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想得山庄长夏里+番外 作者:南枝(上)

字体:[ ]

  想得山庄长夏里(父子)
 
  楔子
 
  夏天在S市清名画廊举办的一场画展在画界引起了轰动。
  这次画展是个人作品展,作画者署名曾经,在画界从没有出现过,此次崭露头角便一获成功。
  有油画,也有水墨作品。
  画风清丽,多是山川风物,若是人物画便是抽象模糊的,只能看到意象。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几乎所有作品都是在同一个地方作画,仅仅是根据作画的季节,以及晨昏变化,画出不同的景色,于是,人们能够看到一个地方的春夏秋冬的不同,能够看到早晨的朝霞和黄昏的晚霞的变化,看到朗朗晴日和阴雨天气的光影的对比。
  即使是同一棵树同一个山坡,你也能够感受到她每日的不同。
  这些作品,总能抓住人心,就像署名曾经一样,她们让人觉得怅然,总带着隐隐悲伤,在画展中,甚至有很多人受画的感染当场啜泣。
  这些画只展览了三天,第一天请的是画界的巨擘们和一些评论家。
  此次画展赞助者是周家二爷周骥,给许多画界名人发了请帖。
  只是,艺术家清高,一个不知名的小画家依靠钱财开画展,他们是不屑去看的。只有很少一部分前往,但也大多是曾受过周家恩惠,或是震慑于周家势利,还有就是想巴结周二爷的人。
  看完之后,所有人都觉得这次的画展让人不虚此行,对她赞叹有加。不仅第一天到场,后面两天甚至还有人不眠不休观看的。
  画展第二天第三天,便对一般画界人士开放,因为最开始就没有做宣传,所以,来参观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但是,无一例外的,所有人都对画赞叹,对画者充满了好奇,并且想了解画中的地方是何处。
  只是,作画者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透露真实身份姓名,周二对此事一直讳莫如深,不回答关于这方面的任何问题。
  有人想买其中的作品,也说是一幅都不卖,展览结束便会带回去。
  三天时间到了,许多人慕名从远方甚至海外赶来,想一慕画作,周二爷断然拒绝,说这些画都再不会展出,让人嗟叹不已。
  一场神秘的画展结束,勾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和探寻欲。
  人们将有些名气或是没有名气,但是有画展出的画家都猜遍对比遍,始终是没有一人符合。
  这神秘的画者是谁,是谁十年如一日的在同一个地方作画,画同样的景物,但画出了各种色彩与风格,一时间在画界成为人人谈论的话题。
  只是,时间过去了,仍没有一人得知真相。
  唯一知道这件事的周二对此事不再提起,即使有人相求,他也讳莫如深。
  作为一个传奇,这件事就搁置于此了。
  周二也不会想到有人有这么大的探求欲,不将此事查出来不罢休。
  柳意是第三天才去看画展,看后便对画念念不忘,只是,再一天,画便被收起来了,他怅然若失,好不容易联系上周二,想买其中作品,但是,周二一句一幅都不卖,让他的愿望落空。他因此失魂落魄了好些日子。
  让他振作起来的是他想到画中既然画的是风景,那么那风景一定是在某个地方,一个人所画景物几乎都在一处,那么,那个人一定是在屋子里看着外面作画,只要找到画中的地方,就能找到作画的人,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开了。
  从此,他踏上了找画中景物的路途。
  只是,世界之大,要找到几个种茶的小小山头,谈何容易。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一次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地方的照片,虽然和画中景物有差异之处,但是,也有一些小小的相同,照片上面留有地址,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开始前往那个他做梦也想找到的地方。
 
  第一章
 
  “爸爸!”林小齐规规矩矩地站着,怯怯地叫了一声,声音嫩嫩水水的,听到的人都会顿生喜爱之心。
  他此时已经四岁了,长得和他的妈妈美人很像,都是一双大而多情的桃花眼,白白嫩嫩的皮肤能掐出水来,黑黑的眼瞳像是最澄澈的宝石,带着点羞怯,闪耀着光芒。
  轻轻抿着水红的唇瓣,将他爸爸看着,动作有些扭捏,今天是他的四岁生日,爸爸是来陪他过生日的。
  无论是谁家的孩子,这般可爱逗人喜欢,估计叫那一声“爸爸”的时候,大人就该把他抱过去亲亲啃啃尽享天伦之乐去了。
  只是,他爸爸不是一个知道享受这方面乐趣的人,仅仅是淡漠地轻轻点了一下头,说了一句,“你的生日礼物给你妈妈了,去拿吧!”
  甚至连一个笑容都欠奉,声音也挺冷漠的,根本不像在和四岁的儿子说话,好像是在和他的下属吩咐事情一般。
  “嗯!谢谢爸爸!”对于父亲的冷漠,林小齐倒没有太介意,因为在他能有的所有记忆里,父亲都是这个样子的,他现在还没有上学,一直由妈妈养着,不知道别的小朋友的父亲是怎样和孩子相处的,没有对比,当然也就不存在伤心。
  红着一张小脸怯怯说了谢之后就转身去找妈妈去了,在父亲视线范围之内时还是好好的一步一步走路,绕过一边的房中景观树之后就蹬蹬朝厨房的方向跑去了,脚步欢快,脸上红通通的带着笑。
  林婕是一个传统式的美人,精致漂亮的五官,性格温柔,贤惠大度,识时务,知道怎么不惹周骥厌烦,又能得到他的关注,保持他的新鲜感,最主要的,周骥知道她是真的爱自己,所以,对于周骥这个花花公子来说,情人的忍受限度最多是两三个月,他却和林婕保持情人关系六年了。
  并且,林婕完全替代了他家中妻子在他心中的位置,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让他觉得,这里才更像一个家。
  林小齐比他的长子周延小两岁,是个性格乖巧的孩子,长相和性格都像林婕。
  对于自己的孩子,周骥当然是喜欢的,只是,他的父爱一般不怎么能够看得出来。
  给林小齐的生日礼物是一个玩具小汽车,只供五岁以下的孩子开着玩。设计安全,速度不快,即使撞上东西,坐在里面的孩子也有保护,不会受伤。
  于是,看到礼物之后,林小齐就几乎忘了所有他妈妈交代他的,在父亲面前应该有的注意事项,全身心投入到新的游戏里。
  开着车在大厅里撞来撞去,边开边笑边叫,即使林婕摆了脸色让他不要这么皮,他也不以为意。
  时常看到爸爸开的大车子,他现在终于有了一辆小的,怎么能够不让他欣喜若狂。
  玩小车子不亦乐乎,甚至连晚饭也不想吃了。
  林婕一边呵斥他,一边温柔地嗔怪情人周骥,“看吧!你说这孩子像我,哪里像我了,该像你才对,皮成这样,以后不要给他买这些玩具了。”
  听到妈妈说不要给自己买这种玩具了,林小齐停下车来,嘟着嘴巴装委屈,出来后又蹭到妈妈面前去抱着她的腿,“妈妈,妈妈,小齐很乖!”
  林婕宠溺地揉他头发,甚至一向冷着脸没有多少表情的周骥都扯了嘴角笑了一下。
  国内现在还没有这种玩具,林小齐的车子是他让从国外特地买回来的。看来,这个孩子喜欢,花那么多功夫也算值了。
  吃了生日蛋糕,林小齐奶油吃多了,晚上精神亢奋,一直玩着小车都不睡觉,要不是他妈妈威胁着说明天要将车拿去卖了再不让他玩,他都会一直赖在玩具车里不出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的脸上一直带着童真无邪的笑,他最喜欢过生日了,这天爸爸一定会回来,妈妈会亲自下厨做好吃的,他还可以得到好玩的玩具。
  以后很多年,他常想到这天的事情,这是他能记事的第一件事,深刻非常,他记得这天里妈妈的笑容,爸爸坐在沙发上,他在自己的小小车里的欢快和自豪,他的爸爸是最好的爸爸了,妈妈也是最好的。
  要是知道这次的生日之后将给他带来什么,他不知道,他在这一天是否还会那样快乐。
  第二天,爸爸和他还有妈妈一起出去。
  在他小小脑瓜能够装下的事情里,他记得只有妈妈抱着他在商场里走着买东西,爸爸和他们一起,还是第一次。
  林小齐和妈妈住在一个庄园里,叫长夏山庄。
  想得山庄长夏里,石牀眠看度墙云。
  这是一座修建在半山腰上的别墅,在当时,算是修建得非常精美华丽,别墅外观白色,采用欧式风格。
  前庭后院里种着长青树木,还有名贵花种,甚至有一块从德国那边运来的草坪,小齐喜欢在上面玩耍打滚。
  这里适宜茶树生长,从别墅目力所及的几座山头上都是茶园,然后就是山下村子里的情景,还有一条河从村子边上流过,村庄里种了桃树樱桃树还有李树,春天开花的时候非常漂亮。
  这些茶园都是周家所有,山下村子的人大多依靠为周家茶园工作生活,其实相当于依附于长夏山庄过日子。
  从这里产出的茶,高级的都用来作为礼品送人,只有次品才用来贩卖。
  从下面的县城里到长夏山庄修着宽阔的泊油路,开汽车半小时就可以到,而要从县城到大都市还需要再开两个小时左右的车。
  妈妈喜欢在长夏的生活,并不愿意到大都市里去,小齐从小便在这里长大,虽对大都市感到好奇,但也更喜欢长夏的山清水秀和宁静舒适的生活。
  爸爸每个月都会来看他和妈妈,妈妈会很高兴,这便让他满足。
  因为是生日,妈妈给林小齐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林小齐看着橱窗里各种漂亮精致的东西都想要,最后让妈妈好好拍了一顿屁股,他才安静下来。
  在准备上车回家的时候,发生了枪击案,林小齐那时候还太小,被枪声吓傻了,那时候的情景在他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后来无论他怎么回想也回想不起。
  他记住了的,并且后来一再回忆起的情景,已经是他最爱的妈妈倒在地上,地上好大一滩红色,妈妈最爱的白色连衣裙也弄脏了,到处都是红色。
  他大哭大叫起来,扑到妈妈身上去叫她,不断嚷着,“妈妈,妈妈,好怕,好怕,小齐怕怕……”
  林婕的死,这是一件让周骥痛心疾首的事情。
  那时候周家的势力还不若后来稳固,仇人不少,周骥出门都会带上保镖,只是,没想到对方在他陪着儿子过生日时候来袭击。
  保镖反应慢了一步,林婕最先发现问题,将儿子一把推到车后面去,然后替周骥挡了一枪。
  一枪毙命,林婕去时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儿子的方向就倒下了。
  他的女人替他挡了第一枪,他有了时间避开,后来便是保镖解决了杀手。
  林小齐扑在林婕身上,又哭又叫,脸上糊着眼泪和鼻涕,身上的白底蓝格子衣服上蹭上了林婕胸前的血,身上糊成一片红色。
  考虑到对方可能还有后手,沉着脸,周骥上前将儿子从林婕身上一把拽起来,抱着上了车,而林婕被保镖抱着放进了后面的车里。
  林小齐在他身上又打又叫,不断叫着“妈妈,妈妈……”,让周骥心烦不已,这是他第一次打林小齐,以前,他都不管教这个孩子的。
  一巴掌拍在才刚刚满四岁的林小齐脸上,吼道,“给我安静下来。”
  林小齐瞪着吓到的又大又惊恐的眼睛把他看着,一动再不敢动,其实,林小齐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妈妈是死了,再不会回来了,他只是看到到处是红色,妈妈又瞪着眼睛不动,和平时的样子不一样,加上刚才砰砰的枪声让他觉得害怕,所以才有这样的反应,他想要妈妈来安慰安慰他,把他抱在怀里好好亲亲他,让他不要害怕。
  但是妈妈不在,爸爸又这么凶这么怕人,还打他,他更加惊恐了,以至于傻傻地没有了反应。
  终于安静下来了,周骥这才松了口气。
  没有追击过来的人,证明对方只派了两个杀手前来,没有后续了。
  周骥放了心,才来安顿后面的事情。
  下了车后,周骥将林小齐交给保镖,林小齐又开始闹起来,叫唤着要妈妈。
  周骥不想管他,但是,保镖拿老板的儿子没办法,看到他哭叫地上气不接下气,又不敢打不敢吼,只能劝,这是个苦差事,最后只好去给老板报告情况,将林小齐交还给周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