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沉溺于心+番外 作者:陌妖

字体:[ ]

 
 
【书籍简介】
     “近在咫尺的爱恋,偏偏缘分在其中作祟。”
    沉溺,苦与甜交加暧昧不明,难以自拔。如同黑暗中第一缕晨曦,渗透心田,融化冰寒,温暖肆意。两人相爱,彼此付出,彼此伤害,相连在一起的心,生生扯开后血沫横飞。
    一个人背叛,一个人报复,濒临崩溃的爱情,又将何去何从?
    黎嘉明,他说:这就是你所谓的付出?
    满新辰,他说:嘉明你还要不要我?
    即使苦难、疼痛,即使窒息、麻痹,他们也要纠缠,哪怕一生、一世,彼此互不原谅,也决不放弃。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那人独一无二沉溺在心底的爱恋。
 
 
 
chapter.1新辰(01)
 
    人,悲欢离合。月,阴晴圆缺。
    
    情,剪不断理还乱。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天晴,溪水结冰,冬日融融。
    
    小桥,凭吊栏杆。谁家女妆,亦阑珊,独采山野间无人伴。
    
    起风,残云卷,雾霾遮天蔽地。
    
    一夜过后,银装素裹,满镇倾尽,绝美绝尘。
    
    窗外如絮般的雪花纷飞,掩去世间的一切肮脏,覆盖上纯洁如初的白色。
    
    这是满新辰自出生后的第十九个冬季。第一次见到大雪纷飞,好奇心溢满。
    
    他此刻正和好友在农家乐,不料意外遇见风雪天。这里比起城市中,倒是别有风味。远离喧闹没有笛鸣没有人声鼎沸,静谧出奇。就像古人诉说的世外仙境,充满神秘色彩。
    
    不过赛仙境,仍是凡尘人间。透过玻璃窗望出去,雪花遮挡住眺望的视线,却仍旧可以依稀辨别出,那被皑皑白雪覆盖住的苍穹高山,磅礴且气势恢宏。
    
    屋外老板娘栽种的梅花,凌寒独放,红如血染,娇而不艳铮铮傲骨,异常高贵。
    
    裹紧身上的棉被,坐在火炕上依旧能感觉到寒风透过缝隙四面八方的涌进来。他独自静静留在房间内,捧着书。
    
    忽然,屋外一阵喧嚣。抹去玻璃上的哈气,只见一个走不稳路的小娃娃跌倒在雪地上,然后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全部冲上去,把孩子抱起来,指责声、争吵声、询问声接踵而来。孩子本来是无事的,被他们一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长久不息。满新辰可以清楚看到孩子冻红的鼻尖,一抽一抽的。也真是,他们不会抱进屋子中哄吗?
    
    其实他小时候摔倒也是一样,所有人上来扶,然后嘘寒问暖。有人疼总归是幸福的,被人羡慕。带了些笑意,扭过身子拉起棉被重新坐好。
    
    真是冷啊。
    
    将近中午,许是老板找不到他们一行人中的其他几个,无奈叩响房门。问他们中午想吃什么?
    
    老板娘烧菜手艺不错,昨晚已经领略到了,他们一顿风卷残云,几乎每道菜连菜汤都没有残留下来。直把老板吓傻眼,以为是自己准备的菜量不够,口口声声说今天下午一定要给他们加菜。
    
    雪渐小,终是风驻云消散,积雪厚度没过脚裸。
    
    吃完午饭,满新辰穿得厚厚的,围脖也是严严实实围着。步出屋门,听清脆响声,是鞋底踏在雪上发出的声音。一路走着留下两排脚印,延伸出去,越走越远,越走越看不清楚。白色的羽绒服和雪融在一起。
    
    他那几个朋友跑到后院去打雪仗了,和外人一起。
    
    他不喜欢热闹,甚至有些孤僻。如果按现在话说出来就是有些闷骚。熟识的朋友他可以说得天花乱坠,但是陌生人,他几乎一句话也懒得奉陪。
    
    山间小路,没了人行道。没了红绿灯。
    
    悬崖峭壁,一边山石嶙峋,一边万丈深渊。
    
    像是爱情将人bi近绝谷,从不给退路。所以满新辰不愿往前再走一步,以免粉身碎骨,挫骨扬灰,连灵魂也支离破碎,不属于自己。
    
    记忆渐渐清明,那是高三第一学期开学,他们班上转来一个女生——林如新。不能算是出众的面容看上去很干净,每次笑起来腼腆羞涩。不过在以学习为主的重点高中,她的容貌算是上乘。当时学校很多男孩子都想追求她,包括学弟。然,如新选中的是他。
    
    开学一个月后的某天他们正式交往。
    
    楼梯转角,是太阳常年晒不到的地方,再干净也可以闻到淡淡的发霉味道。
    
    就在那个转角处,他第一次和人接吻。并没有书上形容的干柴烈火。
    
    他们在课业上互相鼓劲,并不是把所有时间拿来谈恋爱,那并不现实。而是更多的用来学习,做一本又一本厚重的练习册。如新成绩不是很突出,经常跑去问他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弄得满新辰也讲不出所以然。而后一起郁闷,一起去办公室找老师。才发现如新解答根本完全错误,他被拖进深沟爬不出来。
    
    刚来时测验,如新的成绩在年级排名100往后还要数上很久。自从跟新辰交往以后明显进步,在第一次模拟考试中,她挤进前100名。
    
    不说满新辰,仍是前3名的行列,从不曾掉出去。老师对他们两个的关系心知肚明,倒是睁一眼闭一眼没去点破。
    
    如新奉献出自己所有的热情,新辰交给她自己会的所有知识。
    
    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
    
    但就如新的话来说。高三一年他们相处得还是蛮快乐。他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晚自习一起回家。他们像普通的情侣一样发短信打电话拍大头贴过过彼此的生日。
    
    毕业后,她去了美国,大洋彼岸。说再也不回来,回来这个让她伤了心的城市。
    
    独自回忆完,原路返回去。快到院子门口,被团不明物体砸中后背,然后身后想起嘻嘻哈哈的笑声。
    
    弯身。团雪。开战。他闯进他们的游戏中。
    
    积雪被扬起,纷纷洒洒,每一粒在半空中透过日光,呈现半透明状态。捧着雪球穷追猛打,就好像忘记所有烦恼回归童年,无忧无虑,可惜再也回不去。
    
    冻红的双手发木发麻,失去知觉。满新辰瞄准姚康,将雪球准确无误的扔出去,正中。引得某人反过来追击,却不经意间被脚下绊倒,人四仰八叉的趴在雪地上。他连忙过去扶,却被恶意拉扯,两人跌成一团。
    
    玩累了在走廊上坐下来,才感到沁骨的冰冷,原来是融雪渗透进去湿了衣服,贴在身上。头发上、外衣上、围脖的褶皱中都是未化的雪花颗粒,晶莹剔透。
    
    老板娘站在屋子中看着他们四个帅气清俊的男孩子嬉闹玩耍。累了坐在太阳下休息。转身走入厨房心细地为他们熬上一锅姜汤,驱散寒意。
    
    后院盖在峭壁上,用栏杆保护起来。有小桥流水长亭曲径。
    
    老板娘端着姜汤是在后院亭子内找到他们的。四个少年围着石桌坐着,谁也不说话,难得没有表情,冷着一张年轻的面容。似是在沉思冥想。
    
    满新辰凝望着西方,暮色暗淡,残阳如血。他突然想到一句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貌似有点徒增伤悲的感觉。
    
 
chapter.1新辰(02)
 
    他不喜欢姜味,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但老板娘的热情感染到他。浅浅抿上一口,味道不算浓烈,带着一种形容不出的清香,并不如他想象的难喝。“很好喝。也很暖。”
    
    老板娘笑起来蛮好看。是镇子中人素有的淳朴风气。不势力。常年高山上硬风将脸颊吹得红红的,显着粗糙干裂,远比不来城市中妇人的好皮肤光滑。双手也是长期干粗活磨出老茧子。
    
    但她们比市里人更热情。
    
    第一次将整碗姜汤喝完,胃部没有不适的感觉。从头暖到脚底。
    
    “新辰。你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吧。北方的冬天很美,是南方湿漉漉的潮湿天气比不上的。”姚康骄傲的说着。他是地地道道的当地人,从小生活在北方,习惯了凛冽寒风,鹅毛大雪遮天的冬日。
    
    满新辰是南方人,浑身透着江南的书香气。当初他以很高的成绩考入这所全国知名的学府,来到北方。他不习惯炙热炎炎,亦不能承受冰冻严寒,两种极端的气候在江南是见不到的。
    
    江南,典型亚热带气候,冬季温暖干燥,夏季高温多雨。
    
    他需要习惯这个北方的城市,除了气候外还有许多他不甚了解的事物。
    
    当初来这里家人是极其反对的。他自小娇生惯养身体也比较瘦弱,父母生怕他在异地生病没人照顾。但是名牌大学致命的吸引力让他无从抗拒。
    
    然后在9月初,他独自提着行礼拿着录取通知书来到陌生的城市。满新辰他首先要学会的是独立,脱离父母的羽翼去照顾自己。
    
    “是啊,北方有独特的美,令人不得不喜欢上这个城市。”
    
    他们又坐了很久,久到日头完全沉下去,新月初升。
    
    他们四人是同个宿舍的,除了满新辰和姚康外还有周永健和程力扬。
    
    晚饭时,老板给他们准备了一些烧酒,用烫水捂着。“年轻人,喝点酒解乏,也能驱寒。小饮怡情,大饮伤身,少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