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想得山庄长夏里+番外 作者:南枝(下)

字体:[ ]

 
 
第二十二章 身份(下)
 
 
  林小齐恍恍惚惚地躺在床上,觉得身周的一切都为虚幻,而他还是那个住在长夏山庄里每日等着爸爸到来的孩子。
 
  哭得累了,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琳达来问他吃晚饭和吃药的事情,他觉得没有胃口,便不想吃饭,继续在床上躺着不想动。
  
  当再醒来,天已经黑了,从没有拉上的窗帘可以看到外面黑压压的树影在房间散出的些微光晕里摇曳,那样黑沉的感觉,好像是又要下雨了。
  
  林小齐从天色判断这是到了吃药的时间,便从床上爬起来,披了件衣服,就开门出去了。
  
  林小齐睡得晕晕乎乎,脑子里有些混沌,便忘了周延也在这里的事情,当走下楼梯,在客厅里看到爸爸和哥哥坐在沙发上说话,他混沌的脑子让他以为这还是在S城的时候,声音虽含糊,却明明确确唤了一声,“爸爸,你回来了!”
  
  周骥听到林小齐的声音,才发现他小楼来了,侧过头看到他。周骥一时有些愣,林小齐已经太久没有叫他“爸爸”了,此时在周延面前这般唤他,让他以为林小齐在生他的气,故意这般让周延知道他的身份,周骥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林小齐在叫完后,看到周骥面如表情的脸,才回过了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在哥哥面前唤爸爸,还不得暴露了身份,一时也愣住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周延背对着林小齐坐着,他回过头,看到林小齐,他以为自己刚才是听错了,这个难道不是他爸爸最新得到的小男宠吗,怎么也叫周骥“爸爸”了,难道他爸脑子出了毛病,为了缅怀以前的林小齐,还来玩这种扮演游戏。
 
  “刚才吃晚饭让人去叫你了,你没有下来,现在是饿了要吃东西吗?”是周延打破了一时的尴尬沉寂,这个长得像他弟弟的男孩儿,让他有种想要关爱的感觉,于是对待林小齐态度还好。他对着林小齐说完,又看向周骥。
 
  周骥点了点头,眼里对林小齐有非常深的关怀与爱意,不过,却要做出淡然的样子来,只是淡淡地询问与吩咐道,“饿了吗?去饭厅用饭吧!”
  
  林小齐不敢再看两人,径自去后面饭厅了,不能空腹吃药,他只能先喝了些粥,后来又吃了药,胃里不舒服,药刚喝下去,就反胃要吐,硬是憋到洗手间去,趴在洗手池上就吐了,把刚才吃的粥和药都吐了出来,而胃里还一个劲地抽搐,最后实在没什么可吐的,却依然反胃地厉害,感觉是要将胆汁也吐出来。
  
  林小齐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憔悴忧郁的面孔,明明每天都要睡很久,可是眼睛上却依然有黑眼圈一样的带着疲惫的神色,他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光彩漂亮了,整个人都陷在一种暗色的光晕里一般,让他觉得也许自己再也不讨人喜欢。
  
  想到自己已经没有了身份,想到爸爸已经对外宣布了自己的死亡,林小齐觉得非常茫然,对着镜子轻轻抚摸自己的脸,这脸现在也不是他原来的样子,他觉得心里出现了一个洞,那个洞让他觉得自己缺了一部分一般地空虚。
  
  周骥听佣人报告说小齐少爷吐了,原来还冷硬的面孔马上露出焦虑与关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周延说了一句,“你先去休息,别的事过会儿再谈。”便抬腿往后面的房间走。
 
  这是佣人们用的公共洗手间,里面很大,周骥一进去就看到站在洗手台前捂着脸的林小齐,他上前搂上林小齐的肩膀,要将他的手拿下来,问道,“怎么了,哪里难受,让医生来看看吧!”
 
  林小齐不让周骥把自己捂脸的手拿下来,听了周骥的话,又死命摇头,周骥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心中更加焦虑难过,“到底是怎么了,脸上怎么了,让我看看!”
  
  “不!”林小齐的声音里带着丝哽咽,却异常强硬,他将头埋了下去。
 
  周骥以为他在哭,过去将门反锁上了,才又到林小齐身边,弯下腰轻轻抚摸林小齐的头发耳朵,要去看林小齐的脸,柔声询问,“让爸爸看一下好吗?到底是怎么了,把脸捂住做什么?不是说吐了吗,胃里不舒服是吗?”
  
  林小齐将捂着脸的手拿了开,眼睛对着周骥近在咫尺神色温柔带着关怀的脸,哽咽道,“不,你不是我爸爸了,你不是说我已经死了吗?那我还怎么是你的孩子,我不是你的孩子了!”
  
  林小齐的眼睛里神色哀戚,虽然现在没有落泪,不过,眼睛些微红肿,想必之前一定哭过了,周骥看到就心疼不已,在林小齐额头上落下一个安抚的亲吻,抚着他的脸颊问道,“是周延告诉你的吗?”
  
  “难道哥哥不告诉我,你就要一直这样瞒着我吗?我都不是林小齐了,我以后还是谁呢?你怎么能够在我昏迷的时候,就这样做,我的脸也是,你就让医生给改了,我以前根本不是这个样子!”林小齐声声悲戚,对着周骥带着控诉地质问,将他这些时间压抑在心里的怨气都想发泄出来。
  
  周骥将他揽在怀里,一遍一遍揉着林小齐因为生气不断起伏的胸口,柔声安抚道,“是,是爸爸的错,爸爸不应该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自己做了决定!”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是故意的,你这样道歉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了,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你怎么能够这样?”林小齐趴在周骥怀里哭了出来,呜咽着不断控诉,“你怎么能够就宣布说我已经死了,你还把我带到这里来,我讨厌这里,我要回去,你怎么能够这样!”
  
  “小齐不哭了,哭岔了气又该难受!不哭不哭!”周骥心里也不好过,但是,他又能用什么话来安慰这个像受伤的小猫一样别扭伸出小爪子的孩子呢!
  
  “你根本就是敷衍我,你到底是要打算怎么对我,你养我就是像养个小玩意儿一样吗?随便怎么对待,看我发脾气了就来逗逗我?”林小齐哭着哭着就抽噎起来,声音也说得不清楚,不过,看得出来,他是真的非常难过。
  
  “你是爸爸最爱最重要的人,不是随便的小玩意儿,不要这样乱说!”周骥抚着林小齐的胸口,神色哀戚里带着郑重乞求。
  
  林小齐抽噎地难受,胃里又是一阵翻腾,推开周骥便又趴在了洗手台上,不断干呕又呕不出东西来,额头上都起了一层冷汗,周骥拿了手巾来给他擦汗,又抚着他的背让他舒服点。
 
  “看医生好吗,别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周骥劝道。
 
  “我不!”林小齐放水洗了手,又擦了嘴,依然硬着嘴皮子这般反抗,“我不看医生,反正,我现在也这个样子了,脸也毁了,身体也脏了,反正也没人喜欢了,我也只是个死人而已,不需要看医生!”
  
  周骥真是不明白这孩子脑子是怎么转的,怎么就突然扯到这件事情上来了。他伸手强硬地抬起林小齐的头,厉声说道,“你乱说什么,什么叫脸毁了,身体脏了,谁不喜欢你了,你是要我怎么做,你才相信我是爱你呢!你到底要这样犟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犟,本来就是这样,你不是看都不想看我了吗,你不是回都不要回来了吗,要不是哥哥今天来了,你难道今天会回来?”林小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里乱得很,好像管不住自己的嘴一样,说出的话全然不是他想要表达的。
 
  那是很早以前,他才喜欢和爸爸随便乱发火,将自己心里的不满都表现出来,然后,每次都惹得爸爸雷霆万钧,气愤而走,他现在明明已经长大了,为什么还要像小时候一样,来这样故意惹爸爸生气呢?
 
  林小齐只觉得头好疼,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只是,他的心好乱,而且总是不安,他害怕呀,他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爸爸的孩子了,爸爸的那个孩子已经宣布死了。
 
  要是爸爸不要他了,那么,他还能是谁呢,他什么都不是了,那么,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又是什么,他已经是一个被宣布死亡的人,他活着还有什么别的意义吗?
  
  林小齐这样的胡乱纠缠让周骥很恼火,这个孩子是在胡搅蛮缠地乱说,明明是没有的事,他却要做不必要的担忧。
  
  “我怎么会不想看到你,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信以为真?”周骥真是拿这个死心眼的孩子没有办法了,皱着眉头,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让这个孩子来相信他才好。
  
  林小齐蜷在周骥怀里,心里乱成一团乱麻,本来一切还不像这样乱,这样让人无法忍受,不过,当周延一来,他和周骥两人的血脉关系就以更大的冲击力袭击了他,然后,他的身份的死亡,让他难以接受,因为,周骥的这种做法,断绝了他以林小齐生活的权利,断绝了他和周骥血脉上的法律关系,是周骥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擅自斩断了两人之间应该有的一层林小齐在乎逾过生命的羁绊,那就是,他叫周骥“爸爸”的权利,他从小到大,对周骥的依赖仰慕爱恋期盼最开始都来源于这句对“爸爸”的呼唤。
  
  林小齐撑着自己的头,嘴里只说道,“我要回去!”
 
  假如现在的这些都陌生地让他无法接受,那么,让他回到他生活了十几年的熟悉的地方去吧!那样,他觉得他能够更好地平静下来。
  
  周骥扶着林小齐从洗手间里出来,林小齐哭红了的眼睛,脸颊上带着红晕,周骥的小心温柔的动作,周延站在走道尽头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蹙起了眉头,觉得老爸和这个林小齐的替代品之间的氛围特别奇怪。
 
 
第二十三章 周骥的妻子
 
  
  周骥已经答应了林小齐过几天就走,并且,房子里的有些要带走的东西,佣人们已经在开始整理,这让林小齐放下了心。这正是他最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待在这个地方更让他没有安全感,所以,他的心便一直向往着他从小长大的熟悉的地方。
  
  周延只在这里住了一晚,说安排了和别人一起旅行,第二天就走了,周延的离开,让林小齐放下了心,至少,哥哥走了,就不会发现他和爸爸之间的秘密了。
 
  虽然他一直怨着爸爸将他的身份宣布了死亡,让他觉得难受极了,但是,他又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就是林小齐,知道他和爸爸之间的悖德的关系。
 
  林小齐一直非常矛盾,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些矛盾的根本还是来自于他没有安全感,从小到大的生活与等待盼望让他对周骥没有了安全感,受到的来自男人的猥亵攻击让他对这个社会也没有了安全感,更何况这次的绑架又让他想起来以前周延带着他看到的黑市里拍卖漂亮的孩子的情景,这些就更让他对这个世界没有安全感了。当他知道爸爸已经宣布他的身份死亡,他以后再也不能用林小齐的身份生活,他只是一个没有身份的黑市人口,这件事情便让他的惶恐不安,与忧虑没有安全感达到了极点。而周骥却一直让这个孩子来自己想通事情,没有给予正确的引导,没有让心理医生来给他做调养,以至于让林小齐精神上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最后到了必须找一个让他能够安心的寄托不可,以前,他的寄托是他的爸爸,现在,他却将他的寄托给予了那个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要是人会变,可是,那块地方却是一直在的,它不会抛弃他。
 
  他对周骥的爱,与周骥对他的爱,在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成了他的一种负担,让他再不敢依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