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西里仍未知的夜空+番外 作者:R.I.君

字体:[ ]

《西西里仍未知的夜空+番外》by R.I.君 短篇
 
温柔大叔受×健气青年攻,小短篇,HE,蜜糖罐子
是小时候看家庭教师的玛丽苏产物→_→那个时候这两货只是随便定下的配角。最近一看@_@哎呦真是——你们懂得。于是就脑部出了这个短篇,我是挺喜欢的,黑,手,党背景略带少年漫(没错这个世界观原来就是家教同人世界但是和看文)
字数不多也就三千几百个字上下,已完结,主情节叙述,楼主不擅长描写,称呼R.I.君即可
 
【壹】
 
 
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是在作画。漂亮的水彩,纯净的颜色和格外豪华的房间格格不入。他蜜褐色的头发很柔软但却有点长,很明显真的是不经意留长的。发尾有时候会扫到肩膀。于是阿尔法走了过去,询问了他的名字。
 
 
那个男人眉眼弯弯,有着和他的权利与位子所不符的温软性子。这是阿尔法后来才知道的。这个在家族总部处变不惊地作着画的人,荣辱不惊的性格很让他喜欢——或许可以提拔变成我的部下。阿尔法这么想着。
 
 
【贰】
 
 
 
 
德尔塔其实很早就注意到阿尔法了,远在那天之前的几个月,他已经吩咐手下的人查过他的资料。那个拥有琥珀色眼睛的金发青年,看着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却在家族中拥有和自己相等的地位。和自己不同,阿尔法是真的在为德尔摩德家族出力,而德尔塔只不过是个挂名的核心人员。在摇篮战役中为家族年轻的首领路西法打下“那个家族”之后,他就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
 
 
每天画画、养花,从日出到日落他都不会离开这间房间。只是偶尔批阅大型的文件,曾经有得力的手下和他说过,这样的生活和老年人差不多。但是自己已近三十,也不年轻了,常年缠绵病榻的身躯已经无法适应家族第一线高强度的工作——谁不知道黑*手*党*的主要工作时间就是二十五岁上下。
 
 
几乎没有人会来这间房间,他不喜欢身边有人。说是不合群也罢,说是喜欢安静也罢,反正就是不喜欢。谁知道他其实也希望有个人可以陪自己说话,可惜没有。
 
【叁】
 
 
我叫德尔塔。
 
 
德尔塔画完了画上的最后一笔——画布上俨然是一幅绮丽的山水,明明是水彩却颇有宫廷画的风格。冷色调的欧式走廊最终隐去的地方有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飘渺而不定。他用调色盘舔了一下笔尖,搁好,却没有正视身后的人,只是低下头,喃喃地开了口。
 
 
阿尔法被怔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面前的男人已经奔三,更想不到他就是阿尔法手下的人口中常说的“鬼才。”
 
 
是的,阿尔法和德尔塔可以说是德尔摩德家族少数核心人员之一,排除那个从厨娘凭借自己的力量变成首席军事组织者的冷月,他可以说是整个家族里最聪明也是最有天赋的人。那个时候路西法才刚刚接手德尔摩德家族,整个家族内部几乎已经被蛀空。是德尔塔一个人只率领家族中最后一百个不到的精兵,打下了想吞噬他们的最大的一个家族。德尔摩德家族在军*火*交*易和零零散散很多方面有今天的成就,除了路西法恐怕的能力之外,基本都是因为德尔塔那个雪夜的突击战。那次,那个人才十七岁。
 
 
那是德尔塔啊,整个德尔摩德不变的传说。他即使整天无所事事却依旧身居高位,也是因为他是德尔塔啊,即使是相同的位子,他们两个在路西法心中的地位固然是不同的。德尔塔是他再怎么努力也只能仰望的人。
 
 
【肆】
 
 
“啊,恩,你画画画得不错。”阿尔法一下子接不上话,随意地转移话题——虽然这样有点不太礼貌。
 
 
“是叫阿尔法吧,”德尔塔缓慢地开口,无论是语调还是音色都出奇的好听,仿佛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如果你十年如一日每天呆在这里画画,肯定也不会差吧。”
 
 
阿尔法突然脸红了。虽然他已经是德尔摩德的“元帅”,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情犊初开的小子。德尔塔极其擅长控制人心,这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但他并没有想对这个毛头小子这么做。看到那个大男孩不知所措的样子,他突然没忍住笑了出来。至于他笑的原因,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估计是沉默太久了吧:无论是德尔摩德的高管德尔塔,还是那个喜欢画画的德尔塔。
 
【伍】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是怎么样,即使是占卜师也是如此。
 
 
——题记
 
 
在之后的半年里,他们没有过再次的见面,阿尔法也几乎忘了这个曾经惊艳了他的男人。和其他高层不同,德尔塔从不亲自参加会议,所有会议的录像将由另外一个人转达给他——在这次会议路西法狡黠而不怀好意的眼神中,这个任务交给了阿尔法。
 
 
阿尔法突然记起来六个月前的那个男人,突然有一点在意他是否还记得自己,在意他是不是还是那样子微笑。他带着德尔塔手下在几个小时前交给他,如今已经装满需要处理的资料的笔记本电脑,向自己无意间闯入过的那个楼层走去。德尔塔的房间在德尔摩德家族总部的最顶层,距离阿尔法的办公室有三十几层的距离。
 
 
“我觉得啊,你应该坐在我的位置上,我应该是你的手下。”
 
 
阿尔法觉得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在门缝了所看到的,那个温顺地笑着的男人发怒了。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颇有不可侵犯的威严。他看不到另外一个人,只在战战兢兢了十几秒钟之后听到了一声枪响。
 
 
【陆】
 
 
“进来吧,阿尔法。”
 
 
他纠结了一会儿,决定推门而入。长毛的地毯被一个人的血染红,德尔塔靠在巨大而柔软的沙发上,有点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看到他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用眼神示意他把电脑放在咖啡桌上。做完这些事情,两个人仿佛变得尴尬了起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德尔塔垂下眼睑,“我是和你一样位置的人——不是什么白莲花。我确实是预言师,但绝对不会只站在别人的身后。”
 
 
“嗯。”阿尔法也是从杀手做起的,对于这个场景也很熟悉。但他发现自己好像无法接受眼前这个男人优雅地拿起枪的样子。他觉得德尔塔更适合成为文书在幕后战斗,而不是一个家族的领袖之一。固然,他没有权利质疑德尔塔的能力,也不能说什么。
 
 
无言。
 
 
【柒】
 
 
占卜师所预判的东西会左右他们的思想,所以他们从不为自己占卜。
 
 
——题记
 
 
“我不希望你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德尔塔在三天之后主动找到了阿尔法,“原因你不需要知道,你要什么报酬我自然会给。”
 
 
阿尔法并不喜欢这样的德尔塔,只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好,我不问你为什么,给我画一幅画像吧。”
 
 
德尔摩德家族远比看上去来得神秘——类似超能力的在高层极其普遍,说是超能力也太过夸张,简单来说就是一些大致相同的东西,差不多分为两类,一类是阿尔法这样的生成物体以及改变物体质量这种实质性的,另外一类则是德尔塔这样的占卜和预判——虽然这是德尔摩德的机密,但从德尔塔的行为之中,阿尔法也能猜个十之八九。
 
 
“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居然提得出这种要求。”画室里,阿尔法有些拘谨地靠在德尔塔坐过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男人拿出熟悉的水彩画颜料有点无奈地望向自己。
 
 
空气凝固了。
 
 
德尔塔闭上眼睛,只蘸取了一点颜料,笔尖飞快得划过纸张。颜料仿佛用不完似的源源不断了流淌下笔尖。笔停,画面清晰而模糊,俨然是两个人。是阿尔法和——另外一个人,德尔塔不像承认自己预判的结果,但又不能推翻。
【TBC】
 
【捌】
 
 
是占卜师迷茫的,是为自己预判之后的彷徨,一如西西里未知的夜空。
 
 
——题记
 
 
从那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突然变得很微妙,明明是德尔塔画出的画,德尔塔却矢口否认画上的场景。反倒是阿尔法经常往德尔塔那里跑,却总总被拦在门外。
 
 
“德尔塔大人不在。”门外的人总是恭恭敬敬地对他说,语气中不带一丝波澜,就像阿尔法第一次看见的德尔塔那样。
 
 
但是今天不同了。
 
 
“德尔塔大人说,他走了,如果您能找到他,他就跟您一起回来。大人还说,您一定找得到他的。”阿尔法不明白,为什么为了一句话,他要跑遍西西里所有城区街道。他决定去自己常去的那个酒吧——怀揣着那幅画,他总觉得有什么引导着自己,却又说不出来。他压低了棒球帽,稍微易了一下容,他可不希望在闹市被别人认出来。
 
 
“我都已经三十了,怎么可能再有放纵一把的权利。”
 
 
“他会结婚生子的吧,他没必要这样关心我。他肯定不会知道的吧,那个大厅就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地方啊,那个人就是他啊。”
 
 
“我确实爱他,但是圈子里有多少倒贴上去的零号,我又怎么可能那样做。我就呆在那间房间里,他为什么就不闯进来呢。”
 
 
“他明明应该知道我没有朋友,没有交际圈,他肯定猜到了吧,但为什么不愿意来找一下呢。”
 
 
“他放弃的太早了啊,连我想前进一步的可能都没有了……”坐在吧台上的男人声音颤抖,身边的酒杯触目惊心。阿尔法的心情很复杂,已经醉成一片的德尔塔根本没有认出他,却依旧絮絮叨叨地向他“倾诉”,他不知道这是感动还是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上的喜悦。
 
 
他只是吻了上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