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控制欲+番外 作者:公子歌(上)

字体:[ ]

 
 
文案:
 
     高静阳寄养在他姑姑家,却遇上了他大男人十足,控制欲也十足的姑父高镇宽。 看占有欲超强的腹黑男如何将别扭倔强的女王男一步一步拆吃入腹的故事,并用禁忌的情与爱,实现了对他的完全占有。
 
     真实风,高干军人文,禁忌之恋,爱恋情深。
 
 
《控制欲》简介 
 
  高静阳搬到了他姑姑家里头住,熟识了他的姑父高镇宽。那是一个成熟的,硬朗的,充满了雄性荷尔蒙气息的男人,除去他强烈的控制欲,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男人。若有若无的勾引,干柴烈火的情感。同居一室的偷情,禁忌之下的爱恋。
  ---------在故事的最初始,高静阳或者只是在黑夜中看到了一缕暗夜的春光,让他心悸也叫他心痒。他拼命奔跑追逐,只是迷惑于那一场荒唐又致命的情爱到底长什么样子,他或许只是想着试一试,只尝一小口,却没想到自己就此被控制其中,再也无法脱身。
  终于他自甘沉沦,他摸着自己的身体,难耐地扭动着,“姑父……姑父……”,热泪从他的眼角涌出来,濡湿了他的灵魂。
  爱欲深沉,禁爱情深,看超级腹黑攻,一步步布下温柔陷阱,看一个倔强清冷受如何逐步变成女王受的过程。
 
 
第1章  高静阳 
 
  简介
  你有没有,很深地喜欢过一个人?喜欢的有些不知所措,可又怕自己太笨拙,所以心里又哀伤又欢喜。
  高静阳窝在被窝里,被他这个军人出身,不苟言笑的姑父高镇宽强硬地抱在怀里,可是男人又不理他,连瞅也不肯瞅他一眼,只是专心致志地在那里看报纸。高静阳偷偷地往上头瞄了一眼,看见他姑父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攒动的喉头,在心里猜他到底喜不喜欢他,为什么老是喜欢抱着他。
  他静静地听外头哗哗啦啦的雨,心里又甜蜜又难过,心想这个男人对他,或许只是自私自利的占有欲罢了。
  可是爱一个人,想占有他,有时候未必只是自私,而是因为你觉得这世上除了你,没有人会让他活的更好。
  正文
  高静阳小的时候,他以为凡是同一个姓的人都是一家人,因为往上追溯八辈子,那就都是一个祖先,那是不能结婚的,所以当他第一次知道他姑姑嫁给了一个姓高的男人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不是乱*么,那可怎么行?
  可是他那个脑子脱线的姑姑还真就认认真真地给他解释了一遍,说直系三代旁系三代,除此之外都不叫乱*,她跟那个叫高镇宽的男人是正常恋爱,还说这些等到他上初高中的时候就懂了,生物课上都会学。他那时候已经开始上小学了,他上学比同一个家属院的张峰早了两年,可现在竟然跟他同级了,他现在已经是出了名的笨,有时候他姑姑也会戳着他的鼻子说他笨,他不服气,问她凭什么说他笨,他姑姑就指着他的脑门子说:“都留了两级了还不叫笨?”
  他就不好意思再说话了,身为一名高干子弟,聪明智慧他或许真的没有,可是他还是很要面子的,何况他也不能顶撞了他姑姑,因为他姑姑每次来,都给他带了好多好吃的,火腿肠啦白兔糖啦,最最重要的是小当家干脆面,他不是喜欢吃里头的面,而是喜欢里头的卡片,他还差两张,就把里头的封神榜人物收集齐啦!
  后来他才知道,他姑姑的这个婚事,是老爷子给定下来的,不是他姑姑自由恋爱,可是那也不算包办婚姻,因为他姑姑本人也很满意,说他未来的姑父长的又高又俊,而且门当户对,也是个高干子弟,好像是哪个军区司令员的儿子。他那时候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小兵挖地雷,知道司令是里头最大的官。他姑姑嫁给这么好的人,他也跟着高兴,毕竟他跟他姑姑的感情还是很好的。
  所以在他10岁的时候,他姑姑高明红要跟他姑父高镇宽结婚了。那个高镇宽好像不在本地,在外头的军队里头,人家是军官了,忙的很,结婚前他就没见过他姑父到底长的什么样。其实他还是来过他们家一次的,可是那时候他在上课,没看到,只在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辆吉普车从他家门前开走。他握着一把的冰糕棍儿,还想这是谁家的车,这么好看,他羡慕死有车的人家了,他家就没有,可是老爷子说他们家其实也是有的,后来卖掉了,说他们家又没有人开,留着没什么用,还要占地方。
  1997年的冬天,一个黄历上算来的好日子,说是最宜婚庆,高静阳的姑姑结婚了,小小的高静阳做了花童,他捧着一大捧洁白的百合花,走向那个要做他姑姑丈夫的男人,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
  高静阳第一次见到高镇宽,就是在婚礼殿堂里头。照片定格在那一瞬间,10岁的高静阳笑的很灿烂,其实花童本来是要挎着一个小花篮在新娘前头撒花瓣的,可是高静阳觉得挎着花篮子很俗气,自己就抱了一捧百合花在怀里头,任凭大人们怎么哄他,他就是不肯挎篮子,而且装哭撒娇,直到最后老爷子发话了,说由着他去,反正老爷子本身就不喜欢他姑姑搞什么西式婚礼。高静阳得意地心想事成,可是那个小姑娘却是挎着花篮子的,这样子照片看起来就不太和谐了,成了那场婚礼当中唯一的小小缺憾。
  可是高静阳的姑姑结了婚之后,过了两三年还没有孩子,就有些着急了,她想把娘家侄子接过来自己养,反正她哥死得早,她嫂子也早就再婚了,自己后生的两个孩子还不好养呢,哪还顾得上高静阳。那段时间老爷子身体不好,隔三差五往军区医院跑,也顾不得高静阳了,就让他姑姑把他接了过去。可是高静阳不愿意,死活都不肯离开他爷爷,高明红只好撒谎说只接他去住两天,两天就把他送回来,高静阳这才去了,可是去了之后才发现他上当了,又哭又闹不睡觉,折腾的他姑姑实在受不了了,老爷子又正好出了院,只好又把他送了回去。
  可是高静阳小小年纪竟然记着仇,几乎一年都没跟他姑姑说过话,还把他好不容易集齐的封神榜卡通片给送人了。他爷爷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姑姑骗我,我说了她要是骗我,我就三百六十五天不跟她说话,也不要她买的小当家了!”
  后来每次再提到这件事,他的姑姑都会说他打小就养成了那么个恼人的性子。
  高静阳就是这样一个人,笨拙,固执,而且一旦决定了,从不回头看。
 
 
第2章  背唐诗(上) 
 
  高静阳自从上了初中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姑父,其实即便是在以前,他见到的也不多,一年也就那么一回半回,军队上的人,又在什么前途无量的上升期,难得回家一趟,更别提来他们家了。高静阳对这个姑父是很生疏的,但印象却很深刻,他姑父是个典型的人们心目当中的军人,冷峻硬朗,说起话来简短沉稳,每次来他们家也是坐一坐就走了。他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他姑姑刚结了婚的时候的背唐诗事件。
  高静阳七岁上小学,可是留了两级,等到十岁的时候,才上小学二年级,他们那时候上学都比较晚,一般都是八岁才上学,当初老爷子为了让自己的宝贝孙子赢在起跑线上,七岁的时候就把他送学校去了,可是没想到到头来他比同级的小学生都要大两岁。高静阳比谁都早地体会到了年龄问题带给他的困扰,也生平第一次体会到自卑的感觉,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他放学回来,告诉他爷爷说,他不想上学了。
  他爷爷就问他为什么,高静阳说:“今天老师提问我,要我背诗,可我背不会,下课了他们都笑我,说我笨,尤其是张峰,他叫的最响了。”
  高老爷子只有这一个孙子,当初高静阳他妈要改嫁的时候,原本是要带着高静阳走的,哪有母亲不要自己儿子的道理,还是老爷子千求万求,说他已经老啦,儿子又死得早,如今全指靠着这一个小孙子过日子,他说的声泪俱下,高静阳才被留了下来。高老爷子对这个宝贝孙子异常溺爱,总觉得他还小,结果就错过了启蒙教育。高静阳生的一副机灵样儿,如今在课业上这么笨拙,高老爷子只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没有尽到一个祖父应尽的义务。他听了高静阳的话,就说:“爷爷教你背,等下次老师再提问你,你不就会了么?”
  于是高静阳就跟着老爷子开始学诗。那时候他们家已经不是独家独院了,已经搬到了军区家属院里头和许多户人家一起住。高静阳性子很固执,既然已经准备要一雪前耻了,他就早晨念诗,晚上念诗,半夜醒了也是念诗,念了一阵,念困了再睡去。他们那时候每人一本《古诗大全》,这不属于课程范围之内,但是是语文老师要求的,每周都会布置个四五篇,大家都要会背,他们班那个成绩总是考第一很得语文老师喜欢的班长就已经可以背全本了。高静阳是栽在《春晓》上的,他就叫他爷爷教他背这个。他爷爷念一句,他就跟着念一句。
  老爷子说:“春眠不觉晓……”
  他也跟着说:“春眠不觉晓……”
  都是些什么字,什么意思,他不知道,不过他们老师也不提问这个,只要会背就行了。有他爷爷教他,高静阳似乎学的特别快,而且很得意很兴奋,所以他就很高兴地跟着喊,喊的声音,比老爷子的声音都要大,仿佛一整个家属院都可以听见。有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老爷子就笑着教导他:“大伙已经睡了,你小点声儿,房盖都能被你抬走了。”
  听了这话,高静阳就会歇一会儿,皱着眉头默默地念,可是他只安静了一会的工夫,过不了多久,就又喊起来了。老爷子只好捂他的嘴,说:“再喊就把老猫招来啦。”
  在他们那儿老猫是专门吓唬小孩子的,是一种很大很凶残的猫,专门吃小孩子。
 
 
第3章  背唐诗(下) (1224字)
 
  有时候他们背诗,是在外头乘凉的,他帮他爷爷搬一个大椅子,给自己搬一个小板凳,就坐在自家门前的老槐树底下。院子里空旷,天热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开着窗户,要是他还大声喊,不一会儿隔壁他张婶子就会跑出来了,笑着吓唬他,说再喊她就要打他。
  老爷子也说:“没有你这样念诗的,你这不叫念诗,你这叫乱叫。”
  可是高静阳觉得这样念诗很舒服,浑身说不出的畅快。若不让他大声喊,那他还念它干什么。
  除了学《春晓》,当然还要学别的,下一次老师要提问的古诗有四五首呢,他就叫老爷子全都教了他,以便他下一次在老师提问的时候可以扬眉吐气。他姑父好容易放了几天假,和高明红一块过来了,老爷子就把他叫出来,要他背诗给他姑父听,说:“就背昨晚上爷爷教你那个《出塞》。”
  高静阳对他那个姑父很生疏,这样的生疏里头,除了陌生,还有敬畏在里头,因为他姑父一头短发,高高壮壮的穿着军官服,皮肤也是黑黑的,很少对着他笑。他突然有了要炫耀的心,于是扯着嗓子喊道:“晴是明月汗是关,万里长征扔未还。但是龙城飞将在,不教胡妈度银山。”
  他姑父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竟然对着他笑了一下,点头说好。他姑姑倒还实在些,说:“背的不错,就是有些发音有问题。”
  发音有问题,不能归到高静阳的身上,他又不认识那些字,都是老爷子教的,可是老爷子不会普通话,都是用家乡话教他。听他姑姑纠出了他的错处,高静阳就有些失望,心想他姑父一定也是在敷衍他,可他还有一个问题一直都不明白,就问他爷爷:“爷爷,龙城飞将是什么呀?”
  他姑姑代他爷爷回答说:“是个大将军。”
  高静阳“哦”了一声,又问:“可是大将军跟胡明他妈妈有什么仇,为什么不叫她度银山?”
  胡明的妈妈已经四十多了,他爷爷他姑姑和这家属院里头的人都管她叫胡妈。
  他爷爷跟他姑姑都笑了起来,后来他姑父也笑了出来,大手摩挲着下巴上青色的胡茬,眼睛亮亮地瞧着他,大抵也觉得他笨的很可爱。高静阳羞得满脸通红,他知道自己又犯错了,问了一个傻问题。当着他爷爷和他姑姑的面也就算了,还当着他这个新姑父的面,羞得他半天都没说一句话,他姑姑笑着跟他解释什么叫“胡马”他也没有听进去,只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