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后丧尸时代 作者:南枝

字体:[ ]

 
 
  第一章 913·2Y
 
  第一章
  顾禾拿出卡来在入口认证后,才将车驶入停车场。
  疫病研究中心丧尸研究第七分所,顾禾在这里工作,而且是里面第二研究室的主任,不大不小一个有点话语权的小官。
  他从车里出来,然后绕道要从大楼大门认证进入,这要绕不短的距离,不过,这停车场的设计就是这样不合理,他一向奉行时间就是一切,一般时候几乎是小跑着往研究大楼里去,这一天,他的脚步却慢了下来。
  他的面色略微沉郁,带着些忧虑,一路上遇到的几个研究员和他打招呼,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看到他们将他甩在后面先进大楼去了。
  最近关于丧尸研究的问题,上面的科学家吵得很厉害。不用想,科学界里的吵架从来不比别的领域少,而且烽烟更劲。
  对于丧尸,一部分人认为他们有些是会变异发展成最终有意识有思想且比人类更具优势的物种的,所以,现今将他们作为实验材料而进行的某些实验是残忍的不人道的,出于人道主义,不能这样去干;另一部分,也是绝大多数,都认为不用对丧尸讲人道主义。
  人类刚从丧尸潮的大规模爆发走过来,大多数人都是九死一生才逃过一劫,没有死,没有变成丧尸生存了下来,所以,对于丧尸是非常地深恶痛绝,而且打心底胆颤心惊,避之唯恐不及,因为这求生的意识,丧尸在他们的眼里已经不再是人类,更不可能是同类,也不承认他们有些会有意识和思想,只把他们当成是怪物,不仅是怪物,而且是致人死命的魔鬼,对于他们当然是只有一途——那就是彻底消灭。
  科学界出现了这种大多数向后者倒的情况,而且又有政府的引导,从惊恐里逃生出来的民众当然就被引导得也相信后者了。
  但顾禾这几年的研究,而且接触了太多内部的事情,只要他有眼睛,还有良心,就不承认丧尸只是怪物魔鬼应被消灭这个观点。
  在理念上和上层和大部分人的不合,是他痛苦的来源。
  要进大楼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看那天空。
  研究所建在人类聚居地的边缘,而且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这里宽阔,一座座并不高却坚固若堡垒的带着金属色泽的楼矗立着。
  从楼前望出去,大地绵延起伏,像是没有尽头,天空高远,蔚蓝的颜色,像是一块纯净的蓝宝石,剔透的,盈盈有光,它似乎是万亿年不变,静观这片天空下大地上的一切生物的变化。
  顾禾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无论人类社会发生了多大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这片大地还是这片大地,这片天空还是这片天空,根本没有变过。
  人类只是这个大自然里的一个物种而已,他相信顺其自然,并且相信一切的发展,他愿意遵循,而不是觉得人类就是一切的主宰了,一切都可以握在手心里。
  指纹和虹膜认证之后,又用身份卡,他才得以进入主楼,早上的会议,将近段时间的研究成果做了总结汇报,简短的会议之后,顾禾开始每个实验室做检查,而且查看每个“病人”的“治疗”情况。
  他愿意将他们称为病人,而不是像别人一样称为怪物。
  下午,他的助手来给他说,上面又送了一个四期的病人过来,听到这件事,才刚开完网络研讨会的顾禾皱着眉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走过来拿过助手递上来的资料查看,新送来的病人的简历和病历上面有病人的照片,照片上,是个高大而轮廓鲜明的人类男人模样,看起来倒是长相非常好的一个人,而后面他的变异之后的照片,似乎也没有变得特别难看,顾禾拿着资料一边快步往外走,一边语气凌厉地说道,“既然资料上写的是完全四期病人,他们不自己处理了,又送到我们这里来做什么?”
  助手道,“上面要送来,我们又不能不收,就只好接收了。我刚才已经去看过了,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只有丧尸本能,不知道上面给他用过什么药,他的手臂上全是针孔,而且有极强躁动迹象,送过来,恐怕,我们过几天也只能把它处理了。”
  顾禾骂了一句,便让助手跟上,也去看这个病人。
  他们第二研究室,因为某些原因,还有别的研究室没有的权限,而且,顾禾兼任了研究所的丧尸处理中心的主任,这个,其实并不是一个好差,顾禾很多精神上的痛苦都是源于这个职务。
  每一例病人发展到第四期后期,确定无救之后,就会被送去彻底处理掉,所谓彻底处理,就是扔进高温焚化炉里,在高温下,任何东西都会化为乌有,顾禾一直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比火还要干净的东西,火才是能够清理掉一切的。
  这些要被送去处理掉的四期后期病例,都要经过顾禾的签字才能被处理掉。在顾禾心里,是他把那些生命一个个地结束掉了,而且以最残酷的方式灰飞烟灭。
  顾禾虽然年轻,但是,并不是傻子,这样的病例,他一看就知道有问题。
  每个人并不是一个机器,大家都是和社会有联系的,而且和别的人有联系。
  一个变成丧尸的病人,虽然在变成丧尸之后,他们就失去了人类的身份,而且研究所的资料里也不会再有他们之前人类时候的资料,包括他们的姓名在内的一切信息,这当然是为了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好,可以让他们不和病人之前的社会关系有任何的牵连,这些被送来的,只被定义为丧尸,或者怪物,不要把他们当成是有社会关系的人类看。
  虽然原则上是这样,但是操作起来,在某些地方还是存在很大问题。
  顾禾一看这个病例,是被上面送下来的,上面不直接处理掉,却要送到他这里来处理,就知道这个病人,在变异之前肯定地位不一般,也许有很强大的家族关系吧,即使他已经变成了人类不再承认其身份的丧尸,上面依然无法处理他,于是,就送到他这里来了。
  即使送来了,顾禾也觉得自己同样不好处理,到时候,后面出什么事了,他虽然是没有责任的,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受什么牵连。
  顾禾一向是个正直责任心重而且内心非常善良的人,虽如此,但他也并不是不懂通融,一切利害关系,他能明白的,也都明白。
  这些,都是那个人,一点一点地教他的,让他年纪轻轻,不只是靠关系,更是靠实力和处事方式,而坐到了现今的位置。
  病人到这里之后只有编号,20320913002Y,前面还有一个研究所编号,因为太长,一般被省略。
  顾禾称这个病人叫913·2Y。
  进四期病人的“病房”时,必须穿隔离服,顾禾穿好之后,才进去看了。
  研究员看他来,很恭敬地过来汇报情况,说病人之前狂躁得厉害,笼子的铁栏杆差点都被他给掰开了,把他们吓得够呛,所以注射了三倍量的33741,这是一种丧尸的专用镇定剂和麻醉剂,所谓注射,也只是用枪远距离打入他的体内,即使是研究室的研究员,见得丧尸多了去了,也对他们非常地惧怕,也许不是惧怕死,而是惧怕变得和他们一样吧。
  最开始还有研究员受不住心理压力而发疯的,但是到现在这个阶段,一切都走上了正轨,所有事情便已经井井有条了,大家都适应了。
  被关在铁笼子里的病人并没有大动作,他就像个好的人类一样静静地靠坐在笼子边上,不过,在顾禾进屋的时候,他似乎是有动一下,顾禾看了他一会儿,又听了研究员的一阵报告,就要离开,正要转过身,就发现他居然抬起头来了。
  顾禾有点诧异,隔着防护服的玻璃镜片,他静静地注视着那被关在笼子里的人,顾禾愿意相信他是人。
  ——他并没有腐坏的迹象,面孔似乎还是他在照片里的人类的样子,只是有些浅红色的斑纹,眼睛的眼瞳已经是红色,但里面却并没有凶狠和嗜杀。
  顾禾愣了,他觉得他是有神智的,以至于不自觉就要走过去,但是才走两步就被助手给拉住了。
  顾禾这才反应过来,停住了脚步。
  关在笼子里的913·2Y动弹不得,只是用眼睛看着顾禾,一直看着他出了房间。
  在缓冲间里,对防护服外做了消毒,他才又走进第二缓冲间,之后换下了衣服,出门之后,助手问这个病人要怎么办。
  助手也是人精,利害关系,他不是想不到,所以什么都问顾禾。
  顾禾摇了摇头,道,“先拖着吧。无论他这里发生什么事,都先拖着,不要处理了。上面到时候肯定还有事。”
  助手恐怕也是这么想的,赶紧应了下来,在913·2Y的资料上写上了处置办法,然后送到下面的具体研究室去。
  顾禾才刚在办公室坐下来,准备检查送报上来的研究数据成果,就又有人进来让他签单,说之前的704·13X以及704·14Y不行了,只能送去处理。
  顾禾其实只需要签下去就行了,但是,他总觉得他签下去的每个单子,对应的并不是一个实验体,而是一条人命,所以每每难受,心情沉重。
  他起身想再去做下确定和看他们最后一眼。
  他翻看了两人的资料,发现这是一对母子,当时是一起送来的,现在,也要一起送走么?
 
  第二章 研究情况
 
  第二章
  顾禾的研究室做着最具挑战性的工作,这个所谓挑战性,并不是指工作难度和强度是最大的,但是,却是最需要心理承受能力的。
  他这里的病人,都是在第三期或者之后才送来的。
  病人发展到第三期,大约已经没有救了。
  根据不同个体,受丧尸病毒的感染之后,出现的病变症状是有些差异的,而且,一度认为这个差异是由感染的途径决定,之后,很快就判断不是这样,是个体的差异性,导致了病症的差异性。
  从丧尸潮最开始爆发至今已有七八年时间,这七八年时间,人类对这个病的治疗和研究一直没有间断,也取得了一些成果。
  政府向外公布的,说有不小的比例能够治好,当然,作为专业人员的顾禾,对此是抱有极大的怀疑,但是,的确也是有被治好的病例,现在已经作为珍惜动物保护起来,成了形象大使。
  人类是需要希望的,这个成功的病例是必须的。
  在第一二期,有病变的病例,被治好的,而顾禾也不小心看过几份机密文件,加上这些年的研究,知道一些其中的隐秘内/幕,知道得越多,他于沉重与痛苦中,也觉得了一些希望。
  而病人到第三四期,被治好的几乎没有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处理掉。
  而且第三四期的病人,也距离人类正常的形象相差甚远,即使是这些看惯了的研究员,也只是把他们当成怪物了,并且因为第三四期病人的传染性极高,而让大家对他们非常忌惮。
  于是,顾禾这边的研究室,是整个基地里面最严密且条件最高的地方,当然,也是最残酷的地方。
  顾禾边往处理中心走,边翻看着要被处理的两个病例的资料。
  虽然顾禾一直是循规蹈矩的人,关于研究,明面上也只做上面派下来的事,但自从不小心从关谨那里翻了一份资料,他就心生了异心,开始秘密地做更多的实验和检测。这些数据结果,全都被掩藏起来,并不向上报。
  病人到第三四期,做组织和蛋白分析,结果显示,99%以上是符合给出的标准变异结果的,但是,顾禾这里经手的样本太多,有万分之几的小概率,有病例即使到了三四期,也有异于一般病人的特异蛋白表达,这种结果分析工作量非常大,但顾禾并没有放弃秘密研究,且从基因水平上有了很大的突破,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在渐渐接近真相,人类更进一步的真相。
  他一向是个有些理想主义的人,他甚至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揭示这个真相,让人类不要把丧尸病人当成怪物,而要相信,他们也可能是人类发展的某种希望。
  走到处理中心,要被处理的样本已经被运过去了,只需要顾禾的签字,就会直接被处理掉。
  对于顾禾这个中心主任的到来,工作人员并不惊讶,毕竟顾禾经常过去,他们已经见怪不怪。
  最开始的时候,处理中心的主任并不是顾禾,而是一个极端的丧尸恐惧症和厌恶症者,他甚至提出丧尸已经不是生物,而是违背了上帝意志的魔鬼,所以都要消灭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