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南的夏烈的西南 作者:春分夏至日

字体:[ ]

西南的夏烈的西南by春分夏至日
 
 
简介:林西南收养夏烈之后,两只便开始纠结……(简介无能)
 
注:有虐有温馨有肉,伪父子,双向暗恋,HE,中篇,不坑
 
空气中弥漫着甜腻可口的香气。橱窗里新上架的糕点精致漂亮,散发着淡淡甜香,勾人食欲。
在这间温馨可爱的蛋糕制作房里,一位面容清俊,身材颀秀的男子正认真的做着蛋糕。他小心翼翼地拿着袋装果浆在即将完成的水果蛋糕上写着什么。
神情专注而温柔,一双淡雅清澈的眸子盈满期待,流动着浅浅的光亮。
写完后,男子满意地看着眼前不大却漂亮可口的蛋糕和蛋糕上一行和他人一样清雅的字体,轻浅而笑。
刚从外厅进来的蛋糕店店长看到男子完工的蛋糕,不由得笑他“阿南,也不枉你在我这捣鼓了几个月,做出来的东西总算有个蛋糕样了”
林西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清俊的脸上带着歉意“学长,麻烦你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店长许意爽朗一笑,一手搭了西南肩膀“咳,有什么不好意思?我们从大学到现在认识这么多年,你想学做个蛋糕,兄弟还能不帮你?况且你不还常常照顾我生意吗?是我该谢你才对”说着又看了看西南做的蛋糕“不过,我说你呀,是不是太宠夏烈那小子了?他一说想吃甜点,你就巴巴地替他来买,平常就算了,前几回下那么大雨,我都准备关门休息,你居然也来,风雨无阻啊你”
 
西南温柔勾唇,连声音也软了些“小烈很少有喜欢的东西,我自然要买给他”说着想到那人一身沉凝冷冽,却十分喜欢甜点的性子,不禁觉得可爱至极。
许意啧啧几声“买蛋糕我也不说了,这次他过生日,你也照常买个不就得了,何必学这几个月,明明自己一天那么忙。我看你真是没救了。”
西南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却也只是温雅一笑“他生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许意看他一脸期待,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赶情你是把儿子当媳妇养了。
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口,怕西南翻脸。
他还记得当初林西南刚领养夏烈时,自己看西南对他那领养的儿子宠爱的不像话,便忍不住说了句“阿南,你把那小子领回家是当童养媳的吧”
他本是玩笑,那知林西南这一贯温柔清雅的人竟大发雷霆,差点和自己绝交。
此刻许意看着眼前温柔轻笑的西南,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西南宠儿子没什么,可他宠得过分,他可知道西南不仅仅在蛋糕一事上,就是其它大大小小的事,西南对夏烈也是百依百顺的。况且夏烈这小子现在都成年了,西南还是一派捧在手里怕融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样子。这总让许意隐隐不安。他可不想他这个温柔清雅的好朋友受到什么伤害。
可要说他到底担心什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得有意无意地提醒“你啊,不要太宠他了”
林西南听他话有所指,没说话,只浅笑。清澈的眸中却似有一抹悲哀。只是这神色一闪而过,旁人丝毫未觉。
 
做完蛋糕后,西南便又小心翼翼地包装好。折腾了一会,就急急忙忙往家赶。
他还要在小烈回去前做顿丰盛晚餐。
原本小烈十八岁生日是该热闹些,可是这样有意义的日子,他不想其它人打扰。
小烈的成年生日,有他一个人陪着就好了。
急急忙忙赶回家,在厨房捣弄了大半天,终于做好了一大桌夏烈爱吃的菜。想着怕夏烈回来时冷掉,便放在微波炉里温着。
夏烈吃不惯外面的食物,西南又不想请人到家里做饭,便自己学着做,八年下来,手艺是没得说。
他想像着西南回来后高兴的样子,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像个孩子似的,傻笑着。
 
 
此时,西南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他忙不迭地接通“小烈,你下课了吗?我去接你”
不似西南的热烈,电话那边的声音淡淡的“爸,不用了。我今天要和同学出去,就不回去吃饭了”
西南一怔,顿时像被浇了一盆凉水,所有的热切都被浇熄。但他仍存希冀“哦,这样啊……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
 
西南还没说完便被打断“爸,不用等我。我会很晚。”
听着,西南看了看微波炉里还温着的菜,突然什么也说不出了,只挤出一个干涩的“哦……”
得了回答,电话那边就挂断了。
西南还拿着手机,他扯了扯嘴角,笑。
小烈要和他的朋友们过生日吧。也是,热闹点,他肯定更开心。
 
放下电话,西南安静地吃了饭。即便知道夏烈不回来吃饭了,他还是为夏烈留了许多菜。毕竟他做了许久,还是希望夏烈能尝一尝。
尝一尝就好。
洗了碗,他在沙发上坐了坐,终是压不下内心的烦躁,便决定出去走走。
老天知道他多后悔这个决定。
 
夏烈的生日在冬天,这个季节晚上的行人本该不多,可临近新年,街头巷尾一片红火,人也跟着多了些。
西南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走着,想让冷风压一压自己的烦躁。
可惜没用,他更觉得这烦躁中生衍出深深的无奈。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冷得手指僵硬,终于准备回去。
刚侧身,他却怎么也走不动了。
 
刺骨的寒风中,西南觉得自己一定是冻僵了。所以才会直愣愣地,直愣愣地看着街对面的一对人影,转不开眼,动不了身。
他眼前突然闪过好多画面,夏烈童年可爱稚气的样子,夏烈少年时清朗美好的样子,夏烈天真问他“以后,你就是我爸爸吗?”的样子,夏烈牵他的手,对他说“以后,我们相依为命”的样子……好多好多。不过最后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了如今夏烈那让人惊为天人的容颜上,定格在了他那正与另一枚唇相触的薄唇上。
分明是蜻蜓点水的的一吻,他却觉得像是一记重锤,狠狠砸下。
砸得他手足无措,砸得他忘了东南西北。
眼里只剩下对面那十分惹眼的两人。
那男孩虽还未完全长开,可他那惑乱人心的容颜已然俊美至极,宽肩窄臀,身材颀长,假以时日必将是人间难得的绝色。此刻男孩正像一头优雅的猎豹捕获了他面前娇美女孩的唇,轻轻一点,浅笑分开。
那笑也不过是轻勾一下嘴角,却让人觉得万千星辰尽皆失色,只剩他那浅笑,如雪山红莲,魅惑人间。
那女孩虽难及男孩的美丽,却也是容颜娇好。只见她面若艳红桃花,一双秋水美眸波光流动,她正痴痴看着男孩,轻声唤他“阿烈……”
西南只觉身体止不住地轻颤,连指间都在颤抖。
他实该庆幸,对面的男孩没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模样。
 
原来,小烈也是想只要一个人陪他过生日的。只是夏烈心中那个陪他的人啊,不是他林西南。
随即他又想安慰自己,或许小烈并不知道自己为他做了饭,准备了惊喜,在等他回去呢。
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他反复地告诉自己。
可当他疯了一般地跑回家,看到静静放在饭桌上的蛋糕时,他再不能自欺欺人。
 
八年啊,八年以来,哪年不是他陪夏烈过的。他又怎么会不知自己在等他回家吃饭?怎么会?
西南看着精致的蛋糕,笑。无奈而悲哀。
是啊,他又在期待什么?
他该高兴的,小烈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作为一个如兄如父的存在,他是该高兴的。
他该如以往那般宠着小烈,看他继续长大,看他结婚生子,看他幸福地活着。
并且把自己那些妄念藏得深深的,深得自己看不见,也不让任何人看见。
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做到,也一直这样做着。
可天知道这有多难!
 
他还是没法啊。
西南没法看着夏烈怀抱如花美眷,温柔淡笑;没法看他结婚生子,含饴弄孙;更没法守在他身边,心怀妄念,枯老成灰。
他看着夏烈幸福,他高兴,他是该高兴,可他更伤心。
因为这幸福并不是西南能给的,更何况他自己都不可能有。
西南知道的,一直都知道,从看到夏烈的第一天便知道。
他牵挂着的夏烈,终究会牵挂别人。
 
林西南在客厅坐了一夜。
夏烈没回来。
西南静静地洗漱好,上班去了。
“总裁早”公司的职员微笑着向他问好,西南回以淡淡一笑。
他其实是有些累的,但公司的事因为他要为夏烈做蛋糕已经耽搁不少,虽然有他的万能秘书秦洛撑着,西南还是得尽快处理一遍。
“阿南,你昨晚干什么去了?黑眼圈这么重?”正在整理文件的秦洛看他顶着两个熊猫眼进来,不禁调笑“莫不是纵欲过度?”
西南忍不住扶额“我看起来像纵欲过度?秦洛呀,年终奖不想要了吧。”
秦洛立马急了,一脸堆笑“嘿,总裁啊,你可不能假公济私啊,我还等着奖金孝敬家里那位呢”
西南看他一脸狗腿,便忍不住笑“得了吧,小离哪需要你养”
秦洛也笑“新年了,我还是要为老婆买点礼物的嘛。阿南你不也天天惦记着家里那小子”
西南神色顿时一恍,随即轻浅一笑“好了,看你这几天这么辛苦的份上,就多给你发点奖金。”
“真的,总裁英明!总裁啊,你这么精神抖擞,英姿飒爽,怎么会是纵欲过度呢是吧。”秦洛欢天喜地地恭维自己的老板,末了又不怕死地添了句“我看你眸中含怨,自然是为情所困,哈哈哈”
说完,一溜烟地窜了出去。
西南一怔,轻叹一声:呵,为情所困啊。
的确,他为情所困了。只是这情,只有他一人知晓,作茧自缚罢了。
处理完累积起来的文件后,已经不早了。
西南收拾好,去学校接夏烈。
刚停了车,西南便远远看到夏烈从校门走出来。走在他旁边的,是昨晚那个美丽女孩。
周围的人都若有似无地盯着两人看,发出低低的抽气声。
有些大胆的女孩却是看着夏烈身边的美丽女孩,满脸的羡慕和忌妒。
西南瞧着,突然生出些身为父亲的骄傲,瞧,他家小烈多受欢迎。
只是啊,这作为父亲的骄傲中有多少心酸和无奈,便只有他自己知道。
西南温柔笑着,朝夏烈招了招手“小烈”
夏烈看到西南,先是皱了皱他好看的眉,随即牵起旁边美丽女孩的手,缓步走了过来。
西南看着那两只紧握着的手,抿了抿唇,依旧温柔笑着。
夏烈走近,看着西南,面容一如既往的沉凝“爸,这是阿阑”
“阿南”?西南一怔,飞快地看了眼夏烈深邃漂亮的眸子。他没想到夏烈一夜未归后,对他说的的第一句话竟是向他介绍自己心爱的女孩。更没想到这女孩的名字竟和他如此相像。
“阿南”,呵,这两个字,是他多少次在梦中听夏烈温柔唤他的。
如今轻轻飘飘地,安在了别人身上。
复又觉得好笑,自己在想什么呢?
对着旁边的美丽女孩温和一笑“小南是吧,我是小烈的爸爸,林西南,很高兴认识你。”直觉地,西南不想叫她“阿南”。
那女孩听到是夏烈的爸爸,又见他对自己这般客气,有些受宠若惊。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
 
等到西南把名字说出来,她更是吃了一惊般愣了愣。然后看了看身旁的夏烈。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浅浅笑着“叔叔好,叔叔的名字和我的真像。我叫叶夕阑,今夕何夕的‘夕’,灯火阑珊的‘阑’。我是夏烈的……夏烈的同学”说到这,叶夕阑的脸突然红的历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