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如随心 作者:桔子树(下)

字体:[ ]

 
 
    “那你去打个招呼也是好的,他的朋友……”
 
    祁绍庭垂下眼眸,双手握紧,又一根根将十指张开,一仰脖,将桌上的半杯残酒饮尽,道:“我出去走走!”
 
    肖格菲生生被他吓到,狐疑的看着傅非明发愣,后者却耸了耸肩,丢给她一个无奈的笑容。
 
    一直以来,祁绍庭都刻意回避夜未央的背景,最好他只是一个人,没有过去也无所谓未来;最好他是一方玉,可以打一个锦盒藏起来,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他一个人看。所以即使傅非明查出他与力量庞大的金融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仍然固执的不愿去追问他,不是不好奇,只是不想知道,想要装做不知道,这样就可以安心。
 
    可是今天,竟是故意带到他面前来看了,为什么要这样做?祁绍庭满心疑惑,却还是不愿去问,这些日子他太忙太累,好不容易从荆棘走进坦途,总有一种冲动要做鸵鸟,好像只要将脑袋埋到沙子里,就可以当一切都不存在。
 
    祁家大宅是几十年留下的祖业,花木扶疏,连石榴都可以长到参天。祁绍庭一个人躲在树林的阴影里,看着头上被树叶侵蚀过的残破月光。
 
    “祁绍庭……”
 
    陌生的声音,在这黑暗的空间里流荡,一时间居然辨不出声音的源头。祁绍庭的心头蓦然一跳,长身而起时一道黑色身影已经近在眼前,祁绍庭吓了一跳,忙后退开一步,借着清冷的月光只看到来人穿一件直到脚踝的黑色长风衣,双手收在衣袋里,肩不甚宽,但身量很高,在月光里只余一道清峻的黑色剪影。
 
    “你是谁?”祁绍庭认出他是刚刚在屋里抱着夜未央的那个黑衣人,口气自然不会太佳。
 
    “我叫冰!”
 
第二章 暗涌 
 
    23.24.镜子里的人
 
    “那么,冰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祁绍庭又退后一步,口里说着很冷静的外交辞令。
 
    “你在保护自己!”黑暗中辨不清面目,祁绍庭却可以听出他言语中的寒气,一种很淡的奇异的寒气,并不刺骨的,却让周遭的温度都降下来:“一个人在处于自我保护状态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排斥与偏激,我有些事要和你说,你可不可以先克制一下情绪?”
 
    哦?祁绍庭几乎要冷笑。
 
    “给我冷静点。”“冷静下来再说话……”
 
    这样的言辞几乎是他的专利,想不到居然有天会用到自己头上。
 
    但祁绍庭仍然垂下眼睛,专心调节呼吸,等他再睁眼时,情绪已经平和了很多。
 
    “好一点了。”他说。
 
    “你有什么事想要问我?”
 
    祁绍庭诧异的一挑眉,让他来问?真是聪明,不过既然是个机会,他就不会放过。
 
    “夜未央现在是你们的人吗?”如果直接问你们是谁,是不是不会得到回答呢?祁绍庭巧妙的回避了。
 
    “不是。”
 
    “真的?”他不信。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他不好控制。”
 
    “你看起来也不好控制。”
 
    “所以我也是自由的,只是偶尔会帮彼此一点小忙。”
 
    “小忙?包括抹平一个容川小黑帮的整个高层人员?”祁绍庭不自觉语带讥讽。
 
    “如果你怀疑我说的话,应该用自己的头脑去判断,而不是直接反问我,这样问很没有意思,我觉得你还没有冷静好。”冰的声音如幽泉一般和缓,无嗔无喜,像是在描述某种死物。
 
    祁绍庭一惊,竭力抑制住心底的狂躁:“他以前是做什么的?”
 
    “那是他自己的事,如果他没有告诉你,我不能代他告诉你。”
 
    “好的。”祁绍庭毕竟是祁绍庭,撑过最初暴躁的冲动,此刻心里只会越来越平静:“那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他来杀我,没有成功,于是只有死。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无所谓的眼神,他看着我说:挺疼的,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再给他补一下,早点了结,这样我也能早点回去吃饭。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会比我更不怕死,所以我问他,想不想活下去,他想了一下,居然说:算了,麻烦。”
 
    祁绍庭心头一痛,他几乎可以想像夜未央说这句话时的神情,那种满不在乎,万事都成空的神情,那个人,从来都是如此的轻视着这世间的一切,包括他自己的生命,但祁绍庭却觉得心疼,为他心疼:“但你还是救了他。”
 
    “我只是放了他,我告诉他:如果他有能力活下去,并扫除眼前的障碍,我可以给他一个白纸的身份。两年后,他来找我,说该死的都死了。后来他在我的岛上晒了一年的太阳,一年后他来到这里。”
 
    “是来找封英树吗?”
 
    “应该是吧,我记得这个名字,我曾经对他寄以厚望。”
 
    “他令你失望?”祁绍庭听出那言下之意。
 
    “对,我本来以为他会是个重要的人,足以改变点什么,但是很可惜,他太崇拜未央了。”
 
    祁绍庭沉默下来,他原以为,以为夜未央是失陷在黑暗深潭里的纯白羔羊,他还在幻想着有一天可以救他出困境,让他自由,不再受制于人,他还在计算着以他的实力有没有能力庇护他,令自己成为他唯一的依靠。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像,原来即使这样的可能真的发生过,但是夜未央自己就是一柄利剑,他早就破鞘而出,他不必任何人的拯救。
 
    他不应该这样愚蠢的,有谁可以控制夜未央,那样虚无飘渺到诱人的灵魂?
 
    其实他就应该明白的,只是拒绝去相信罢了,拒绝相信自己真的什么也不能给,而那个人,也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
 
    “你有没有什么要问我?”祁绍庭想,礼尚往来,公平的姿态总是要做的。
 
    “你爱他吗?”
 
    祁绍庭顿时苦笑:“我不知道,要怎样才算是爱,你把标准告诉我,我才好分析给你听。”
 
    “你最好爱上他。”
 
    祁绍庭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错觉,冰那种有如万古幽泉一般的声音里居然挟了一丝笑意,听起来完全不像是好意的笑,他笑着说:“因为他已经爱上你。”
 
    “你……”祁绍庭震惊太过,一团话到了嘴,只吐得出一个字。
 
    “何必那么惊喜,被他爱上又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你令他不满,只会死得更快。”
 
    “我应该怎么做他才会满意?”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教你一些事。夜未央,他是一个像镜子一样的人,当你站到他面前,照出来的是自己。他没有心,只能游走在别人的世界里,用别人的规则行事,用你的心对你。要爱他,你要为他重建一个天地和信仰。”
 
    “为什么要教我这些。”
 
    “因为我希望你能改变他,他是我见过的人里最像我的一个,我想看他怎么爱,或者将来有一天,我也可以爱上什么人。”这一次冰是真的笑了,清清冷冷的声音带了些许的温度,像是从远古洪荒中传过来,只是隔了太遥远的时空,再多的笑意都染透了怅然。
 
    “你是谁?”祁绍庭心神一岔,脱口而出。
 
    “我叫冰。”
 
    祁绍庭看到眼前黑暗的迷雾像是破开了,那张隐在暮色里的面孔仍然模糊,只有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熠熠生耀。
 
    那是怎样的光芒啊,祁绍庭顿时便觉得眼睛被刮痛了,无边的沉重的黑影压下来,他一时喘不过气,只能奋力的逃。空气中有铁器沾血的的腥味,他看到他爹拿着鞭子走过来,令他下意识的想要跪倒,一重黑影闪过,背上传来撕裂的痛楚,那是鞭稍割破衣衫吃进肉里的激痛。他奇异的看得到自己背上的皮肤,细韧的鞭身深深的陷下来,两边的皮肤在瞬间变得通红,发紫,最后破裂渗出血滴,皮鞭抽起时,带出一片血肉。
 
    好痛,祁绍庭呻吟着,支撑着爬起来,那条鞭子如鬼影随行,风声呼啸在耳后,背上传来一下又一下的激痛。他只知逃避,眼角扫到一抹光,便直冲过去。可是却有一个身影站在门边,一半身子在里面,一半在外,夜未央回头,笑容美得虚幻。祁绍庭大急,吼着:逃,快点逃,我爹来了。
 
    未央美丽的笑容瞬间变得清冽起来,像一把出锋的剑,所有的美丽都凝成了剑气,连发丝都尖锐的像针
 
    不,不要杀他,祁绍庭愈加的惊恐,一闪身挡牢身后的人,尽管那鞭子如暴雨一般落在他的背上。
 
    “好,我不杀他。”夜未央忽然笑起来,嘴角微微的向上翘。
 
    祁绍庭闻到百合花的香味,看到门后跌出大堆大堆的百合,散落的雪白花瓣在黑暗中发出莹白色的微光,鹅黄的花粉四散开,将光线折碎成一片迷雾。
 
    夜未央轻轻的靠过来,时间像是停止,他吻住他一半的嘴唇。
 
    只有一半。
 
    厮磨轻咬,细齿慢噬。
 
    +++++++++++++++++++++++++++++++++
 
    听责编说明天要上架^所以尽量多更新吧^谢谢JmS们的支持了^
 
 
 
第二章 暗涌 25.所谓妥协
 
“你要干吗?学人投湖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