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解铃+番外 作者:乐乐威斯(下)

字体:[ ]

 
☆、08 解
 
  “看吧,我就说先让他休息一阵,你们非要折腾他。”夏穆蹲在床边用手背抚摸宝贝热烫的脸。
  
  “错了,不是‘你们’。”路卡把点滴液挂好,目光不离宝贝上下起伏的背脊。
  
  “打这么重,你该劝一劝。”芦绍宗脸色阴沉地站在一边,不敢碰宝贝,担心碰了要疼醒。
  
  “好了好了,就我一个人不对!”韩封拿出宝贝耳朵的温度计,小瑀峰垫起脚凑上前看。
  
  “三十九点五度!爸爸发烧了!”
  
  韩育陵吹了一晚冷风,回来又光着屁股出一身汗,让路卡上药时,忍痛一声不吭,憋着憋着就不知不觉晕过去。
  
  难为了众干爹,不能叫医师过来,宝贝那伤他们连小瑀峰都不让看,医师看见还得了?恐怕会起诉韩封恶意伤害他人。于是男人们只能自己动手收拾宝贝,还好为了这小心肝,他们都定期更新急救执照,基本的医药注射也都懂,路卡甚至还去上了短期的中医课,针灸拔罐推拿这些他都合格,其实他们这四人,现在要改行去当护士都不会太迟。
  
  “嗯,这样刚好。”韩封冷不防这么一说,抬眼看芦绍宗,“叫他来吧。”
  
  芦绍宗沉思片刻,点点头便出房。
  
  “叫谁来呢?”小瑀峰好奇地看周围的大人们。
  
  “叫外卖,小峰想吃什么呢?”夏穆牵着小瑀峰出去,小瑀峰不舍地看了眼爸爸,跑回来亲了亲爸爸脸颊才出去。
  
  房里,韩封和路卡面面相觑。
  
  “不问他意见?”路卡问。
  
  “这不容易。”韩封轻抚宝贝柔嫩的耳根,“他需要时间。”
  
  在韩封眼里,他看着宝贝站起又倒下多次,叫他怎么放心?他永远不会,他会放手,会走开,会站在很远的地方,严厉要求宝贝坚定地踏稳脚步,面对这个只凭善良是无法生存的世界。
  
  他会让宝贝以为最大的依靠就是宝贝自己,让宝贝习惯应付孤单,因为这是训练求生意志的方法。
  
  但是,宝贝永远不会真的孤单。即便宝贝做好了独立应对一切困难的准备,他的后盾仍然会不弃不离,甚至会在他无法察觉的情况挡在他的前头。
  
  没有人应该永远孤单,即使你能够。
  
  在爱你的人眼里,孤单是不对的,在爱你的人眼里,你永远不会强悍得所向无敌。
  
  骆禾羽晚饭时间后带了一盒精致又美味的手工杯子蛋糕来,把正在苦恼地做作业的小瑀峰逗得喜滋滋,小孩儿舌尖馋,抵不住零食的诱惑,像爸爸。
  
  韩育陵仍睡得沉,房里暖气暖呼呼,他侧躺着盖了两层薄毯,胯间夹个枕头,额头贴个退烧贴,他大干爹韩封,无微不至地用水袋给他降低体温,把他当个比瑀峰还小的稚子照顾。
  
  骆禾羽观察了一阵,摇头苦笑。
  
  “我是个废物。”
  
  “某种程度上确实是。”韩封才不跟他客气。
  
  “唉——”骆禾羽扬颈长叹,“我活该。”
  
  “给了你七年时间,我还挺惊讶,你连捋他根毛都做不到。”
  
  “确实愧对了你的恩德。”
  
  “还是老话,对你,我不会挡也不会帮,你有本事可以来抢,但我想你这辈子是做不到了,看开点哈!”韩封站起身,拍拍骆禾羽肩膀,让出床边的位子给他。
  
  骆禾羽坐下,双手交握搁在腿上,低头凝视韩育陵安稳睡相,除了工作,他不曾有机会这么靠近韩育陵,而韩育陵不会走开。
  
  扪心自问,除了工作,自己又凭什么要韩育陵别走开,别避开自己,别用陌生人的态度对待自己?
  
  骆禾羽仔细思考,事实穿帮,对自己似乎不是坏事,那至少让他知道,眼前这个目标,他已没有努力去争取的空间,当他在还有努力空间的时候,他选择了离开、旁观,和保持安全距离,那便使他离目标越来越远。
  
  即使他没有退后,韩育陵也没有理由留在原地等。
  
  “碰一碰他。”韩封耐不住性子了,好吧,他没生过儿子,但宝贝已完全激发他身为人类基本都有的为父天性,他知道做父亲的会有多渴望能贴身感受到孩子的呼吸、心跳,和温度。
  
  “我没有资格。”骆禾羽无法掩饰落寞的情绪,以及后悔莫及的挫败,他弯身,抬手扶着额头,看着自己的脚。
  
  “切!”韩封踏步上前,两手分别抓起韩育陵右手和骆禾羽的左手。
  
  “我相信你爱他。”韩封让两人的手交握,用自己的手稳住,“我相信,即使你爱的人恨你,你依然可以祝福他。”他低声说。
  
  “我实在很难明白。”骆禾羽想笑,但嘴角无法听从他的控制,拉平着,颤抖着,“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能说出这种话?”
  
  “会说怎么样的话,取决于听的人是谁。”韩封松开自己的手,双手抱着胸,语气极无谓地说道:“我想我应该没有说过,我恨我的父亲,小时候,不懂事,恨他没给家里好日子,我诅咒他,每天诅咒他‘去死’,‘去吃/屎’,结果他吸毒、运毒、贩毒,私吞利益,最后给老大干掉了,他的老大的老大,后来成了我干爹,我觉得我的诅咒应该是见效了,实现我诅咒的人,就是我干爹,所以因果报应,我为这诅咒付出很大的代价。”
  
  “总而言之。”韩封踢骆禾羽的脚:“别诅咒他。”
  
  “怎么可能?”骆禾羽站起身,放下韩育陵的手,再快速擦自己发红的眼。
  
  “那你能不能让他别诅咒我?”骆禾羽给韩育陵整了整毯子。
  
  “我还蛮想这么做。”韩封用力搭骆禾羽肩膀,另一手轻轻地去捏宝贝透红的脸蛋,“可惜这小子不会。”
  
  “真是伤脑筋。”韩封在床边蹲下,凑近宝贝的脸,宝贝鼻子呼出的气还是偏高的温度。
  
  “一点也不像我。”宝贝像他,走过了不容易的人生,宝贝不像他,没有为了自身的利益践踏别人,宝贝会比他幸福,宝贝的幸福会比他长久,他相信。
  
  韩封低头亲吻宝贝脸颊,他让这个充满祝福和爱惜的吻,停留了很久。
                      
作者有话要说:晚点会再更~ 喂宝宝吃糖~骆爸从这边开始退场了,以后再出场就要等番外了,还有,顺便招了,骆爸的模版其实是虎叔~~
 
 
 
☆、08 解
 
  
  夜晚,止痛药效过了,韩育陵朦朦胧胧苏醒,伤口如预期的不让他好过,清晰地给他感受皮破血流的火辣刺痛。
  
  韩育陵动了动肩膀,侧躺着太久很酸,发觉手腕给长状的布料缠住了,梆得并不紧,腿如是,背部则有厚厚软软的东西贴着,他很快就理解这是避免他翻身的措施。
  
  视觉适应了黑暗,韩育陵看见眼前躺着个人,只脚下披了毯子,这人的身形比他所记得的单薄,原来体重轻了六公斤可以看起来瘦那么多。
  
  虽然身后的隐隐作痛是拜这人所赐,但看到他的一瞬间,韩育陵便可以忘却身体的所有不适。
  
  韩育陵伸出手握住韩封手腕,拉着借力让自己挪近些许,突然听见床头有硬物掉下来的声音,宁静的夜晚中非常响,他抬头想看是什么东西?他不记得自己床头摆了容易掉下来的摆设。
  
  “是机关。”身旁传来韩封沙哑的声音。
  
  韩育陵把头躺下,和侧过头来的韩封四目相接,韩封居然设了机关以便知道他睡醒。
  
  韩封撑起上身,点亮床边的黄灯,掀开宝贝身上的毯子凑近前细看,确认伤口没透出血。
  
  “疼吗?”韩封掩上毯子,隔着毯子揉揉宝贝大腿。
  
  韩育陵摇头。
  
  “想吃东西?”
  
  韩育陵摇头。
  
  “给你拿水。”韩封说着就要下床,韩育陵赶紧趋向前用力拉住韩封,扯脱了他腿上和腰上缠的蝴蝶结,那还真是蝴蝶结,不知是哪个干爹的趣味?
  
  “封哥,你躺着吧。”韩育陵不忍心干爹牺牲睡眠伺候自己。
  
  “没事,封哥也渴。”韩封笑笑,抚开宝贝的手,下床拿了保温瓶再回到床上,自己意思意思啜了口,才把吸管递到宝贝嘴边。
  
  韩育陵用手肘把上半身撑起来,含着吸管喝水,顺便好好地端详韩封脸庞。
  
  暗淡的灯光照耀下,韩封眼尾和额头的纹路更反映出他的沧桑。
  
  韩育陵喝够了,趴躺下来,脸枕在自己手臂上,依旧注视着韩封。
  
  “真的不饿?”韩封边说边转身把水瓶放到地上。
  
  “封哥,你有没有话跟我说?”韩育陵问。
  
  “你想听什么?”
  
  “你不会没来由减肥,你身材本来就很壮,那一点点肚子你都不在意。”韩育陵噘嘴。
  
  韩封躺回床上,摸摸宝贝脑袋说道:“只是场小病,小手术,都好了,完全没事。”
  
  韩育陵皱眉,又靠得韩封更近,抓住韩封臂膀,不悦地道:“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老子就不乐意告诉你,你有意见?”韩封挑眉。
  
  韩育陵热脸贴了冷屁股,心里不甘,但又拿不了韩封怎样,便趴回手臂上,把脸撇到另一边去。
  
  韩封替宝贝拉好毯子,拍拍宝贝弯曲的背椎凹陷:“你呢,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不过不乐意说。”韩育陵学着韩封的口气,以为韩封会买帐,露露口风是患得什么病?什么时候动的手术,岂知韩封手掌立刻离开他背脊,紧接着给他屁股赏了一下。
  
  “啊!”韩育陵疼得马上半侧过身去,韩封那么轻轻一掌便提醒了他屁股伤得有多凄惨,随便一下就打中肿起的破皮伤痕,真悲哀,这屁股痊愈之前他对韩封和任何一位干爹都必须言听计从……
  
  “说不说?”韩封侧趟过来盯着宝贝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