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制高点+番外 作者:elsaluo/几何(下)

字体:[ ]

 
 
 
  “是,霍总。”区青连忙走进去,很快找到坐在大厅长椅上的苏凌。
  他悄悄走到附近,确认苏凌应该看不到他。
  看到护士走过来跟苏凌说话,然后苏凌把什么东西交给了她。
  过了一会,护士拿了一个本子和卡给他,然后苏凌站起来,走向电梯那边。
  刚才护士告诉他,这个时段只能看眼科急诊了,可能医生不是太好。
  苏凌说:“没关系,我现在需要问一下……”
  护士问:“先生,那需要我带你上去吗?”
  苏凌说:“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太感谢你了。”
  护士的脸红了,见惯了很多病人大吼大叫,像这样礼貌有教养的病人还真不多。她低声说:“没关系,这是应该的。”她把具体的楼层和位置告诉了他,目送着这位帅哥慢慢走进电梯那边。
  苏凌按护士的指导找到地方,他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人应。
  楼道里空空荡荡的,估计大半夜没什么人看眼科急诊吧。
  苏凌以为大夫去厕所了,坐在门外等了一会。
  等了大概五分钟,还没见有穿白大褂的人过来,但他实在不愿意再下去一趟了。
  还是再等一会吧,没准医生有其他事情。
  说到底,苏凌其实不太愿意去看病。
  虽然母亲是医生,但是并不代表苏凌喜欢医院。
  他从小不喜欢去医院,不喜欢吃药,不喜欢打针。
  连拔个牙齿都要满医院跑的人,现在还记得当医生拿出大大的臼齿钳,心里的那种恐惧。
  小时候在父母和大哥身边,一有个不舒适他们就十分紧张,总是爱把他往医院送。
  苏凌自己上了大学以后,什么小感冒小咳嗽的从来不去医院,也不想吃药,那些抗生素什么的在他看来如同毒药。大学四年,他的公费医疗本子上还是空白的。
  大学那场事故,是他在医院待得最久的时间。
  感觉在医院度日如年,十分痛苦。
  就比如现在,他也没有太多去找医生的积极性。
  尽管他也着急,他也担心会拖累霍斯维的行程。
  苏凌这个人,是最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
  走廊里灯光挺暗的,除了楼道那边传来的讲话声,几乎是寂静的。
  苏凌静静坐在那里,把脸埋进手掌心。
  困倦、焦虑还有无奈折磨着他。
  真的,很累。
  “苏凌。”正在茫然间,身边突然响起那道低沉优雅的声音。
  苏凌一度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直到他认为根本不应该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人,轻叹口气后,坐在他身边,鼻子里充斥着熟悉的麝香味时,苏凌才知道,霍斯维真的来了。
  但苏凌此时已经看不清他,只感觉他穿着黑色的衣服。
  有些鼻酸,这时候苏凌才知道,自己有多渴望这个人的出现。
  “对不起……”没想到还是没有瞒过霍斯维的那个下属,还是麻烦到霍斯维了。
  霍斯维用不容置疑的力道拉起他,两手扣着他的肩膀:“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我说过,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我就在旁边。”
  半晌,苏凌才静静开口:“我的眼睛……看不清楚了。”
  霍斯维深呼了口气,他心疼他,更生气他这时候还在怕会拖累自己!
  但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知道,没有关系,眼睛不好我们可以治,我们一起治!”
  苏凌无法反驳,嘴巴张了张,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霍斯维将他用力拥进怀里,沉沉在苏凌耳边说:“听着,苏凌,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现在你的身体是第一位的,其他事情都得靠边站,我要做的事情不会更改,你不必做那些无谓的推辞和担心了。”
  苏凌感觉自己被抱得极紧,像要被揉进对方的身体里一般。
  霍斯维是第一次用这么严肃和严厉的口气对他说话。
  没想到,最后一层窗户纸,还是霍斯维主动捅破的。
  没想到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苏凌身侧的手动了动,终究没有放在霍斯维的身上。
  他轻轻说:“好的。”
  因为一直没有病人,今天的眼科值班医师就到旁边的休息室去补觉了。
  没想到还在做梦的时候,迷迷糊糊吵醒他的电话是来自副院长的。
  一看不得了,十个未接电话。
  接完电话,他就一骨碌爬起来,连白大褂外套都没来得及套就跑出去了。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副院长会在这时候降临,“检查”他的工作。
  赶到眼科接诊室那边,科室主任一看到他,就是一顿训斥。
  小医生低着头,唯唯诺诺。
  他问:“主任,病人在哪?我立刻去看。”
  主任说:“还轮得到你?!副院长在里面呢,好好在这呆着面壁反省!”说完就走进去了。
  小医生呆呆看着关上的门,暗暗苦笑:他该说自己是运气太好还是太差呢?
  两人达成共识后,霍斯维一看就知道今天的眼科值班医生无故旷工了,他翻开手机通讯录,打了一个电话。
  苏凌知道会麻烦到他,没想到会这么麻烦,他表示可以等第二天再看,被霍斯维拒绝了。
  没过多久,副院长就带着他的徒弟,也就是现在的眼科科室主任赶了过来。
  “霍先生,不好意思,是我们工作的疏忽,给你添麻烦了。”科室主任连连道歉。
  副院长到底老练,连忙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帮病人检查要紧。霍先生,事后我再向您检讨,现在容我先看看病人。”
  霍斯维脸上没什么笑容,只是说:“麻烦你。”
  霍斯维握了握苏凌的手,对他柔声说:“苏凌,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我就在旁边。”
  副院长姓方,讲话不急不缓,带着医生特有的镇定和严谨。
  方院长仔细帮苏凌做了检查,苏凌虽然没有讲话,但也十分配合。
  做完检查后,方院长发现苏凌的眼睛并没有什么明显器质性损伤。他说:“苏先生,我可能要向你了解一下几个问题。”
  苏凌点点头:“请说。”
 
  第四十六章
 
  制高点
  苏凌终于还是把多年前那场事故告诉了医生,当时他摔得很严重,不仅身上多处外伤、骨折,眼部由于受到大力打击,出现视网膜脱落症状;脑部也受到创伤,CT显示脑部有积血,当时由于自己和母亲的坚持,采取了保守治疗。
  方院长说:“苏先生,你现在的症状我初步判定不是视网膜再次脱落的问题,估计还是和……原来的脑部创伤有关。你这段时间是不是脑部受过什么大力撞击?”
  苏凌想了一会,他想起那次和吴航他们打三对三时摔过一次:“有过一次吧,有一次打篮球不小心撞在地板上,但也算不上特别大力的撞击,只是当时觉得有点疼,很快就没事了。”
  方院长说:“撞击对脑部的影响,完全是因人而异,如果是后脑的话,而且苏先生你之前还受过伤,很可能是诱发病因的导火线。”
  苏凌心里一沉,说:“没关系,方院长,请你知无不言,我希望能够尽可能了解我自己的身体状况。”
  方院长看了站在旁边的霍斯维一眼,看霍斯维点了点头,他才说:“苏先生,因为我没有看过你原先的病历,现在也没有CT片可以参考,但按照你的说法,我猜测可能是脑部积血没有完全被自体吸收,到时候需要神经外科的医生为你做详细的诊断,脑外伤的治疗看起来简单,其实十分复杂。”
  苏凌沉默了一会,然后问:“方院长,我的眼睛不会……越来越看不见吧?”这是他最大的担心,如果他失去了视力,他真的不知道他该怎么办,因为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假设,如果变成了一个盲人……
  方院长说:“苏先生,我现在无法对你保证,一切都还要等做更一步检查才知道。但是你也不要太担心,毕竟当年如果你能采取保守治疗,说明的你脑外伤并没有严重到某种程度,人体就好比一辆精密的仪器,有很小的地方出了问题也会导致运行不稳,但不代表失去了运转的功能,只要对症治疗,我相信是有办法的。”
  苏凌说:“谢谢你,方院长。”
  方院长说:“我现在立刻帮你联系一下神经外科的医生,做一下脑部CT检查比较合适。”
  苏凌说:“不用了!——”他根本没做好准备。
  他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解释说:“对不起……我现在很累,能不能先让我休息几个小时再做检查?”
  方院长说:“嗯,那也可以。苏先生的症状比较突然,可能现在片子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什么来。也有可能这只是暂时的症状,这是最好的情况。”
  方院长又看了霍斯维一眼,霍斯维看着苏凌,说:“那就等白天吧。”
  方院长说:“那么这边先帮苏先生安排好住院,先检查一下,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联系上海那边更好的医院。”
  确实,杭州几家浙大附属医院的实力固然不错,但和上海的好医院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全国医疗资源最好的两个地方就是北京和上海,其他城市都差了一个档次。
  但即使如此,大医院还是人满为患,中国的医疗资源分布是极其不平衡的,按照联合国的医疗救治要求,一百个人就必须配备一个医生,但中国远远达不到这样的标准,沿海发达城市还算好一些,中西部地区短缺情况更是严重。
  又要住院?听到方院长这话,苏凌不禁脸色一白。
  但现在可不是自己逞强任性的时候,也不能随便再辜负别人的好意,苏凌虽然心里百般不愿,还是点了头。
  霍斯维表示要在这边陪苏凌,方院长就给苏凌安排了一个有两张床的独卫病房,毕竟是公立医院,条件再好也不可能和酒店比的。
  不过十多分钟,所有手续就已经办好,现在病床十分紧张,能住上这样的病房,也多亏了霍斯维的人脉。
  医生和护士出去了以后,房间里就剩霍斯维和苏凌了。
  闻着房间里淡淡消毒水的味道,苏凌心里直觉地一阵厌恶。
  霍斯维打电话让区青到酒店把两人的行李带过来,放下电话,看到苏凌靠在窗边,一脸寂寥地在出神。
  这孩子,又在胡思乱想了。
  但现在,霍斯维不想再和他讲太多话,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苏凌不是个未经世事的人了,该怎么办他心里其实有数,霍斯维需要的只是好好督促和照顾他。
  霍斯维走过去,对苏凌说:“苏凌,你该睡觉了。”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也需要休息了,明天中午的饭局我还得去一趟,那么多人既然早就约好,我会过去一下,不过很快就回来。我答应你,该做的我会处理好,——当然你也是。”
  苏凌想了一会,点点头。他知道,这是霍斯维谨慎的体贴,苏凌最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病情耽误了他的事务,既然他提出明天会去,那是再好不过,不然苏凌会觉得有负担,他虽然生病了,但不需要像个弱者一样被照顾,霍斯维是了解他的。
  霍斯维看着他,说:“那去洗洗睡吧,晚上我在这边陪你。能看见吗?”
  苏凌知道他说的是洗手间该怎么走,他说:“能。”
  霍斯维说:“好,去吧,换件衣服。”刚才护士有拿新的病号服过来,毕竟明天要做CT,还是穿着医院的衣服比较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