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色之前+番外 作者:南枝

字体:[ ]

 
 
1、第一章 爸爸的烦恼 ... 
 
 
  第一章
  
  赵家别墅。
  一向工作和应酬繁忙的赵臻,这一天却一整天都待在家里,原因是这一天是他的宝贝女儿赵昶的十八岁生日。
  
  十八岁生日,过了这一天,也就该成年了,当然应该大操大办一场。
  于是,前一天,就是在大酒店里包下了一个大厅为赵昶举办了生日宴,亲朋好友,甚至各界不少名流都来捧了场,算是给他赵臻一个面子。
  
  且不说赵臻在这S城也算是一方人物,雄才大略,手腕强硬,而且为人慷慨,心思敏锐,年纪轻轻时就已经做出了一番大成就,不过,和老婆离婚之后,他就似乎更加乐于享受生活了一样,为人要比年轻时柔和很多,但是,他赵臻的名头一向是特别响亮的,在这S城,没有几个人敢惹。
  再加上他是赵家的第三子,赵家在S城本就是一霸,而且在上面也很有人脉,又和政治家族有联姻,故而地位不可撼动。
  
  就是像赵臻这么一个人物,却是个恋女情节特别重的人,特别宠爱女儿,在和前妻离婚之后也没有再娶。
  大家都知道他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的宠爱,他这女儿的成年生日,发了请柬出去,客人即使有事,也都是推了事情过来捧场的,完全对他女儿的生日宴给予了极高的重视。
  于是头一天,赵臻累了一整天。
  这一天本来可以休息休息了,但是不,这天晚上他女儿还要办一个生日会,是她自己邀请的同学和她的小朋友们。
  
  要说为什么赵昶的生日宴要在她生日前一天办,那已经是赵昶过生日的一个习惯了,一般是在前一天接待亲朋,生日当天赵臻就安排陪女儿两父女自己玩。
  但这一天,两父女却没有出去玩,从早上开始,赵昶就像是上战场一样地自己亲自指挥家里佣人布置家里,而且试穿晚上生日会要穿的衣服,一直在忙忙碌碌,她还不让赵臻帮忙。
  
  赵臻对此好奇到要死。
  心想他女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何赵臻会好奇赵昶的这些本该是正常的行为呢?
  下面谈谈赵昶。
  赵昶作为赵家的孙女,赵臻的宝贝独生女,本该是被宠得无法无天的才对,但是,居然一点不然。
  这个女孩儿,没有一点娇纵气,非常独立自主,甚至有时候她家爸爸还要挨她的骂。
  这独立自主,还表现在另一个方面,她一向是个假小子,从小没留过长发,一向是清爽的短发,长相也因为肖似赵臻而显得利落和爽朗,但是不能说她不美,她其实五官漂亮,只是从来不打扮自己而已。
  生活习惯也并不奢侈,甚至穿着很随意,在前一天她生日宴会上,她都只是T恤牛仔裤的打扮,赵臻劝了她数次,她也不肯换一身郑重一点的衣服,赵臻一向是拿女儿没办法的,于是就只好由着她了。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假小子赵昶,她在这一天,居然从上午就开始在房间里试穿名店里送来的衣服,而且还有几套是她特别要求定做的礼服裙,她平常可是从来不穿裙子的。
  
  赵臻实在觉得女儿不正常,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拉着家里管家问,“昶昶这是出了什么事?完全不正常。”
  
  管家笑着道,“先生,你就不要担心了。昶昶她正常得很,能出什么事,肯定是谈恋爱了,今天晚上她的那一位恐怕要来吧?哎,你看,一晃就过这么多年了,她都到谈恋爱的年龄了啊!”
  
  女管家的这一句话把赵臻一下子劈醒了,心想原来赵昶是谈恋爱了,他这个做爸爸的居然没看出来,哦,一定要赶紧让人去调查赵昶喜欢的人是谁家的,性格怎么样,父母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恶习,感情清不清白,有没有好色的毛病……
  
  赵臻想了一阵,又觉得自己太着急了,还是先到他女儿那里去打探一番吧。
  
  敲了女儿的闺房门,过了一会儿,女佣人才过来开了门,赵臻站在门口,还问了一句,“我进去方便吧?”自从有一次闯了女儿的门被骂了之后,赵臻就学会了要先询问一句再进去,毕竟,女儿长大了不是,不再是小时候那个腻在爸爸怀里要和爸爸一起睡觉的小丫头了呀!
  
  女佣人笑着道,“先生您进来吧!”
  
  赵臻这才进屋,他女儿这间房才是整栋别墅里的最大的主卧室,附带了衣帽间,大浴室,小书房,还有一边的练琴室内大阳台——赵昶学大提琴,而且拉得很有水准,获过奖。
  
  赵昶这时候正站在房间里的那一架非常大的穿衣镜前,身上居然穿着白色丝质的裹胸裙,裙摆只到膝盖高度。
  一看到女儿这样,赵臻就伸手扶了一下额,心想,他的女儿其实还是一个女孩子嘛,无论多么男人婆,也有女孩儿心思的时候,只是,这裙子是不是太暴露了。
  
  其实赵昶这样穿挺好看的,她虽然男人婆,但是发育得很不错,穿这么一身衣裙,身材毕现,挺美。
  但是赵臻却觉得过于暴露了,又看到赵昶的床上已经放了几条裙子,不知道是已经试穿过了还是还没来得及试穿的。
  
  赵昶看到爸爸站在一边苦着脸看着自己,就对他道,“爸,用你那男人眼光来看一看,我穿这一条裙子怎么样,其他的那几件,感觉都太成熟了。”
  
  赵臻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道,“挺漂亮,我家昶昶一直就很漂亮的。”
  赵昶对父亲的敷衍之词很不满,哼道,“就会说这两句吗?”
  
  赵臻一笑,就走过来拿了一条披肩把女儿裸/露出来的肩膀搭好了,而且给她搭得一寸皮肤都不露了,这才语重心长地说道,“昶昶,这件裙子太露了,你还是换一条不露肩膀的吧。”
  
  赵昶看了他一眼,自己也想了想,喃喃自语道,“我也这么觉得,嗯,他平时挺保守的。”
  然后就找了另一条浅粉色带白色和天青色花纹的裙子进了更衣室,让女佣人进去帮她换裙子,这些裙子都不好穿,必须要个人帮忙才行。
  
  赵臻在女儿房间里走了一圈,四处打量,以为能够找到女儿和她那个小男友的照片,无奈什么都没看到,他平时为了尊重女儿的隐私,是不进女儿房间的,此时仔细打量了房间一圈,发现赵昶的房间还是太素了,不像别的女娃娃的房间那么粉嫩可爱。
  他其实一向挺担忧女儿男人婆的性格会找不到爱情的,但现在看她居然谈恋爱了,心里又不舍得起来,心想他这么好的女儿,天下间哪个臭男人都配不上,但是又不能阻止女儿不谈恋爱不是?于是,赵臻就更加烦恼起来了。
  
  等赵昶从更衣室里走出来,这次这身裙子要保守一些,裙摆虽然还是只到膝盖,但是好歹上面没露肩膀了,胸口也裹得严严实实,赵昶问赵臻,“爸,这件呢?”
  赵臻点点头,“挺好,比刚才那件合适。”
  
  赵昶点点头,“哦,那晚上就穿这件吧。”
  说完,就让女佣人把刚才拿出来的裙子全都收起来,转过身又准备进更衣室换回休闲装,没想到她转过身,赵臻就看到那条裙子居然露了上面一截背部出来,赵臻马上叫住了赵昶,“昶昶,等等,这件裙子怎么这里露了背?”
  
  赵昶回头道,“本来就是这样的设计。”
  赵臻赶紧过来,心想露了这么多背,那还得了,道,“再换一条,露背不行。”
  
  赵昶道,“爸,你有完没完,这是店里面拿来的最后一条裙子,没得换了,再说,露这么一点背,我自己都没觉得有什么,你在这里大惊小怪。”
  
  赵臻苦口婆心,“昶昶,听爸爸的,再换一条,好不好?”
  赵昶哼一声,“不换了,我懒得换了。你那些女伴,恐怕是越穿越少越好,你来管我做什么。”
  
  赵臻沉了脸,“你这丫头,乱说什么。我说换,就赶紧给我换!”
  
  赵昶不愧是赵臻的种,才不怕他,和他对瞪着,道,“我就不。露这么一点背,连bra的带子都没露,哪里就有问题了。你出去,出去,不要管我!”
  
  赵臻道,“不要在爸爸面前说bra这种词。”
  赵昶不以为意,“你又不是不明白,都这么大把年纪的老男人了,在我面前还不准我说这些。”
  
  赵臻被女儿气得脸都黑了,心想自己老了吗,老了吗?明明男人四十一朵花,出门别说是女人,连男人都仰慕他的都多着呢。哎,偏偏在女儿面前没威信。
  赵臻道,“我是说,你不要在男人面前口无遮拦。”
  
  赵昶一边过来推赵臻出门,一边道,“你是我爸行不行,又不是一般男人。快出去,我就在这里换衣服了。”
  
  于是赵臻只好出门了,看着被女儿关紧的房门,他叹口气,真是女大不由父母了。
  要下楼时,赵臻才想起来,他还没问赵昶她男朋友的事情,但是想到女儿在换衣服,也不好再去敲门。
  
  他心想,赵昶的妈妈在这个年纪了还给她生了个弟弟,要不自己再婚,也再要个小女儿是不是挺好呢。
  转念又把这个念头否定了,心想一个赵昶就让他操碎了心,再要个女儿实在是难得操心了,还是算了。
  而且,赵昶也不见得想要他再要个孩子,虽然这个孩子从没说过不让他再婚或者再要弟弟妹妹之类,但也没见她提过这事。
  
 
 
 
 
2
 
2、第二章 生日会 ... 
 
 
  第二章
  
  赵昶的生日在九月十一日,这一天,正是美国遭遇恐怖袭击的日子。
  要是是别人说自己生日是这一天,大半要被那些不可爱的同学笑一番,不过,却没有人敢笑赵昶,也许是因为她一向就高傲和冷淡的缘故吧,大家一看到她,就觉得这个人不是能够开玩笑的那种人。
  
  赵昶在学校里从来没有表现过自己的不一般的家世和身份,她和其他同学似乎没有什么差别。
  学校里也有那种女孩子,有一身奢侈品品牌的衣服上身就要穿着到处走,和在人面前炫耀,但赵昶从来就是低调的奢华着,穿着看着总是很普通的,但是却是并不常见的名牌,她自己对这些并不介意,而且也乐于过普通人的日子。
  她虽然高傲冷淡,但在学校人缘居然不差,从小到大,各个时期的朋友都不少,现在才刚读大二,一年的大学时间,让她在学校里就有一群好哥们。
  
  要说,她要在家里举办这个生日会,也并不是想炫富,只是她从大一刚入学就暗恋上了一位师兄,在之前更是有意无意地在对方面前提到多次,但是没想到对方丝毫无动于衷,每天不是忙于学业就是忙于兼职打工,或者就是在照顾他的表妹——这个表妹是赵昶的同学兼学校室友。所以,赵昶会以为,也许自己让他知道自己家里还是挺富裕的,说不定对方会答应她和她交往。
  
  虽然赵昶并不认为自己喜欢的这位师兄是贪图钱财地位的人,但是,总是看对方忙于兼职,似乎很缺钱的样子,她又挺心疼他的,想自己家里的财力也许能够帮助到他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