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偷了我的包子 作者:我不是怂牛

字体:[ ]

 
 
内容介绍
 
    这是一篇男男恋爱文
    这是一篇男男生子文
    这是一篇狗血的总裁文
    这是一个总裁为了老婆孩子走下神坛,从花心变为忠犬的故事。
 
第一章 要还是不要?这是个问题
更新时间2014-8-30 21:08:01  字数:2182
 
 “请第四十一号患者到05办公室就诊。”柜台护士清脆的声音传来,林小北的身子猛然颤抖一下,手里紧紧捏了捏病例,半晌,才缓慢地站起身来,迈着僵硬的步子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旁边的两位大妈看着他机械移动的身影,叹息着摇摇头,多好一小伙子啊,估计是老婆出事了吧!
  没错,林小北坐的地方就是妇产科室,身边围绕一圈的全是女性,就算零星有一两个男士,那也是陪着老婆一起来的,他在里面,那简直就是万绿从中一点红啊!
  “先生。。。。。。你,你怀孕了!”女医生戴着眼镜,惊讶地看着他。果然如此!林小北苦笑,虽然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但亲耳听到医生说出来,他还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先生,你没事吧!”女医生见林小北脸色灰白,有些站不稳,立马起身扶住他。
  “没,没事。”林小北顺势坐在凳子上,向医生摆摆手:“孩子,孩子几个月了?”
  “一个月。”
  “一个月啊。”林小北痛苦地闭上眼睛,手轻轻地摸摸腹部,那里还那么平整,怎么就会有一个小生命开始孕育了呢?
  “先生,你。。。。。。要是今后方便的话,就按时到我这里来检查吧,我,我会帮你保密!”女医生年龄不大,见林小北这么痛苦,动了恻隐之心。
  “谢谢你,医生。”
  林小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他一路摇摇晃晃,脑海里的景象有如跑马灯般不停地变换着,这个孩子的不期而至,就像一根尖利的钩子,将他死死按下的秘密残忍地勾起。
  他是男人,却又不完全是一个男人,在当年父亲遗弃掉他和妈妈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秘密,男人的外表,体内却拥有两套*殖系统,不要说别人,就是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怪物!
  可是,就算如此,千分之一的受孕机会,怎么就会偏偏发生在自己身上?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悄悄地去吧孩子打掉。
  思及此,林小北调头回到医院,找到刚才的那个女医生。
  “先生,您还有什么事吗?”女医生有些诧异。
  “我,我可以打掉这个孩子吗?”林小北踌躇半晌,还是问了出来。
  “这。。。。。。先生,我多嘴说一句,以男儿身怀孕,这种事,世界上并不是没有,只是数量极少而已。我们国家这些年还没有研发出那样的技术,您这样贸然去堕胎,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吗?林小北埋下头看着脚尖,还是问了一句:“你还是帮我把胎堕了吧。”
  女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用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地址,让林小北到那边去试试。
  林小北坐车到达目的地。医院的走廊挂满了宣传画,“无痛人流,呵护女人”,“无痛人流,告别痛苦”。是啊,这的确是在告别痛苦,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还是这么痛呢?
  林小北走到护士面前:“请帮我排一个号。”
  女护士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动作粗鲁地给了他一张纸。58号,每天,都有这么多小生命会消失么?
  林小北刚刚回头,就听见**和旁边的人说:“真看不出来,长得这么好看的小男生也是个不负责任的坏男人,天哪,这世界简直没有指望了!”
  林小北脚步一顿,他知道那些护士误会他是陪女朋友来堕胎的人了,也没再说什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
  “请52号患者到医师处就诊。”
  护士台话音一落,一位长相漂亮的女孩儿便走了进去,她应该还不满二十吧?林小北默默地想着。
  “混蛋!这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不要!”女人含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让林小北心头一滞,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坐在身边的那个女孩儿。
  “求求你,阿诺,我瞒着你怀孕确实不对,可是,孩子已经两个月了,算我求你,不要让我堕胎!”
  “你不堕胎,那我怎么办?”男子的吼声从手机里传出来:“你知道我有今天都是靠着我老婆家里的势力,要是她们知道了,你要我怎么办?一穷二白的陪你养孩子吗?!”
  “不!阿诺!我舍不得!”女子早已满脸泪痕,肩膀抖动不止。
  “小欣,算我求你,你把孩子打了,我给你买项链,上次你不是看上了那个黄金项链吗?我们明天就去买,好不好?”
  女子终于还是默不作声的挂了电话。
  这时候,广播传来:“请53号患者到医师处就诊。”女子擦干泪水,走了进去。
  林小北紧紧地捏着手里的就诊号,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女子刚刚的哭腔还围绕在耳边,她应该,很舍不得那个孩子吧!
  过了好一会儿,女子才从里面出来,她满脸泪痕,神情痛苦,连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
  林小北赶紧前去搀扶:“你还好吗?”
  “我后悔了!我后悔了!”女人并不理会林小北,只是掩面哭泣着离开。
  如果自己,堕了胎,会后悔吗?会吗?林小北忍不住问自己。
  如果没了这个小生命,那他的秘密就不会被人发现,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但那样,他此生应该再不会有孩子,不能参与他每一个阶段的成长,看着他学会走路,学会跑,整天围在自己身边,叫自己爸爸。。。。。。
  林小北的心微微颤动着。
  “请58号患者到医师处就诊。”
  “请58号患者到医师处就诊。”
  林小北死死的拽着手里的纸条,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大步走出了医院。
  舍不得孩子,那今后自己又该怎么办呢?林小北叹气。
  “小心!”一声尖锐的的喊叫将林小北从自己的沉思中拉回现实,他抬头一看,一辆汽车正急速向他冲来!要死了吗?要死了吗?那一刻,他的内心除了剧烈的害怕与不甘,竟也隐藏着一丝连他都难以忽略的欣喜!如果这一切都结束,如果这一切都结束,那该有多轻松啊!
  还没有回过神来,林小北只觉得有一双手紧紧抓住了他衣服的后领,猛力地将他扯开!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就连路边的行人都忍不住发出惊呼。
   
 
第二章 尴尬
更新时间2014-9-1 10:52:50  字数:2094
 
 “你没事吧?!”林小北猛一抬头,便看见一张担忧的脸。
  “没,没事,谢谢你,刚刚救了我。”还处在极度恍惚中的林小北说话有点结结巴巴。
  “你也真是,大马路上的,想什么事呢?这么入神?也不怕出事!你要是出事了,家里人该有多伤心啊!”男人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极黑的眸子和细碎的短发,将他显得随性而魅惑。
  他死了。。。。。。应该不会有人伤心吧。这样想着,林小北的嘴角牵起一丝苦笑:“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哎呀,什么谢不谢的,我是看你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死掉了可惜,才顺手捞上一把,用不着这么千恩万谢的。”男子有些吊儿郎当的语气将林小北逗笑了:“你好,我叫林小北。”
  “我叫苏承言,今后咱们就是朋友了!走,到附近酒吧喝一杯去!”
  男子的爽直让林小北有些难以拒绝,虽然平日里极少进酒吧,但还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因为是下午,酒吧里的人并不很多,林小北环视了一下四周,惊讶地发现里面竟一个女的都没有,两个男人,正忘情的接着吻。这里是。。。。。。传说中的GAY吧?
  “嘿!小洛,今天这么早就来上班啊?”调酒师站在一边,热情地和苏承言打招呼。
  “对呀,给调杯酒鼓励一下呗!”苏承言眉毛一挑,一双桃花眼说不出的魅惑。
  “行啊,今天想喝什么?”调酒师笑笑,往他身后瞧了几眼:“后面那小子长得不错啊!是新人?”
  “还老人呢!我告诉你啊,这是我朋友,正经着呢,别打他的主意!”
  “行行行,我就说说,说说还不成吗?”调酒师无奈:“我说,这么漂亮一小子,你带他来这儿干嘛啊?这九点一过,估计你那小朋友再出去,那就肯定不是原装了啊!”
  “你懂什么?我们坐一会儿就出去。”苏承言白了调酒师一眼,就带着林小北坐到一边的沙发上,顺便给他端了一杯橙汁。
  “小言,你,在这里上班?”
  “嗯,对呀,我是这里的头号MB。”苏承言一脸云淡风轻。
  “啊?这。。。。。。”林小北闻言,脑袋里像炸开了锅,这么美好的人,竟然是牛郎?
  “怎么?”苏承言将脸凑到林小北面前:“看不起我?”
  “不不不。。。。。。没有没有。我只是,有点惊讶。”林小北使劲地摇头。
  “是惊讶为什么我会做MB?林小北,在你的人生还没有惨到我这个地步的时候,就不要随意寻死!”苏承言说完,端起面前的酒,眯着眼喝了一口,那样子简直优雅的像个绅士。
  林小北震惊的抬起头。没错,在苏承言出口提醒之后,林小北如果反应及时,是完全能够逃脱的,而在那一瞬间,苏承言看见的却是他眼里的坦然!
  回家的路上,林小北一直默默沉思,苏承言的话似乎还环绕在他耳边。是啊,死虽然是最简单的逃避方式,但却也是最糟糕的方式。但是活着又能怎样呢?林小北摸摸小腹,说不出的茫然。
  回到家里,客厅黑黢黢的,那人还没有回来。也好,不回来他也懒得再费神做饭了。林小北走进卧室,连澡都没洗,直接窝进被子里就睡着了,今天的震惊太多,他觉得好累。也许等到天亮,天亮了一切都会好了。。。。。。
  不知睡了多久,大床的另一边塌陷下来,一个大暖炉将林小北环绕起来,林小北惯性一般往暖炉旁蹭蹭,找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去,暖炉只是瞧着他笑笑便关了灯,所有的一切,都陷于黑暗之中。
  阴沉的天空,肮脏的街道,林小北绝望地跌倒在地上,身后,怪物发出的吼叫声越来越近。不要!不要靠近我!林小北尖叫着,但怪物还是轻松的将他从地上捏起来,放在嘴边。它尖利的牙齿发着寒光,不停往下滴着的粘液散发出阵阵恶臭,眼看着就要被怪物吃进嘴里,林小北更是拼着全身力气挣扎起来。
  “啊!”林小北低叫一声,猛地睁开眼睛,窗外的天色已经隐隐开始变亮了,呆愣了好半晌,林小北才伸手擦擦额头上的汗,定下心来,还好,还好那只是梦!
  刚恢复平静,林小北就感觉禁锢在自己身上的手开始躁动起来,耳边男人的呼吸分外分明。林小北知道,男人要开始苏醒了,而他醒的最早的,就是他的小兄弟。
  林小北一边用手帮男人慢慢缓解,心里却恨得牙痒痒!平日里做的时候他都要求男人带套子,但每到早上,男人却说什么也不同意。所以,在这种时候!就是在这种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冲破他的重重防线,悄悄潜伏进他的体内,带给他莫大的痛苦,也打破他仅剩的最后一点自尊!
  久久没有进入到熟悉的湿热地带,让半梦半醒的男人有些烦躁,他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怀里的林小北。
  “你,你醒了。。。。。。”心里虽然恨着,但面对男人锐利的双眼,林小北建立起来的勇气还是瞬间就被打垮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