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卫溪(父子)+番外 作者:南枝(下)

字体:[ ]

 
 
卫溪(父子) 第二卷 错望的道途 第三十七章 被撞破的拥吻
章节字数:3982 更新时间:09-04-02 18:33
    进入十一月后,在别的男生还一件T恤一件外套的时候,怕冷的卫溪已经穿了厚毛衣。
 
    这天是光棍节,学校节日气氛还算浓。
 
    虽说是光棍节,在他们学校却相当于一个情人节加友人节加相亲节,下午的时候,大家就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情人一起吃饭,没有男女朋友的便约了好友一起吃饭,都是光棍的,男女生一起出去吃饭。
 
    加上这天是周六,大家都没有课,很多还一起出去玩,反正,借着光棍节的名头,大家都各得其乐。
 
    卫溪埋在书里和程序里,没有注意到校园的变化。
 
    直到下午快到点吃饭的时候,教研室里师兄师姐们是光棍的组织一起出去吃饭,要拉卫溪一起去,卫溪才想起原来双十一都已经来了,时间过得好快。
 
    才走出学院大楼,就接到谭允文的电话,卫溪和师兄打了招呼,说先接电话,过会儿追上他们。
 
    大家热热闹闹往校外走,只说让卫溪快点,便没有注意到他了。
 
    十一月,学院楼旁的银杏树林树上叶子落得已经不剩几片,笔直的树干直刺天空,每根枝桠都拥有傲骨一般挺得笔直,秋末的树林显出不同于萧索的另一层萧疏风致来。
 
    斜阳还在,挂在远处高楼边上,晕黄的光线没有多少温度,照在校园里,却给校园笼上了一层金黄光晕,宁静而美好。
 
    晚风吹来,树上的几片叶子也摇摇晃晃的要飘落下来。
 
    卫溪站在树林边上的树下,脸上带着幸福的浅笑在听电话,柔和的光线打在他半边侧脸上,勾画出柔和细致的线条,那样的精致眉眼,那样的美妙唇线,轻微斜着的纤柔身体……
 
    就像他本身在发光一般,渐渐走近的周延看着,迷失在这一副由夕阳银杏树和一个相思的人组成的图画里。
 
    一向心情浮躁为人霸道的周家少爷此时也放轻了脚步,就像怕打扰了这幅安静和美的图画一般,慢慢走向不远处的人。
 
    “嗯,好的。那你晚一点来也没有关系。”卫溪脸上带着微笑,垂着眼睑,遮挡住了眼里柔和幸福的光彩,他的声音柔地像是温柔的流水,让人沉溺其中。
 
    “允文,”卫溪轻轻唤了一声,又说道,“嗯……少喝些酒。”
 
    也许是另一边说了什么逗人的话,卫溪脸红了,并且很快就挂了电话。
 
    周延站在一边将卫溪这几句听得清清楚楚,他奇怪于卫溪叫谭叔叔允文,作为儿子直呼父亲名字哪里像话,即使是他,也不敢直呼他父亲的名字,不然还不死得好看;更让周延奇怪的是,卫溪那样低眉浅笑,用婉转柔软的声音和谭叔叔打电话,哪里像是和父亲在通电话,要是不是他知道卫溪和谭叔叔的关系,他铁定会以为卫溪是在和情人说话。
 
    “卫溪,我来找你吃晚饭!”周延走上前说道。
 
    卫溪还沉浸在和谭允文通电话的甜蜜里,刚刚谭允文那一句“知道吗,丈夫在外面喝酒,妻子才会劝少喝。”
 
    谭允文略带调笑的声音让卫溪臊得脸都红了,心里却甜得像是蜜里调了油。
 
    周延个大嗓门,突然在卫溪身边说话,把卫溪吓了一大跳,抬起头看到是周延,愕然了一下,还是友好地打招呼,“你没有回家吗,怎么还在学校。”
 
    “我来找你吃饭呢!”周延不满地又说了一遍。
 
    “我们教研室组织了一起吃,师兄他们已经在前面了。”卫溪很歉意地说道。
 
    “我从家里出来,专程来找你吃饭的,今天可是光棍节,你看我一个人过,你也不安慰安慰我。”周延装可怜的示弱。
 
    对于周延不时抽风说些撒娇示弱的话,卫溪已经习惯了。
 
    看到师兄师姐们已经走远,而且那一堆人挺多的,想来差他一个也不差,便回头对周延说道,“我给师兄打个电话吧,然后和你一起好了。”
 
    周延高兴地上前攀着卫溪肩膀,催促卫溪快点。
 
    卫溪避开周延的手,这才给师兄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师兄说没有关系,卫溪道了歉便和周延一起走。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教研室的集体活动不参加,很容易和集体产生隔阂,对我会造成很大的麻烦的!”卫溪朝周延抱怨道。
 
    周延笑着应承,“知道了,知道了。”
 
    卫溪的抱怨让周延很受用,首先是卫溪这般横着眼睛的样子非常诱人,然后是只有关系亲密了才会这般抱怨,周延便将这当成是卫溪和他关系亲密的表现。
 
    迎合卫溪的口味,两人出去吃了火锅。
 
    前段时间因为长痘,卫溪半个月没有吃辣椒了,嘴里都淡得像要忘了辣椒的味道。这次和周延一起吃火锅,便存了要将前段时间的损失都补起来的意思。
 
    吃完火锅,周延本来还打算带卫溪一起去玩,但是卫溪死活不愿意,说了一句“你这样得寸进尺,我以后还怎么敢和你一起出来吃饭。”
 
    周延听卫溪这般说,也不敢再强求,开车送了卫溪回学校去。
 
    送卫溪走了,周延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很是怅然,原来打算叫几个兄弟一起去玩保龄球的,也没有了兴致,开车准备回去,经过一家酒吧,看到那不起眼的门面,他愣了一下,在不远处的露天停车场停了车,决定去酒吧玩玩。这家酒吧,他以前是常客,最近却不怎么来了。
 
    酒吧里人挺多的,只是,全都是男性。
 
    周延身材高大俊美,加上是个有钱又舍得花钱的主,在这个圈子里很有名气,只是,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双,而且他这种人以后铁定要娶女人,原来有几个人对周延还是真心相待,后来被他玩过之后,便再没有了原来的心思,有人甚至骂周延是人渣。
 
    骂归骂,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和他有关系,只因周延身材长相都好,技术也好,而且出手大方。
 
    周延十五岁的时候已经长得近一百八十公分,那时候就去弄了张假身份证,混迹于成人的圈子,所以,还没有人知道周延现在才十八岁,大家都把他当成二十多岁的人了。
 
    周延一进酒吧,有好些人就注意到他了。
 
    周延毕竟是世家子弟,虽是个乱混的主,品味却是不差的,这家酒吧门面不起眼,里面装修却很是优雅舒适。
 
    周延在一边位置上刚坐下,酒水还没有点,已经有一位长相俊美头发稍长的男人坐在了他的对面,“言少,好久没见你了,最近在哪里逍遥呢。”
 
    周延看了他一眼,朝他笑笑,服务生正好拿了酒水单过来,这个服务生长得眉清目秀,周延一看就觉得不错,接个单子也把人家的手摸了一遍,对方倒是不介意。
 
    在酒吧里坐了还没半小时,已经有近十个人来向他打招呼,不过,他却盯着那服务生不放,把这些人都拒绝了。
 
    那服务生大家都叫小阮,说是XX大学的学生,在这里打工,是不卖身的。
 
    自从看上卫溪以后,周延这段时间都在过和尚生活,习惯好得出奇,一点没到外面去鬼混,这让周杉非常满意,越发支持侄子对卫溪的追求,让他要学好。
 
    周延憋了大半个月已经是极限,既然卫溪现在还在追求过程中,而且自己在外面偷食,他也不知道,这种心理作祟,周延就来钓床伴来了。
 
    虽说是钓床伴,周延也自发寻找和卫溪相像的人。那小阮长相和卫溪有些相似,身材也很像,只是,却没有卫溪给人的那种若阳光般的干净感觉。
 
    周延可不相信这小阮是个干净的雏,在他点了一瓶90年的红酒,那小阮又听了别人在他面前说的周延的事迹后,便过来找他了。
 
    周延很高兴地带着小阮去酒店开房。
 
    一番酣畅淋漓过后,周延洗澡出来,站在落地窗前抽烟,城市里灯火通明,周延突然觉得莫名地寂寞,以前他没心没肺,也体会不出这种感觉,此时却觉得心里缺了什么,让他难受地厉害。
 
    小阮也洗澡出来了,从他身后贴在他身上,周延回头看他,眼里出现的就是卫溪那干净白皙的脸,朝他笑的时候爽朗而明媚。
 
    周延闭了下眼睛,将粘在身上的小阮推开了,去衣服里拿出钱包,拿了钱放在床上,便开始穿起衣服来。
 
    “你要走了?”小阮看周延默不作声的穿衣服,有些失落地问了一句。
 
    “嗯。”周延不上心地答了一句,穿好衣服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地时候才说了一句,“我下去的时候会结好账,你可以在这里睡到明天。”
 
    小阮送周延出门,回来数了一下周延留下的钱,有两千多,周延将他所有现金都留在了这里,以前,虽然他大方,但也不会这般大方,只是,今天他觉得有些忧郁。
 
    周延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想卫溪应该已经回家了,便开了车直接去谭允文的公寓。
 
    谭允文的公寓,周延还是几年前来过,但是,他相信自己记性好,不会记错。
 
    周延心情激荡,也不坐电梯,直接爬了楼梯,上了七楼,周延倒紧张地有些迈不出步子。
 
    深吸了几口气,才慢吞吞往前挪。
 
    走过一个拐角,就是谭允文的公寓了。
 
    周延顿了一步才走过去。
 
    然后,就有些愣了。
 
    谭允文的门口,两个人在拥吻。
 
    身材矮小一些的惦着脚勾着身材高大的男人的颈子,偏着头,两个人太投入,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看到了他们。
 
    谭允文的公寓在最里边,也就这一道门,又有一个拐角挡着,一般不会有人过来,他们没想过这种事情会被人看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