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凿陵+番外 作者:乐乐威斯(上)

字体:[ ]

 
 
文案
 
炎育陵品学兼优、才貌兼备,是师长心目中的标准好学生,同学口中的校园风云人物。
他有个爽朗的父亲、美丽的母亲,可爱又贴心的弟弟,在外人眼里,他是培育自一个幸福家庭的温室花朵。
 
然而,任何一个家庭都有外人不知晓的一面。
 
炎育陵自懂事起就承受母亲的严格教育,直到弟弟出世,教育即演变成不公平待遇。
或许长子就该这样??他这么安慰自己,更不敢问母亲是不是讨厌自己,
只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母亲的骄傲,无时无刻都在咬紧牙关,努力完成母亲给自己设下的不合理目标。
 
人始终不是机器,年复一年,炎育陵终于忍无可忍。
十八岁那年离家出走,才发现一个人讨生活是如此艰难,甚至卷入了黑道纠纷,以致要离乡背井躲藏起来。
 
当以为不幸就是自己的命,决定自甘堕落的那一刻,黑暗竟送给了自己一道曙光。
 
时隔数年,头顶一圈‘偶像明星’的亮丽光环返回家乡,那个曾经让人称羡的家庭早已面目全非。
 
对家人的爱与恨,究竟该舍弃哪一部分?
如果裂痕一开始就存在,是否还有修补的必要?
 
内容标签:宅斗 娱乐圈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炎育陵 ┃ 配角:叶雅,炎允赫,炎育旗,韩封,路卡,骆禾羽 ┃ 其它:训诫,轻耽美
 
 
  第一章
 
  五、四、三、二、一……
 
  铃!
 
  放学锺声终於响了,从五分锺前起就开始倒数计时的炎育旗差点就要跳起来欢呼,还好被坐在一旁的班长给及时拉住了。调皮地向班长吐了吐舌头,安分地和全班同学一起起立、行礼,道声‘谢谢老师’後,他便飞也似地冲出教室。
 
  背著比平时重了一倍的书包,脚步却是轻快的。炎育旗向同学借了一套漫画,迫不及待想要拿回家给哥哥炎育陵看,这漫画哥哥只买了两本就被母亲禁止买下去,炎育旗心想若是自己借回来的,母亲应该就不会有异议。
 
  回家的路上,他不断在心里埋怨学生车司机怎麽不开快一点?车刚驶到家门,司机还没完全刹车他便跳了下来。一进屋,鞋子还没脱他就大叫:“哥!我借到你喜欢的漫……”
 
  话说到一半就停住,因为客厅里的气氛不妥。
 
  炎育旗安静地把鞋袜脱下,一边偷瞄面色铁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母亲,还有面向墙跪在客厅角落的哥哥。
 
  哥哥的裤子褪到了膝弯处,裸露的臀部和大腿上布满了交错的青紫伤痕。这情境炎育旗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了。
 
  炎育旗悄声走到沙发旁,看了看母亲脸色,再坐到母亲身旁。
 
  “妈咪,为什麽打哥哥?”
 
  叶雅没有回答小儿子的问题,转过头问受罚的大儿子:“自己说,为什麽?”
 
  炎育陵被弟弟看见自己挨过打的样子心里已经很不舒服,此时母亲当著弟弟的面责问自己,他就更觉丢脸,赌气不肯出声。
 
  叶雅见状,立马拿起搁在茶几上的藤条往大儿子走去。
 
  “妈咪妈咪!我不问了!你别打哥哥啦!” 炎育旗横臂挡在母亲面前,见母亲皱著眉头,忙继续替哥哥求情:“妈咪,哥哥明天还要上课,不要打了好不好?求求你啦!”
 
  “哼。”叶雅哼了哼,把藤条随手丢在沙发上,“看你弟弟份上,我饶了你!” 丢下这句话後便离开客厅到厨房准备晚餐。
 
  炎育旗想要关心一下哥哥,但还没走近,哥哥就低沈著嗓子冷冷道:“走开。”
 
  知道哥哥爱面子,此刻应该是宁愿没有人去理会,炎育旗只好静静回房。
 
  洗过澡回到饭厅,看见哥哥还在罚跪,炎育旗暗自算著时间,若比自己早下课的哥哥一放学就挨罚,那麽已经过了四个小时啊……
 
  踌躇著该怎麽向母亲替哥哥求情,父亲正好就回来了,炎育旗暗自祈祷父亲这回能够成功说服母亲放过哥哥,不过哥哥到底是犯了什麽错。
 
  炎允赫一推门进屋,就看见大儿子带著伤痕累累的屁股罚跪的惨状。摇头叹了口气,走到儿子身後轻拍儿子头顶,柔声问:“又怎麽惹你妈咪生气了?”
 
  “没什麽。” 炎育陵嘟哝道。
 
  “没什麽?” 叶雅陡然自饭厅转出来,“逃课居然还说没什麽?我怎麽会教出你这样的儿子?” 边骂边走到客厅把藤条拿在手上,声势汹汹大步来到儿子身後。
 
  推开试图挡在儿子面前的丈夫,叶雅扬起藤条,重重朝儿子已没有一处好肉的屁股上抽。
 
  炎育陵紧咬著牙不想喊痛,可母亲连打了三十几下他便再忍不住,断断续续发出极力压抑却止不了的呻吟。
 
  “老婆,够了,唉!已经流血了!” 炎允赫在一旁小心地劝,他知道妻子吃软不吃硬的脾气,所以不敢去抢藤条。这麽做的下场多半是自己今晚会被赶出睡房,并且儿子也会被打得更惨。
 
  炎育旗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看著哥哥痛得双腿微微颤抖,鼻子一酸,眼眶便聚满了泪水。
 
  “妈咪……不要打了……”
 
  听见小儿子哽咽,叶雅即刻停手,扔下藤条上前安慰小儿子。
 
  “妈咪不打了,小旗乖,不要哭不要哭……”
 
  炎育旗患有哮喘,哭起来很容易就会发作。
 
  炎育陵虽庆幸可以不用再挨打,心里却免不了委屈。自己从小被母亲严厉管教,考试拿不到满分就得挨打,今天他逃课,校方很快就通知了家长,他一回家就被拧著耳朵挨一顿骂,再吃一顿藤条炒肉,最後还得罚跪整整六小时。
 
  炎允赫见儿子被打成这样,实在心有不忍,伸手要把儿子扶起,儿子却甩开他的搀扶,膝盖不肯离地。
 
  “别跪了,唉,打成这样,爸给你敷点药……”
 
  “还有两个小时。” 炎育陵打断父亲的话,视线直直瞪著墙壁。
 
  “他那麽倔,别管他!” 妻子的声音自饭厅传来,炎允赫无奈,只好拍了拍儿子肩膀,到饭厅去享用晚餐。
 
  炎育陵知道自己今晚是没得吃了,偏偏午餐他因为忘记带足够的零用钱而来不及吃就回家,现在可是饿得前胸贴後背,比挨打还难熬。
 
  炎育旗时不时偷偷瞄向哥哥,看见哥哥被打得五颜六色的臀部和大腿已经明显肿了一圈,心里不禁很气母亲下手那麽重,於是整个晚餐都吃得闷闷不乐,不像平时一样,边吃边说学校里的趣事。吃饱了他也直接回房,说要温习功课,不陪父母看电视了。
 
  正当客厅里的电视播放晚间新闻,炎育陵亦跪足了六个小时。他忍著痛把裤子提上,站起身的时候,双脚的麻痹也折腾得紧,得靠扶著墙才能挪动脚步。本打算静静回房,可才走了两步就被母亲给厉声叫住。
 
  “给我过来!”
 
  炎育陵咬著唇,不甘不愿走到沙发旁。
 
  炎允赫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道:“老婆,今天的惩罚够他受了,让他回房休息吧。”
 
  “说一遍你做错了什麽事。” 叶雅没有理会丈夫,严厉地瞪著大儿子。
 
  炎育陵吸了口气,简洁地回答:“逃课。”
 
  “为什麽逃课?”
 
  “去比赛。” 他是为了参与一个非校方举办的篮球比赛而逃课。
 
  “我不是要你从中学开始就不再打篮球的吗?学校的篮球队你没进,居然跑去外面打,你说你是不是存心跟我唱反调?”
 
  炎育陵沈默以对母亲的责骂,他实在痛得不愿再挨打,更不想被母亲甩巴掌把自己掴成猪头,这样一来去到学校谁都知道他被体罚,所以心里再不甘也不敢顶嘴。
 
  “儿子就是喜欢运动,你就让他打吧!反正他成绩不坏。” 炎允赫尽力帮儿子说好话。
 
  “不坏?他上次的小考有三个科目退步了!”
 
  炎育陵暗自纳闷,虽说是退步,他依然是班级第一名,可却还是得照惯例挨一顿藤条。
 
  “我以後不打了,这是最後一次。” 炎育陵抬起头直视母亲,语气中没有一丝情感波动地问:“满意了吧?”
 
  炎育陵知道自己的态度很差,和小自己五岁的弟弟简直天差地远,得不到母亲宠爱亦是理所当然。可知道归知道,脾性如此他也没办法说改就改,更何况现在皮肉和空空的肚子正一齐在抗议,叫他怎麽能给个好脸色?
 
  叶雅因儿子冷漠的反应一怔,心里有点内疚,不过还是不肯卸下严母姿态,怒斥:“算你懂事,回房去温习功课!”
 
  炎育陵含糊地应了一声‘是’,才一步一艰难地上楼回房,关上门後便瘫倒在床上。跪了大半天腰酸背痛得厉害,正想就这麽睡著,却听到敲门声。
 
  “育陵,让爸爸进来可以吗?” 父亲边敲门边道。
 
  “唉……” 炎育陵爬起身去开门,见父亲提著家用药箱,便伸手接过,不耐烦地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伤在後面你怎麽自己来?” 炎允赫径自走进儿子房间,顺便把药箱再拿回手里,再伸手拍一拍儿子床褥。
 
  “来,趴著。”
 
  炎育陵没有照做,依旧直挺挺站在门边,撇过脸看向堆满母亲给自己准备的课外作业的书桌,不想在父亲面前表现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又不是第一次,我可以自己来,而且就算不擦药也会好。” 炎育陵边说边走到书桌前收拾,本来想干脆坐下来假装忙功课,可拉开椅子了却没有勇气坐下去。
 
  炎允赫知道大儿子倔强好强,个性独立之余自尊心也很高,快十七岁了还被脱下裤子打一定已经很难受,若还要他再把裤子脱下来让人擦药,等於再要他难为情一次。
 
  “要不要帮你请一天假?明天好好待在家里休息。” 炎允赫问。
 
  炎育陵当然知道屁股和大腿明天会肿得更厉害,裤子可能都穿不下,遑论要去上课。他还想起明天有体育课,仰卧起坐这些热身运动是例行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