,我们下一刻就可以找到他。 
 
但我很清楚,我知道这是一场无望的追逐,对方在游戏,可我们已然倾尽全力,连灵魂都捐献给魔鬼。即使我们有一天在绝望的挣扎中湮灭废土,仍然会从坟墓中伸出自己腐烂的爪子,执着地,恨,恨,恨。 
 
 
 
这个人是,达斯狄埃尔。 
 
我是在王子的叙述下才能够了解他,但也仅仅是表面,王子说,那是一个周身都裹在玫瑰花瓣中的男人,他的一呼一吸都是落樱缤纷。 
 
他的皮肤晕染着粉红的光辉,如同有一层薄薄的雾飘浮在他的四周。所以,第一眼,你是绝对无法看清他的长相的,因为在那一刻你已经震惊得无法思考。 
 
当你的视野穿透迷离的帐网,用手指轻拔开他脸上的薄纱,你会注意到的就是那双眼睛。 
 
但那目光的锐利,会瞬间穿刺你的灵魂,那刺上满上荆棘,棘刺上涂满毒药。 
 
没有人可以在他的注视下从容地生存下去。 
 
就象我和王子,都是经由他的挑选,被摆弄在股掌之中。 
 
 
 
王子的叙述很简短,却比画家的笔触还要精确,不需勾勒成图,我就可以将这个身影,与我记忆深处的重叠。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对他的记忆竟然那么清晰。 
 
在我16岁成年的那场晚宴上,同时也是我战场归来的父亲凯旋的庆功宴,会场上被狂欢的军官占满了,他们衣衫不整,喝得酩酊大醉,互相搂抱着吵吵嚷嚷,毫不隐饰地展露他们平常包裹在庄严军装下的粗莽和野性。我虽然从小跟这些父亲的手下们打闹在一起,可也许是流淌在贵族血统中的纤弱和保守,对于他们过于狂热的拥抱避之不及,在一片嘲笑声中逃上楼梯。 
 
二楼的内侧是父亲的书房,这片禁地是从来不允许我进入的,但父亲并不知道,年幼的我根本对他的训诫蛮不在乎,父亲的密室是我童年的乐园,我早就在墙的另一侧发现了一道不为人知的入口。 
 
大门紧锁,我只好从那道秘密入口进入,但就在我在窄小的通道里爬动时,空气中却传来一个男人急促的喘息和呻吟。 
 
那声音非常熟悉,是父亲的,但我却从没听到他发出这样绝望和痛苦的呻吟。 
 
通道爬到尽头,就是父亲书房中的壁炉,因为长年未用,壁炉里面干干净净,又是个好的隐身之地。 
 
我焦急地想从穿过壁炉的围栏去看看父亲怎么样了,却被一个声音喝止:“你不要过来!” 
 
是父亲在大喝,我吓了一跳,以为他看到我,但父亲背对我站着,身体瘫软在书桌前面,气喘吁吁地说话,但却不是对着我。 
 
书桌的另一面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银灰色的礼服使他显得身形修长,但当我再抬头想看清楚他的样子时,眼睛却突然剧痛起来,却突然视线模糊,当我揉揉眼睛再看时,男人已经走几步,壁炉的高度无法看到他的脸。 
 
我的父亲浑身颤抖,他坚硬的拳头重捶在书桌上,他的声音悲愤至极,他的呻吟仿佛是由微弱的心脏发出,每个音节都是血肉交织。 
 
而男人面对我可怜的父亲,态度却从容,他纹丝不动,象一尊雕像,一尊散发着魔力的雕像。 
 
而父亲就在他的漠然注视下全盘崩溃。 
 
那一刻我真的以为,他在用目光谋杀我父亲。 
 
我真想冲上去解救我的父亲,但我缩在壁炉里面一动不动,因为恐惧,也因为这诡异的气氛。 
 
这时候父亲突然说话了,他再一次大喝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他还挥舞着双手试图推开面前的什么,但那男人根本没有靠近他,我被父亲的动作吓坏了。 
 
“达斯狄埃尔,你究竟想与我交易什么?难道你认为将这一切公之于众对你有什么好处?”父亲突然立起身来,对他大喝,他的声音那么流畅清晰,几乎要让我以为刚刚失控的是另一个人。 
 
我听到男人轻轻的笑声,淡得象云朵一样,却轻绵地拍在心坎上,顿时觉得暖融融的。 
 
“你笑什么!”父亲怒吼:“我是不会畏惧你的!我从没有怕过任何人,即使是魔鬼!” 
 
“对,因为你自己就是魔鬼!所以你毫无罪恶感,告诉我,您利用这场战争得到了什么?” 
 
“我得到了我应该得到的!”父亲吼道:“那都是上帝赐予我们的!” 
 
“上帝难道教您从别人那里掠夺?” 
 
“那只是战争的胜利品!” 
 
“那是用战争来掩饰自己的罪行--我想总统并没有命令您去焚烧村庄屠杀无辜,夺走平民手中的黄金财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