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众目睽睽之外 作者:机械性进食

字体:[ ]

 
 
【请一定看到文案的最后三段,很重要!!】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耀眼风光;众目睽睽之外,又是怎样一幅景象?
一个由大小明星、经纪公司、金主、野心和潜规则交织出来的故事。
也许还是一个四线小明星升级打怪的故事。
 
===============傻白甜的简介分割线==============
 
一个是逢场作戏的小明星,一个是苦口婆心的经纪人;
一个要当影帝,一个要做金牌经纪;
当处男遇上一夜情老手;
当恋父癖遇上老男人;
当健气遇上面瘫;
十四岁的年龄差,
五年的携手共进,
不相爱天理何在?
 
作者不是吃素的,十三、十四、十七、十八章有宫保鸡丁、口水鸡、夫妻肺片、红烧大排、北  京烤鸭……如要交流烹饪心得,请看作者同名微博的个性签名(?)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墨亭,孙敬寒 ┃ 配角:秦浩,乔征,孔东岳,蔡承蒙,陈树微 ┃ 其它:娱乐圈,年下 
 
 
☆、01
 
  “你醒了。”
  乔征听到一声沉重的叹息,看向后视镜中陈墨亭苍白的面孔,在过去的几分钟里,陈墨亭一动不动地歪在后座,死一般毫无声息。
  “我没睡。”陈墨亭深陷的眼睛黯淡无光,弯起嘴角露出笑容:“今天张医生给我讲了个笑话,说从前有杯水……”他猛地哽了一下,从喉咙深处挣扎出一句“停车”,没等汽车停稳就开门冲下去,扶着树干吐得一塌糊涂。
  “别过来。”察觉到乔征靠近的影子,他试图用身体挡住一地的不堪,“别看我……”
  乔征扬起的手在半空一僵,还是落在他瘦削的肩上:“我们……”
  “别碰我!”陈墨亭转身甩开他的手,双眼赤红青筋暴起地咆哮道,“我受够了!我不想再吃药!不想再治疗!我想安静地死!行吗!”
  虚弱的身体根本扛不住如此激烈的举动,他脚下一踉跄,乔征立刻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却再次被狠狠甩开:“你是累了,我们先回家。”
  他的声音磁性十足,即便带着压抑过的痛苦也像在隐晦的调情,陈墨亭曾开玩笑说他应该改行去做慰安语聊,比现在这份工作轻松,稳赚不赔。
  陈墨亭深吸一口气,仰头向飘雪的天空呼出白烟,撞开乔征的肩膀一步一滑地走回车上。
  “卡!二号机撤了,四号机就位,墨亭回去再走一遍就结束。雪粉补上,雪花准备。”
  导演扩音喇叭一喊,乔征的助理立刻小跑着递上军大衣。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陈墨亭全副武装浑身冒汗,乔征却只穿着呢子风衣,在车外站了一两分钟就被冷风吹透了。
  陈墨亭摘下捂暖的手套递过去。
  戏拍了将近三个月,两人互相交换温度已成惯例,乔征很自然地戴上:“喉咙还好吗?”
  陈墨亭咳嗽两声:“没事,习惯了。”为了吐得逼真,没拍一场呕吐戏他都要提前猛灌盐水,嘴里咸得发苦,“我又拖延进度了。”
  乔征从助理手中接过保温杯,转而递给陈墨亭:“导演非要加戏,跟你没关系。”
  刚才那场戏本是无关紧要的情节,理应一笔带过,陈墨亭却在细节上把角色的复杂情感诠释到极致,影帝乔征又配合得天衣无缝,所以导演执意多加几个镜头,且大部分给了陈墨亭。
  一群人重看刚才那场戏的时候,站在导演身边的乔征笑道:“赵导,别给我和墨亭加这么多对手戏,我们俩对视的眼神都不对了,再加戏可就要言情了。”
  此话一出,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电影《长兄如父》是名导名演配置的都市亲情剧——乔征饰演的男主角与弟弟同在北京打拼却形同陌路,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弟弟已经几个月没有收入,拮据到连房租也交不起,追究起来才知道他身患重症。作为唯一的亲人,哥哥推迟婚期并把弟弟接到自己家来住,自然跟未婚妻引发一系列矛盾。在最初的剧本里,女主角的戏份是重于陈墨亭的,现在经过导演临时起意的加戏改本,陈墨亭的角色却是抢尽了风头。 
  导演透过厚厚的眼镜片瞥一眼乔征,卷起剧本敲了敲他胳膊:“管好你们两兄弟的桃花眼,别走弯路。”
  乔征转头看一眼陈墨亭,见他笑容中完美融合了应景的调侃和适度的恭维,亲密不失谨慎,不由得感慨这小演员的微表情真绝,就算是逢场作戏也称得上赏心悦目。
  陈墨亭的确是逢场作戏,他无暇领会导演的幽默,而是忙着在脑海里把乔征干翻了天,用磁性十足的声音喘息求饶。他怀着如此龌龊的心思,却始终不露痕迹地站在乔征半步之外,一脸温顺人畜无伤。
  演艺圈里长得好看演技不错又十分努力的演员一堆,熬出名堂的寥寥无几,陈墨亭没背景没靠山,却能在出道三年就占下一席之地,除了好运气之外,剩下的就要归功于他绝不脱落的伪装,一边是同行相妒,一边是无孔不入的娱记,圈里圈外这么多双眼睛,他能藏住恶劣的本性处处讨好,也算是有了制胜法宝。
  “你怎么当经纪人的?你知不知道剧组的进度有多紧?现在还拍个狗屁广告!你是不是当我是牲口?你是不是有病?”
  孙敬寒弯腰拾起陈墨亭摔在地上的本子,拍拍上面的灰尘:“我没病,我也知道时间很紧。”他从业多年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哪怕是被小自己一轮的演员当孙子似的训斥也没什么情绪,把本子揣进胸前口袋道,“跟乔征搭戏赚身价不假,可是也没赚到钱,所以你只能当牲口。钱嫌少可以再协商,不管最后怎么定价,这广告非接不可。”
  他的态度坚决,语气却并不强硬。陈墨亭不知为什么笑了起来,接过他扔来的香烟和打火机:“把乔征弄上我的床,我什么都听你的。”
  “我要有这本事早就自己开经纪公司了。”孙敬寒也笑,“别自恃演技好就当着乔征的面满心下流,知道么?”
  “下流。”陈墨亭点上香烟,“说的真难听。”
  两人归于沉默,孙敬寒坐在沙发里看着他慢慢抽完一整根,拿起充当烟灰缸的可乐罐,顺手擦净桌上残留的烟灰——客房打扫是狗仔的情报源之一,他可不想让一撮儿烟灰摧毁陈墨亭苦心营造的十佳青年形象,“我走了,你也睡吧。”
  “孙敬寒。”陈墨亭叫住他,“说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
  陈墨亭扬起嘴角:“那广告我接了。”
  “好的。”
  之前陈墨亭莫名发笑的时候孙敬寒就知道这事儿能成,这小演员在私底下虽然刻薄恶毒,却是他经手的艺人中最敬业最好哄的一个,只需要一句“对不起”就能搞定,孙敬寒没兴趣深究他这奇怪的癖好,只要这招管用就好。
  更值得他担心的,是陈墨亭对乔征持久不衰的性幻想。
  三年前,陈墨亭因为执意要当演员而被赶出家门,只能暂住在经纪人孙敬寒家中。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孙敬寒很快察觉到他十分压抑,直到无意间发现他对着乔征的杂志照做些不堪的事才知道他的压抑不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是青春期昂扬的冲动作祟。孙敬寒本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陈墨亭却借机暴露出糟糕的本来面目,反差之大让他措手不及。
  这次跟乔征合作,陈墨亭私底下毫不掩饰对这位影帝的垂涎,哪怕是有意夸大,也还是令人担忧不已。
  他这边正在考虑怎么劝说陈墨亭放弃对乔征的性幻想,乔征却站在陈墨亭门外,扬了扬手里的保温盒。
  作为影帝级别的人物,他的电影片酬都是按天计算,剧组为了节省经费拼命压缩拍摄时间,白天拍完晚上还得轮大夜,其他人也是跟着连轴转,所以除了剧组的盒饭,演员自己加餐两三顿是常事。陈墨亭不舍得花钱雇助理,更懒得自己出门买饭,经常就这么睡了,自从乔征天天串门才不会空着肚子过夜。
  乔征的助理现在已经完全知道陈墨亭的饮食喜好了。
  人前神采奕奕的乔征其实患有重度失眠症,工作繁忙时还好,一旦有了充足的休息时间反而只能在床上挺尸。开拍没多久,他深更半夜的跑到酒店大堂闲逛,正遇上饿醒的陈墨亭买宵夜回来,两人便从点头之交慢慢熟悉起来,乔征有空就拎着食物登门拜访,或者讨论剧本或者闲谈,或者沉默不语地玩手机。
  陈墨亭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放肆地意- yín -,两人独处时却神经紧绷谨言慎行,尽可能不着痕迹地迎合讨好这位影帝,反倒没工夫心猿意马了。
  “墨亭。”
  陈墨亭正专心吃饭,抬头的瞬间目光呆滞脸颊微鼓,嘴角还有菜汤,滑稽狼狈的样子被乔征抓拍个正着。
  陈墨亭看着照片含糊地笑:“太接地气了。”
  “我也这么想。”乔征饶有兴趣地品味了一番,“这照片太有价值了,得发微博。”
  陈墨亭把饭粒呛进喉咙,咳嗽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征嘴角堆起笑纹,发完微博继续玩手机游戏。陈墨亭从指尖到脖子耳朵,把他暴露在空气中的每寸皮肤仔仔细细品味了几轮,一顿饭吃出两顿饭的时长,这才收拾起来送他回去。
  孙敬寒第二天一早就受到媒体反应的冲击,摸索手机时打翻了水杯,只好哑着嗓子接电话。有预约采访的,有邀请新年致辞的,有开门见山直接拉关系的。孙敬寒含糊其辞地应付过去,上网一查才看见乔征凌晨发的微博,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猛地一阵偏头痛。
  刚才一阵电话轰炸全都是以工作为借口来打探陈墨亭与乔征关系的虚实,陈墨亭如果当真被影帝看好,怎么着也会有新闻点可挖,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大人物,小记者想要出头,可全凭这点先下手为强的侥幸。
  剧组已经开工,孙敬寒一时半会儿打不通陈墨亭的手机,想兴师问罪尚且不能,更别想弄清前因后果了。
  经纪人最忌讳的莫过于后知后觉。
  服务生引着秦浩走上茶楼二层,修长的美腿在旗袍开叉处若隐若现,秦浩从她身边经过时不禁多看了两眼她微敞的领口。
  听到仿制竹门打开的声音,孙敬寒转头看了一眼,见是秦浩,弯起嘴角笑了笑,将笔杆竖在嘴边暗示他噤声,继续在电话里跟人聊工作。秦浩让服务生换一壶热茶,走到桌前摘下孙敬寒的眼镜把玩。
  孙敬寒尽可能快速地结束通话,拿回眼镜刚要开口手机又开始震动,被秦浩一把抢过去。
  “秦总,手机就是我的命,你把它挂了等于把我挂了。”
  两句话的工夫秦浩又挂断一个来电,索性卸掉电池:“你跟别的赞助商见面也敢这么怠慢?”
  孙敬寒的头痛卷土重来。
  两人曾在穷困潦倒的年月里合租一室,后来秦浩四处举债砸下全部身家创业发迹,原本就难以相处的脾气更变本加厉了。
  两杯清茶入口,秦浩嚣张的气焰有所收敛,柔下语气道:“我看见乔征的微博了,你家小朋友现在不得了,都跟影帝扯上私交了。”
  不到二十四小时,乔征私拍陈墨亭的照片已经登上热门话题榜,秦浩当然看得到。孙敬寒违心地笑了笑:“秦总消息真灵通。”
  秦浩仰回竹椅:“你们得到这么大的好处,怎么着也得给我点回报吧。”
  孙敬寒接到他邀约的电话时就有不好的预感,听他这么说并不意外:“能拿到角色是多亏秦总,但私交这回事,不是一起拍戏就能建立起来的,还得靠个人魅力。”
  “忘恩负义。”秦浩笑着看他装上手机电池却不开机,“电影是我赞助的,角色的人选是我指定的,你家小朋友跟乔征接触的机会是我创造的,他这次得到的好处全部是我的功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