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乐可+番外 作者:金银花露

字体:[ ]

 
  
  一句话简介:纯情少年被干成YD骚年的性福故事,无节操肉文,肉香味美(ˉ﹃ˉ)强烈推荐
  
  
  1
  “那么,我该走了。”乐可把带来的教科书一本本放到包里,与学生和家长道完别后,离开了这户人家。
  乐可刚上大二,虽然已经十八了但个子却一直很矮。为了长高他试过各种运动,但都收效甚微。细胳膊细腿,加上娃娃脸和黑框眼镜,还有一头卷毛,使他看起来年龄看起来要比同龄人小一些,就是站在一群高中生中间也毫无违和。
  今天做家教的地方在菜场里面的一个小区里。才到晚上九点半,周围的商铺就已经收摊了,只有几个杂货店在黑暗中点着一盏昏暗的灯,孤独地守在路边。乐可其实很不喜欢这份家教,尤其不喜欢穿过这个夜色下阴暗的菜场,还有菜场前面一条黑不咙咚的巷子。但是因为酬劳还不错,而且家长对他很客气,两个月下来也就习惯了。
  走着走着就已经穿过了大半个菜场,微热的空气中还残留着成年累月积下来的蔬菜水产和各种其他食物微微腐败的味道。乐可加快了脚步,接下来只要穿过前面那条弯弯曲曲的小巷就可以去站台等公汽了。他望着不远处的巷子,早已适应黑暗的眼睛却看到巷子里站了几个人。
  乐可不由得紧张了一下,他害怕是打劫的小混混,但随后冷静下来:巷子不算长,如果大声呼救一定会有人听见,而且身上只有不到一百块钱和一部老是白屏的国产山寨机——就是因为想换手机,他才来做兼职——如果对方要钱,就把这些给他们吧,他壮着胆子往前走。
  果然,一走进巷子,乐可就感觉到了这群人的视线,一共三个人。乐可只敢用眼角余光偷瞄这几个人的身影,对方也好像不太友善地盯着他,这让乐可更加紧张了,脚步也不知不觉加快了。
  “小兄弟,有打火机没?哥们借个火。”其中一个人突然开口说。
  乐可吓得一个哆嗦,停在了路中间:“我不…抽烟。”他结结巴巴地回答。
  三个人嬉笑着围上来,把他挤到墙角。乐可怕得两腿发软,连忙说:“钱和手机都在包里。”
  “哥们不要钱。”三个人凑得更近,“就想找你玩玩。”
  另一种更不祥的危险慢慢从毛孔里渗出来,浑身冷汗涔涔。他缩了缩身体,远处的灯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让这几个人更加放肆。一个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长得还挺可爱的。”
  “你们想怎么样!”恐惧让声带僵硬得像块石头,声音也是异常干涩尖锐。他看着这三个男人,竟察觉到他们眼中带着一种?邪。
  “不怎么样,陪哥们玩玩。”一只手摸向乐可腿间:“这么小,还是个雏吧!”
  “那不更好,上起来才过瘾!”
  “不…不要!”乐可缩起身体想要躲开男人的手,这时才他真正明白自己遇上了什么。救命!刚想张口呼救,嘴巴就被捂住了,手臂从后面被反剪,双腿霎时一软跪在了地上。过了好一会,乐可才反应过来是腿弯被踹了一脚。他想挣扎逃脱,但是细瘦的身板完全逃不开这几个人的压制。
  “让我先尝尝这小嘴味道怎么样。”一个男人走到他面前,拉开裤子前面的拉链,掏出半挺的老二,已经明白他要做什么的乐可忍不住从喉咙里榨出一声悲鸣,他猛烈地挣扎,极力避免将要遭遇的悲剧。
  “老实点!”一个耳光扫过来,半边脸颊都嗡嗡作响,紧接着是铺天盖地的疼,打得乐可半晌都不敢动弹。趁着他不动的空档,在他身后的男人用力掰开他的下巴,接着体味浓烈的巨块插进嘴里。
  “怎么样?”
  “真他妈爽!小嘴又软又热,要是能给我舔一下就好了。”男人兴奋地摆动着腰,一下下往舌根顶,加上又臊又腥的味道,直叫乐可觉得想吐。头被固定住,肩膀和双手也被压着不能动弹,还有一个男人正解开他的衣服,在他身上乱摸乱舔。没想到会遭受这种侮辱,乐可忍不住哭了出来。
  “哭什么,等会就有你爽的。”在他口里进出的男人?笑着,加快了动作,顶得乐可喘不过气来。然后男人抽出了还带着唾液的?茎,对准乐可的脸射了出来,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在他脸上、眼镜上,顺着下巴流下来。
  男人们哈哈大笑,乐可瞪着眼睛,巨大的屈辱和愤怒让他浑身发抖。这时换了另一个男人站在他面前,准备将他的东西塞进去。乐可任由那让人恶心的肉块插进来,在对方最无防备的时候,用力咬下去。
  “啊!”男人捂住裤裆,痛得弯下身子:“他妈的!敢咬我!”他恼羞成怒地说,又狠狠地踹了乐可几脚,踢得乐可倒在墙角,蜷成一团。
  “好了好了,打废了就没得玩了。”一直拉着乐可手臂的男人发话了,他抓起乐可的头发威胁:“再敢咬就敲碎你的下巴,打断你的牙。”
  刚才的反抗几乎用掉了乐可全部胆量,他现在疼得喘不过气来,任由第三个男人将分身塞进嘴里。裤子也早就被扒掉了,一双手在下体上来回抚摸,时而捋着他软垂的?茎刺激前端,时而揉捏着他的屁股,害怕挨打的乐可也不再敢挣扎。
  “搞什么,这么久都站不起来,这雏是有问题吧。”在他嘴里抽送的男人说。
  “有什么问题,还不是老三下手打狠了。”
  “直接给他下点药,保证爽歪歪。”刚才被咬的男人说。
  “下药玩起来是很爽,但是玩坏了怎么办?”
  “管他的。”被称做老三的男人走过来,从裤兜里掏出什么,蹲在乐可身边说:“小弟弟,来点这个,等会就让你爽翻天。”
  他打开手里的小盒子,从里面挖了点药膏一样的东西,分别涂在乐可的rǔ头和软垂的分身上,最后又挖了一大砣,掰开他的屁股,插进他的后庭。乐可拼命挣扎,被男人死死按住,将那药膏里里外外涂了个遍。
  另一个一边看着他做这种事一边笑着说:“哇,用这么多,就怕等会要操到脱精了。”
  “哼,让这小贱人知道自己有多浪!”男人用力抠挖乐可的穴眼,仔细将药膏涂满每个褶皱。
  这时在乐可嘴里的男人也射了出来。?液从嘴角溢出来滴得到处都是。乐可忍不住扭着头全部吐出来,那男人拿?茎拍拍他的脸:“吐什么,等会你哭着求着想喝都来不及。”
  麻痒的感觉是先从后面gāng.门起来的,紧接着是rǔ头,然后连?茎也痒了起来,三个男人一边玩弄着他的全身一边观看他的反应,没过多久乐可前面就高高翘起,耸立在两腿之间。rǔ头也又硬又肿,凸起在单薄的胸口上。而从gāng.门里传来的又酸又麻的奇异感觉像一把野火,沿着密集的神经烧遍了全身,乐可连呼吸都乱了起来,他一边喘气一边扭动身体,消弥这无处不在的酥痒。却不知道他动得越厉害,药膏就越渗进粘膜,药效已走遍全身,不一会儿他就躺在地上,浑身潮红,春情荡漾地呻吟。
  “小朋友已经受不了了。”一个男人摸了摸乐可已经带水的?茎,将手指狠狠插进后?穴。
  “呀!!”乐可控制不住地叫出来,男人粗暴的动作恰到好处地减轻了搔痒,他忍不住夹紧男人的手指,让男人的动作舒解他的痛苦。
  “夹得这么紧,你真的是雏吗?”男人嘲笑他,手指用力地在紧窄的小?穴里抽?插:“真?荡啊,感觉一定很爽吧?”
  乐可一声不吭地咬着嘴唇,羞耻地低下头。虽然后面得以抒解,但是硬得要炸掉的?茎和rǔ头仍难受得要命。另外两个男人看出了他的痛苦,一个捏住了rǔ头,另一个抚摸着他的/茎。最难受的三个地方被同时照顾到,乐可简直舒服得快哭出来。
  “小朋友,哥哥们这样玩你爽不爽?”一直插着他后庭的男人?笑着问他。
  乐可低着头一言不发,他只要一开口,必定会被阵阵喘息所出卖,最后残存的理智让他任由这群男人羞辱。
  “到底爽不爽啊?”男人抽?插的手指加上了几分力道,同时抚弄前面的手指也一直戳刺着?茎顶端,剧烈的刺激让乐可浑身一个哆嗦,差点叫出声来。
  “都这么湿了还装什么纯洁。”男人嗤笑,向两个同伴使了个眼色,三个人的手指同时离开了乐可的身体。
  刚有些消弥的火苗又腾腾燃烧起来,并且越来越炽烈,没有手指的抚慰,身体里面的搔痒几乎要让乐可疯掉。他不自觉地扭动身体,发出阵阵呻吟。
  “小弟弟,现在感觉怎么样?”男人们笑着问他。
  “好………痒,好…好难受…”乐可忍不住说。
  “大哥哥来帮你止痒好不好?”
  乐可咬牙不说话,他夹紧双腿摩擦,竭力驱逐这痛苦的欲望。
  男人们掰开他的双腿,将他的下体整个暴露出来。月色和远处灯光照着双腿间,只见那里一片湿润,未经人事的花芽和小?穴看得男人们蠢蠢欲动。
  “真是个倔强的孩子。”在乐可背后替他拉开双腿的男人装作无奈地说,他托起乐可的身体,早已硬挺的?茎抵住了乐可的蜜?穴,慢慢在洞口摩擦。
  “哥哥把大鸡?放进去给你止痒,好不好?”男人在他耳边轻声说,另外两个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不要……进来……”乐可用残存的理智说。实际上,在洞口摩擦的ròu.棍又粗又大,几乎让他发狂,里面也痒得要疯了,他拼命克制住自己想要扭腰摩擦?棒的花?穴。
  男人笑了笑,同时狠狠将乐可的腰拉向自己,抵在穴?口的?棒直捣黄龙,搔痒得不行的花壁突然被撑开摩擦的感觉让乐可尖叫出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男人一把把他按在地上,用力抽?插起来。
  “呀啊啊啊啊!”乐可再也忍不住了,被强行破身的羞耻和初经人事的极乐突破了他心中最后的防线,下过药的身体更是敏感地吓人,夹着男人分身的粘膜甚至能感觉到上面青筋和龟.tóu的形状,随着抽?插的动作刮擦肠壁,折磨得他忍不住哭泣起来。
  男人狠狠拉开他的双腿,将自己的分身挤向更深处,他用力地操干着乐可,粗大的?棒来回进出着被填得满满的小?穴,插得汁水四溅。
  “说,大哥哥干得你爽不爽?”男人一边插一边问。
  “…爽……好爽!”乐可崩溃地哭叫,“啊啊啊…轻点…恩……啊,好棒……快点……还,还要……”他已经被插得胡言乱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想不想摸一下哥哥的大?鸡?”男人继续问。
  “好……好………”乐可睁着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男人,手已经主动伸向二人*合的地方,来回抚摸:“好大……填得,好满…”他茫然地说道。
  “操,还真?荡!”一旁观看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掰开乐可的嘴就把鼓涨的分身插了进去,同时双手用力揪拉着乐可挺立的rǔ头,乐可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含住他的?棒。另一个将头埋在乐可双腿之间,吮吸他的花*,一边引导乐可慰抚他同样坚硬滚烫的分身。
  后面的肉洞被粗暴地进出着,前面的?茎也被高超的舌技爱抚,连rǔ头都被指甲又抠又搓,乐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强烈刺激,喘息和尖叫被口中抽?插的ròu.棍堵住,他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口水混合着xing器的分泌物从嘴角一直流到脖子,但已经在男人口中射过一次的?茎依然硬挺。
  “味道不够浓啊,你一定经常玩这里吧?”男人吐出乐可的分身说到。
  “昨天…玩过……”乐可含糊不清地回答,迷药有自白剂的成份,在男人的大力操干下,他现在已经爽得什么都不知道了。男人从他嘴里抽出的时候,故意将?液灌了他满口,甚至喷射到他的脸、头发和胸口上。他一脸迷乱地吞下这些?液,似乎这腥臭的体液是无上的美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