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微微的微笑+番外 作者:蝶之灵

字体:[ ]

 
  微微的微笑
  作者:蝶之灵
 
  文案1:
  叶医生是个色狼医生,大家都这么说。
  叶医生也是院里最年轻的主任,还是心外的。
  叶医生嚣张得紧。
  年轻,有貌,有才,还挺有钱。
 
  女人说叶医生很帅,男人说叶医生很媚,总而言之他是唯一一个能把帅气和媚气结合得如此完美的人。
 
  有人曾经问他,你为什么会当医生?
  他总会很优雅的笑笑,然后,很漫不经心的说,因为啊,有人说过,我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外科医生,所以我就当医生了。
 
  那个人是谁?
  或许是他的老师,或许是他的家人,或许,是他最重要的人。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只是偶尔会有人在医院的某个角落,看到他一个人望着窗外,背影说不出的落寞
 
  文案2:
  习惯独立,风度翩翩,亲切温和的林微学长
  嚣张孤傲,热情似火,邪恶独特的敬文学弟
  故作深沉的痞子周放
  冷静美丽的御姐温婷
  冷漠痴情的才子萧凡
  还有个变态的始祖叶敬辉
  一群人嬉笑怒骂,共同上演了“合久必分,分久又合,相爱多年,伤害多年”的狗血戏码
  摸爬打滚遍体鳞伤时,也终于明白了男人之间河蟹的相处方式——
  接吻的激情,只延续几秒
  做爱的快感,只延续几分钟
  而牵手的信任,却可以,一辈子……
 
  内容标签:强强情有独钟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敬文,林微┃配角:温婷,周放,萧凡,黑森林,叶敬辉┃其它:蝶之灵,五部曲,完结
 
 
第一卷微微的微笑
 
  第一章
 
  “喂,我是学生会主席陈跃,你谁?”
  “我是何小雪,那个,学长……”
  “怎么了?”
  “那个……与狼共舞节目的负责人……联系不到了……”
  “你说什么?”
  “我,我已经打过N次电话了,对方一直关机……”
  “为什么?”
  “他说,他不想上了……”
  “操。有病啊?晚会要开场了现在突然不想上了?他以为这学校他家开的啊?他以为这晚会是小孩子过家家酒啊?文娱部部长呢?舞台总监呢?都死去哪儿了?”
  “大家都乱成一团了……你们能不能过来一下……”
  “行了行了,马上过去。”
  
  “喂,林微,你在干嘛?”
  “与周公约会中,找我何事?”
  “快点起来,别睡了。猪啊你,他娘的快给我起来!怎么半天没反应!”
  “哦,我不是裸睡呢嘛,穿衣服呢。”
  “……裸你丫的,你怎么不裸奔!快点过来晚会现场。”
  “晚会怎么了?开天窗了还是挖挖地洞了?”
  “废话少说,快过来。”
  
  嘟嘟,电话挂断。
  林微无奈的叹了口气。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就像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响起惊雷,然后,噼哩啪啦的雨点就开始往下砸。
  可要命的是,没有人带伞。
  
  接到电话时林微正躺在床上补眠,本来,作为学生会的秘书长他应该亲临现场“指挥”,可昨日熬夜写策划写到腰酸背痛腿抽筋走路没劲,一横在床上就成了俱僵尸,现在实在是爬不起来了。
  文娱部长温婷在文娱部干了三年,要经验有经验要能力有能力要胆识有胆识,所以主席和秘书长就心安理得把晚会交给了温婷。
  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状况。
  更要命的是,温婷也不见了?
  
  林微一边穿衣服一边感叹。
  罢演?
  自从文化大革命以后,几十年难得一见呐,怎么今儿个让我碰到了?啧啧,运气真不错。
  
  在林微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赶到晚会现场的时候,后台已经乱成了一团糟,那场面,就像被大风刮过的蚂蚁窝。
  林微只觉得背后嗖嗖的冒寒气,脑子嗡嗡作响,眼前闪烁着一片星光。
  
  当然,制造混乱的元凶,就是那个与狼共舞节目的负责人。
  
  不想上了?
  开玩笑。
  真该把这种脑子有病的人踢去火星。
  
  林微从眼睛红成桃子的师妹手中接过节目单,台上正好是温婷的独唱,下一个节目就是与狼共舞。
  林微冷笑一声,“负责催场的是谁?”
  何小雪哆嗦了一下,委屈地嘟囔着,“是我……”
  “提前五个节目要催负责人到位,你们部长没教你?”声音冷得吓死人,脸上也冷得吓死人,整个人就像天然空调。
  “我是提前五个节目催的,他是到了,可是现在突然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
  林微瞪了她一眼:“号码给我。”
  何小雪郁闷的拿出手机,把电话号码给了林微,委曲的嘟囔着:“他关机了,打不通的,我打了很多遍……”
  林微瞄了一眼那个号码,138xxxx4848……死吧死吧,真是不吉利的数字啊。
  皱着眉头拨了那个号码,嘟嘟两声,居然通了,只是对方不接,持续的忙音。
  我打了好多遍还不通,为啥他一打就通了?真是衰神降临!何小雪低着头暗自咬牙,表面上还得装成一幅乖乖女,委屈的样子,“学长,现在怎么办好呀?”
  “让主持人想办法,把与狼共舞那个节目推迟……”林微低头看了下节目单,“把小品提上来。”
  “让他们怎么说?”
  “他们知道怎么办。你去管好你自己的事情。”
  
  过了片刻,温婷的独唱结束,掌声雷动。
  两个主持一唱一和的,开始圆谎。
  下一个舞蹈节目的负责人被狼抓了?节目上不了阿。那怎么办?赶快报警阿!
  请欣赏小品,报警。
  台下,一片唏嘘。
  吹口哨的,起哄的,鼓掌的,喊叫的,拍充气棒的……乱七八糟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小品表演者也很郁闷,可还得硬着头皮上。
  主持人也郁闷,下了台使劲擦冷汗,顺便问候那个突然出问题的节目负责人全家。
  
  最郁闷的是温婷,还有林微和陈跃。
  
  温婷是文娱部长,舞台总监,结果自己一上台,就捅出这么个篓子。
  陈跃是现在的主席,虽然很快要换届了……
  林微是现任秘书长,下一届的主席,虽然还没上任……
  万一晚会出了问题,他们三个,可逃不了干系。
  被老师骂,被同学们骂,还得低头装孙子,乖乖写检讨。
  而那个不上节目的衰人,可是屁股一拍,走得干干净净呢。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最后整齐的翻了个白眼。
  
  “婷婷你知道那个节目负责人是怎么回事么?”陈跃问。
  “审节目的时候见过,叶敬文,刚进校门的小师弟,嚣张得很。”温婷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居然不上了?脑子有病啊他。”
  “他不上,这个节目就上不了么?”林微皱着眉问。
  “独舞阿。”温婷摊手。
  林微翻白眼。
  与狼共舞?独舞?
  这不明摆着说你自己是匹狼嘛!
  林微在心理咒骂着。
  
  沉默片刻之后,林微再次翻出手机拨了那个电话。
  嘟嘟两声,然后,传来一个慵懒的,非常欠扁的声音。
  “谁……啊……?”
  声音拖得长长的,还附带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林微咬了咬牙。“我是林微。”
  “林微是谁啊?”
  是你祖宗!
  虽然林微很想这样骂回去,可是……
  “我是学生会秘书长,你现在在哪?”听起来相当有礼貌。
  “哦,秘书长。”
  林微握拳,压低声音,“问你在哪?”
  “在厕所啊。”声音相当之无辜。
  “……”林微咬了咬牙,“你在厕所干什么?!”
  “呵呵。”对方突然笑了,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在厕所当然是上厕所,难道你去厕所找吃的?”
  林微沉默。
  眼看着时间从指缝中溜走……
  
  “你在哪个厕所?”
  “哦,礼堂后台的。”说罢,还补充了一句“男厕所。”
  林微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就直往厕所冲去。
  
  陈跃和温婷大眼瞪小眼,对着林微风一样的行走速度无奈的耸肩。
  
  厕所。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显然很不浪漫,但也记忆深刻。
  尤其是那特别的味道。
  
  林微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男生在洗手池前悠闲的洗手。
  手很漂亮,指头一根一根的又直又长,骨节形状美好,几乎可以去做洗手液广告了……
  可你也不能一根一根从头洗到尾,还仔细的翻来覆去洗吧?
  你当是洗葱呢?
  
  林微很自然的想到,这个洗手就像洗葱一样的男生,就是刚才打电话时打呵欠的没礼貌没教养的家伙!
  “叶敬文吧?”疑惑的语气,肯定的眼神。
  “是的。”
  叶敬文微微一笑,黑亮的眼睛直盯着林微,“你要上厕所请便,那么凶的瞪着我,是想怎样阿?”
  林微闭上眼睛,深呼吸,心里默念冷静,冷静。
  “你到底上不上?”平淡的疑问句。
  “哦?上谁?”叶敬文一边拿出纸巾来一根一根擦手指,一边微笑着问,“你啊?”
  冷静,冷静,林微心里再次默念,可是……
  “你脑子被驴踢了?你的节目到底要不要上?现在才说不上,你以为你谁啊?”
  “这里是学校!你既然不想上,当初为什么报名参加?既然报名了怎么可以不负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