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罪+番外 作者:南枝

字体:[ ]

 
  第一章
 
  像是从无穷深渊里爬了起来,黑暗混沌里,他又回到了家乡的那条河流上,无月的夜晚,那条河黝黑的,静静流淌着,无声无息,当月亮升在天空,那便是一条银亮的带子。
  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却是在山岭丛集的闭塞之地。
  他还小的时候,那里并没有通公路,要到县城里,或者翻山越岭,或者就坐船前往。
  在他的印象里,他小的时候从没有去过县城,镇里的集市码头上总是有很多船,坐上这些船,大半天就可以进县城,可是,他却从没有登上去过。
  码头上是一阶阶光滑的青石板,那里还有一颗大榕树,他小时有爬到榕树枝桠上去过的经历,不过,后来又被人给逮下去了。
  那年,他还很小。
  妈妈牵着他的手,蓬着头发,眼圈有些红,站在码头上。
  他还很懵懂,不过,他知道,背着简单行囊的父亲要登上他羡慕的这些小船之一,到远方去闯荡,留下他和妈妈在家里。
  爸爸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样走了。
  走之前,过来蹲下身子在余俞头顶摸了两把,也许,这就算是最后的亲近了吧!
  妈妈还在抽着肩膀哭泣,而他,还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哭泣,只是这样愣愣地看爸爸登上了船,眼底甚至带着艳羡,因为他也希望坐船离开,去别的地方。
  船开了,爸爸的身影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有同样出去闯荡的人有回来的,妈妈听说了,翻山越岭,找到了那人家里去,那人说,他爸爸偷渡去了K城,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也没有听人说起过,那年头,偷渡到K城去的,并且又是像他爸爸那样无法安分的人,很多都活不了多久,那人对他妈妈说,嫂子,你改嫁吧。
  被尿憋醒的晚上,余俞有时会听到妈妈的哭泣声,不过,他睡得迷迷糊糊,并没有精神去问妈妈为什么会哭。
  年复一年的,他从在山上到处乱跑的小猴子变成了坐在破旧小学里上课的小学生,挎的是妈妈用不能穿的旧衣服缝成的布挎包,这包缝缝补补,他一挎就是六年,初中的时候,他不用书包了,每天只抱着需要做的作业回家里。
  妈妈年轻时的美丽面庞已然不见了,每日的辛勤操劳农作,依靠种出来的粮食卖钱供他读书,农忙季节,他也要请假回家帮忙,渐渐地,他就长大了。
  妈妈对他的学习非常在乎,对他要求严厉,在和他一同上学的同村伙伴都放弃上学或在家种粮食,或到县城里当学工做事的时候,他还在上初中。
  因为爸爸当年是读了高中的,所以,妈妈也要他至少读到高中去。于是,他只能努力读书。
  其实,他是更希望回家帮妈妈的忙,看到妈妈每次辛苦的样子,他心里不好受,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看到妈妈哭也不知道心疼她的孩子了,他长大了。
  爸爸一直没有回来,并且,在人人都说那男人已经死在外头的时候,他妈妈的勤俭持家加上长相也行,有不少人来做媒说过亲,让他妈妈改嫁,只是,他妈妈一直没肯。
  余俞有时候想劝他妈妈改嫁算了,不要再等那个男人了。
  但是,他说不出口。
  爸爸这个词一直在他脑海里,虽然他已经不再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对他的印象也只是父母结婚黑白照片上那个长相中正有一双有神眼睛的男人,那上面的男人太年少甚至还带着青涩,余俞无法将他和爸爸这个词联系起来,不过,那时候的妈妈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来着。
  爸爸离开的时候,他虽然还懵懂,但是,儿子对父亲的感情总是和对母亲是不一样的,无法原谅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打心眼里却还是对他有向往。
  所以,即使母亲就这样活活守寡,辛苦持家,他最心底的想法依然是她永远只是爸爸的,所以,就一直这样吧,那个男人再也不回来了,但是,妈妈也依然这样一个人带着他,不要让另外的男人来拥有她了。
  他是他们镇上唯一一个考上县城高中的人。
  妈妈很开心,还请了他的老师到家里来吃饭。
  只是,高中的学费比起可以拖欠的初中来说,是更大的一笔钱了。
  去高中读书,是他第一次离开他家里那几座山的范围,到更远的地方去。此时已经修了公路,是一条颠簸的土路,不过,坐车比坐船贵很多,所以,他到县城依然是坐船。
  河流载着他到了县城里,这里的船更多,水路更宽阔,有更大的码头,这里和家里镇上不一样了,这里的人穿着光鲜,人人看人的眼神也不是小地方的那个味儿。
  并没有来得及为到开阔的地方欣喜,别人的势利眼已经让他不好过日子,于是,高中生活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快活,每日只是压抑的学习,尽量把头低着,最好没有存在感。
  妈妈在家里过得愈加节俭,每日早上四五点就要起床,晚上也睡得晚,她老得很快,而且,一身病痛,又没有钱医治。
  余俞在学校里,他不知道这些。
  当家里那边连夜来人让他去医院,说他妈病重可能不行的时候,余俞反应不过来,对他来说,听到这句话,无异于天塌下来了。
  也许,这是他妈妈第一次睡这么好的床,住这么好的房间,不过,这里却是医院,这是他第一次来这个修得像花园一样的中心医院,妈妈是等到他才去世的,她紧紧抓着他的手,眼睛鼓起来,对他说,“去找你爸爸!去找你爸爸!去找你爸爸!”
  妈妈去世了,余俞无声哭了一天,之后便没有了眼泪。
  妈妈进医院的钱还是村长垫着的,他要辍学回家了。
  先是妈妈的丧事,然后要还钱。
  家里没有几个亲戚,即使有,像他家这样的穷亲戚也没人想惹上,离得不远的二姨来了并不是哭丧,反而讥讽说,“当年要是听我的,不嫁给余庆忠,怎么会死这么早!让她改嫁也不改,偏要守着这个破屋,儿子这么大了,该做工就做工,读什么书,这是活活累死,能怨得了谁,只能怨自个儿……”
  余俞只能木木然站在一边。
  高考在即,他却没法子去,反正去考了,考上了,也没钱读大学,就这样吧!
  在镇上的砖厂里做了段时间短工,把家里欠的账还清,又有了些路费,整理了家里的东西,他便准备离开了。
  十八岁,小时候一起在山上跑的那一群孩子,此时都已经结婚生子了,他也不小了,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家里根本没有所谓的前途可言,他其实能够理解当年他爸离开时的决心,妈妈那句“去找你爸爸!”是那么的刻骨铭心,他必须去完成他妈的遗愿。要是他爸已经死了,捧一柸土回来洒在他妈的坟上也是应当,要是没死,怎么能不让那个男人回来跪在他妈坟前磕头谢罪。
 
  第二章
 
  以前的县城在余俞眼中已经是非常气派而且繁华的,但是,和真正的城市,而且是已经发展起来的大都市比起来,他心中所谓的气派繁华的县城也只是一个乡下闭塞小城镇而已。
  这里是不夜城,建设起来的高楼林立,上百层的高楼大厦虽然没有他从小游荡的大山的巍峨,不过,从震撼角度来讲,这更加令他震撼;这里霓虹灯彻夜闪亮,车水马龙,这是个欲望的都市,物质上的刺激,让余俞震惊。
  不过,他最开始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建筑工人,所有的见到的物质上的震惊,都只是让他震惊而已,他无法触摸到。
  来自青山绿水间的他,对于物质上权利上的追求并不是那般强烈,他懂得人生不过几十年,死后一切即成空的道理,所以,他并不是一来到这里,就丧失自我的那种年轻人。
  不过,他始终并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就如他的学习生涯一样,他家虽然贫困,他在班级虽然受到歧视,但是,他并不是一个自暴自弃,或者嫌弃自我身世,或者怨恨抛妻弃子的父亲,或者对有钱人卑躬屈膝刻意巴结的人,他懂得自立自强的道理。
  他一向认为自己拥有母亲的那份不卑不屈的傲骨,知道自我奋斗,在母亲离开以后,他更加努力与自强。
  和他一起的一群人都是初中都没有毕业过的,他这个只差高考的人,文化水平自然要高很多,这种文化水平上的差异,并不能带来建筑劳动时候的差别,却能带来另外的更多的让人佩服的东西,比如,对于建筑立方的计算,对于他们每日劳动工资的计算,虽然只是很简单的数学计算,但是,许多没有文化的老实人却因此吃了多年的亏,少拿了很多钱。
  那个年代就是不少人叫嚣着读书没有用,许多挣大钱的都不是读书人的年代,但是,知识的力量从来就是不能让人小觑的。
  余俞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不过,做事地道,人也算有些聪明,开始是跟着建筑工地里资质老的叔叔们混,渐渐地因为他毕竟多读了些书,帮忙给做会计,便被老板给留意上来。
  说是老板,其实就是这里的最大的包工头,但是,据说他是有好几百万的资本的人,并不是他们这种最底层的建筑工人就能巴结得上的。
  跟在这位他认成干爹的史老大的身边,干了一年多,主要是管理人事和后期工程检验上面的事情,还有帮着做地下的会计计算。
  这些事情其实有不少黑幕,余俞能够如此短时间得重用,不仅与他面目上的老实沉默有关,还因为史老大家的千金看上他了。
  余俞真算得上有几分能耐,一年之后,他的干爹和上面的老板见面也是带着他的,这不仅仅是对他重用的问题,还有给他介绍人脉的意思,看来,他的这位干爹真是对他极其看重的。
  此时的房地产业已经是个人人都眼红的赚钱宝地,史老大也是个早年出来的打工仔,有几分本事结识了上面的人,最开始是承包工地上的诸如开饭馆结扎钢筋之类的小活,但是,很快也就有了资金,并且人脉更广了,后来一直做的承包地基建设方面的活。
  不过,一处大的工程做下来,也是有好几百万的。
  史老大野心是有,只是,无奈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也只能一直做包工头,而不能做到更大的事上面去。
  于是,余俞文化也有,人又老实厚道,而且,并不缺少聪明劲,有几分能耐,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便有心栽培余俞,并且知道余俞是个父亲早年就不见,母亲也去世的孤儿,便指望他入赘,到时候,也算有了个有出息的半子,老来有望。
  管理,建筑,会计,甚至行政方面的各种书籍,有空的时候余俞都在看,虽然落了大学梦,不过,现在的这种生活,应该比起大学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他一直想着爸爸估计还在K城,所以有打定主意找过去。跟着史老大到K城那边谈生意去过两次,到那边去陪同客人玩乐去过三四次,不过,要找人还是不行的,他现在不仅缺少经济基础,更加缺少寻找线索。
  余俞此时也才二十岁出头,但是,不少下面的人已经得对他点头哈腰了,面对面的时候,当然会赞他年少有为,不过,私底下也有不少人说他是靠着那张脸攀上了史老大的女儿,所以才有今天。
  无论别人怎么说,余俞也都不对此做计较。
  继承了母亲的好相貌,大眼修眉,挺鼻薄唇,脸上并不缺少阳刚之气,加上身材修长挺拔,柔韧有力,确确实实是个帅小伙儿。
  只是平时不苟言笑,沉默本分,便显得微微木讷,只是,史老大就是喜欢他这一点。
  说起来,和史微微就这么交往近一年来,他还只和她接过吻,还仅仅是碰唇的那种,史微微倒是暗示过他,两人可以做些更进一步的事情,在宾馆里的床上都坐好了,最后却也依然什么都没有做,余俞捧着史微微的脸说,“还是等到结婚的时候做吧!那样对你比较好!”
  史微微是个从小就跟着父母在外的女孩儿,学习成绩一般,现在在读一个花钱的专科学校,不过,这样算起来还比余俞的高中文凭学历高点。她在她老爸身边第一次看到余俞,便相中他了,之后便是主动追求。
  史微微算不上漂亮,脾气也有些娇纵,但是,人倒是很善良而且单纯的。
  余俞本是拒绝的话,史微微听在耳朵里也很开心,毕竟,余俞的话说明了他不是想占她的便宜,他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
  史微微说等她二十二岁从学校毕业了,两人就结婚,余俞郑重地点头应了,有的时候,对于男人,责任比起爱情更重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