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是老子的 作者:人潮汹涌没有你

字体:[ ]

你是老子的 BY人潮汹涌没有你
 
文案:
“先生,我要买这个,快给我买”
“不”
“陆方邪,我要买这个,快给我买”
“不”
“老公,我要买这个”
“好”
 
 
1.
“啧,瞧你这弱受样,注定是躺在下面的那个”陆方邪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嬉虐到。“呸,你才受,你祖宗十八代都是受balabala…”男子不满的坐起。“行了,快起来,废话真多”陆方邪甩给他个白眼,走出门,还不忘提醒他“对了,封翼,李诺,找你”封翼听到自己的爱人的名字立马精神了起来,整个人都好了,睡虫都被爱意给占领了,满脑子都是他家爱人。陆方邪无语的看着一脸发情的封翼,转身走人,不再理会他。哎,自家兄弟都有爱人了,不知道自己嗯小受在哪呢?(别急别急,快来了╮(╯▽╰)╭)
 
2.今天又是个美好的一天,悠白蹦啦啦的走在前往教室的路上,心情莫名的好。“小白,你知道有个又帅又温柔的学霸要来我们班吗”A女半路劫住悠白“停,不要叫我小白,弄得我像一只狗一样,真是的”悠白一脸不爽。“得得得,不说不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啊”A女妥协到。“哎,我不知道”悠白一脸不明觉厉的看着A女。A女果断怒了“丫的,逗我”悠白耸耸肩越过A女继续前往教室,他才不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教室。一堆又一堆的同学聚在一起议论纷纷。悠白果断屏蔽掉他们,坐着睡觉去了(这屏蔽系统真高大上)
 
 
3.
“咳咳,现在安静下来。这就是我们班新来的,从今天起,他是班长。对了他就是传说中的学生会的主席”老班刚说完下面就开始议论纷纷了。老班推推眼镜转过身对着门外说“你进来吧,介绍一下你自己”门口出现个修长的身影缓缓走进。上身一件简单的白衬衫,衬托出他的身形的完美,一条简单的休闲,衬托出他腿的修长,再加上一张俊美嗯脸,完美呀。女生已花痴,男生已嫉妒,悠白除外,因为他在睡觉没看见。 “陆方邪”简单而又不拖泥带水。说完,直径走到悠白旁边的那个位置坐下。并未把教室的人放在眼中,当然除了悠白~(想知道为什么吗,看下一话吧。对了,教室是单人单桌)
 
4.
为什要说陆方邪是传说中的学生会主席呢?因为啊,他基本都不来学校,学校也拿他没办法,事物都是在家办理的。说到底还是陆方邪懒,而且觉得上课没意思,毕竟课程都会完了。至于现在他为什么会来到学校上课,这样从某天说起。
“同学让一让,快让一让。”悠白着急的对着前面那个碍着他的人说。陆方邪不解的转身,打量着身前这个着急的悠白。悠白生来就白白嫩嫩的,脸也长得清秀,一脸妖孽,也是个美男子,但个子比陆方邪矮一个头。(这就是陆方邪喜欢的feel!)陆方邪升起一个想要调戏他的欲望“同学,你这是要干嘛?那么着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入悠白的耳朵里,让他愣了愣,这声音真好听。因为刚跑悠白整个人都气喘吁吁“我...我...我的公车要过了,麻...烦...你让让...”眼看公车就过站了,悠白急忙越过陆方邪,去追赶公车。“啪嗒”一张卡片因为悠白的奔跑而从口袋里掉落出来。陆方邪彼为有兴致的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卡片。 卡片赫然写着“S大,大三,悠白”陆方邪勾唇,嘴里喃喃自语“悠白呀悠白,你让我充满兴趣”某小白不知道已被某狼算计了.......
 
 
5.
“同学,交作业了”陆方邪那带有磁性的声音传入悠白的耳朵里,这声音让悠白觉得耳熟,让他觉得有些兴奋,可就是是想不起来这声音是谁的。“不交”悠白连头都不抬,他可是万年不交作业的人,对于悠白这种倒数的学渣,作业都是浮云呀浮云。陆方邪靠在桌子上彼有兴趣的与他继续周旋“你确定不交吗?小白~”悠白怒了“不要叫我小白!你谁啊”悠白抬起头,一张俊美的脸映入他的双瞳中,让他不由得愣了愣。陆方邪抱臂,笑的其实欠扁“小白,看我看得那么入迷,我帅吧”悠白回过神,瞬间炸毛“我呸,自恋,”悠白越看他越觉得眼熟,“等等,你不是上次那个碍我路的那个男的吗?”陆方邪挑眉“是啊,小白,想我了没?”悠白咆哮“都说了不要叫我小白!”悠白扑了过去。美人自投怀抱,陆方邪怎么能不接受呢?陆方邪轻而易举的接住了悠白,享受着美人在怀。悠白只是想给陆方邪一些警告警告,没想到自己的技不如人,就被擒下了。
第一局,某攻胜!
 
 
6.
陆方邪一只手搂着悠白那纤细的腰,一手抓住那只乱点火的手。悠白挣扎的想要从这个宽大的怀抱中出来,虽然这怀抱让他觉得安心,但在现在这都不是重点,现在对于他来说很危险。悠白对于陆方邪的伤害就是挠痒痒,根本就是在挑逗他的性。欲呢。欲望的火苗慢慢的窜生,这样一直自制力很好的陆方邪都有些惊讶,这让他对于悠白的兴趣更大了,心中的占有欲也柔然而生。陆方邪看着悠白那一张一合的粉唇,仿佛在诱导他。陆方邪情不自禁的向前倾擒住悠白的粉唇。味道不错,软软的,甜甜的。悠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给吓着了,整个人忘记了反抗,任人宰割。陆大狼见小白没有反应,继续深入下一步。陆方邪轻轻舔舐着对方的唇瓣,见对方没有任何的反应。灵舌深入,撬开贝齿,诱导着他于他双舌共舞。悠白觉得自己快窒息了,双唇微张,双瞳倒映着身前的男子。陆方邪见自家小白呼吸不过来了,放开那粉嫩的唇瓣。还意犹未尽的舔舐了唇瓣。陆方邪觉得自己很奇怪,见到悠白,自己总是想要去逗他,他的兴趣仿佛已经跨越同界限。悠白过了一下才回神,一脸震惊的看着陆方邪“你...你...你都干了什么,你干嘛要亲我,你个变态,你是男的啊!这可是我的初吻啊!你怎么可以这样!”陆方邪听到这话更高兴了,小白的初吻在他身上呢,而自己何尝又不是呢?陆方邪一脸疙瘩样“不要动了,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对你干些什么。”悠白果断不动了,为了他的清白他还敢动吗?
 
8.
悠白心惊胆战的进了教室,害怕见到他。很不巧,他正好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陆方邪邪邪一笑“小白早呀”周围的女生都被这笑容迷惑了。悠白现在想找个地洞钻下去。悠白尴尬的对他说了句早就急忙的回了位置。陆方邪勾唇。
“白~交作业啦”
“白~你吃早餐了吗”
“白~你现在饿吗”
“白~你怎么不理我呢?我好伤心啊。”陆方邪说得一脸无辜。悠白通通无视之。
晚上放学。教室的人都走光了。
陆方邪扯过要逃走的悠白,摁在怀中,眼底里都是笑意。手揉揉他的头,软软的,手感很好呢。
“悠白,我要追你”陆方邪郑重的说。
悠白不由得一愣,觉得心里暖暖的,满满的。
 
9.
“悠白,做我媳妇吧”陆方邪可爱的眨眨眼。悠白被萌到了,差点点头答应了。理智把他从那里拉回来。
“我不”悠白傲娇轻哼。
“白~我帮你写作业,你就答应我吧~”陆方邪像个孩子一样摇摇他的手臂。悠白又被萌到了,身陷陷阱中。悠白鬼神擦的点点头,小白兔落入狼口,鉴定完毕。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陆方邪压抑不住兴奋,抱起悠白,往他那粉嫩的脸上吧唧一口。原来就粉扑扑的了,在外直接升红了。
“媳妇~”“媳妇~叫一声老公,来~”陆方邪不要脸的说出来。“不要”悠白害羞的拒绝了。“乖。叫一声不然…”陆方邪说要,就把嘴唇递到悠白的耳边,悠白别过脸,羞怯的叫了声老公~陆大狼圆满了一些些,至于剩下那些不圆满的,你懂的哟~
 
 
小剧场
“啊…邪用力些”悠白忍不住催促
“好…就这样,再快些”
“不行了,不行了停下”悠白急忙叫停,转过身给陆方邪身上来了一拳。“按个摩而已,你那么用力干嘛”悠白无理取闹,明明是他叫用力的,陆方邪依着他,摸摸他软软的头发“我错啦”
“哼,原谅你了。”悠白傲娇的一哼
陆方邪噗嗤的笑出声,倾国倾城。
 
10.
悠白虚脱的躺在床上,懊恼的敲着自己的头“为什么会去答应他?我和他很熟吗?我们才认识几天阿,真是的。我居然会被他的美色诱惑!哎,真是的!我这抵抗力也太弱了吧!不得不得,我明天要去解释一下,我是个直男啊!直的啊!他亲我,我为什么不推开,不打他啊,蠢哦。怎么现在变得和个小女生没差了呢!”悠白整个人都不好了。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抛开这些烦心的事,睡去......
陆方邪并没有因为悠白接受他而开心反而有些不安,捏了捏眉心,不打算去想这些不顺心的事情。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久,才见面几天而已。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第一次见面确实有些无聊,但自己对他的感情可能那时候就种下了呢。
 
11.
表现如常,并没有昨天晚上的懊恼。
“小白你来了,吃东西了吗?”陆方邪献勤。“出去,我们谈谈。”悠白冷漠的看了陆方邪一眼。
“说吧什么事?”陆方邪靠在树上看着他。“我们不适合”悠白缓缓吐出。“你不是答应了吗?”陆方邪一脸平静,仿佛已料到会有这事发生。沉默不语。周围都静了。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场面凝重。
“你就这样不看待我吗?鄙视同性恋吗?”陆方邪打破僵局。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悠白摆摆手否定
“那你当时为什么要答应我?怎么,玩我吗?请问你开心吗?我去亲吻你,你做出的反应都是假的吗?所以说一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吗?”陆方邪一句句的逼问。“不,我是直男……我…”悠白不知如何解释。“行了,你不说了,我知道了…我走就是。”陆方邪头也不回的走了。悠白此时感觉心里空空的,破碎。
 
12.
一天一天的过去,陆方邪不再主动去找他,不再去和他说话,不再去一次次的催他交作业……许许多多的不再。
悠白不习惯他的疏远,心里越加的别扭。事情都是他所造成的,他该挽回吗?他也不确定。自从那天开始,脑海里总会时不时的出现他的影子,让 悠白对他的想念越深。
那个身影远去,不再能触碰,不再能看见,仿佛永远离开。“不,不要,快回来!”悠白从梦中惊醒。拍拍胸口喃喃自语“还好是个梦……是个梦……”
“我是不是也弯了?”他才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深化了。“因为他,为了他,我愿意弯了!”第一个承诺,实行一辈子。
 
13.
自从那天起,陆方邪最近很少来学校了。不敢去见到他,生怕自己又忍不住去找他。既然他对自己没有感情那么就不强求了。
“老班。请问陆方邪的家在哪?”悠白觉得挽回他,他是他的!
老班推推眼镜“你找他干什么?”
“老班,陆同学那么多天都没来学校了,我去看看他有没有得病了!”悠白拿了个正义的理由搪塞了过去。“也好,在XXX”老班点点头。
“咚咚”
“谁啊”陆方邪不耐烦的从床上起来,走去开门。悠白在门外理理自己的衣物,生怕自己乱糟糟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