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医生世家+番外 作者:蝶之灵(下)

字体:[ ]

  
  
  听着他俩又一次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嘴,邵荣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徐锦年和陈琳琳,是他从小到大遇到的最好的朋友,跟他们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如果能跟他们一起出国读书,那一定是件非常幸运的事。
  况且,邵荣自小就对父亲充满了崇拜之情,长大以后更想变得像他一样出色。
  父亲的母校是英国一家很出名的医学院校,邵荣一直很想去那家学校读书。一想到自己能够去父亲曾经去过的图书馆、坐在他曾经坐过的位置上、捧着他曾经看过的书……邵荣就觉得心里有一种实现了梦想的深深的满足感。
  可关键的问题是,这样的要求,他会答应吗?
  去国外读书毕竟要一笔很大的花费,他又不是亲生父亲,免费供自己吃穿用住这么多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高三毕业之后,还开口找他要钱去留学,的确有些“得寸进尺”。
  邵荣也很难开这个口。
  可是……真的很想去那所学校看看。
  曾经在网上搜到过一些资料和照片,光是城堡一样的建筑就足以让人心生向往,还有那么多国际知名的教授,藏书量惊人的图书馆,漂亮的音乐喷泉,个性张扬的各国留学生……
  在伦敦的大学生活,美好的就像是梦境一样。
  邵荣失眠了一整夜,考虑良久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一次的选择,关乎自己的将来,他绝不能再妥协。
  作者有话要说:可怜的邵爹躺在浴缸里diy好悲催
  貌似我家小攻里,就邵爹最。。能。。忍。。
  大家都知道,他快要忍不住了
  44 Chapter 43
  那一年的时间过得特别快,几乎每天都在重复的习题车轮战中埋头苦干,等快要高考的时候,邵荣做过的习题册已经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了。
  邵荣的成绩一直很好,对高考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只要正常发挥,考上国内的重点院校并不难。关键在于,他想跟两位朋友出国留学。
  跟徐锦年一起报考了雅思,并且达到了英国院校所要求的留学生分数线,邵荣想,通过雅思之后跟父亲谈出国的问题,会稍微多一分把握。
  只是,单纯的邵荣完全没有想过,对邵长庚来说,出国读书,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底限。
  高考之前,学校惯例放假三天,邵荣在家好好睡了一天养足精神,起来的时候就见邵长庚正在厨房里做饭。
  邵荣疑惑地来到厨房,对穿着居家服的男人问道:“怎么今天这么早回来?”
  邵长庚没有回头,语气平淡地说:“请假回来陪你,好让你安心准备考试。”
  邵荣又一次被感动了,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其实没必要的,你那么忙……”
  “没关系。”邵长庚微微笑了笑,回过头看着邵荣,“去洗澡吧,洗完吃饭。”
  见邵荣站着不动,邵长庚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快去。”
  “哦……”邵荣只好无奈地转身去洗澡吃饭。
  三天时间,邵长庚把邵荣当成珍稀动物一样宠着、护着,每天亲自下厨做营养丰富的大餐,为了让邵荣放松神经,还特意带他去看了两场轻松搞笑的电影。
  高考那天早上,邵长庚很早就起来准备好早餐,亲自开车送邵荣去考场。
  邵荣坐在车里,忍不住玩笑道:“我考试,爸爸怎么比我还紧张?”
  邵长庚微笑:“你是我唯一的宝贝,你的事,对我而言当然是最重要的。”
  邵荣低下头,一脸感动地说:“我会考好的。”
  邵长庚玩笑着说:“考不好也没关系,爸爸可以养你。”
  邵荣也笑起来,“不会惨到让你养,考个重点应该没问题……”
  邵长庚把车停下来,伸手摸摸邵荣的头发,柔声说:“我相信你,加油。”
  邵荣点点头,下车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考场。
  没想到,考完第一门出来的时候,又在门口看见了那辆熟悉的车子。
  ——他居然一直在这里等?!
  炎热的夏天,在街上待几秒都会汗流浃背,虽然车内有空调,可他停车的位置正好是阳光可以晒到的方向。透过车窗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英俊的侧脸,邵荣的心里满满的感动几乎要溢出来了。走到车旁开门上车,回头便对上邵长庚深邃的目光。
  “你怎么一直等在这啊?”邵荣心疼地说。
  “无所谓,反正请假了没事做。”邵长庚凑过来帮邵荣系好安全带,低声问道,“考得如何?”
  邵荣认真地说:“还不错,题目并不难。”
  邵长庚微微一笑,“好吧,为了奖励你,想吃什么随便你选。”
  “去吃川菜可不可以?”邵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邵长庚点点头,“当然。”
  两天的高考时间,邵长庚一直陪着邵荣,就连徐锦年都说:“你爸对你真好,就跟贴身保镖似的啊。”
  虽然考场门口有很多等待的家长,可邵长庚无疑是最执着的一位。
  每次考完试在门口看见他的车,邵荣就觉得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甚至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在父母都去世之后,居然能遇到这么好的养父。
  高考结束后,突然变得无比轻松,好像肩膀上沉重的担子终于放下了一般。
  同学们嚷嚷着聚会,徐锦年大班长亲自组织,带领全班同学去露营,邵荣很想去,却被邵长庚阻止。
  见邵荣垂着头一脸失落的样子,邵长庚不由低声安慰道:“去外面露营不安全,等过几天你生日的时候,再把你的同学请来玩,好吗?”
  邵荣点点头,“好吧。”
  邵荣本以为他所说的“请同学来玩”只是在某个餐厅订一桌饭菜,跟同学们聚在一起吃个蛋糕。没有想到,爸爸居然给他安排了一场华丽的生日宴会,还特意为他准备了一套帅气的白色礼服。
  邵荣被爸爸的车子接到餐厅门口的时候,甚至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
  邵长庚直接包下了一家西餐厅作为生日会的场地,现场布置得非常漂亮。屋顶的灯光璀璨夺目,宽阔的大厅里摆满了精致的水果沙拉和自助餐,盛满红酒的高脚杯在灯光照射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流光溢彩,简直像是梦里的世界。
  更夸张的是,收到邀请函到达现场的同学,居然也都穿着漂亮的礼服,显然是请帖上贴心地标注过服饰要求。
  邵荣在学校见惯了他们穿着宽松校服的单纯模样,如今衣服一换,刚刚走出高中校园的同学渀佛瞬间经历了一场褪变,大家的脸上都带着明亮的笑容,介于青涩和成熟之间的独特魅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平日里一起做题一起打牌的同学,这样一打扮,邵荣差点都认不出了。尤其是徐锦年和陈琳琳,前者一身潇洒的黑色燕尾服,后者则穿着一身宝蓝色长裙和同色系水晶高跟鞋,马尾辫也放了下来,长发散在肩头,两人站在一起,如同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和小公主。
  自己是今天这场盛大宴会的主角吗?
  这简直不可置信!
  邵荣在门口停下脚步,呆了几秒之后,因为窘迫,脸颊有些微微发红,轻轻拉了拉邵长庚的袖子,说:“爸,你是不是太夸张了……”
  邵长庚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你十八岁的生日,成人礼,爸爸想好好为你庆祝,不可以吗?”
  “……”邵荣无言以对。
  “走吧,有我在,你可不要怯场。”
  从来没参加过舞会,而且今天还来了这么多人,邵荣的心情很紧张,深呼吸了几下,这才跟在邵长庚身后,带着微笑走进了大厅。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一前一后走进大厅的两父子身上。
  邵长庚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服,成熟稳重的同时,又衬得一张脸英俊非凡,目光在场内一扫,如同巡视领地的王者,让整个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邵荣则是一身白色的礼服,站在他父亲身边面带微笑的样子,让许多偷偷暗恋他的女生血压急速飙升。
  就连徐锦年也是看着邵荣呆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带头鼓掌:“我们的笀星来了!”
  众人开始欢呼:“邵荣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场内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热烈掌声。
  邵荣在大家的注视之下走到大厅正中间,站在了徐锦年和陈琳琳旁边。
  ——接下来做什么才对?
  ——切蛋糕?可是蛋糕呢?
  邵荣完全不会应付这种场合,求助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父亲。
  邵长庚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微微笑了笑,走到最前方,朗声说:“谢谢大家,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加我们邵荣十八岁的成人礼。”
  话音一顿,现场落针可闻。
  邵长庚身上就是有种天生的领导者的气质,平日里锐利的目光一扫,医院那些主任大气都不敢出,何况是这些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们。
  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邵长庚,在这些同学心里,邵荣的爸爸不仅长又帅,又很有风度,一点也不像有些家长那样古板,听他说话,比听校长发言还有意思。
  邵长庚微微笑了笑,继续说:“我想,除了邵荣,在场还有很多同学,即将迈过十八岁的门槛。”
  “十八岁是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它意味着从此以后,你们将担负起更大的责任,你们将逐渐趋于成熟,迈入成人的行列。”
  “成年的你们,不再需要太多的叮嘱和关爱;成年的你们,不要再让人笑话年少和无知;成年的你们,拥有了成人的权利,也要更加自信地面对自己、面对一切。”
  “十八岁,是个朝气蓬勃的年代,希望在你们的记忆里,永远珍藏这美好的时刻!”
  现场再次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邵长庚低沉的声音,在大厅里轻轻的回响着,如同动听的音符敲在耳畔,简简单单两句话,就让在场的年轻人们热血沸腾。
  的确,对在场所有人来说,十八岁就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岭。十八岁之前,他们一直在学校穿着校服乖乖听老师讲课,而从今以后,脱离了稚气的中学生群体,他们终于可以拍着胸脯为自己做主。
  今天这个舞会,除了是邵荣的生日宴会,也是同学们迈入成年的愉快patty,看着周围的同学穿着各种漂亮的礼服,所有人的脸上都不由自主露出了笑容。
  邵长庚说完之后,就有服务生推着早已准备好的生日蛋糕交到他手里。
  蛋糕显然是专门定制的,菠萝、草莓、鲜橙,几种水果交蘀点缀,看起来非常漂亮,三层的大蛋糕足够让现场所有人共享,最上层用红色的果胶写着“邵荣十八岁生日快乐”一行小字,周围恰好插了十八根彩色的蜡烛,
  现场的灯被关掉,happy birthday to you的音乐奏响,众人配合地拍手唱起生日歌。
  一片黑暗之中,邵长庚推着蛋糕车朝邵荣缓步走来,朦胧的烛光下,对上他温柔的视线,邵荣突然间感动到无以复加。
  “爸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邵荣,因为太过感动而红了眼眶。
  邵长庚轻轻摸了摸邵荣的头,柔声说:“来,先许个愿。”
  “嗯。”邵荣闭上眼睛,双手合什,虔诚地许下一个愿望。
  然后带着笑容,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灯光再次亮了起来,邵荣舀起刀子想要切蛋糕,邵长庚突然轻轻握住了邵荣的手。
  “一起切吧。”邵长庚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