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不知深+番外 作者:elsaluo/几何

字体:[ ]

 
 
 
第一章 
  
  春天已经完全过去,天色暗的越来越晚。天边的晚霞出落得很好看,但是估计欣赏的人太少。一天的晚高峰,路上的车又堵得厉害,人行道上都是行色匆匆的下班族和学生。
  “宋嘉。。。。拜托了。。。你就帮个忙不行吗?”穿着高中制服的女孩子,声音很好听,却也刻意压低做出求人的姿态,因为着急跟着前人的脚步而有些喘。
  但是对方似乎没有回应的意思,长脚大步前进。
  “。。。。我知道没有立场来烦你了,之前也答应过你的”,语气中的黯然并不像是临场发挥,“但是。。。。,你就当。。。。念及旧情不行吗?”女孩的声音充满了犹豫和痛苦。
  脚步一顿。被称为宋嘉的人转过身,看着女孩子慢慢低下去的头,“你今天翘课来这里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讨论旧情的?”天生冷淡的音质,话是不怎么好听,但是语气放的不重,也没有表达出不耐的意思让女孩子更难堪。
  只有面对这这个人,才会特别不像自己吧?无与伦比的被控制感,又开始弥漫。从小都是被周围人宠溺爱护的孩子,当初把他的爱护也太过当做理所当然,到最后两个人都太累了。虽然老是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其实。。。最后的分手都是等她来提出。
  “下次不要一个人跑这么远,现在通讯很发达。”
  “。。。是。”暗自红了眼眶,之前是自己说过以后不要再联系了。真是没骨气!
  “我肚子饿了,没空在这跟你发呆。”
  走了几步,看着还在原地愣着的女孩,几不可闻的轻叹,“还不走?”
  女孩抬头,看着不远处被夕阳温柔勾勒出的完美侧脸,再也不可能属于她了,对吗?自厌地摇头,跟上去。
  
  两人沉默着吃了点东西。宋嘉不自禁摸下牛仔裤右口袋,瞟了一眼对面的女孩子,还是放弃了。
  “很好吃。”女孩轻轻放下筷子。
  “少来。”跟他分手以后肯定根本没来过这种普通餐厅的女人。“到底什么事?”
  “。。。。”正想着跟他说抽烟也没关系的,顿了一下。才吞吞吐吐道:“就是。。。。就是我爷爷,想见。。。。见你。”
  宋嘉挑起眉毛,没有掩饰眼底的疑惑:“我以为你已经跟他们说的很清楚了。”去年年底分的手,不可能到现在还以为是情侣吧。再说本来就不支持的感情,何必拖到现在。
  “不是!。。。爸妈他们都知道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自从分手以后自己的状态根本瞒不了人。“是因为爷爷的病,之前父母为了让他安心,有说过我们的事情。”
  “却没告诉他最后的结果是把?”冷哼。大户人家就是虚伪又麻烦。
  “我知道的,我知道你不爱掺合这些事情。”想起病床上日益虚弱的爷爷,女孩子还是忍不住泪盈于睫。“可是爷爷最疼我了。他很想见见你。”
  也就是这种单纯的大小姐才会相信那种老狐狸的话了,什么见见,分明就是警告。他不耐的起身,“我送你回家。”
  期待的目光破碎得让人怜惜,女孩悄悄抹了抹眼泪,不敢哭出声来。
  走出门,晚风有点凉,女孩肩上多了一件淌着热度的外套,令她眼泪掉的更急。边哭边赶上他的脚步,旁人看来还以为小两口在闹别扭,把小女孩伤心成这样。
  是的,若从外表来看,两人真是没话说的登对。女孩大眼凝肤鹅蛋脸,身材纤细合度,总之是很惹眼的姑娘。至于那个一直走在前面的男孩,即使路人对他不怜香惜玉的态度很不爽,还是不得不承认,在外表上他绝对不输给女孩,天生的衣架子,蓝白相间的条纹T,贴身的直筒淡色牛仔裤勾勒出迷人的长腿。只是面无表情的俊脸让人很难生出亲切的感觉。
  “你很烦。”从她包里拿出纸巾给她,刻意用冷淡的语气掩盖心中淡淡的无措。“提前把时间地点发给我。”
  “。。。。!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却流得更凶了。明明,明明他已经答应了不是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了一些,有些还是没有修改啊,我比较懒,欢迎大家捉虫
  
第二章 
  一周后,市区某肿瘤医院。 
  虽然早就做好面对一堆无聊人士的准备,但是在场人士的低气压还是让他感觉有点。。。不爽。他站在门口,神情淡然,眼神掠过众人。一阵沉默,还是坐在沙发中的雍容女士站起来,对他开口:“宋先生,请您进去吧。爸爸想跟你说几句话。”语气中疏离的歉意用得恰到好处。 
  “妈?!”何菱有些惊愕的开口,却被父亲用眼神制止。不是应该他们两一起进去的吗? 
  宋嘉用眼神安抚了她,示意没有关系。何夫人走过去对着紧闭玻璃门敲了敲,不一会,门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出来。宋嘉走上前,不经意抬头,和那个男人擦身而过。 
  “哥。。。”门关上时,听到身后女孩的轻柔叫唤,喔?是哥哥吗?五官是有点像,不过气质嘛。。。他想起三秒钟之前男人看人的目光,让人很有压力呢。 
  收回心神,他的目光迎向从他进门后就一直紧紧锁着他的老者。“你好。”他在床头半米处站定,直视着对方。 
  老人看了他半晌,说话:“你叫什么名字?”讲话的威严不减,虽然声音不高,也有无法硬撑的虚弱。 
  “宋嘉。” 
  “你爸妈做什么的?” 
  讥诮的弧度在嘴角拉开,不是早就应该调查得一清二楚了不是吗?虽然如此,还是回答了:“妈妈是画家,爸爸早逝。” 
  “是吗?”老人精明的质问。 
  “不是还能怎么样?” 
  “哼!”对方显然也不准备在这问题上纠缠了。“你这小子脾气不怎么样,我怕菱菱跟着你受委屈。” 
  “这个你应该问她。”真是越来越无聊了! 
  “臭小子!“老者怒极,对他的不尊重,也为他语气中的淡淡不耐。突然,他盯着他,收敛了生气的情绪:“果然没错,你就跟林至为年轻的时候一个样!虽然是私生子,但血缘是骗不了人的,你说对吗?”轻描淡写的语气下面是十足的鄙视。 
  拳头渐渐握紧,宋嘉眼神不豫:“老头,你太过了。实话跟你说吧,我今天来看你完全是何菱的要求,你完全不必因为你会有这么个孙女婿而烦恼,因为我们早就分手了。你就好好养病吧,我不奉陪了!”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很好,你以为我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真有男朋友她会难过成这样?我只不过想看看,看看这个连我的菱菱都不珍惜的小混蛋是谁!”老人有些喘,“你给我站住!” 
  “还有什么事?”背对着他,却也停下来。混蛋?大概吧。如果在这里纠缠什么谁甩了谁,显然不怎么合适不是吗? 
  “你们真的不可能在一起了?” 
  “是。” 
  “。。。。你给我滚!”老人剧烈的咳嗽声随之响起。 
  宋嘉打开门,对着外头的人说,“老人家似乎不太舒服。你们进去看看吧。”惊愕声怒骂声顿时此起彼伏,何菱着急的看着里头,又看着对她挥手告别的宋嘉,眼底尽是不解和惊讶,无奈病房内的父母厉声叫住她:“菱儿,快进来!”
  
第三章 
  他和何菱的认识纯属偶然。去年寒假的时候吧,在打工的甜品店。母亲为画行过度操持,被查出严重低血糖,只能静养。事实上他之前就不是很赞同母亲开画行的想法,不过他还是说服她暂时把画行交给他,同时他要为新学期的学费做打算:除了一周两个半天的站柜,还兼职店里甜品包装设计。何菱才17岁,和一个女伴来过几次甜品店,让对方地要了宋嘉的电话。 
  他不是迟钝,对于两位姑娘每次来店里消费时表面委婉实则专注的打量。只是他刚结束了一段并不算长的感情,彼时也并不是很像谈恋爱,因为在他的概念里,交女朋友必须有两样东西:时间和钱。但是不幸的是他那时两样都缺乏。不过他还是接受了何菱,这个女孩子看似柔弱,其实非常有韧性——恰好她就是宋嘉喜欢的类型——漂亮,不粘人而知分寸,除了她在大家庭里养成的骄纵小性子。 
  他喜欢她的单纯,她的眼睛,笑起来像只小猫。除了发脾气的时候。在两个人后期较为频繁地争吵、冷战以后,她终于提出了分手,宋嘉一直等着她。对于宋嘉来说,这只是一段不那么合适,偶尔想起来还有些回忆的感情罢了。 
  在他们谈恋爱的几个月里,他们都没有介入对方的感情:之前就说好的,不影响她的学习,暂不介入对方家庭。所以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她的家人,宋嘉想起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睛,包括她的哥哥,依稀记得何菱似乎有点惧怕的长兄,因为年龄差距比较大而且太过优秀完美。 
  今天他是没有按何菱的意思把戏演足,为了避免今后的麻烦,还有一些他不愿承认的恼怒。不过那又怎样?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吧,这些人,他再也不想再见。 
  但是似乎老天没有让他如愿,三周后,他还是见到了某个人。 
  他虽然画画不错,但是大学还是遵照母亲的意思,念了法学。事实上让他读什么都没关系,只要她开心就行。虽然他大致也猜的出来她这么要求的原因。他不是读书很用功的人,不过人够聪明,又有方法,就是翘课频率高了点,加上他并不是那么尊师重教,藐视平时成绩,专业课老师没几个特别看重他。只有帮他上《法理学》的季老师,因为偶尔一次作业中的素描,知道他的美术天分,对他另眼相看。 
  平时会拉宋嘉参与他的一些纵向课题,不过他一直鼓励他多接触实例,为以后打好基础所以虽然大三暑假照顾母亲画行可能会很忙,但是宋嘉没有拒绝老师为他介绍的律所实习,这个城市最好的大律所之一。 
  果然够气派,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高级写字楼最佳楼层。和前台小姐接洽后,拿着季老师的推荐信,他敲开了上面写着主任律师室的门。接待他的这些钱苗律师是季老师的旧友,看上去很忙的样子,桌子上都是卷宗。 
  看完推荐信,他笑着对宋嘉说:“接下来几天你就先从法律卷宗整理开始吧,慢慢熟悉了再跟我们接触一些案子,好吗?” 
  “你是合伙人吗?”宋嘉问。 
  钱律师楞了一下,笑:“我不是,我们律行的合伙人一位在SH,这边分行的合伙人就只有一个,何熙律师,不过他现在外地出差,明天才会回来。有机会我会把你介绍给他,放心,他已经同意你在这里做实习生,具体薪酬你也可以跟他商量的。” 
  薪酬?现在付钱给实习生的很少吧,宋嘉不相信自己有这种狗屎运,他摇摇头:“不用了,不需要薪酬了。”估计是季老师又托人情了。 
  钱律师是个很爱笑的中年人,闻言还是笑:“没关系,这个到时候再说,你在这边主要是学习的,不是吗?呵呵。”这个实习生,就像老季所言,确实比较特别啊。毕竟还年轻,棱角藏不住啊。
  
第四章 
  市内首屈一指的律行,实习生当然不少,也有图资历低薪在做的法律工作者,边做边准备*。现在来了个实习生,繁琐的事情自然比如买咖啡、订午餐等都落到了头上,虽然很烦,但是摸出规律了自然也比较快,钱律师也经常抽空关心他的工作,虽然宋嘉大多数时候话都不多,不过钱律师也差不多对他比较放心,知道这孩子做事有章法,偶尔有偷懒的时候也就一笑而过了。况且他在这边的表现已经比他想象的安分许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