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控制欲+番外 作者:公子歌(下)

字体:[ ]

 
第115章 一次别离
 
  他扭头看向窗户外头,只听男人在他耳畔轻轻地说:“你姑姑看见的那个女人,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老同学,吃饭的时候碰见了,就坐在一块吃了个饭,你姑姑之所以会误会,是她怪我一直不肯碰她……她老早就觉得我外头有人了,杜鹃的事情她也一直放在心上。不管你想不想问,愿不愿意知道实情,我都要告诉你一声,我外头没有别的女人,没有跟别人**,也没对别的人动过心,别的我可能不敢说,但在感情上,我如果真心爱一个人,一定对他负青任。”
  “你姑姑会这样我也不意外,女人的直觉有时候也是很准的,我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她应该感觉的出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两个走到这一地步,也不是因为最近的一些争吵才突然导致的,其实这样也好,我跟她,早晚要离婚,早点离了,对她也好。我们到现在都没离,反而是因为你的缘故,尽管目的可能不一样,但我们都曾因为你,努力维持过这一段婚姻。”
  “离婚这两个字,我一直避免在你跟前提及,就是怕你多想,虽然这些问题都是切实存在的,可是我总想着你能躲得过一时是一时,尽量不想叫你知道了烦恼。如今也是一样,你要记得,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我在,你只管跟着我走,我不会叫你受到伤害。”
  高静阳回握住男人的手,扭过头来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回家吧,我姑姑叫我收拾东西搬走呢。”
  “那你会搬么?”
  高静阳又把眼睛扭了过去,脸色有些为难:“我……我会搬……我要跟着我姑姑……”
  他还没有勇气跟他姑姑对着干,他姑姑对他那么好,他现在已经很对不起她了,万万不敢再叫她知道他跟他姑父有暧昧,男人似乎有些不满意,说:“归根结底,你还是顾念着亲情多一些。”
  高静阳没办法辩驳,他姑父说的或许是事实,如果此时此刻,要他在家人跟他姑父之间做一个选择,他或许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的家人,人性是那么的复杂,他能背着他姑姑跟他姑父搞地下情,这明明是很自私自利的事情,可是他却又不愿意就此伤害了他的亲人,觉得那样的话太自私。他从没有想过他跟他姑父之间的未来,或许也是避免想到将来如果真的闹到了不能收拾的那一步,他应该在亲情和爱情之间如何取舍。逃避是他唯一的选择,太过年轻则是他唯一的借口,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高镇宽也不是在埋怨高静阳,他只是担心,怕高静阳跟着他的心不够坚定,终有一天会落荒而逃。他们前面的路还很曲折漫长,他纵然有很多的心智私自信,也无法保证以后事态会不会发展到连他都无法掌控的地步。那代价与他而言都不是容易承担的事情,何况一个十六七岁的高静阳。他看着男孩有些仓皇和羞愧的脸,心中终于还是怜惜和理解占了上风,尽管有些不愿意,他还是决定再大度一回,可是他心底里到底还是有些不情愿的,这两种感情折中起来,他就说:“我不强迫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车子一路驶进了院子里头,高静阳打开车门冒着雨跑到了屋檐下头,倒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就撞见他姑姑一脸阴沉地抱着膀子站在房子门前,他一下子窘迫了起来,指了指他姑父说:“我是……我……”
  “不是叫你回去收拾行李了么,现在长大了,就不听姑姑的话了?”高明红皱着眉头看了高镇宽一眼,又说:“你怎么回来了,收到我的离婚协议书了?”
  高镇宽冒雨跑到了廊下头,冲着高静阳说:“阳阳,你先回屋。”
  高静阳看了看他姑父,又看了看他姑姑,心里头紧张的厉害,他刚进了屋里头,就听见他姑姑用刻薄又尖酸的语气说道:“有空出来不去见那个骚女人你来这儿干什么,想看着我们娘俩从你这里搬出去?”
  “你先消消气,咱们两个坐下来详细地谈一谈。”男人的声音似乎也是冷冰冰的,高静阳觉得自己再偷听下去也是徒增烦恼罢了,就跑上楼回到了自己房间里,开始照着他姑姑的吩咐收拾东西。他的东西很多,必须要带走的却不多,他装了一个行李箱,就偷偷打开自己的门,突然就听见他姑姑尖细的声音喊道:“高镇宽,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该你的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你一点也别想得到!”
  他吓得赶紧跑回了自己房间里头关上门,他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床头的桌子上放着一面椭圆的镜子,他看着镜子里头的那个高静阳,眉清目秀,谁能想到长相这么乖巧的人居然背地里在他姑姑的婚姻上横插了一脚,尽管那婚姻已经岌岌可危,没有他也未必能够维持的下去。可他还是心虚了,伸手把镜子扣在桌子上,就听见他姑姑穿着高跟鞋“蹬蹬蹬”上了楼,推开他的房门气冲冲地喊道:“收拾好了么?!”
  他赶紧站了起来说:“收拾好了收拾好了……”此时此刻,他竟然有些怕他姑姑,他赶紧拎起自己的箱子,问:“现在就要走么?”
  “走走走,这个家我是一会半刻也呆不下去了,走,这就走!”她说着就去拉高静阳的胳膊,高静阳被她拽的踉踉跄跄地往前头走,边走边问道:“姑姑,姑姑,你的东西呢?”
  高明红这才想到自己的行李,她搬开高静阳的手,说:“下楼一句话都不准跟你姑父讲,听见了么?!”
  高静阳还没明白过来他姑姑这话是什么意思,高明红已经快步朝她的卧室走去,他呆呆地拉着行李走到楼梯口,就见他姑父朝他勾了勾手指:“下来,我有话嘱咐你。”
  高静阳偷偷地回头朝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终于还是提着行李箱快步跑了下去,却不敢离他姑父站的太近,与他保持了将近两米的距离,摸着他的行李箱说:“你有话快点说,我姑姑不让我跟你说话。”
  高镇宽脸色阴沉,问:“你就这么听你姑姑的话,你姑姑叫你以后不准跟我见面了,你就真听她的不跟我见了?”
  高静阳还是太老实了,怯怯地说:“那……那我偷偷跟你见面……”
  高镇宽的脸色终于好看了很多,朝着高静阳又走近了几步,可是高静阳接下来的动作又叫他不满意了,他竟然紧跟着往后退了几步,摆明了是在躲避他。他就一把将高静阳捞了过来,哭笑不得地说:“离那么远说话,你不怕你姑姑听见了?”
  高静阳一听赶紧朝楼上看了一眼,他姑姑的脚步声就传过来了,他吓得赶紧把他姑父往外头推,就见男人的手伸进他的裤兜里头,塞了一个东西给他,沉沉的,像是一个方形的盒子。
  他还来不及细看,高明红已经掂着行李箱走下来了,她看也没有看高镇宽一眼,拉着高静阳就朝外头走。高静阳忽然舍不得了,他踉跄着回头喊道:“姑父,姑父,我走了。”
  男人朝他摆了摆手,他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好像生离死别似的。外头的雨似乎小了一些,可是地上的积水已经很多了,哗哗啦啦的雨声满世界的响着。高明红撑开了伞,松开他打开车门,高静阳赶紧坐了进去,却在她就要关车门的时候后悔了,他挡住了车门,着急地说:“我有东西落在床上了,姑姑你等我一会儿,我上去拿一下!”
  高明红想要阻止他,他已经推开车门跑了出去。他跑进院子里,刚推开房子的门,高镇宽就闻声转过身来。他撒腿跑了上去,一下子扑到了他姑父的怀里面,他的脸上还带着雨珠子,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他急切地说道:“姑父姑父,我要走了。”
  男人紧紧地抱着他,对着他的脸颊就狠狠亲了一口,说:“你相信我,咱们分开不了多久的。”
  高静阳忽然“呜”地一声哭了出来,他忽然觉得十分的伤感和舍不得,他对他和他姑父之间的未来充满怀疑,他对他未来的生活也充满了绝望,好像他此刻要离开的,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地方。他抱着他姑父的脖子,然后突然推开了他。他撒腿又朝外头跑,他姑姑已经在雨里头发动了车子,那明黄色的车灯罩着白茫茫的雨水,地上的积水沾湿了他的裤腿,他钻进车里面,说:“我东西拿完了,咱们快走吧。”
  高明红静静地看着他,眼看着车子要驶出大门的时候,她突然问:“哭了?”
  “没有,是雨淋的。”高静阳抹了一把自己的眼睛,刘海上的水珠子又不断地滴了下来。他姑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黯然神伤地说:“去跟你姑父道个别也好,反正以后我也不会叫你见他了,也不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竟然要跟我分享你的监护权。”
 
 
第116章 虚惊一场
 
  高静阳以为监护权就是指他跟谁生活在一起,所以他没敢说话,只是轻轻“哦”了一声。他偷偷地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对上他姑姑的眼睛,他立即就把视线给转移了过去,似乎做贼心虚。高明红与他一块生活了那么多年,似乎也走了解他的,开口就问:“怎么,你想跟着你姑父?”
  “我没有!”高静阳赶紧撇清,说:“姑姑到哪儿,我就去哪儿。”
  “没有最好,有的话就趁早打消了那个念头。”高明红不再看他,冷冰冰地说:“你有时候就是倔,可是我也先声明了,别的地方你再倔姑姑都顺着你,但是关于你姑父的事儿就没商量。”
  “为什……”高静阳脱口而出,可是话刚说到一半他就戛然而止,脸瞬间就红了。高明红又看了他一眼,似乎万分地泄气,有气死力地说:“听话,这一回你要听姑姑的,姑姑也需要你的支持,在这世上,老爷子咱们三个,才是打断骨头也连着筋的亲人,知道么?”
  高静阳扭过头来,静静地看着他姑姑已经有些消瘦的侧脸,默默地没有作声。其实高明红依然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他们高家的基因似乎很好,出落的都很出挑,高静阳是这样,他姑姑高明红也是这样,虽然已经三十岁了,可因为从来没有生育过,身材维持的很不错,要说二十五六岁也有人相信。现在的化妆技术越来越好了,那些电视上的女明星也是越来越漂亮,越活越年轻,三十岁的女人看起来比二十岁的更美更有味道。只可惜这样的高明红高镇宽并不喜欢。
  一个人喜不喜欢另一个人,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看对了眼怎么都是好的,看不对眼怎么样都是徒劳。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遇见一对不等对的情侣,一个帅哥却抱着一个相貌平平的女生,一个美女却挽着一个甚至谈不上普通的男人,常常有家长不满意自己的孩子找的对象,就会说“他怎么就看上她了,还死心塌地的?”有人说这是大自然的生物平衡在起着作用,但喜欢或者不喜欢,或许有时候并不能找得出一个具体的借口,说来说去,不过只是一种感觉而已。高明红再好,高镇宽偏偏爱不上,高静阳再一般,他偏偏看对了眼。
  高明红要离婚的事情,老爷子原先是不知道的,直到看见他们姑侄俩大包小包地掂着行李回来,外头还下着那么大的雨,高静阳进来的时候头发都淋湿了,抹着头发说:“我姑姑跟我姑父吵架了,所以先搬回来了。”
  老爷子摘下他的老花镜,竟然忽然咳嗽了两声,高静阳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倒了一杯茶给他,老爷子红着脸摆摆手,抬起头来问高明红:“吵个架你就弄这么大的阵仗?”
  “什么吵架,反正我也不打算瞒着您,实话给您说了吧,高镇宽在外头又鬼混了,我打算跟他离婚……您别生气,也别劝我,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这事我考虑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可以说考虑的不是一年两年了,我跟他早就过不下去了,我一直不甘心,也怕您担心,所以拖到了现在,您放心,我就是离了婚也照样过的滋滋润润的,我先去收拾收拾我房间,阳阳,你陪陪老爷子。”
  高明红噼里啪啦说了一通,眼看着老爷子脸都红了,赶紧把高静阳揪了回来当挡箭牌,高静阳见他姑姑的脸色也很难看,赶紧点点头,说:“姑姑你去吧。”
  “不准去,你坐下来跟我说清楚。”老爷子又咳嗽了一声,“啪”地一声将杯子扣在了桌子上,茶杯里头的热水溅出来,溅到了高静阳的手腕上,他赶紧捞住了他爷爷的胳膊,撒娇说:“爷爷,你先叫我姑姑冷静冷静吧,她心里也难受着呢,她可能就是一时冲动,说不准自己想一会儿就想开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