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原来学霸也会采菊花 作者:林哥儿9(下)

字体:[ ]

【伊人,我想你】
然后,林大爷就挂在了一棵名叫伊人的树上。
单方面的心心念念似乎麻痹了我的神经——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给了思念,对方也会同样思念。
却不想想……
那么青涩的年纪,再好的关系都有可能一不小心划入玩伴的范围,就算那是……爱情的前奏,如果有三年空白的时间不去谱写后面的……
三年后再回首看,什么都该物是人非,找不到昔日的感觉……
那么青涩的年纪,无论是少年还是少女,都对新鲜事物又无比强烈的好奇,五彩斑斓的世界,足以让人目不暇接。
每一天都期待明天的精彩,思维里快要爆炸的期待,足以……让人遗忘昨日的人和物……
那么青涩的年纪,伊人又是那么古怪……
尼玛,劳资承认,从小劳资就智商不够,情商不够,劳资从来就没看明白过那个古怪的萝莉……
所以,连心有灵犀这种默契都木有……
呵呵,特么的果然一厢情愿了……
我已经郁卒扑街,偏偏当年的一幕幕特么的时不时冒出一个,刺激得林大爷的心那个拨凉拨凉。
尤其是某个瞬间闪出那年我抱着玫瑰花去找伊人,却被告知伊人已走,有些一直忽略的事物突然变得明显……
当年我去找人时,半路上曾经和一辆车头带着一个反E的黑车跑车擦身而过……
现在想来,老家那边谁能养得起那种名车?
听伊人舅舅的口气,看架势,当年伊人分明就在那车上……
而我那么大一坨人站在马路边,【她】为何没有看到?
再急迫,也就是一个减速摇下车窗跟我说一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卧槽,越想越糟糕……
说白了,林大爷对伊人而言,就是一个玩伴罢了,一切都是自我臆测,一切都是自作多情,一切都是自讨苦吃,一切都是自作孽……
尼玛的,陷入自我郁卒无限循环中…… 
“林徐,你这酒真苦。”
一句话终止所有循环。
拾年端着我调给他的一杯酒,啜了一口,挑高了眉,惊讶的瞅着我。
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将满脑子那些不该有的怨念甩开,我扯出一个笑道:“苦?看来我长时间没有练习,手上有些生疏了,师父,你要是觉得难喝,我重新给你调一杯……”
拾年搁下酒杯,半晌淡淡道:“你失恋了?”
心脏骤然紧缩,伸手去拿杯子,却不知怎么撞到了另外酒瓶,多米诺骨牌般连环撞到一大堆东西,乒乒乓乓,酒水果汁等液体流了一地。
拾年盯着我的头顶,我僵硬的站在原地。
有些话自己知道便罢了,一旦别人说出来,听在耳里,似乎就是昭告天下,那只小苹果跑了,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的……
然后,再无回旋的可能,也别再想着自欺欺人。
卧槽……拾年,你能不能给劳资点面子……
我瞅着吧台和地上乱七八糟的狼藉,硬着头皮道:“这个……这个……师父,很抱歉,这些弄坏的……”
“这些你不用管,有人会给你付。”旁边的调酒师刚调好一杯酒,拾年将酒推给我,“先喝杯镇定镇定,男人总会碰见一次失恋……”
我接过酒杯,脑子里还在纳闷,诶,【有人会给你付】,啥意思?
我不记得我在酒吧有当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啊?
这神来一笔的付款人是……
还没想出个一二三,这时我突然发觉拾年一直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我,就像是要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藏宝图一样……
我被他盯得莫名的心虚,眼风四处乱扫后,突然想起……
呃,好像昨天下午某只磨人的,在劳资的……身上又啃又咬……
还记得昨晚上洗澡时,耳朵,脖子,胸膛,腰腹,后背……都密布……某些可耻的红痕……
今天一天脑子都在混乱,人都在发呆,也没有去看,那些东西消失了没……
再加上,之前接了电话走得急,我穿的就是平时夏季的矮领衬衣,记得那脖子上的痕迹貌似一直往上蔓延至下巴下面才停止……
尼玛……
我遏制住去捂脖子的冲动,笑得十分勉强:“呃,我脸上有脏东西么?师父,你在看什么?”
拾年又盯了我几秒,随即我看他勾了勾唇,眯着眼道,“林徐,你耳垂上怎么有红印,看起来跟被什么咬了……”
卧槽!!!
真有?
反射性去捂耳朵,却不料捂了,那边的拾年突然大笑起来!
“林徐,你的反应能不能别这么……哈哈,我说,林徐,跟你相处了一段时间,我算是早看出你在感情方面迟钝得令人发指,你这副失恋了,想要借酒消愁的模样……呃,我只是想先问一句,林徐,你确定你没领会错意思?”
尼玛……
我黑着脸,放下两只捂着耳朵造孽的爪子,盯着地面,浑身绕着的黑气又浓郁了几分。
就这样被耍了,然后被看出来了……
人生为什么要让林大爷如此心塞……
我开始喝闷酒:“我倒是宁愿我……会错了意。”
“呃……”拾年突然止了笑,他见我一副‘不掺水,不添加防腐剂’百分百失恋的神态,十分不可置信:“哎,不会吧?小伊对你的心意那么浓烈?你们不到一年就分了?要真那样,我是不是得从此都不相信爱情了?”
“噗——”
这话……
我一口酒喷出,抬头一副被雷劈的神情瞅着对方。
“小……伊?”
卧槽!!!学霸怎么又乱入了?
这世界已经被学霸征服了?劳资怎么走哪里都能听到他的名字?
估计是我的脸色也超出了拾年的预料,他这会儿正儿八经的站好,瞅着我半晌,才道:“林徐,瞧你这模样,你应该是有……呃,男朋友,怎么你这反应,让人觉得对方不是小伊?”
卧槽?
为什么非得是学霸?
我扶着吧台,满头黑线道:“我没有男盆友,伊谦人和我半点儿关系都没……呃,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拾年幽幽道:“真的吗?我看着怎么不像?你看看你一说到小伊,就从刚刚的没精打采,一秒钟恢复得活蹦乱跳,反应这么激烈,真没关系?”
尼玛,这一堆认识学霸的人,怎么都是这么八卦!!!
我没好气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也跟他认识罢了,有些吃惊,你想哪里去了。”
拾年又开始从上到下的打量我,仿佛在审视我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林徐,要我相信你交了女朋友,小伊还让你完好无缺,这个我还真是不信。”
我:“!!!!”
卧槽,劳资是不是得恭喜调酒师大神你汉纸的直觉感应对了,劳资的确差点儿被爆了菊花?
“哎,有些事情,我还是多说一句比较好,你知道我作为调酒师是不带学徒的,你找来时,虽然你在调酒师这一方面领悟力的确比其他人强许多,但如果不是小伊提前打招呼,我也不会带你。”
“你知道每次你过来学调酒,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小伊都会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你,直到凌晨两三点你学完去睡觉,他才会跟着也去休息,林徐,他陪了你三个月,你难道半点儿都没有察觉?”
这个……
当时学调酒,不专注根本就学不好,谁会注意周围……
只是没想到,学霸居然……
我猛灌了一口酒,那种不烈口味香甜的鸡尾酒,根本就刺激不了神经,压不住心脏里又开始咕噜噜往上冒的不知名的感觉……
拾年去接电话,我坐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再抬头对着旁边的调酒师招手——
“给我换一杯味儿烈的,随便什么都可以。”
-------------------------------
味烈的……
其结果就是……
半个小时后……
林大爷趴在吧台上,看人都重影。
“你怎么给他调短饮?”
我听到拾年貌似在训那个给我调酒的好心调酒师,不由撑起脑袋,望着那两个在我眼前天旋地转的人,开始大舌头乱喷:“诶,师父,你别说他,是我叫的,哦,他调酒调得不错,你该夸他!”
“林徐,小伊以前叮嘱过我,不许让你乱喝酒,尤其是不能在酒吧喝醉,你现在这样,是想他过来收拾我,然后再收拾你?”
小伊,小伊,小伊……
卧槽!
阴魂不散!
特么的一个大男人,取那么一个娘炮的名字称谓干什么?小伊,小伊,叫起来还真是亲切温柔!
我甩掉酒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瞪着眼前的人,凶神恶煞的吼道:“不许叫小伊!!!劳资告诉你,不许让他过来!!!要不然,劳资先收拾你!!!”
酒吧里有一瞬安静。
我看着好像有几个人冲我这边围了过来,这时拾年又开口:“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他是我一个朋友,喝醉了在发疯。”
那几个人古怪的看了我几眼,然后退开。
拾年过来拉住我:“林徐,跟我去后面休息室……等小伊来了……”
“不许叫小伊!劳资不是特么告诉你不许叫小伊吗??”揪着眼前人的衣领,我把眼前当杀父仇人一样瞪视怒吼!
拾年:“……好,我不叫小伊。”
尼玛,非得要劳资摆出一副吃人的样子才会听话,这些人真是……
诶……
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热血上头,觉得这会儿全身都是胆,什么乱七八糟的自我臆测、自作多情、自讨苦吃、自作孽……
统统没了。
劳资只想找那只小苹果啃一口,虽然是个妹子,但是也不能没良心到那种地步,四年前回国,尼玛的,给劳资说一声要屎吗?
平白无故的让劳资再傻呵呵地写了特么四年的信,又寄了两年的信去搞笑……
卧槽!!!
我推开拾年,掏出爪机,靠在吧台上,将脑子里已经刻死的那个陌生电话号码啪啪啪啪的摁了上去,然后毫不犹豫的点了拨号……
再然后……
尼玛,电话没人接。
我抓了一把头发,又开始重新拨。
尼玛,今天劳资还不信打不通!!!!
再再然后……
泥煤的,还是没人接。
我出离的恼火,接连拨打了四次,四次同样没人接,在怒火刺激得我已经忍不住想要摔爪机时,第七次有人接了!
“喂……”
电话里传来一个慵懒沙哑,像是刚睡醒的汉纸的嗓音!!!
我愣了半晌,一个字儿都没蹦出,直到那边又有声音喂了一声,似乎有些不耐……
这才猛然醒悟!!!
卧槽!劳资打伊人的手机,怎么是个汉纸接的?
不会是打错了?
我连忙睁着迷瞪瞪的眼睛,再三确定不是打错电话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