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逸宁+番外 作者:南枝

字体:[ ]

 
 
  第一章 书店初遇
 
  华灯初上,城市里霓虹闪烁。
  还是盛夏时候,从车里出来,热浪如同汹涌的潮水扑来,让人瞬间有被闷热窒息的感觉,走几步就能出一层汗。
  “妈的!怎么这么热!”周延粗鲁地大骂了一句。
  此时人行道上忙忙碌碌的行人,匆忙的脚步,麻木的脸孔;车道上飞快行驶的车辆,飞快的生活节奏,这是个利益金钱欲望的世界,浮躁势利。
  霓虹不断变换的色彩闪得眼花,听到小店子里传出的歇斯底里的情歌,周延只想骂一句“他妈的!饥渴得欠操了才唱这么骚!”
  虽想骂,但看了周围一眼,并没有骂出来,只是觉得更热更燥了。
  他本来应该将车停到地下停车场去的,然后直接上娱乐城的楼,但今天他却将车停在娱乐城对面的嘈杂大街边上,他大姐让他帮带一本书,说娱乐城对面有一家两层的小书店,不知道他大姐是怎么知道这家书店的,反正他三五不时来娱乐城就没有注意过这边的这些店子,另外一边不远处的各家酒吧他倒是摸得很熟。
  又咒骂了一声,周延才走进书店。
  书店里和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一般,干净安静,主要是凉爽。
  周延站在空调边上吹了两分钟才想起来,他进来是来买书的。大姐也真是的,随便找个人来买就行了嘛,非要让他来。
  看到高高的书架,一本本印着铅字的书册,给人庄重的感觉,周延自认为自己是痞子心态,看到这些庄重的玩意,现在虽没有以前那般厌恶了,但还是舒服不起来。
  走到台前去问了服务生他要的那本书在哪里,服务小姐查了一下,说在二楼E柜3层,因为这里没有剩余的服务生在,只好麻烦他自己到二楼去拿。
  周延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上了楼。
  书架最上面一格总是放些非常专业或是很偏的书,逸宁将手里已经看完的《存在与虚无》又快速翻了翻,踮起脚尖要将书放回书架最上层去。
  这个书店是距离他住的地方最近的较大较全的书店,而且环境也不错,二楼安静干净人少,他几乎每天吃完晚饭都会走二十多分钟来这个书店,然后在这里看两个小时左右书,看到书店十点钟关门前一会儿离开,他一般就在二楼看书,看得多买得少,主要是这里书最便宜打到八折,而在网上买要更便宜一些,不少他想收藏的书,都是先在这里看了,然后又去网上买,有时候,他觉得白看得非常不好意思的时候,才会掏钱买一本。
  毕竟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生活费并不便宜,他一切都得节俭,即使面对自己最喜欢的书,他也要再三考虑才会决定是否买下来。
  不习惯和人交流,也不习惯被人盯着看,他总是喜欢戴着压得低低的鸭舌帽,所以,即使这里的服务生会因为他白看书对他露出不友好的表情,他也看不到,看书看得比较心安。
  他也长了一百七十五公分,无奈书店的柜子实在修得高了,最上面一格,书店里的服务小姐需要用梯子才能拿书,而他惦着脚费力一点可以够到书,每次看最上面一格书的时候,都拿得辛苦又放得辛苦。
  今天有新书上架,将最上面一格挤得满了,逸宁脚尖都垫得痛了,手也举得酸了,书硬是没有插进去。
  然后,他又实在不想去找服务生借梯子,他虽在这里看了有近两个月的书,但他一次都还没和这里的服务生说过话。
  别人放不上去估计便会将书随便扔哪里算了,但逸宁有个毛病,就是东西一定要归回原位,不然就会有强迫症,整个人心里总惦记着这事,坐立不安。
  逸宁正为难,一只大手就将他手中托着的书拿了过去,然后,很轻松地就插进了最上层里。
  逸宁有些惊讶,抬眼看这个帮他忙的人,因为帽檐遮挡,和这人实在很高,他只见到了这人的坚硬的下巴,还有轻动了一下的喉结,见到这人身穿白色衬衫,料子是很好的,衣扣带着贝壳的莹润银色光泽,领口的两颗扣子解开了,露出性感的脖颈和一小点锁骨……
  还从他身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味,前调橘香,后调变幻成木香略带深沉的气息……
  周延根本没介意这个举手之劳,只希望这个挡了他的人让一下,他能拿到被他挡到的第三层的书。
  “你让一下,我找本书!”因为环境的原因,周延用了很文明礼貌还很温和客气的口气说话。
  逸宁发觉自己方才居然看他看入迷了,听他一说,心一紧张,慌忙退后,道歉道,“对不起!”
  书店里节约空间,只有一米宽的路,中间放着书的展示台,逸宁没有注意,退后中拌在50公分左右的展示台上,眼看着向后倒下去就要摔在展示台上,周延反应还算迅速,将他拉住了。
  逸宁惊得心都要跳出来,站稳之后,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慌忙中马上向救他这人道谢,“谢谢你了!”
  方才逸宁一句“对不起”,周延只觉得这人的声音非常温柔,优雅动听,像是男声又像是女声,音量很小,带着磁性,但是又颇为清亮,带着女声的那种温柔和细腻,说一句话像是在读诗一般。以为是个美女,以至于好奇地回头去看他,这才在他要摔倒的时候拉了一把。
  逸宁人没有摔倒,帽子却掉了,二楼上只寥寥几人,但在他方才惊慌中惊呼的那一声里,所有人都向他看过来,看到他帽子掉到展示台上,露出一张白皙的面孔,所有人都盯着他看起来。
  周延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长着这么漂亮的脸,不像是真人,倒像是画里面的美少年,头发有些长但很黑很柔顺,瓜子脸,一双挺大的眼睛,里面的眼瞳很黑很大,看着人的时候仿佛带着水润的哀求的神色,皮肤很白很好,只有这一眼,他没有注意到更多细节,只是这一眼就能确定这的确是一张让人心醉惊艳的脸。
  周延本还想斯文礼貌地说一句“不用谢”,没想到这人在给他道谢后慌张地拿上帽子戴上后,慌张地跑下楼去了,好像后面看着他的人都要吃了他一样。
  周延混迹花丛这么多年,见多了美女美男还有人妖,一眼看出这人虽然长得精致美丽,但不是女人而是男人,然后,他脑子里浮出一个词——娘娘腔!
  其他的人都还在为刚才惊艳一瞥美人就走了感到失望,周延已经很淡定地找到自己要找的书,然后往楼下去了。
  他对说话娘娘腔的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再漂亮的他也不喜欢。
  周延在某些方面特别的现实而且功利,能带给他利益,他才会上心,一开始便把这虽漂亮但说话娘娘腔的人给排除了,之后便连想也没想。
  逸宁慌慌忙忙跑下楼,将帽檐压得更低,出了书店。
  书店外空气闷热,行人不少,等混到人群里,他才松了口气。
  然后,今天还没有到九点,他就开始往家里走了。
  本来计划今天还要看一本书的,但也只能这样了。
  走在路上,周围的繁华与嘈杂好像都与他没有关系。将帽檐再压低一些,将自己看向别人的的视线挡住,然后,将别人看向他的的视线也挡住,好像,世界上便只有他一个人了一样,不用担心别人的目光,也不用自卑,不用自我厌恶。
  虽然极力催眠让自己忘记,但他还是忘不掉上次受过的伤害,他再不愿意在白天出门,不愿意任何人看到他,也不愿意接触别人。
  好像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能够通过他的身体看到他那日受到的侮辱,看到他的肮脏,然后唾弃嘲笑他。
  他愿意将自己封闭起来,封闭在只有自己的一个世界里,不需要别人的,只有自己。
  那么,便永远没有人知道他以前的事情,也没有人会知道他以后的事情。
 
  第二章 噩梦之初
 
  第二章
  那一天对逸宁来说是噩梦,他永远不想回想,却时刻会想到;他想将它永远忘记,它却在脑海里愈发清晰;他想将它判定为虚假,但是即使是虚假,他也畏惧着惊惶着。
  他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是个很无用无能的人,却没有办法改变。
  逸宁父亲是国家机关小职员,母亲是工厂女工,家里条件不好不坏,从小父母工作繁忙,就留他一人在家里看家,于是和家人关系并不亲近。
  很小的时候,他长得像女孩子一样漂亮,所有人都夸奖他,小朋友们也争着抢着和他玩,他也有过好些朋友,后来,家里搬家,转学到了新的学校,周围邻居也变了,加上他也长大了,可依然还是一张女孩子一般的脸,不爱说话,说话的时候声音又细又小,小时候的优点,在长大一些后就成了缺点,开始遭别人排斥和诟病,他并不是能主动和人交往的类型,因为别人的远离和排斥,就愈发的少言寡语,性情孤僻起来。
  到再长大一些,男孩子就进入了青春期,班里别的男生变声声音都是变粗变得浑厚,而他也变声了,不知道是不是小声轻声说话成了习惯,声音愈发比童稚时期还雌雄莫辩,因为这个,班里的男生喜欢嘲笑他,还喜欢逗他。逗他说话,听到他声音之后又来笑话他,大家都把他当成消遣的对象。
  初三的一次晚自习下课,他还有过被别的班的男生堵在厕所里的经历,幸好他身体灵活逃跑了,他又惊又怕,回到家里想找父母倾诉,可是父亲去找别人喝酒去了,母亲上夜班没有回来,他只能一个人待在黑漆漆空荡荡的房子里,想哭又哭不出来。
  从小没有得到过父母太多的关注,这次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他甚至也只能埋在心里,后来,他便愈发沉默,在家里也不太爱说话。
  之后,又有一次白天被男生拉拽堵在教学楼底楼楼梯下的阴影里的经历,幸好有老师过来把那堆男生给教训走了,之后,他回家给父母说要求转学,父母问他原因,虽然他那时候还小,但依然知道他心里真正的理由即使对着父母也是难以启齿的,于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父母当然驳斥了他的要求,而且把他教训了一顿,开始说现在国企改革之类,两人工作艰难之类,说让他不要莫名其妙添乱之类……
  经过这次事情之后,逸宁再不愿意将自己的心朝任何人敞开了,在家里也几乎不怎么说话,幸好,父母的工作都没事,只是,父母的吵架向他说明了另外的问题,父亲有外遇,父母可能要离婚了。
  在逸宁初三毕业的暑假,父母正式离婚,询问了一下他的意见,问他愿意跟着谁,逸宁说哪个都可以,后来便跟了父亲,但是,父亲和母亲一离婚就再婚了,逸宁便被安排着去和奶奶住。
  奶奶是个很保守且刻薄的老人,一般女孩子穿得暴露一点,她都会念叨半天,更何况逸宁是父母离婚硬塞给她带的孩子,她自然不喜欢。幸好逸宁是个很安静且尽量做到没有存在感的人,平时在家里也非常勤快,所以,奶奶对他才没有太挑剔刻薄。
  逸宁三年的高中生活同样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成绩中等偏上,在这个算出名的重点高中里以这个成绩以后倒是可以考一个不错的大学。
  学校按成绩分班,逸宁同班同学都很优秀,大家学习都很刻苦,时间都放在学习上,同学关系自然浅淡,即使关系好,也就是会有自己的小圈子,圈子内的人关系不错,不用说,逸宁是排除在任何小圈子之外的,他一直是一个孤独的存在。
  也许是习惯了安静,还习惯了慢动作,所以,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温吞,不过,却能从动作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优雅和恬淡,动作里带着女孩子也很少有的纤细和细致,本是赏心悦目的,但他作为男生这样,便只会遭人诟病了。
  他在自己班上并没有受过如同初中一样的欺负,只是,学校虽然是要高分考取的,但也有不少成绩很差家里给很多钱的择校生,里面就有性格非常恶劣的人。
  逸宁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欺负自己,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他们所说的娘娘腔吗。他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明明都是人,说话声音有些问题了,就要遭到歧视?后来,他觉得只是那些人太闲太无趣了,所以拿他逗趣而已。
  以前他遭人欺负的时候,会叫唤,会抵抗,有的时候还会被他们弄哭了,后来,无论他们怎么欺负他,他都不会发出声音来,只会冷冷地看着他们,之后,他们也许是觉得无趣了,就再也没有找过他麻烦。
  虽然有经常被欺负,但逸宁一直单纯地厉害,那时候被人叫着骂两句,或是被堵着让摸一下是不是女人,他便觉得是最侮辱人的事情,后来,在他知道更多的时候,才知道,那时候所遭受的事情真是什么也算不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