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强取豪夺+番外 作者:南枝(上)

字体:[ ]

 
文案
 
清境,虽然已经博士二年级,其实只二十三岁,看起来像只软绵绵的干净可爱的小白兔,本来以为只是一次非常平常的教研室聚会,却在会所里因为见义勇为而得罪了不好惹的大人物冯锡。
 
冯锡什么样的美色没有见过,却不成想会被傻乎乎单纯的清境吸引住,从此强取豪夺,用尽手段,只想把他绑在身边。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清境;冯锡 ┃ 配角:楚慕,蔡童 ┃ 其它:周家系列,HE
 
 
☆、第一章 小白兔清境
 
  第一章
  
  清境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乖巧得像只可爱的白兔的大男生,走出门,没人会觉得他是已经读到博二的博士生,只觉得他像个高中生,而且还是个懵懂的低年级高中生,那些从S大附属中学走出来的学生,看着也比他成熟多了。
  
  每年进教研室来的师弟师妹们,第一次见他,还以为是在教研室做创新课题的本科生,在得知他是师兄之后,全都跌破眼镜。
  
  其实,清境的年龄一点也不大,十五岁多就上了大学,刚进大学时,才一百五十几公分,在一干同学面前,大家还以为他是小学生,这几年在这所学校里成长起来,也总算有一百七十几公分了,虽然面相依然稚嫩,但总算被认为是小学生的时候好多了。
  
  他因是直博生,到博二,也才二十三岁左右,比起教研室里任何一个师弟师妹年纪都小呢,不过他怕被人调笑,所以从来不说年龄,除了导师知道他准确年龄,别人是一概不知道的。
  瞒着年龄,他板着脸的时候,也可以在一干师弟师妹们面前威严一下,展示一个大师兄应该有的样子,虽然这个样子,不免很快就破功,又变成了大家眼里的小白兔。
  教研室里最新来的研一小师弟都能够欺负他,让他帮忙收拾桌子,可见这个人实在是太软绵了。
  
  大学本科的时候作为班级年龄最小,寝室里的最小的小弟,也总是个跑腿的,要打扫寝室就不必说了,要是和女生那边有什么事,他就必定被推出去帮忙。
  这是和他的年龄长相有关,女生们都看他可爱,把他当成小弟弟,对他毫无防备,男生们所以就总是让他去女生那边帮忙送东西,甚至有人和女朋友道歉,都是让他去传话。
  要是别人,估计早就不满不高兴了。
  偏偏清境是个心性极其单纯的人,智商高情商低,软绵绵好揉捏,当然,他也不是那种任人随便揉捏的人,谁真正触到他的底线,或者真正伤到他了,那么,他的一根筋会让这个人吃够苦头的,从此真不理人,无论怎么道歉,也拉不回他的心。
  
  这种性格的人,往往如此,平常好说话,真正把他惹到了,那么他是最硬心肠的。
  
  他的这种温和可爱的性格,让大家都以为他必定有个非常美满的家,其实,并不如此。
  当然,这种事,他也无法对外人说的,甚至从来没对人说过,即使是本科时候最好的朋友。
  
  他的父亲是一个战斗机设计院的高级技师,一年大部分时间在外面出差,很多时候大半年不回家,写信通电话都有国家监管监听,他有军衔,且不低;母亲是大学里的音乐老师,还兼职艺术中心的主任职务,美丽而优雅。
  由此可见,这两人虽然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职务千差万别,性格也不可能会有多合拍。
  清境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
  
  他家里父母虽然不和,倒并不吵架。
  
  他父亲爱他母亲至深,平常什么都依着她,而且他沉默寡言,自然不和她吵架;他母亲是个优雅而温和的人,即使对他父亲没有爱情,也忍受不了他的很多习惯,但是也只是沉默不语并不在家里闹腾,清境的小时候,倒没有觉得自己家里父母关系有多不好。
  只是,在他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父亲发现他母亲和她学生搞到一处出轨时,一时没有控制住,差点把她打死了,他才知道家里父母之间的问题到底有多大。
  但他那时候还太小,只是茫茫然地看着母亲被送往医院,之后也只是一直沉默。
  
  他曾经以为父母会离婚,他想好了去和奶奶住,不过之后他父母自然是没有离的,因为他父亲不愿意,而她母亲因为出轨也没有权利主动提出离婚。
  他的家就这样维持了下来。
  
  因为父亲不在家的时间本就多,即使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家里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过日子,只是从医院里回家的母亲变得比往常沉默了,几乎不和清境说什么话,虽然在这之前,她和儿子也是不怎么说话的。
  家里一直有保姆,有厨娘,有园丁,清境和家里这些佣人说的话倒比和他妈说的话更多。
  
  慢慢地,清境也就长大了,他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是不是有受家里父母关系的影响,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成长得非常健康,没有什么问题。
  到读大学之后,他回家的时间就变得很少了。
  刚读大一时,他那么小年纪,又到新环境,父亲送了他到校就没再管他,他难受得想哭泣,想家,却没人可以倾诉,只得抱着书去图书馆里,一本一本看小说,就是那时候把眼睛熬成了近视眼。
  
  过年戴着眼镜回家,也只是父亲问了他一句怎么近视了,母亲则是一句过问也无。
  清境因为离过家,所以明白了自己对于这个家庭,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母亲并不爱他,父亲也是工作更重要。
  之后每年暑假,他便不怎么回家了,多数时间在外旅行,也有在学校里做课题,一年只寒假回去,但是在家里,和父母之间的话语也不多,连他保研读本校研究生时,也只是和父亲说了一声,父亲说,“读吧。”
  然后,他就读了。
  家里没管他。
  
  此时读到博二,一次恋爱经历也无,只在读大一的时候喜欢上过一个大三的师姐,但是对方自然是把他当成小弟弟的,此女现在已经是一个六岁男孩儿的母亲了。
  除此,清境也没有喜欢上别的人。
  身家清白地就到了博二。
  
  清境的导师是楚慕,是个非常严格的人,而且是属于现在学术界非常有良心对弟子非常好的很少数的那一部分导师。
  清境是非常尊敬且喜爱他的,把他当成自己的父亲一般,对他有着孺慕之情。
  他自从进了楚慕的教研室,就改掉了本科时候在被窝里看小说看通宵的习惯,而且做事兢兢业业,生怕不能让楚慕满意。
  而他,自然也是楚慕的得意门生,楚慕非常看重他和照顾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关心他的身体,关心他的学业,关心他的个人问题。
  
  在他读研二的时候,楚慕就有意让他出国做交流生,但是清境怯于自己英语水平不高,没有去,把机会让给了另一个同学。
  现在他博二了,楚慕又问他之后的打算,清境是没有什么打算的,算是个得过且过的人,以后随便做什么工作都行,混口饭吃就成了,没什么追求。
  而他家里,其实也不算不关心他的出路,他父亲可以安排他回他母亲所在的学校,T城T大去做大学老师,但其实清境并不想回去,毕竟回去了就要住家里,爸爸妈妈冷战的时候,他会在旁边,总觉得心里难受,所以对于父亲的安排,他只是支支吾吾并不回应,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
  而这时候,他的导师楚慕就为他安排好了出路,帮他申请A国一所世界闻名的学府里去做博后,做出点成果,两年之后回来,就可以进稳当进S大了,他会帮他申请正式编制,不然,以清境现在的成果,没有办法留本校。
  楚慕为自己的孩子,大约也只能安排到这种程度了,清境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对导师自然是感恩戴德,又和父亲说了一下这件事,S大比T大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他父亲也没有理由反对,很是感激清境的导师。
  
  清境后路定下来,自然是没有和别人说的,以免被人说导师厚此薄彼,或者说是因为他家背景好,导师这是讨好他父亲,如此这般,他把这件事瞒下来,连他已经出去工作的好朋友也没说。
  
  清境以为,自己的一生,大约也就按照这种安排好的既定路线走了,不可能再发生什么变故。
  而在他的认知里,人生不过如此,即使如他父母那么水火不相容的人,也这么磕磕绊绊地活到了五六十岁,更何况他这种天生不会叛逆的人呢。
  似乎站在二十岁,就能够看到六十岁的样子了。
  关于他将来的伴侣,他倒是没有想过,身边也有很多女孩子,只是都成了好朋友,他总有让女孩子把他当成同类的特质,谁也没办法把他往男朋友那方面想,所以,至今无一个暧昧对象,可怜可悲。
  
  这一年马上要元旦节了,教研室要趁着这个时候聚会玩乐的。
  清境受母亲的熏陶,钢琴小提琴和古筝都会,却不会唱流行歌曲,所以,每次教研室聚会唱K,他都觉得很没有意思,所以也并不期待。
  最后导师定了去一个高档会所廷舞里唱K,他自然也没有多大期待,只是到那一日了,就跟着大家一起去罢了。
  只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次平常的教研室聚会,就改变了他整个之后既定的人生路线。
                          
作者有话要说:开冯锡和清境的文了~~~~~
 
 
 
 
☆、第二章 闯祸
 
  第二章
  
  廷舞是S城集娱乐休闲聚会运动等于一体的高档私人会员制会所,一群学生,在之前大约连其名也没听过,听过其名的,也只是听过而已,完全不知道里面是何种样子,所以就夸大其词,对其他不知道的宣传,最后让所有人都对这次去廷舞玩兴致勃勃,想去见识一番。
  
  所以,一群学生,被导师楚慕带到廷舞里来玩乐,从进门上电梯开始,就一个个像乡巴佬进城,四处打望。
  结果,自然是让大家很失望的。
  虽然各方面显示这里的高档奢华雅致精妙,却也没有让大家觉得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无非是各方面比较豪华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劲爆点来满足大家的好奇心。
  
  甚至来了之后,就只是被带往包厢,包厢里布置典雅,小的地方的设置非常现代化,一群二十多岁三十岁的学生,进了里面之后,就开始唧唧咋咋说这里不如想象中那么具有曝点。
  
  楚慕平时在学生眼里过于严谨认真,他呆在这里,势必让学生们玩不好,所以坐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了。
  让大家可以随意点酒和其他吃的,不用想着为他省钱。
  
  楚慕一离开,就有人说,“这里的确很高档啦,只是,和学校旁边的KTV也没有什么区别嘛,除了设备好些装修豪华一些之外。”
  
  有人回应,“还以为会见到一群漂亮小姐少爷门口迎接的场面呢,根本就没有啦,一路过来,只见到几个黑衣保镖,什么都没看到。”
  
  大师姐笑大家,“哦,你们这是要老师花钱请你们嫖/娼呢。”
  “师姐,你干嘛说得这么低俗,我们也只是想长一下眼界而已嘛。”
  “什么低俗?难道你脑子里不是那么想的。呵!”
  “我发誓,我没那么想。”研二的小师弟蔡童指天发誓,又祭出清境来,“蝴蝶师兄,你说吧,快替我向大师姐保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