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特工+番外 作者:于睫

字体:[ ]

 
 特工+番外 by 于睫
  
 
 文案:
1983年抗战时期,黎耀祖与秦晓不仅是主仆更是一对要好的儿时玩伴,但是自从一次秦晓迷路走失后两人就分开了。再见面时彼此已经分属军统与中统这两个对立组织。秦晓被军统派到中统邓墨云处卧底,但是邓墨云为夺权,又将秦晓送到中统另一号实权人物黎诗千的儿子黎耀祖身边。黎耀祖一点也没有怀疑,对秦晓更是好得不得了,爱意就这么一点点萌生了。而深知自己双重卧底身份的秦晓却痛苦不堪。最终抗战胜利,秦晓把邓墨云和黎耀祖都送入了监狱。黎耀祖被判了20年徒刑。在监狱中,秦晓对黎耀祖说“信我,等你”,但黎耀祖却怎么也不愿再相信他更不想再见到他……
 
 
 
第一章 
********** 
 
这里有花,开得像蝴蝶,有的长在地上,有的栽在花盆里。这里有树,长和像卫兵,整齐的排着队,风吹过,哗啦啦地唱歌。这里还有漂亮房子,又高又大,小石头围着它跑一圈就要累得呼呼喘气。小石头只有八岁,个子还小,等他长到花匠丁叔那么高,围着大房子跑好几圈也不会喘了。 
 
 
这天吃过中饭之后,小石头结识了一个朋友,七岁,叫做少爷。 
少爷说:“我知道你,你是丁贵昨天从外面捡回来的。你陪我玩!” 
“玩什么呢?”小石头眯起眼,微笑着发问。 
少爷发现小石头笑起来很好看,轻轻勾起的嘴角,睫毛半掩的双眸,让人看了禁不住想学着他笑。 
“嗯……”少爷偏着头想了想,说:“我们骑马玩罢。你趴到地下,当马。我当人,骑你。” 
小石头走开了:“我不干。我不要当马。” 
花匠丁叔看到了,推搡着小石头:“你怎么不陪少爷玩呢?不听话老爷要赶你走的。去啊!当马很有趣的。” 
“来啊!”少爷招呼小石头,又小声补充说:“我们轮流当马好不好?你先来,然后再换我。” 
小石头像大人一样背着两只手,装作不在意地用眼睛瞟着少爷。少爷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黑亮的皮鞋能映出人影;少爷的脸也是雪白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珠比皮鞋还要黑亮。又好看又齐整的人,就是不知道说话是不是靠得住。 
 
“等一下不肯当马,就是讨打喔!” 
小石头跪下当了马,少爷骑了上去。小石头爬着走,少爷用膝盖磕小石头的肋骨,用巴掌打小石头的屁股。 
少爷乐了,又笑又叫。 
少爷正得意,马站住了,马叫起来:“该换我了!我要骑马!”小石头扳着少爷的肩膀把他按趴下,骑在少爷的背上。 
“这个野孩子怎么这么没规矩?”老爷从小汽车里出来,斜着眼睛说了一句。 
花匠丁叔慌乱地丢下大剪刀跑过来,从少爷的背上扯下小石头,狠狠打他的屁股,打给老爷和少爷看,一面打还一面嚷:“嗯!?你敢骑少爷!你敢让少爷当马!我让你没规矩!” 
小石头瞪着眼睛不哭,屁股疼,眼睛也胀得疼,咬着嘴唇用眼神剜少爷。少爷躲到老爷的身后,揪着老爷的后衣襟露出半张脸,脸上有亮晶晶的水痕。 
 
挨过打的小石头不肯理少爷,少爷和他说话他就看天。天好蓝啊!云朵真白啊!白净得像少爷的脸蛋呢。 
“小石头,你不要不理我。我让你骑回来好了。”少爷服软了,眼睛盯着小石头指向半空的下巴。 
小石头闻言,下巴缓缓下降,惊喜地看着少爷:“你不骗我?” 
“我没想过骗你。”少爷委屈地嘟嘴,“不过不能让别人看到,不然你又要挨打了。” 
 
后来,少爷常常把小石头带到自己的房里,锁上门给他当马骑。小石头骑在少爷背上大声喊“驾”,用膝盖磕少爷的肋骨,用巴掌打少爷的屁股…… 
 
********** 
 
1938年冬,上海,大西路67号,一栋三层小洋楼里。 
地板上凌乱的衣物,空气中弥漫的- yín -靡气息,大床上隐隐的浅喘低吟,无不昭示着,这里曾进行过一场激烈的情事。 
“怎么样?还是很疼?”邓墨云吻着秦晓失色的双唇。 
“还好。”秦晓紧攥着床单的双手渐渐松开,张开眼睛露出一个淡然无所谓的笑容。 
邓墨云伸手捂住他的眼睛,附在他耳边低语:“别对我这样笑,我可不想看到你再在床上晕过去。” 
 
已过不惑之年的邓墨云是几十年的老资格特工,有着年轻人强健的体魄,旺盛的精力。他不是个温柔的情人,有时激动起来甚至有些粗暴,这往往令有着易受伤体质的秦晓难以招架。有几次,尤其是在初做他的情人时,秦晓会在做到一半时痛到昏厥过去。邓墨云当然不愿和一个没有反应的人继续,只得扫兴地放弃。逐渐了解秦晓的体质后,他虽然略有不满,但秦晓的一举一动、每个表情都已经使他着迷而难以割舍。有时,邓墨云也会半真半假地责怪几句:“你好歹是个受过特训的特工,年纪轻轻的,怎么在床上这般娇弱?” 
 
 
“几点了?不要误了黎氏父子的接风午宴。”秦晓慵懒地提醒邓墨云,并没有拿开他蒙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掌。 
“你不说我险些忘了!”邓墨云撑起身子,披衣翻身下床。 
对着镜子结领带时,邓墨云问秦晓:“我和黎诗千曾经是同级的中统特工,我比他早到上海,只做个次长。他刚从国统区过来,日本人就给他一个正职。你说,小鬼子是不是不信任我了?” 
 
秦晓拥被躺在床上,淡淡地说:“我看未必。也许是黎诗千端架子不肯来,日本人给他个正职做诱饵。他这个部长的权利,不见得大过你这个次长。” 
邓墨云对着镜子冷笑:“但愿如此。否则,哼!” 
他正了正了领带,刚要出门,又折回床边:“你自己行不行?” 
“快走吧!”秦晓催促道。 
“我看看。”邓墨云掀开被子,挡开秦晓伸过来的手臂,不由分说抬起他一条腿,皱着眉说:“还是伤到了。我去叫张妈……” 
“不用!”秦晓打断他,“我自己可以。”几年来,只要他还清醒,便不肯让别人看到这样的自己。因为他的坚持,有时邓墨云于心不忍也会帮他。 
“好,随你。”时间紧,邓墨云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静安寺路凯士林西菜社二楼,邓墨云和黎诗千、黎耀祖父子气氛融洽地边吃边谈。 
邓墨云首先对黎氏父子抵沪表示欢迎,又祝贺黎诗千荣任上海特工部部长,顺带着表达了一番忠心:“我虽然比黎先生早来几日,但能力远远不及。您现在是我的上司,我定当一切听从指挥。” 
 
黎诗千谦虚一番,说了一些今后要多多仰仗之类的话。他的儿子黎耀祖则一言不发,始终面带谦恭的微笑。邓墨云知道,咬人的狗不叫,这位黎公子一定不简单,否则他老子不会千里迢迢把他带在身边。 
 
“上海恐怖活动的元凶是重庆特工队、蓝衣社的地下组织。去年以来,虽然抓了不少恐怖分子,可是恐怖活动仍然没有减少。”邓墨云头疼地说道。 
黎诗千急忙回应:“要想消除来自重庆方面的恐怖活动,打垮他们在上海的特务组织,我们必须建立一支庞大的特工队伍。” 
邓墨云刚要表示赞同,房门轻叩几下,秦晓推门进来。他向在座三人颔首一笑:“对不起,打扰了!属下找邓先生有点急事。” 
说罢,他疾步走到邓墨云身边,递上一张纸:汪精卫内线已到。 
邓墨云把纸还给他,低声说:“知道了!你先出去等我。” 
“请等一下!”一直不曾开口的黎耀祖突然站起来。 
秦晓停住脚步,讶异地转过身。 
黎耀祖紧盯着他,目光在他的脸上逡巡着:“先生是否姓石?” 
秦晓冷淡而不失礼貌地回答:“不,属下姓秦。” 
黎耀祖缓缓坐下,目光却不肯离开门口之人,口中自语着:“真的不姓石吗?” 
邓墨云哈哈大笑起来:“秦晓跟随我多年,我能证明他不姓石!” 
 
二人离开凯士林西菜社,秦晓驾着车,问坐在副座的邓墨云:“咱们跟随汪精卫,要考虑到他的背景。他过去是改组派,你和老黎同属CC系。两个派系有很深的历史成见,会不会难以相处?搭上他,姓黎的会同意吗?” 
 
“汪精卫要在南京成立新国民政府,上海日占区就必须依靠我们特工组织,我们正好可以借机向他提些条件。至于老黎,估计也和我打着同样的算盘。”邓墨云信心百倍地说着,左手随意地放在秦晓的右膝上,“这个你不用担心,眼下还是当心你自己吧!那个黎公子,看你的眼神不对。” 
 
“他只是认错人。”秦晓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一心一意地开车。 
“哼!认错人?”邓墨云的手在秦晓的大腿上游移,“谁看不出来他和你搭话是什么意思?”大手缓缓移至大腿根部,忽然用力捏了一下,戏谑地说:“你从他的眼神里没看出些什么吗?” 
 
脆弱的地方隔着裤子被突袭,秦晓的膝盖猛然抖动了一下,但车子仍然平稳地行驶着。 
邓墨云朗声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是秦老爷子亲自带出来的,车技、定力都是一流!” 
秦晓微微蹙眉,没有说话。 
邓墨云见状,收敛起笑容说道:“秦老爷子是老军统,当年你违背他的意愿调到中统做我的机要秘书,已经把他气个半死。这回你又不告而别地跟着我离开国统区,跑到上海投奔日本人。军统和中统毕竟还是一家,可这日本人……” 
 
“从我决定跟你到上海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后悔。”秦晓眼睛看着前方,语气平淡地说,“不管你是投奔日本人,还是跟随汪精卫,我都会跟着你。” 
“秦晓――”邓墨云伸出左手盖在秦晓握着方向盘的右手上,掌心滚烫。 
“我在开车。” 被覆盖的手略微动了动,并没有抽出。 
“那就停下来!”伴随着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的,是灼热炙人的呼吸。 
“汪精卫派来谈条件的人还在公馆等你。”车没有停,反而加快了速度。 
 
黎耀祖对小石头的念念不忘,更多的是对寂寞童年里那段欢乐时光的追忆。年少的黎耀祖因为父亲的特工身份,鲜少与外人接触,小石头是唯一和他近距离相处过的同龄人。那段与小石头玩闹的短暂日子,是他黯淡的童年里难得的一抹色彩,也是他成年后时常要回味咀嚼的童年片断。在凯士林西菜社,秦晓推门而入时那似曾相识的笑容触动了他对小石头的怀念。接风宴之后,黎诗千与邓墨云开始协手工作,他们的接触越来越频繁,黎耀祖与秦晓的会面机会也随之增加。每次见到秦晓,黎耀祖总会下意识地想从他的身上找到小石头的影子,尤其是当他勾起唇角淡然浅笑时,他几乎想拉住他问个明白。但是,他的问话总是碍于邓墨云如炬的目光而难以出口。遗憾的是,秦晓很少单独出现,他似乎永远都站在邓墨云的身侧,如影随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